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这事你从未对我说过!」她心湖撼动不已,他竟曾为了她做出如此孤注一掷的决定。

    「这事没必要张扬,若非因为你的质疑,我今天也不会提。上次你以为我怀疑你的为人,你心里有多不好受你自己清楚,如今你怎么可以质疑我对你的爱,这有多伤人你知不知道!」他终究忍不住低吼出他的心痛。

    他赤诚专注的用整颗心在爱她,她怎能怀疑他?

    望见他深邃眼底的受伤眸光,她胸中一揪,满怀歉疚,「对不起,我从来就无心伤你,真的很对……」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要知道的是你对我质疑的原因。」他扬声打断她令他直觉不舍的道歉,只想弄清为何她会在即将举行婚礼前质疑他的真心。

    她轻掀唇瓣,忽又犹豫的抿住红唇,一且她说出能读心的秘密,是否就是她将失去他的时刻?

    见她欲言又止,康驿明白她肯定有事瞒他,为逼她说出口,他刻意做起自嘲的揣测,「我知道了,是我不够好,你发觉我终究配不上你,无法安心当我的新娘,连带质疑起我对你的爱,既然如此,想必我在你面前多待一刻,只会徙添你的困扰为难,我马上离开。」

    转身,他往门口跨步,用离开相激,赌她坦白一切的可能。

    「不是这样,康释!我的心里的确有不安,但那是因为我怕说出我会读心的秘密之后你会不敢娶我,压根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她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地上前拉住他的衣袖,一古脑道出她隐瞒的真相。

    读心?康释不解的转回身,「什么读心的秘密?」

    闻言,她拉着他衣袖的小手一紧,随后缓缓放开手,忐忑的坦白道:「也许是我外婆有女巫血统的遗传关系,我拥有不可思议的异能,只要将手贴在对方心口,就能读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他好惊讶,这世上真有读心的异能?

    无从分辨他的惊讶里有几分害怕,她只能硬着头皮将在咖啡馆和书房意外读到他心思的事情说出来。

    「如果你不记得这些,那你应该记得我们第一次发生亲密关系那天……」

    「嗯!?」他直望着羞窘顿住的她,等待她的下文。他其实记得她提的几次情况中他心里的想法,只是不晓得他拥有她那天,她又读到他什么心思。

    「那天你以为……我不愿意将自己给你,曾在心里懊恼难道又要像出差那次一样冲冷水澡,浇退你的欲望。」她羞赖的将话说完。

    他很快想起当晚的情形,「对呵,你那时好像说了我不用冲冷水澡……原来你读到了我的心。」

    她轻点下头。「我会读心的秘密只有我哥知道,但我不想隐瞒你,又伯你知道后会无法接受,就像我高中时曾向一位要好的朋友泄露我会读心的秘密,结果她把我当异类,还跟人说我是魔女,最后更和人讪笑我精神有问题,不敢再和我做朋友……」

    那时她只能辩称她会读心是开玩笑的,可是仍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以为能深交的那段友谊也无法再回复。或许就是有这段不愉快的阴影,所以日后她不曾再向谁提过这个秘密,只除了她全心爱上、不想有所隐瞒的康驿。

    她停顿了下,继续坦述心情,「因为实在不知该如何向你坦白,所以心中充满不安,然后就忍不住胡思乱想,猜想你也许仅是将就的选我这个现成的老婆来喜欢。」

    弄清原委,康释凝视她的眼里满是自责与不舍,他该早点追问她的心事,而非等她主动告知,这样她就不用独自承受无助的煎熬。

    他的无语自责让她以为他就如同多年前那位好友,对她有所忌怕,正在挣扎要以何神态度待她。

    她胸口滑过一缕酸涩,慨然低下头,「事情就是这样,我知道这事有些令人难以接受,所以假使你做出悔婚的决定,我不会怪你,我回家等你电话。」

    最后一句话落下,她垂首就往门口跑去,她虽鼓起勇气坦白,但她没勇气当面听他说出不要她这个老婆的决定,怕会在他面前崩溃痛哭,她回去等他的电话就好。

    可惜她没能跑出康驿的房间,当她越过他身边之际,他伸手拉住她,在她跌入他怀里时搂过她,俯下头吻住她,在她还来不及有所反应时,伸舌直探入她小嘴里,给她一记火热缠绵的深吻。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他终于结束对她的深吻,她在他怀里娇喘的问。

    这个吻莫非是他已决定不再爱她的歉疚之吻?

    「别忘了是你让我动心的,你休想撇下我。」康释紧搂着她,边调匀为她紊乱的呼吸,边落下霸道的回答。

    她眸心轻颤的仰起小脸,不确定的问道:「你还要我这个老婆?」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老婆。」他的回答依旧占有霸道。

    「可是我会读心耶,你不觉得我可伯?」

    「说什么傻话!你不过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异能,哪里可怕了?」他轻抚她细致颊畔,语带怜惜,心疼她傻气的担忧。

    「可是就算我不会刻意读你的心,还是无法避免会不小心读到你的心,就像我就是无意间读到前男友劈腿的秘密,才会和他分手……」猛地思及这么说会令他误会,她慌忙做补充说明,「你别误会,我没有对前男友念念不忘,也不是指你会有劈腿的可能,我……」

    她未完的慌乱絮语全教他温热的唇瓣封吻住,他握起她左手贴向心口,让她直接读他的心——

    「老婆,你想说的我明白,不过我们是夫妻,本来就该对对方坦诚,更何况我说过一且我真心爱上,就是一辈子,我的心里只会有你,无论你何时想读我的心,我都不介意。」

    她心弦轻悸,眼眶泛起感动的泪雾,他的心跳沉稳徐和,她明白她读到的是他最赤诚的心。

    「嗳,怎么哭了!你没读到我的心吗?我告诉你,无论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异能,是力大无穷的怪力女或是会变身的妖怪,我都爱定你了。」望见她眼里的泪水,康释心一惊,忙不送说道,就伯他执拗的心意她没读到。

    「是喔,我要真是妖怪,你最好是不会被我吓到。」环抱住他的腰,她偎埋进他宽阔胸膛的小脸轻挂着甜蜜的笑,尽管他比喻得不伦不类,但真心表露先遗。

    她的偎倚环抱缓和了他的心,也使他明了她眼中嘴含的是悸动的泪水。

    「你若是妖,一定是最美丽的,我只会被你迷得团团转,不会被吓到。你会读心也有个好处,以后我忙着卖力要你而无暇说我爱你时,可以在心里告诉你。」他在她耳边促狭低语。

    「胡说什么啊!」她微窘的仰起小脸娇瞪他,这男人到底想到哪里去了?

    康驿笑着任,由她瞪,低头轻吻下她的眉心,问出他在意的问题,「你心中的不安消除了吗?」

    「嗯。」原本惶惑不安的心已因他的深情全部释然。

    「真的?不会再想着要当落跑新娘了?」他不放心的问。

    察觉换他泛起不安,楼晴茵腼覜地攀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下轻吻,柔声许下承诺,「我会安心当你的新娘,这辈子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只会是你的妻子。」

    他释怀的笑了,用鼻尖轻碰她的俏鼻,一语欢关的低诉道:「你知道的,你老公总是要不够你,永远不可能不要你。」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她红着脸娇啐道:「你又乱说话了。」

    「我再认真不过了,我的心已经被你制约,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深情呢哝着,他爱恋的吻上她,用最亲密的方式告诉她,除了她,他再难爱谁。

    娇羞的回应他的亲昵缠绵,楼晴茵胸中盈满悸动与甜蜜,她相信康释会永远呵疼她,有他在,幸福将会满满地围绕着她。

    找个时间她要偷偷告诉康释,被制约的是她的心,因为啊,她好爱好爱他。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不能说的秘密之一《预约婚变》;

    2、不能说的秘密之二《密约缠绵》;

    3、不能说的秘密之三《违约当后母》;

    4、不能说的秘密之四《降级变情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