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诗经注释正文 小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忧国忧民亦英雄

    【原文】

    宛彼鸣鸠①,

    翰飞戾天②

    我心忧伤,

    念昔先人。

    明发不寐③,

    有怀二人④

    人之齐圣⑤,

    饮酒温克(6).

    彼昏不知,

    壹醉日富(7).

    各敬尔仪,

    天命不又(8).

    中原有菽,

    庶民采之。

    螟蛉有子(9),

    蜾蠃负之(10)。

    教诲尔子,

    式彀似之(11).

    题彼脊令(12),

    载飞载鸣。

    我日斯迈,

    而月斯征。

    夙兴夜寐,

    无忝尔所生(13)。

    交交桑扈(14),

    率场啄粟。

    哀我填寡(15),

    宜岸宜狱(16).

    握粟出卜(17),

    自何能毅。

    温温恭人(18),

    如集于木。

    惴惴小心,

    如临于谷。

    战战兢兢,

    如履薄冰。

    【注释】

    ①宛:小的样子。②翰:高。戾(li):至,达到。③明发:指 湖。④二人:指父母亲。⑤齐圣:聪明正直。③温克:蕴藉 从容(7)壹:语气助词,没有实义。富:满。(8)不又:不再来。 (9)螟岭:螟蛾的幼虫。(10)蜾嬴(guo luo):细腰蜂。负:背。(11)式: 用。彀:善。似:继嗣。(12)题:看。(13)忝:愧,辱没。生:指父母. (14)交交:飞来飞去的样子。桑扈:鸟名。(15)填:苦。(16) 岸:牢房。(17)出:问。(18)温温:和软的样子。

    【译文】

    小小斑鸠在飞鸣,

    展翅高飞上天空。

    我的心中多忧伤,

    追念故去的先人。

    直到天亮睡不着,

    心中怀念父母亲。

    有人正直又聪明,

    饮酒蕴藉又从容。

    也有昏庸无知者,

    沉醉酒中难自拔。

    各自威仪要慎重,

    天命一去不再来。

    田野长着野豆苗,

    庶人百姓去采摘。

    螟蛾生子长成虫,

    细腰土蜂背走它。

    教导你的亲生子,

    使他向善长成材。

    看看那些小鹡鸰,

    一边飞来一边鸣。

    我要天天出门行,

    你要月月在外奔。

    早起晚睡要勤勉,

    切莫辱没父母亲。

    桑扈鸟儿飞去来,

    沿着禾场啄米粒。

    可怜我穷无依靠,

    应吃官司进牢房。

    抓把小米去问卜,

    何处能够得吉利。

    温和恭顺的人们,

    好像栖身大树上。

    忐忑不安多小心,

    就像面临那深谷。

    恐惧谨慎战兢兢,

    就像双脚踏薄冰。

    【读解】

    士大夫身处乱离之世,不仅感叹自身命途多件,并且劝诫身 在朝廷的人们,在特殊情势之中要谨守职责,向善明哲,不但小 心做人,也要勤于政务,不要辱没先辈。这是传统具有良知正义 感的士大夫在乱离之世特有的忧患意识,也是传统士大夫特有的 品质。

    乱离之世,人心最容易浮躁。野心家和趁火打劫者往往混水 摸鱼,借机大捞一把。看被红尘者,往往隐通山林,或自暴自弃, 成沉溺于酒色。英雄豪杰落草绿林,劫富济贫。在这种时候,要 的自好,坚持操守,尽忠尽职,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人们各 自的命运瞬息变幻,朝不保夕,更是难以顾及其它。此情此景,犹 如在一个飞快旋转的涡漩之中要站稳脚跟,得有巨大的自制力和 平衡能力。

    但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总该有一个轴心,一种向心力, 否则便会成散沙一盘,失去主心骨。这个轴心,这种向心力,往 往是由具有社会忧患意识和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士大夫)来构 筑的。他们不依附于任何既成的社会群体或利益集团,竭力维护 作为社会生活支柱的道德价值观念和理想的价值取向。在某些特 殊的情况下,甚至可以牺牲个人的利益和生命,以成全自己竭力 维护的观念和价值取向。应当说,这样的人同创造物质文明的人 一样,在为整个社会和民族的群体作着自己的贡献。他们并非 “精英”,只为某种信念和理想存在着。他们手中没有掌握实际的 权力,但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影响手中握有权力的人们。他们 没有财富,却以维护精神上的独立为己任。

    中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人,无论是拯救还是逍遥,都以自己 特有的方式在支撑着民族和社会的价值与信念体系。从屈原到 “戊戌七君子”,以血荐轩辕,杀身以成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从 慨赴死,其精神足以感天动地泣鬼神。 乱世出英雄。这英雄应当不单是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也不 单是揭竿而起的造反者,不单是挽狂澜于既倒的豪杰;同样也包 括矢志不移地坚持道德和人格理想的人们,包括忧国忧民忧时的 人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