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靖刚拿了外套下车,疾步走向还在咳嗽的高娃暮,由於她人在工地里,所以途中还有一、两个人想拦下他,但他倒是没有理会。

    他一来到她身旁,外套盖住她,她惊讶地转头。

    「你怎麽来这?咳咳咳!」

    「因为你药没带。你怎麽来这?」他反问。

    「看……看工地进度啊……」因为太讶异,她还真的乖乖回答。

    一旁的李主任看看两人,这身形高大、面容俊秀的男子,不会是要来跟他争高小姐的吧?

    打量了一下对方的条件,发现自己似乎会输得很惨,李主任赶忙出声,提醒一下大家自己的存在,毕竟今天他算是大有进展,高小姐不只喝了他倒来的热茶,也没排斥让他帮她拍背。

    男人只要在女人不舒服的时候展现一下柔情,通常非常管用。

    这男的长得帅归帅,但讲话恶声恶气的,像高小姐这种高高在上的女人,绝对不会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

    「总裁,您别说话了,等下又咳嗽了,来,再喝几口茶。」李主任将茶端到高娃暮嘴边,看起来像是要亲自喂茶。

    「你吃过中饭了吗?」靖刚问。

    「还没。」

    专心回答靖刚问题的高娃暮,喉咙咳得难受,很自然就要张嘴去喝李主任递来的水,但就在李主任即将露出得逞的笑容时,靖刚直接拉着她转身往自己的车子走。

    「先去吃点东西,然後吃药,接着回家休息。」靖刚关心地边走边说,一点都没让高娃暮的唇沾到一丁点杯缘。

    「可是我工作还没结束……」

    「等你感冒好了再继续,工地不会跑掉。」

    难得霸气的靖刚用强硬的方式想将她带走,但高娃暮可不是那种「是,我跟你走」的顺从个性,她脚步一停,手一甩。

    「这个建案进度已经落後,今天该完成的事就算做完,仍未追上该有的进度,所以一切等我处理好,我会自己去吃饭。」说完,她转身就要再回工地。

    靖刚发怒地再次伸手把她抓回来。「就算这个建案迟了又怎样?你七万多年下来累积的财富够你吃穿好几辈子,有差这一笔生意吗?身体要紧,你知不知道!」

    该关心的不关心,不需要她操心的她倒是都亲力亲为,根本就搞错重点!

    因为靖刚突如其来的一拉,高娃暮直接跌进他的怀里,想挣脱他,但靖刚却直接搂住她的腰,不让她退离。

    怀里的身躯体温异常,他伸手摸了她的额头,神情一凛,「上车!」直接下令。

    这女人居然任自己这样烧烧退退、退退烧烧,还没完全好就跑来工地拚命!

    「不要!」

    「上车!」

    「不要!」就算挣脱不了他,可倔强的高娃暮说什麽都不肯乖乖上车。

    会这麽坚持,除了这栋楼中间遭承包商偷换过材料,有些地基需打掉重来,交期被压缩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早上她到公司去了解刘大和的那块地。

    她是个深思熟虑的人,不管接下来要怎麽处理刘大和那块地,她都不允许自己有让别人拿来当做弱点攻击的地方。

    所以,现在林口这栋楼,要赶快将原来报备给建管处的材料换回来,她才能做下一步!

    见她明明被病痛折腾得整晚没睡好而双眼浮肿,却还是目光炯炯地瞪视着他,像是除非打死她,不然别想把她拖上车的样子。

    靖刚的表情从气愤渐渐地转成无奈。

    搂在她腰际的大手慢慢地放松力道,让她退出他的怀抱。

    他放手时,高娃暮还愣了一下,心想:是吧,终於还是想到我是你厌恶的人,所以干麽插手管我的事呢?

    靖刚不再坚持,就留她在原地,自己驾车离去。

    望着扬尘而去的车子,高娃暮眼里闪过落寞,但很快地便恢复了高不可攀的傲然气势,转身回到工地继续监工。

    不知过了多久,靖刚又开着车回来,这次,手上多了袋东西。

    「坚持要做也没关系,先去旁边把饭吃一吃,吃完再吃药,吃了药若还有精神,看你想做多晚都行。」

    高娃暮呆愣地看着手里拎着便当的他。

    他……他不是走了吗?不是……不管她了吗?

    「发什麽愣啊!快去吃啊!现在工作进行到哪个部分了?大概跟我讲一下,我帮你撑到你吃完药。」

    靖刚的话引起监工李主任的怀疑。他也懂建筑?

    一身西装笔挺,且全身名牌,双手修长净白,一看就知道没碰过一沙一土的男人,他要帮高小姐监工?

    李主任一脸疑惑,高娃暮却没半点异议。某一世,他还是各大建筑业的顾问呢!只是……

    「我……我以为……你……你走了……」他非常厌恶她,不是吗?

    「没有走,只是去买便当。既然你坚持要待在这把工作赶完,那就赶快去把饭跟药吃一吃,再继续。」

    她很固执,他也是。

    之前他不曾想过扔下她不管她会怎样,因为她永远都是那麽强势,不会低头,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站在她面前或身边,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处理得很好。

    然而看过她身上的伤,还见过她害怕的样子,他真的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扔下她不管。

    见她还是没有动静,靖刚乾脆自己拿过她手中的资料,简单翻阅了下,再跟她确认了几条内容後,便拉着她到一旁临时办公室内,将便当打开,放在她面前,再把筷子递给她。

    「不会需要我喂你吧?」

    躲在办公室门外的李主任却是一副很想代劳的样子。

    高娃暮这才回神,赶忙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来。」

    看她乖乖吃饭,靖刚才安心离开,准备先帮她盯着现场。

    临走时,他顺便把李主任也抓走。

    「等等,我……我有水果可以切给总裁……」

    「不需要,」靖刚高他快两个头,刚刚好能用鼻孔对着他说:「等下我们回饭店会吃。」

    饭饭饭……饭店?!

    工地的办公室很简陋,小小一间,除了大门外还有一个小窗口,她看过去,刚好看见靖刚认真视察的身影。

    高娃暮一边夹着便当里的饭菜吃,不曾注意吃了什麽,只是觉得胸口热热的,眼睛酸酸的,明明没啥胃口,却想要把这个便当吃光光,虽然和大部分的时候一样,都是她一个人用餐,但吃到的不再只是饭菜而已。

    她是不是有点变弱了?

    高娃暮一边想一边凝视着窗外,不期然地对上靖刚恰巧转过来的眼神。

    他虽然在监工,但心底却同时挂念着不知道便当合不合她的胃口?

    她感冒,菜色他特地挑了清淡的,她吃得下吗?

    转过头去想看一下办公室里的状况,却捕捉到她有点不知所措、明显慌张地想要把脸埋进便当盒里,他露齿一笑。

    正在吃便当,很乖。

    靖刚笑完,继续工作,而偷瞥见他表情的高娃暮则差点掉了手上的筷子。

    他对她笑?他对她笑?他对她笑!还笑得这麽温柔……

    觉得自己好像又发高烧的高娃暮,伸手往脸颊摸去,本只想探体温,却意外摸到了湿湿的眼泪。她真的变弱了……

    接下来,她不敢再乱看,赶忙把便当吃完,又吞了药後,便回到工程现场。

    「都吃完了?」

    「嗯。」

    「没留给我?」

    靖刚突然这麽一问,让好不容易调整好自己,重新戴回冰冷面具的高娃暮一惊,「咦?你没说要留给你啊!」

    靖刚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说道:「我想说你生病,胃口不太好,所以只买一个便当,我们一人一半,结果你居然自己一个人全吃完了?天呐,那个便当我排队排好久,现在我肚子好饿……」

    他摸着肚子,看起来真的很饿的样子。

    「啊!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吃一半,我……」她真的胃口不好,但因为心情不一样了,就算吃不下,她还是很努力地给它全塞进胃里。

    「哈,骗你的!」站直身子,手放回原处,靖刚对她露出大大的笑容,很开心唬到她的样子。

    冰冷回到脸上不过是前几分钟的事,现在高娃暮的表情是呆滞。

    她没看过他这样笑,从没看过?还是只对她?

    趁她还没回神,靖刚伸手摸了她的额头。

    「还是在发烧,你确定要继续工作?还是我来?」

    高娃暮看着他,拍拍自己的脸,强迫回神。

    「我来就好。」她拿回他手上的一叠资料。

    靖刚也顺着她,等两手一空,就拿下自己头上的工地安全帽,改戴到她头上,还很自然地替她扣好带子,调整松紧度。

    靖刚的手指无意间摩挲着她的下巴,惊得高娃暮两眼不敢直视着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被人这麽照顾过了,感觉……很别扭。

    替她弄好安全帽,靖刚再将身子弯低了点,凑近了瞧她。「怎麽了?眼睛红红的?」

    是不是感冒太累了?他皱眉,很想叫她等病好了再继续工作,但知道那不可能。

    「没事,我没事。」高娃暮慌张撇过头,决定不再看他,这样才能把心思专注在工作上。

    看着她又继续忙碌起来的背影,靖刚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