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诗经  论语  弟子规  增广贤文  文心雕龙  幼学琼林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王映霞的感情纠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王映霞有“荸荠白”的雅号,是形容她的美丽。她父亲金冰逊早死,她随母亲住到

    外祖父,杭州名士王二南的家中。随外祖父研习诗文,打下扎实的国学根基。她与郁达

    夫之间的感情纠葛,因牵涉到一个戴笠而变得扑朔迷离。

    王映霞在二十岁的那年与郁达夫结婚。郁达夫比她大了十二岁,一开始就埋下了矛

    盾的根子。郁达夫向王映霞写求爱信说:“一切照你吩咐做去,此心耿耿,天日可表。

    对你只有感谢和愉悦,若有变更,神人共击。”但订婚以后,郁达夫却没有处理好原配

    夫人孙荃和子女的事情,那时王映霞也不计较这些,跟定了郁达夫这个中年浪漫文人。

    婚后王映霞发挥了妻子的柔情,除了竭尽所能与郁达夫共同建立一个爱的窝巢之外,

    并有目的地每天准备了鸡汁、甲鱼,黄芪炖老鸭,想尽了办法要把丈夫的肺痨病体加以

    补养。郁达夫也以“日记九种”的形式把他对王映霞的爱登在报刊上,使人们都知道他

    有一位贤淑、聪明、美丽的好妻子。这时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夫妻俩更加恩爱有

    加,过了五年甜蜜的生活。一九三三年,举家由上海迁到杭州,建一座“风雨茅庐”居

    住下来。

    郁达夫的这一次搬家是为了躲避戴笠对王映霞的追求。对这位军统头子,郁达夫是

    惹不起的,在上海的时候就尽量限制王映霞,叫她少参加一些社交活动。到杭州后,郁

    达夫深居简出,每天就读读书、散散步。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不久就远赴福州供职去

    了。杭州是王映霞的故乡,王映霞迅速地成了杭州社交场合的红星。女人都是水做的,

    女人都有极强的虚荣心,尤其是漂亮女人。有得几个人为她奉场,她就会忘乎所以,神

    经错乱。王映霞渐渐觉得她与郁达夫过去所过的八年,为他生下四个孩子是一种过错。

    她被他们束缚着,并没有享受到幸福的人生。由于第三个儿子已经夭折,她把剩下的三

    个儿子一齐交给母亲王守如来照管,再请两个姨娘帮忙。自己摇身一变打扮得花枝招展,

    一天到晚交际应酬,再不就是在风雨茅庐招待客人,茶余饭后,不避男女,开口无忌,

    说些谑而不虐的笑话,风雨茅庐成了男士们最爱光临的地方。

    风雨茅庐的风风雨雨,招蜂引蝶的艳闻已经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远在福州的郁达

    夫毫无所觉。一直等到王映霞已经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郁达夫才有所知觉,连番催促王

    映霞到福州与他同住,王映霞虽然遵嘱南来,但只住了三个月便以水土不服为由返回杭

    州。这时日本全面侵华开始,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大举进攻上海,杭州危在旦夕。王

    映霞携家避难到浙西山区的丽水,与情人比邻而居,意出许多闲话。这个情人就是戴笠。

    郁达大丽水寻到丽人,挈家前往武汉。满以为可以斩断他们的关系,不料却截获了

    他们之间肉麻兮兮的三封情书。郁达夫愤怒已极,把这三封情书照相制版,在朋友中广

    为散发,想要王映霞知难而退。王映霞无所谓,来个不辞而别,郁达夫长夜不眠。窗外

    王映霞洗涤晾晒的纱衫还挂在那儿,郁达夫越看越气,又毫无办法,拿笔饱浸浓墨在那

    纱衫上大写:“下堂妾王氏改嫁前之遗留品”!并成诗一首:

    凤去台空夜渐长,挑灯时展嫁衣裳;

    愁教晓日穿金缕,故绣重帏护玉堂。

    碧落有星烂昂宿,残宵无梦到横塘;

    武昌旧是伤心地,望阻侯门更断肠。

    “侯门”当指戴笠的府邸,对它郁达夫只能是“更断肠”。但郁达夫也有办法,他

    在报上登出“警告逃妻”的启事,使得王映霞颜面尽失,肝肠寸断。于是戴笠通过中间

    人来做郁达夫的工作,郁达夫又在报上登出:“道歉启事”,王映霞写了一纸“悔过

    书”,双方于是言归于好。这时武汉局势吃紧,郁达夫扶老携幼带领全家逃到洞庭湖南

    岸的湖南汉寿。

    秋凉时节,郁达率只身再到福州供职。一个多月后,汉寿面临战火,王映霞仓皇带

    全家搭火车往长沙东行,又到了浙西江山。郁达夫连备函电催促,叫王映霞把岳母和两

    个小孩暂留江山,王映霞和长子赶快到福州。到了福州,郁达夫告诉王映霞说:“我已

    答应了新加坡星州日报之聘,马上就要带你们母子远赴南洋。”

    王映霞惊诧道:“那么在浙西的母亲和孩子们呢?”

    郁达夫斩钉截铁地答道:“已经拜托友人代为妥善照料了!事急世乱,难得周全!”

    郁达夫的想法十分明显,国内已经是漫天烽火,而妻子总是想在浙西山区一带打转,

    无非是旧情难断。为了逃避战火,更为了彻底斩断王映霞与老情人之间的联系,因而答

    应了星州日报的聘约,带王映霞远赴南洋。眼不见,心不烦,一切从头开始。去寻觅婚

    姻中的第二个春天。

    王映霞毫无选择的余地,无可奈何地跟随郁达夫远渡南洋,这已是一九三八年的岁

    尾。

    王映霞总觉得自己是钻进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到了新加坡后天天还想着她的浙

    西山区,天天也就寻郁达夫吵架。郁达夫忍无可忍,便将“毁家诗记”寄到香港的《大

    风旬刊》发表。内容包括两年来郁、王婚姻触礁的点点滴滴。用十九首诗和一阕词,事

    无巨细全部记录了下来,并加以注释,用词尖刻,不留余地。使得王映霞品格扫地,气

    得七窍生烟。一连写了几封信寄到《大风旬刊》,大骂郁达夫是“欺膝世人的无赖文

    人”、“包了人皮欺骗女人的走兽”、“疯狂兼变态的小人。”于是互揭疮疤、形同分

    水、冷战分居,最后王映霞远走廖内小岛,演出第二次逃家的新闻。

    一九四零年八月中旬,王映霞只身返国。经香港飞往战时首都重庆,郁、王两人在

    新加坡、香港、重庆分别刊出离婚启事。

    王映霞走后,郁达夫冷静下来,对她仍是思念不已,有诗为证:

    大堤杨柳记依依,此去离多会自稀;

    秋雨茂陵人独宿,凯风棘野雉双飞。

    纵无七子为衷社,尚有三春各恋晖;

    愁听灯前儿辈语,阿娘真个几时归。

    郁达夫希望以母子之情去打动王映霞,妄想她幡然悔悟,重回他的怀抱,真是痴心

    妄想,太过天真。

    后来郁达夫在新加坡与广播电台工作的李筱英同居。李筱英是福州人,在上海长大,

    暨南大学文科毕业。中英文造诣均佳,具有非凡的语言天才,银铃般的声音令人着迷。

    那时李筱英是守活寡的怨妇、郁达夫是离了婚的鳏夫,同病相怜,也不怕人言可畏。

    稍后,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战火迫近新加坡。郁达夫辗转逃到印尼,娶了华侨少

    女何丽有为妻。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郁达夫无缘无故地被

    人诱出杀害,尸骨无存,享年五十岁。后来谣传又起,给郁达夫加上了一条为日本宪兵

    队任翻译的汉奸罪名。至今郁达夫之死,仍然是个迷,好事者猜测,多半是戴笠的军统

    趁乱世所为。

    王映霞回到重庆,就不记得她在浙西的老母了,住到重庆乡下的白沙江滨疗养。三

    个月后,由戴笠介绍进入外交部担任文书科的科员。按说她已是三十四岁的女人,是

    “烂渣滓”的尴尬年龄。她却不服老。上班的第一天刻意打扮了一番,穿上一身凹凸有

    致的花色旗袍,足登三寸高跟皮鞋,加上她那“荸荠白”的皮肤,确实是艳光四射。她

    款摆腰肢走进办公室时,那些出出入入,口操外语的时髦人物,顿时感到眼前一亮。

    王映霞清楚地知道,红颜易老,青春不再,她必须有效地把握这所剩无几的美艳姿

    貌,而且还要尽量摆脱“郁达夫弃妇”的阴影。于是努力重塑淑女的形象。除了化妆和

    衣着外,往日故交在重庆的反而很少往来,谨言慎行。不久,经过小心肆应,又重在社

    交界抛头露面。商会会长王晓籁成了她的干爹。王映霞凭她的家世、学识、美艳、机敏,

    再加上岁月的磨炼、爱情的波折、饱经世故,已是人情练达,还有人见人怕的戴笠撑腰,

    真是左右逢源,无往不利。

    一九四二年四月四日,王映霞与钟贤道在重庆百龄餐厅举行盛大的结婚典礼。贺客

    如云,连施蛰存都去拍她的马屁。为她赋诗:

    朱唇憔悴玉容曜,说到平生泪迹濡;

    早岁延明真快婿,于今方朔是狂夫。

    谤书欲玷荆和壁,归妹难为和浦珠;

    蹀蹀御沟歌决绝,山中无意采蘼芜。

    一九四六年,戴笠因飞机失事而死。王映霞顿失凭依,辞去外交部的文书工作,急

    流勇退,过着朴实无华的主妇生活。随丈夫到了芜湖,生了一子一女。

    几十年过去,人们仍谈论郁达夫与王映霞的关系。郁达夫曾当面骂王映霞为淫妇。

    王映霞直到八十岁的高龄,笔下仍称郁达夫是“疯子”。为维持自己的老面子,始终不

    曾有忏悔的意思。德国有一位汉学名家马汉茂,出版了一本有关郁达夫与王映霞婚变的

    书。公布了一把王映霞写给情人的书信,迫使王映霞写了一篇《郁达夫与我的婚变经过》

    的长文,在香港的《广角镜》杂志上发表,无非是替自己遮掩,始终不承认自己当年的

    丑事。反正郁达夫已经死去多年,只能听任王映霞云自圆其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