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全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事迹无考。《郑堂读书记》说此书:“似宋元间人所伪托,断不出于唐人”。但此书已为陶谷的《清异录》所引,并说:“苏仙芽传第九卷载作汤十六法,以谓汤者茶之司命,若事茶而滥汤,则与凡末同调。煎以老嫩言者凡三品,以缓急言者丹三品,以器类标者共五品,以薪火论者共五品”。

    仙芽传早佚。此篇大概是从《清异录》抽出当一书的。四库全书存目,题作汤品,不著撰人姓名。刊本有:①茶书全集本;②唐人说荟本;③五朝小说本;④说郛本;⑤古今图书集成本;⑥古今说部丛书本。

    书中的内容是将陆羽《茶经》中的五之煮,分:“身一沸(鱼目),第二沸(涌泉连珠),第三沸(腾波鼓浪)。”等三项微状分析,再衍绎成十六项──谓之十六汤品。他说:“水沸时,可分三品;注汤缓急,可分三品;汤器种类不同,可分五品;燃料不同,亦可分五品。一共十六品。”并分析美其名为:“第一品得一汤、第二品婴汤、第三品百寿汤、第四品中汤、第五品肠脉汤、第六品大壮汤、第七品富贵汤、第八品秀碧汤、第九品压一汤、第十品缠口汤、第十一品减价汤、第十二品法律汤、第十三品一面汤、第十四品宵人汤、第十五品贼汤、第十六品大魔汤。”

    四库总目评:“大抵成书,不足以资观览”。

    《十六汤品》和《煎茶水记》,同样可以算是茶书中的冷门书。但在唐、宋之时却颇风行;及元、明之时,由于淘汰固型茶,水与汤的神秘性既破除,所以这两本茶书也随之被束之高阁。以现代眼光看来,当然更无价值,其论点完全是在钻牛角尖。

    苏《十六汤品》

    汤者,茶之司命。若名茶而滥汤,则与凡末同调矣。煎以老嫩言者凡三品,自第一至第三。注以缓急言者凡三品,自第四至第六。以器类标者共五品,自第七至第十一。以薪火论者共五品,自十二至十六。

    第一,得一汤

    火绩已储,水性乃尽,如斗中米,如称上鱼,高低适平,无过不及为度,盖一而偏杂者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汤得一可建汤勋。

    第二,婴汤

    薪火方交,水釜才识,急取旋倾,若婴儿之未孩,欲责以壮夫之事,难矣哉!

    第三,百寿汤,一名白发汤

    人过百息墨水逾十沸,或以话阻,或以事废,始取用之,汤已失性矣。敢问鬓苍颜之大老,还可执弓抹矢以取中乎?还可雄登阔步以迈远乎?

    第四,中汤

    亦见夫鼓琴者也,声合中则妙;亦见磨墨者也,力合中则浓。声有缓急则琴

    亡,力有缓急则墨丧,注汤有缓急则茶败。欲汤之中,臂任其责。

    第五,断脉汤

    茶已就膏,宜以造化成其形。若手颤臂*,惟恐其深,瓶嘴之端,若存若亡,汤不顺通,故茶不匀粹。是犹人之百脉,气血断续,欲寿奚苟,恶毙宜逃。

    第六,大壮汤

    力士之把针,耕夫之握管,所以不能成功者,伤于粗也。且一瓯之茗,多不二钱,若盏量合宜,下汤不过六分。万一快泻而深积之,茶安在哉

    第七,富贵汤

    以金银为汤器,惟富贵者具焉。所以策功建汤业,贫贱者有不能遂也。汤器之不可舍金银,犹琴之不可舍桐,墨之不可舍胶。

    第八,秀碧汤

    石,凝结天地秀气而赋形者也,琢以为器,秀犹在焉。其汤不良,未之有也。

    第九,压一汤

    贵厌金银,贱恶铜铁,则瓷瓶有足取焉。幽士逸夫,品色尤宜。岂不为瓶中之压一乎?然勿与夸珍炫豪臭公子道。

    第十,缠口汤

    猥人俗辈,炼水之器,岂暇深择铜铁铅锡,取热而已矣。是汤也,腥苦且涩。饮之逾时,恶气缠口而不得去。

    第十一,减价汤

    无油之瓦,渗水而有土气。虽御胯宸缄,且将败德销声。谚曰:“茶瓶用瓦,如乘折脚骏登高。”好事者幸志之。

    第十二,法律汤

    凡木可以煮汤,不独炭也。惟沃茶之汤非炭不可。在茶家亦有法律:水忌停,薪忌熏。犯律逾法,汤乖,则茶殆矣。

    第十三,一面汤

    或柴中之麸火,或焚余之虚炭,木体虽尽而性且浮,性浮则汤有终嫩之嫌。炭则不然,实汤之友。

    第十四,宵人汤

    茶本灵草,触之则败。粪火虽热,恶性未尽。作汤泛茶,减耗香味。

    第十五,贼汤

    一名贱汤。竹筱树梢,风日干之,燃鼎附瓶,颇甚快意。然体性虚薄,无中和之气,为茶之残贼也。

    第十六,大魔汤

    调茶在汤之淑慝,而汤最恶烟。燃柴一枝,浓烟蔽室,又安有汤耶。苟用此汤,又安有茶耶。所以为大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