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知道了。」应了声,她心里放了话却不能问。

    不一会,门阖上,她心里那股酸酸涩涩的感觉也更浓了。

    她跟天乐、天喜一样有什麽不好的?为什麽她要觉得不舒服?

    站在亭下的女子,有张娇艳的鹅蛋脸,颇具媚色的丹凤眼,身材高?有致,相较於祁天喜如海芋般清灵脱俗的美,女子俏生生的美更贴牡丹的妩媚,只是年岁还轻,假以时日当艳冠群芳。

    这人风紫衣认得,是祁天昊挚交好友金准之的亲妹金灵灵,金准之爱四处游玩交友,即使是跟祁天昊到了朱雀城也很少上祁府拜访,倒是金灵灵因为跟祁天乐有些交情,所以她见过几面,不过都是远远看到而已。

    天乐曾赞她不若外表那般高傲难相处,实际上是个颇为率真、爱恨分明的人,不似现下的千金闺秀总是嘴里一套、心里一套。

    风紫衣却不懂自己在不高兴什麽,天乐赞扬金灵灵关她什麽事,为何她心里要发闷发慌?尤其对方现在正跟祁天昊贴近着说话,竟让她有种东西被抢走的错觉,不舒坦直在心底蔓延。

    「丫头,你呆站着做什麽?」

    回过神,她抬起头,顺着凉亭的方向看去,金灵灵已经从另一边离开,唤着她的祁天昊,看来心情不错。

    既然他已经看到她,她要是往回走,反而显得作贼心虚了。

    风紫衣整了整心神,脚步一踏一点,鞋尖的团花饰物随之轻摇摆荡,衣袂飘飘,缓缓来到他跟前。

    「大少爷,早。」瞧他不晓得发现什麽宝,这麽高兴的样子,难不成是人家小姑娘答应许给他了?

    思及此,她脸色更为黯然。

    「还早?丫头,都日上三竿了。」他啜饮一口茶。灵灵报了消息,说他找了许久的东西有下落,让他心情很好。

    「我现在才见得到你,当然这时候道早。」想想,顿觉自己这话说来像在拈酸吃醋,暗红浮上脸,连忙转了话题,「以後别老叫我丫头,我已经十七了。」

    祁天昊心情好,不在乎她的脸色语气不佳,顺手拍拍她的头,「我看你也没高多少,个头看来明明还是个小丫头。」

    「天喜也不高,怎麽你不叫天喜丫头?」这次她一样使劲的拍开他的掌,一点也不怕惹恼主子。

    自从她当了祁府的家之後,跟主子们的感情就跟家人一样,叫他们名字也叫习惯了,唯独……对祁天昊她总爱偶尔喊两句大少爷,像是想提醒自己什麽,叫她别忘了自己的身分。

    「嗯……那不一样。」想想,天喜及笄之後,他就没再说过她是丫头,倒是紫衣总让他觉得长不大。

    明明她很聪慧,更是比一般姑娘早熟,但或许是因为这样,逗弄她时,她的大反应总叫人失笑,这点上可就像个孩子了。

    「分明就当我是个孩子……」她着实不喜欢这种感觉。

    方才看他跟金灵灵说话,虽贴近了些,倒仍谨守分寸,两人虽熟悉,但不曾逾越男女之防,言谈间有笑却又不恣意,在她看来,这才是男女相处之道,哪像他们俩,总是打打闹闹、没个正经,像是孩子在玩。

    本来……她也不觉得有什麽不对,但隔了些时候再见金灵灵,那益发俏丽的身段和娇媚的姿容,却像一根刺般扎在她心口上。

    「你是啊。」看小姑娘嘴又嘟得老高,眉毛都揪紧了,他一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帮她整成笑脸,他喜欢看她开开心心的。「别愁眉苦脸,当小孩有什麽不好?喜喜乐乐的没啥烦恼。说吧,你这会找我是有事吧?」

    「喔,差点忘了。」本来要反击的风紫衣突地想起正经事,连忙从怀中抽出一本藏青色的簿子,啪啪翻了起来,「这里有笔帐,我瞧着有些怪,但又想不出所以然,你帮我瞧瞧。」

    祁天昊大手一抓,簿子又阖了起来,再一抽,簿子离开了小手,在石桌上摊开,「急什麽,在桌上慢慢翻,我人又不会不见。」

    「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你明天还在不在……」嘴里碎碎抱怨着,身子倒是听话的坐上石椅,右手轻轻巧巧翻起书页。

    一边翻页,她一边在心里埋怨他时常留下一纸短笺,夜半或清晨就离府,随性极了,除了跟他同行的人,谁会知道他什麽时候走?就连她也不知晓。

    「你这话说在嘴里的坏习惯得改掉。」话老在嘴里消散,叫他听不真切。

    「喔。」她随口应着,注意力已经转到帐簿上,没管他说了什麽。

    瞧她专注,他走近她,「找到没?」

    「……嗯……找到了,就这笔帐。」她侧头想叫他过来看,不料他已经走到她身後,弯了腰帮她看帐。

    两人的距离很近,这样抬头看他,比前两天在书房的姿势更暧昧,她头再抬高些就能碰到他的下巴。

    顿时,心跳卜通卜通的声音,风紫衣自己都能听见。

    「嗯,这笔帐是有问题,你提点一下吴管事,这岩盐打北南运,多少有些亏损很正常,但每年损耗的量差不了多少,叫他吃东西要擦嘴巴,别让我亲自帮他擦。」没发现盯着他看的眼神,祁天昊沉吟道。

    祁家的商铺不少,手底下的管事数十个,更别说下面的夥计难算,人一多,难免会有人手脚不乾净,只是水至清则无鱼,贪点小钱,基本上主子们都不会为难,这事当家这麽久的紫衣必定知道。

    但这小丫头也机伶,几个管事这些年虽服了她的本事,但要她在这事上作主还是略嫌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得借他的手。

    「怎麽?你要留他?」收回观察着他的视线,她指着一笔帐,颇为不满的说道:「这次近百两呢。」

    她还以为他会大刀阔斧的办了他,毕竟这个在她面前爱闹的主子,在外人面前可没这麽温顺,光是脸一冷就能吓坏不少人。

    「就说你这性子别老是这麽急躁,你想吴管事都什麽年岁了,再两年照祁家的规矩就得回家养老,所以你想他这次为什麽会这麽急?」

    「他想攒钱养老。」

    鼓励的摸摸她的头,这是习惯使然,他没瞧见姑娘家因此又红了脸。「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回就算了,当是主子感念他的苦劳,要你提点他是别让他还有下回,若是教坏底下的人就麻烦了。」

    她抬手轻抚脸颊,想消点热气,不让他察觉,「喔,知道了……对了,你认识玄武城的花总管吗?」

    「紫衣,你见过他?」祁天昊的声音骤冷。

    「怎麽了?」抬起头,瞧他难得一脸严肃,还叫了她的名字,风紫衣留了心。「我没见过他,只是听说他有上门拜访,我那天也不在,去城外巡铺子了,是祁管家跟我提到,但那人也不是找我的,听说是找你,难道你不认识?」

    朱雀城跟玄武城虽说做生意好些年了,但也只是刚好买卖双方都是城主,实际上往来的是底下的管事,她没见过玄武城城主,也不认识那个在城主家做事的花总管,实在不明白那人找上门要做什麽。

    她暗自猜想,也许是祁天昊的旧识,但这会见他表情有异,倒有些奇怪。

    「我知道了,往後这人上门,我若不在就打发他走,你别自己见他,听懂了吗?」他口气一沉,手还扣着她的肩膀,虽不重,却有不容拒绝的气势。

    「为什麽?」他这麽慎重实在启人疑窦。

    他没有回答,手上力道加重几分,「答应我。」

    「知……知道了,大少爷,你这麽用力,我肩会疼。」她吃痛的皱紧小脸,将身子挪了挪,避开他的手。

    他这才连忙放开手,神色歉然,「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我不懂,为什麽……」

    大掌一伸,越过她的身子,祁天昊将石桌上的帐簿阖起,递给她,正好打断她的话,「好了,没问题就把帐簿锁回书房,准之在凤凰客栈设了宴,我去赴宴,午膳不在府里用,你跟祁管家说一声。」

    「我……」她一站起身,人已经背对她走远了,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我又不是你跟祁管家的信差……」

    她实在好奇,到底是什麽事要这麽瞒着她?接着心里又不免有些涩然,这回他回来,倒是有许多事都不能跟她说了。

    金灵灵跟他谈了什麽,她不敢问,还以为他仍会像往常一样主动提起,这回却没;花总管的事,她已经问了,他却避开……

    虽说天气已经有些凉意,她还是在亭子里待了好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