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诗经注释正文 北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公平不同于平均

    【原文】

    陟彼北山,

    言采其杞①。

    偕偕士子②,

    朝夕从事。

    王事靡监,

    忧我父母。

    溥天之下③,

    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④,

    莫非王臣。

    大夫不均,

    我从事独贤⑤。

    四牡彭彭(6),

    王事傍傍(7)。

    嘉我未老(8),

    鲜我方将(9)。

    旅力方刚(10),

    经营四方(11).

    或燕燕居息(12),

    或尽瘁国事。

    或息偃在床(13),

    或不已于行。

    或不知叫号(14),

    或惨惨劬劳(15)

    或栖迟偃仰(16),

    或工事鞅掌(17)。

    或湛乐饮酒(18),

    或惨惨畏咎(19)。

    或出入风议(20),

    或靡事不为。

    【注释】

    ①言:我。②偕偕:身体强壮的样子。③溥(pu):大。(4)率:从,沿着。滨:水边。率土之滨:意思是说四海之内。⑤独贤:一个人辛苦。(6)彭彭:奔跑不停的样子。(7)傍傍:无穷无尽。(8)嘉;夸奖。(9)鲜:珍视,重视。将:强壮。四旅力:同“膂力”.体力,筋力。(11)经营:做事。四燕燕:安闲的样子。(13)僵:刚睡下。(14)叫号:辛苦叫喊的声音。(15)惨惨:愁苦的样子。(16)栖迟:闲游。(17)鞅掌:负荷捧持,指公事繁忙。(18)湛(dan)乐:沉溺于享乐之中。(19)咎:过错。(20)风议:夸夸其谈。

    【译文】

    登上高高的北山,

    我把枸杞来采摘。

    身强力壮的士子,

    从早到晚忙不停。

    君王差事无休止,

    心中忧伤念父母。

    苍天之下的土地,

    没有不属于君王。

    四海之内的臣民,

    都是君王的臣仆。

    大夫派差不公平,

    派我差事真辛苦。

    四匹公马不停跑,

    差事多得没有完。

    夸我年壮未衰老,

    说我身强力又壮。

    还说我的精力旺,

    可以办事走四方。

    有人安闲地休息,

    有人为公尽全力。

    有人终日床上躺,

    有人奔走不停息。

    有人辛苦不知叫,

    有人劳累多忧愁。

    有人优游又安闲,

    有人公事太繁忙。

    有人享乐沉于酒,

    有人忧心怕遭祸。

    有人信口夸夸谈,

    有人无事不动手。

    【读解】

    古人不如今人,没有承包制、责任制、竞争机制、按劳取间一类解决劳逸不均的制度。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之下,付出劳种取得报酬不是按人本身的能力和应尽的职责,而是凭借地位、权力、靠山、关系等等,自然会出现忙的人忙死,闲的人闲死。不仅如此,取得的报酬同付出的劳动不成正比,得到赏赐的不必定辛苦有功,辛苦有功的往往得不到奖赏。

    这大概同人性中的惰性有关。一般的人都希望不干活儿或尽可能少干活儿而挣大钱、出名、享受荣华富贵,谁愿意劳而无获、劳而无功?但是,地位不一样,权力不一样,关系靠山一样,就完全可能使人们偷奸耍滑、无功受禄的愿望得以实现,而另一些 人则像牛马一般地辛苦劳累。

    另一方面,这也与中国传统的等级制度和人治的政治有关.等级制不以才能、贡献来确定人的地位、责任、俸禄,而是按的排辈、人际关系、出身门第来确定人的权力、地位和俸禄。人治的社会很难说有什么使社会按公平原则运行的严格标准,谁的权力大,谁的意志和所说的话就是标准,朝今夕改、出尔反尔、极力就是真理的情况随时都会发生。

    除此之外,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社会正义不是以公平为基础,而是注重平均。公平和平均表面看很相似,实际上有质的 差别。公平讲究竟争的规则;规则的约束是至高无上的,任卅都不能超越规则的约束而为所欲为。平均讲究的是“天理良心”,不论才能贡献一律均等,以平均划一抹杀了人的差别和竞争排则。规则导致的是公正、公平、公开,人心导致的是随心所欲、互相攀比、压制强者、埋没能人和大锅饭。在规则约束下的公年反付出和得到成正比,在人心支配下的平均使人无论付不付出都要分一杯羹,无论才能贡献大小都要沾光。

    也许我们比古人幸运,正在开始享受公平带来的好处。但是,人性中的那些惰性,以及传统的观念,是否就此消失不再复现,这 还是一个难以下断语的问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