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上一世,有次她又抓到尚埕劈腿,她疲惫的想找个地方疗伤,就想回到游戏中,试着找找以前的朋友,看能不能找到人说话,她登入自己的帐号,发现人物不见了,她气得询问有她帐号密码的尚埕,尚埕才透露有回吵架後,他负气删了她的人物,因为不想她再找以前的朋友,想要独占她。

    什麽烂理由,独占她跟删她帐号是两回事!

    可笑的是她那时还觉得那是尚埕爱她的表现,现在看见失而复得的角色,叶素棋想到自己还没有改帐号密码。

    来得及,她改!

    「我改一下帐密。」说完她又下了线,飞速改了一组帐号密码。

    「嗯,你慢慢来,好了跟我说。」成渊气定神闲的说。

    其实宠物一出现,游戏是会提醒的,附近会很有多玩家一拥而上,抢着捡宠,叶素棋离开游戏太久,成渊没提她也就忘了这件事情,以至於成渊这个游戏中的大神级人物就这样站在羽霓雀的蛋旁边,任何一个欲来捡的玩家,无论是敌对阵营或己方阵营,全都被他杀回重生点……

    待叶素棋花了两分钟改好密码上线,成渊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我好了……对了,羽霓雀还在吗?」改好密码,叶素棋才想到她应该要先捡蛋再去改帐密的。

    「还在,我拉你过来。」成渊使用公会里的特殊道具,将叶素棋的人物召唤至身边。

    叶素棋一等画面跑完,便看见闪亮亮的羽霓雀蛋,以及红通通的「成渊」。

    成渊这人很有趣,他用本名来做游戏ID,当然这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很多人都当这个ID是成渊随便想的呢。

    「成渊,你什麽时候这麽爱杀人了?」游戏中角色名字是红色,那就代表这人杀了太多自己人,才会红成这样,「我以为只有海棠姊喜欢PK。」那就是个杀人女魔头。

    「练练手—小心,有贼。」成渊提醒。

    叶素棋一时反应不过来有贼是什麽,直到看见自己的血从全满一下变成了残血,她才想起来成渊说的贼是游戏中的职业设定,一种会偷袭人的近战职业,她被盯上了。

    「哎呀!」太久没上线,忘了技能键在哪里,还有她惯用的招式,一时间手忙脚乱,来不及解控制技,差点就被打死。

    幸好成渊的剑士赶来支援,举着大剑一把劈下来,将贼一步步打退,才让她有足够的时间解控制、回血,再一边开着爆发技能打上来。

    两人联手打死了那个贼,以及後头冒出来的被成渊杀惨的玩家,趁着空档,两人飞快的捡蛋、使用回城卷轴,回到了不能打架、恶意PK的城镇。

    「你手法退步了。」在等画面读蓝条时,成渊开口了。不是恶意的指责,而是陈述一个事实。

    「嗯,真的退步很多。」退步到成为扯後腿的那一个,天知道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里,她都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抱歉,刚才好几波都是你支援。」她觉得有必要为战友的支援说声感谢。

    「……嗯?」成渊发出了惊疑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後,他开口问道:「你没生气?」

    成渊语气中的迟疑让叶素棋心虚,跟成渊试着交往的那短短两个星期,成渊任何直言的话语,比如手法差、刚刚的状况应该要怎麽反应,又或者对待公会成员态度要好一点,不能随意的想发脾气就发脾气,这样会破坏公会的和谐—这些那些叶素棋都听不进去,总觉得他是在嫌弃自己,不会说好听话、不会疼人,也就决定不跟他交往了。

    她就爱听好听话,才选择了尚埕那个除了嘴巴会讲讲,其他什麽都做不到的男人,重活一次,叶素棋从很多地方发现了自己的愚蠢和无可救药,根本就是有公主病而不自觉。

    她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再像以前一样。

    「你知道我会生气还讲?」叶素棋沉淀心神之後反问,她觉得很神奇,成渊明知道她会生气,居然还是说出会惹她生气的话。

    「我不能睁眼说瞎话。」成渊的回答很简单,但仔细一想,真的很毒啊。

    「……好吧,诚实是难能可贵的美德。」许是心境改变,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成渊很真,相处起来很自在。

    「你真的不生气?」成渊的惊讶完全掩藏不住。

    「你就那麽希望我生气啊?」叶素棋觉得他的反应很有趣。

    「当然不希望。」成渊停顿一下,又解释道:「其实已经我做好你会翻脸的心理准备了,所以你没生气让我觉得……」

    「空虚?」叶素棋忍不住笑出来。

    「有一点。」成渊承认,他已经习惯叶素棋的泼辣了。

    在叶素棋跟成渊使用RC语音聊天时,叶素棋挪动滑鼠,重新熟悉自己的角色,看着各种设定,补强她对游戏的记忆。

    在审视时,她也看见了成渊成了世界频中的主角,都是说他在羽霓雀蛋旁边整整守了五分钟,跟十多个人PK,实在太过分了之类的。

    而成渊喜欢她这件事情,游戏里有不少人知道,所以也有人说他为了一个女人都没有游戏道义了。

    叶素棋看着世界频,虽然在她来说已经过了四年,其实跟她跟成渊分手不过四个月左右的时间,对很多人来说,他俩的事还是新鲜的八卦。

    「你……你干麽杀人?有人先到就给他嘛,我可以再等的。」她一时之间实在很难面对成渊。

    对成渊来说,分手只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但对叶素棋来说,久到她都忘记了,她跟成渊交往前很常说她想要羽霓雀,非常非常想要,而成渊……一直都在帮她想办法。

    「先来後到。」成渊淡淡地道。「是我先蹲到的,我想给谁就给谁。」

    叶素棋深感愧疚,「你干麽对我这麽好啊?我……我现在只想交朋友。」

    「你在说什麽?」成渊低低的说,「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这话让叶素棋顿时清醒过来,她暗暗大骂自己:叶素棋你少臭美!成渊不过是帮你守只游戏宠物,就自以为成渊对你余情未了,不过是游戏世界里的人云亦云,你居然当真了!

    因为是朋友,所以会为她在游戏中杀人……好吧,这个理由她接受,换成是海棠姊或小潼姊要的宠物,她也会为了姊姊们杀玩家的。

    「喔,是我误会了。」这样不行,说好不要公主病的,这种自恋的想法就是公主病的一种。

    「我晚点跟多话要排战场,你要不要来?要来的话我陪你练手,不然你这样不行。」成渊邀约,邀她的同时还说了会刺心的实话。

    「好啊,很久没跟你切磋了。」叶素棋最喜欢找成渊切磋练技能,只要能让他损血过半,就会高兴老半天,也因为跟成渊切磋,她技术精进,他可是个人榜上有名的人物,至今没有败过。

    其实成渊从来都没有不想继续跟她做朋友,是她自己筑起了一道墙,拒绝别人靠近,既然他不计前嫌,那麽她也大方点吧。

    「来虐我吧。」叶素棋说着俏皮话。

    两人在主城内开启了插旗切磋模式,你来我往,打得热火朝天,而叶素棋也在一场又一场的战败中,渐渐找回她遗忘的手感,抓到了放技能的诀窍。

    「我现在能撑两分钟了!」她全盛时期能在成渊手下撑四分钟,现在能撑两分钟她已经很开心了。

    「嗯,进步得很快。」成渊语调淡漠地赞美,「素素。」

    「干麽?」叶素棋脑中计算着招式的冷却时间,还有持续伤害的时间,只能随便应一声。

    「我很高兴你离开尚埕,帮里随便一个男的都比他强。」成渊轻描淡写的说,然後十分残忍的在三秒内用连续大招,将叶素棋的角色打到血条瞬间归零,「你值得更好的。」

    你值得更好的……叶素棋没有想到会从成渊口中听见这句话,这人其实很暖呢,虽然说话很难听,可其实都是带着善意的,就连她用那麽糟的方式跟他分手,他对她依旧跟以前一样,为什麽她以前会鬼遮眼没有看见呢?

    叶素棋看着电脑萤幕,抓着耳麦指控道:「成渊,你居然也会讲垃圾话这种招式害我分心,一定是五花月教坏你的!」五月花是他们这群游戏同好中,最喜欢在插旗切磋的时候讲垃圾话,也是个搞笑的家伙,「这把不算,再来!」

    「好,这把不算,我们再来。」他笑着说,语气饱含宠溺。

    叶素棋第一次听见他笑得这麽开心,而且成渊的笑声听起来……还满有魅力的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