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诗经注释正文 灵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与民同乐的君主有几多

    【原文】

    经始灵台(1),

    经之营之(2)。

    庶民攻之(3),

    不日成之。

    经始勿亟(4),

    庶民子来。

    王在灵囿(5),

    麀鹿攸伏(6),

    麀鹿濯濯(7),

    白鸟翯翯(8)。

    王在灵沼,

    於牣鱼跃(9)。

    虡业维枞(10),

    贲鼓维鏞(11)。

    於论鼓钟(12),

    於乐辟廱(13)。

    於论鼓钟,

    於乐辟廱。

    鼍鼓逢逢(14),

    矇瞍奏公(15)。

    【注释】

    (1)经始:计划开始。灵台:周文王所造,由于造得快,有如神助.所以叫灵台 (2)经:测量。营:建造。③攻:用力工作。(4)亟:急。 (5)灵囿:灵台下面养鸟兽的花园。(6)麀(you)鹿:母鹿。攸:语气助词, 没有实义(7)濯濯(zhuo):鸟兽毛色润泽的样子。(8)翯翯(he): 鸟的羽毛白净的样子。(9)於:语气助同,没有实义。牣(ren):满。 (10)虡(jv):挂钟的直柱子。业:挂钟横梁上的大版。枞(cong) 崇牙,横梁上像牙一样的挂钟的地方。(11)贲:大鼓。鏞:大钟 (12)论:同“伦”,依次(演奏)(13)辟廱(bi yong):水环山的风景区。 (14)鼍(tuo)鼓:鼓:鳄鱼皮蒙的鼓。逢逢:和顺的鼓声。(15)矇:有 眼珠的瞎子。瞍:无眼珠的瞎子。公:同“工”、“功”,这甲指奏乐。

    【译文】

    开始计划造灵台,

    先是测量后建造。

    庶民百姓齐努力,

    不多几天就建成。

    开始计划本不急,

    百姓如子齐出力。

    文王来到灵囿中,

    母鹿安静躺伏着。

    母鹿毛色多润泽,

    白鸟洁净羽毛白。

    文王来到灵池旁,

    鱼儿满池欢蹦跳。

    钟鼓支架崇牙耸,

    挂着大鼓和大钟。

    依次轮流击钟鼓,

    君民同乐在辟廱。

    依次轮流击钟鼓,

    君民同乐在辟廱。

    鳄皮大鼓声和谐,

    盲人乐师奏颂歌。

    【读解】

    《灵台》大概是中国历史上较早的提到园林的作品之一。对于研究园林艺术史的人来说,肯定具有史料价值,似乎也可以由此 推断:中国园林造园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西周时代。不过,我 们的兴趣不在这里,而在诗中所述的君主与民同乐。

    君主与民同乐历来被看作是君王个人德行高尚的表现,也被 看作是政治清明、上下左右关系融洽和谐的标志,以至后来即使 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也会有宫迎卜御用文人出来献媚,制造一些君主德行高尚、与民关系和谐的假象。

    当然,我们的意思并不是说有关周文王的传说是献媚取宠的 下臣编造出来的美丽光环。因为文王所处的时代毕竟与后来不同 ——哪怕那是人们理想的、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代。推想起来,那 时周代统治者刚走出部族群落,一切都刚刚开始,由部族首领转 向国家最高统治者,以前作首领时的一些良好德行得以在国家初 创时发扬光大。加上面临诸多敌对部族虎视眈眈的威胁,要想立 稳足跟,不得不考虑团结一心、同仇敌的大问题。再从个人修 养性格的角度看,的确有修养良好、不贪不婪、性情温和的统治 者。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完全可能造就出像用周文王那样的贤明君 王。正如诗中所述,平民百姓当真把他当作父母一样来尊敬、亲 近、臣服,甚至连鸟兽虫鱼都能深明其中缘由,从而欢欣雀跃 (是文学夸张,还是献媚取宠?)。此情此景,怎不令人羡慕?

    可惜这种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后来的君主们再也不可能 与老百姓天然的亲和关系,即使某个人想这样做,制度也不会允 许、治人者和被人治者的距离拉开了,矛盾出现了,怨恨产生了。 在后人的心目中,周文王的时代几乎就是一个神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