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弟子规  增广贤文  幼学琼林  诗经  论语  国色天香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 十 回 孙状元回家救弟 报仇冤居家团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回孙状元回家救弟报仇冤居家团圆

    一家离别受折磨,想望聚首恒蹉跎。

    危困颠险无情苦,终然团圆乐如何。

    话说赵兰英、李梦月姊妹二人,闻听高相爷收他二人为义女,不由的满心欢喜,说道:“既是二老怜爱,请上受孩儿一拜。”兰英、梦月姊妹二人跪倒磕头,把相爷老夫妇喜欢的哈哈大笑,说:“夫人,你把这三个女儿领回堂楼,母女闲叙话。老夫书房内灯下修理表章,明晨好朝王见驾递本。”老夫人闻言,带领三位小姐回堂楼去了。高相爷修理表章已毕,就在书房安歇一夜。晚景不表。

    次日五更[相爷]起来,家人伺候梳洗盥沐已毕,整顿朝衣,将本章袖起,府内上轿。不多时来至午门朝房外落轿。正值正德皇爷升殿,文武朝参已毕,分东西站班。只见高相爷整袍掇带,手执牙笏,捧着本章口呼:“万岁,臣高荣有本上奏。”来至金阶,双膝跪倒。正德皇爷龙目观瞧,开金口问曰:“下面可是首相高爱卿,有何本奏?”太监把本章接过,展在龙书案上。正德皇爷举龙目从头至尾阅了一遍,龙心大悦。往下问道:“高爱卿,赵明做下不仁之事,他的女儿竟有大志,能全夫妇之情,而绝父女之气,贞烈可嘉。高爱卿将此二女宣召至金阶,朕当钦讯虚实。”

    高荣遵旨,下殿回府,将圣谕说明。将二家小姐用轿抬到午门落轿,高相爷引领到金阶,双膝跪下,口呼:“万岁,臣女赵兰英,臣女李梦月见驾。”正德皇爷问道:“赵兰英,你父嫌贫爱富,定计害婿,按律定罪,该当立决。你今假扮男子,千里进京,亦非容易,可惜你来迟了。刑部早已奏明:孙继高强奸不从,杀死使女一案,朕已批秋后处决,今已有两月有余,只恐文书一到县中,必将他斩首。朕怜你贤孝苦节,降下旨意,在午门外高搭彩楼,准你奉旨招夫,抛球打彩,勿论王侯公子、庶民百姓,打着者配其夫妇,朕当加封官职。你看如何?”赵兰英闻听孙继高已正典刑,圣上谕令抛彩招夫,不由的如站高楼失足,洋子江心崩舟,又如热油烹心,钢刀刺腹,扑簌簌滚下泪珠,叩头如鸡喙啐米,口呼:“万岁龙恩且莫降旨,容臣女有下情上陈。臣女知三从晓四德,并及九烈三贞。既绝了父女情肠,闻丧吊孝,改装赴京,寻兄报仇。路过清峰山遇寇,多亏义姐拯救逃出,颠险来京,指望控告救夫。谁知明正典刑。臣女生是孙姓妇,死是孙姓鬼,古云:‘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嫁二夫。’夫主已死,臣女只可以身殉葬,留名不朽。臣女即有抗旨之罪,欲令午门抛彩,臣女宁死难以遵旨。”正德皇爷闻奏,不由的龙心大悦。眼望高荣说道:“高爱卿所奏果然是实,话不虚传。朕掌江山社稷,全凭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若无仁孝,江山社稷如何得稳?赏善罚恶须要分明,现今竟有这样贤孝贞节女子,朕不加封,惟恐文武群臣及军民百姓纷纷议论朕赏罚不明。”叫道:“赵英兰,休要悲啼。朕适才所言孙继高明正典刑是假,现在牢狱是真。你是钟灵毓秀,出类拔萃之女,天地正气所生,是国家祥瑞。朕认你为节孝皇姑。李梦月涉险从义,义勇可羡,朕认为忠义公主,赐你姐妹上方剑,先斩后奏,朕差总兵黄俊龙带领一千人马护送回无锡县,孙继成一同回籍葬亲。所有一干人犯,讯明便宜行事,先斩后奏,一平大公。守孝三月,以当三载。期满,回京缴旨守职。”二位皇姑叩头谢了皇父,下金銮宝殿,入了皇姑府第。早有宫娥、太监接迎。歇息三日,黄总兵选了一千人马,在城外驻扎,伺候皇姑,护送回籍。第四日,二位皇姑拜别皇父,排开半副銮驾,有八名锦衣卫在前开路,来至相府。又拜别恩父、恩母,一同孙状元、玉屏小姐,各自上了八抬大轿,放了三声大炮,出了相府门弟。前护后拥,不多时来至城外。黄总兵摆队,接迎进营。参见已毕,一声令下,放炮拔营,兵马起队,拥护着前行。逢山开路,遇水叠桥,所过府州县皆来参见,伺候官驿公庭。

    书要简短为妙。

    夜宿晓行,非止一日,来到无锡。文武百官出城十里相迎。有黄总兵高声说道:“皇姑吩咐下来,众官免参免见,在察院衙门伺候。”众官方进城去了。黄总兵一声令下,队伍扎在城外,带领护卫军校前导进城。三声大炮,入了察院衙门,皇姑手捧圣旨,供在大堂以上。兰英小姐同李梦月、高玉屏、孙继成在大堂跪拜圣旨已毕,兰英小姐吩咐:“令人抬轿到东关外去接你家龙氏太太及孙小姐,来察院衙门相会。”又吩咐黄总兵:“到南监请你家二老爷孙继高与你家状元老爷相见。速拿蔡知县、赵明、赵能、马氏一干人犯,来察院听审,定罪发落,不得有误。”黄总兵领命去了。不多时,只见龙氏太太、爱小姐乘轿来到,大堂外下轿,拜了圣旨。赵兰英、李梦月、二位皇姑迎接,进二堂去见了玉屏小姐。二人叙礼已毕序坐,爱姐向上给高玉屏叩头毕,平身站起,一旁侍立。高玉屏眼望龙氏说道:“婆母故去,叔叔南监受罪,多亏姐姐替俺行孝操心。小妹负罪。姐姐转上,受妹妹一拜。”龙氏用手相扶说:“不敢受此大礼。”二人重新归坐叙话。这且不表。

    且言黄总兵在南监请出孙二老爷,更衣上轿,霎时来至察院大堂下轿。继成接迎。兄弟相见抱头痛哭。哭了一回,止泪停悲,叙不尽离情之苦。孙继成亦将赴考从头叙了一遍。孙继高闻言,欲见高氏嫂嫂。孙继成相陪入后堂,来至滴水檐前停步,一声叫道:“爱姐,你向里传禀:你二叔要拜见你高氏母亲。”爱姐回答:“孩儿晓得。”爱姐转身入内,禀知此事。玉屏闻言,吩咐:“有请。”兰英即刻即入内室。孙继高走进后堂,眼望高氏玉屏,口称:“嫂嫂,为弟的礼到。”言罢,恭身下拜。高氏玉屏言说:“不敢。”忙忙还礼。孙继高退出后堂不表。

    且言兰英小姐吩咐才女令外面伺候,皇姑升堂理事。才女答应,向外吩咐已毕,将竹帘垂下。只听外边鼓乐齐鸣,三声大炮。闪开仪门。兰英坐在堂上,只见总兵官黄俊龙来至堂口,控背恭身,口称:“皇姑,臣将一干人犯拿至辕门,候皇姑发落。”兰英小姐吩咐:“先把知县蔡英带进。”黄总兵闻言,站在堂口向外高声喊叫:“速将犯官知县蔡英押上堂来。”众武士闻听不敢怠慢,一声呐喊,把知县蔡英用法绳牵至当堂,押至堂前。蔡知县向着圣旨双膝叠跪,口呼万岁。兰英小姐怒从心生,一声断喝:“好你这狗官!领了圣上文凭印信,来到无锡县理民,就该爱民如子,赏善罚恶,方不辜负皇恩。你为何苦害黎民,贪赃卖法,受了赵家百两黄金,将孙继高屈打成招,问成死罪?像你这贪官酷吏,要你何用?”命左右把赃官绑赴法标,立绞复命。其家眷发边远瘴地充军。兰英问黄总兵:“马氏、赵明、赵能可曾拿到?”黄总兵控背恭身说:“回禀皇姑:马氏悬梁自缢已死,赵明、赵能皆已拿到。”兰英小姐点头说道:“只是便宜这马氏了!”吩咐:“带赵能上堂。”下面喊了一声堂威,众武士把赵能推拥来至堂口,一声喊嚷:“犯人赵能带到。”把赵能摔在大堂以下。兰英小姐柳眉直竖,杏眼圆睁,用手一指,喝道:“好大胆的奴才!你母子唆调你父做得好事。你死有余辜,还有何话说?”吩咐武士把赵能推出辕门行刑枭示。武士答应,把赵能推出枭示复命。

    兰英小姐吩咐:“将赵户部带上堂来。”黄总兵不敢怠慢,将赵明带至大堂以上。赵明望着圣旨跪下,兰英小姐问道:“你既官拜户部尚书,就晓得致君泽民才是,为何嫌贫爱富,谋害你女结发之夫?不仁不义太甚。今奉圣上旨意,赏善罚恶,我不能顾父女之情。先论国法,后讲行孝。”吩咐武士:“给我推下去斩首示众。”孙继成、孙继高一家人等听说要斩赵明,一齐说道:“刀下留人。”阖眷人等皆向圣旨跪倒,口呼:“万岁,此事乃马氏母子所行。赵明一时糊涂,望祈赦宥。”兰英小姐闻言正合本意,将计就计,放回赵明。孙家弟兄给赵明施礼,赵兰英、李梦月跪在赵明面前,口称:“父亲恕女儿不孝之罪。”只羞的赵明无处藏躲。大家一同入内官宅,悲喜交加。

    择日祭祖,发丧已毕,假满,阖眷回京缴旨,上本奏明。正德皇帝阅本,龙心大悦,旨意下,封龙氏素真一品贤夫人,封孙继高为驸马,以李梦月为侧室,赐下蟒袍玉带,钦命钦天监择选吉日良辰成亲。谢恩下殿。光阴似箭,不觉吉期已到,孙继高夫妻三人拜堂成亲,洞房花烛。一夜不提。次晨金殿谢恩供职。后来孙继成又生一男一女,孙继高生二男一女,以次男接续赵氏门中香烟。

    《双灯记》至此而终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