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诗经注释正文 巧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原文】

    悠悠昊天①,

    曰父母且②

    无罪无辜,

    乱如此帏③

    昊天已威,

    予慎无罪④

    昊天泰帏

    予慎无辜。

    乱之初生,

    僭始既涵⑤

    乱之又生,

    君子信谗。

    君子如怒(6),

    乱庶遄沮(7)

    君子如祉(8),

    乱庶道已。

    君子屡盟(9),

    乱是用长。

    君子信盗,

    乱是用暴。

    盗言孔甘,

    乱是用餤(10)。

    匪其止共,

    维王之邛(11)。

    奕奕寝庙(12),

    君子作之。

    秩秩大猷(13),

    圣人莫之(14)。

    他人有心,

    予忖度之。

    跃跃毚兔(15),

    遇犬获之。

    茌染柔木(16),

    君子树之。

    往来行言(17),

    心焉数之。

    蛇蛇硕言(18),

    出自口矣。

    巧言如簧,

    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

    居河之麋(19)

    无拳无勇,

    职为乱阶(20)。

    既微且尰(21),

    尔勇伊何。

    为犹将多,

    尔居徒几何。

    【注释】

    ①悠悠:远大的样子。②且(ju):语气助词,没有实义。③帏(hu):大。④慎:诚,确实。⑤僭(jian):谗言。涵:包容。(6)君子如怒:君子如果听到谗言便发怒。(7)遄(chuan):很快。沮(ju):止住。(8)祉:福。这里指贤人。(9)盟:在神坛前发誓。(10)餤(tan):增加。(11)邛:病。(12)奕奕:房屋高大的样子。寝庙:宫室和宗庙。(13)秩秩:聪明的样子。大猷:大道理。(14)莫:谋划。(15)跃跃:跳得很快的样子。毚(chan)兔:狡猾的兔子。(16)茬(ren)染:软弱的样子。(17)行言:流言。(18)蛇蛇(yi)轻率的样子。硕言:大言,

    大话。(19)麋::水边。(20)职:主管,职掌。(21)微:腿骨上生疮。尰(zhong):脚肿。

    【译文】

    辽阔高远的苍天,

    说是人们的父母。

    人们无罪又无过,

    祸乱大得真可怕。

    苍天在上太威严,

    我实没有犯罪过。

    苍天在上太暴虐,

    确实我就是无辜。

    祸乱开初出现时,

    谗言传开被包容。

    祸乱再次发生时,

    君子信用进谗人。

    君子闻谗若发怒,

    祸乱很快会止住。

    君子如能用贤人,

    祸乱也能快平息。

    君子多次发誓言,

    祸乱因此愈增长。

    君子信用谗言者,

    祸乱因此更凶暴。

    谗人巧言好甜蜜,

    祸乱因此愈增加。

    不是他们尽职守,

    是为君王造祸患。

    高大宫室和宗庙,

    是由君子把它造。

    明智治国的大计,

    是由圣人来谋划。

    他人心中有诡计,

    我能揣度知道它。

    蹦蹦跳跳的狡兔,

    遇上猫犬命难逃。

    柔软脆弱的树木,

    是由君子把它栽。

    传来传去的流言,

    心中有数分得清。

    轻率浮浅的大话,

    都是谗人口中出。

    花言巧语如丝簧,

    脸皮真厚太无耻。

    他是怎样一个人?

    住在河流的岸边。

    没有力量没勇气,

    只会滋事造祸乱。

    腿上生疮脚肿大,

    你的勇气有好多?

    玩弄诡计多阴谋,

    你的同伙有几个?

    【读解】

    谣言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在上司面前低毁他人、散布谣言、说坏话,同样也是用不见血的软刀子杀人。谣言造成一种致人于死地的氛围,让人被逼窒息而忍无可忍以至不见容于那令人窒息休克的环境。谗言有明确的针对性和用意,它以类似于借刀杀人的手法,离间中伤,借他人之手置人于死地。

    不知道人们什么时候发现了用言语杀人的办法,并且运用有术,得心应手。俗话说,明抢易躲,暗箭难防。英雄好汉肯定不会以躲在暗地里放冷枪。射阴箭的方式来同对手较量,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确证自己的能力。但是,这既是英雄好汉的长处,也是他们容易遭到对手暗算的地方;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的英雄 阿喀琉斯浑身可以刀枪不入,但致命的弱点在他的脚题之上,那是他最易受伤害的地方。再伟大的英雄,也完全可能倒在敌人的时之下。明伙执仗的敌人决不是英雄的敌手,而英雄的弱点正是敌人进行征服的下手之处。

    怯懦的小人之所以能够得势,并非因为他们有什么真本领,也并非因为他们有高尚的道德和人格。他们无法以任何光明正大的方积确证自己的能力。于是,用蛊惑人心中伤他人、打冷枪、放暗箭将对手击倒,便成了他们为了出人头地的唯一选择,否则便只有永远默默无闻,不为人所注意。

    可悲的是,人们为小人、奸倭之人散布流言蜚语,造谣中伤,打冷枪放暗箭提供了太多的机会和条件。出于好奇心、妒忌心,人们乐于担当传播谣言的使者,乐于以这一职责来解除生活中的平汉与乏味,乐于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什么(实际上恰恰证明了人们的空虚、无聊、琐屑、无能),并且唯恐天下不乱,在不辱传播谣言使命的同时,对谣言进行加工和再创作,塞进一些凭借想象力所作的夸张。生活和活动于这样的氛围之中,奸位小人们如鱼得水,沾沾自喜。

    大概,这世上很难有什么药治得了人们乐于传播谣言、谗言的毛病,更难有治疗奸佞小人的神妙药方。受谣言、谗言伤害的人们,不是在谣言、谗言中沉默,便是在其中消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