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夏家曾是楚穆王朝当红的炸子鸡,多少人上门只求能攀亲搭责,如今一家人下场凄凉,宫外的镇国公府已是门可罗雀,鲜见人烟。

    夏皇后、镇国公身亡,夏太后变得疯癫,夏柏松这国舅爷失踪已久,自此夏氏一派的权力正式在楚穆王朝消失瓦解。

    一个月后,孙太妃带着慧心公主回宫了。

    听到宫里经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孙太妃只庆幸时月纱与靳成熙一切平安,更为他们的爱情感动得频频拭泪。

    时月纱只是紧紧的拥抱女儿,她想死女儿了。

    至于靳成麟跟慕容淼淼,则不告而别的前往月犁氏,但时月纱已跟靳成熙说好了,一旦他们回到楚穆,她就会收慕容淼淼为义妹,让她有个体面的身分可以嫁给靳成麟,成为王妃,如此一来,勇毅侯夫妇也就成了慕容淼淼的义父、义母,她也算是将爹娘还给慕容淼淼了。

    还有李凤玉跟夏柏松,时月纱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但她相信,他们一定是在某一个地方隐姓埋名,好好的生活着。

    自此,靳成熙正式执掌朝廷大权,在他的治理之下,楚穆王朝益发强盛,威德遍布四海。

    时光流逝,时间来到翌年的八月。

    卓兰从前的寝宫内,阳光暖暖,结实累累的葛蠤再度遍布于雕花墙上,时月纱就站在花墙前。她已怀有八个月的身孕,但看在一旁的靳成熙眼中,也是最美的孕妇。

    秦公公则忙着上前二采摘果实,还有一些晚开的小花也一并摘下。

    靳成熙笑看着她,「你可知道兰儿给朕以葛蠤果实入药,除了补五脏六腑益气外,还另有含意?」时月纱笑笑的点头,「当然,《楚辞》中,〈九叹、忧苦〉篇章中云:「葛蠤药于桂树兮。」就是指香木桂树遭葛蠤攀爬蔓延遮蔽,见不了光,意喻小人居显位,就像当年的皇上与三大首辅大臣对立的处境一样。」他面露笑意的颔首。

    「但葛蠤虽被视为恶木,根及果实却能都入药,还有强身益气之效,这就像是一种磨錬,说明再多的苦与辱,只要咬牙吞下,就能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好,得以等待光明的一日到来。」

    她说得可顺口了,「所以,成熙每喝一次,就能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好,这是兰儿告诉你的呀……呃?」

    她突然尴尬一笑。她应该要不知道才对啊,因为这可是他跟卓兰之间最深也最甜美的小秘密。

    「这又是兰儿入梦告知你的?」他笑笑的看着她。

    她用力点点头。他是怎么了?这一年来,老是问一些从前他跟卓兰独处时才会知道的事。

    时月纱不知道,靳成熙可清楚了,刚刚这件事,只是他最后一次的试探。当初只有他跟卓兰两人谈及这个「秘密」是没错,但时月纱能说得一字不差,也太神奇。

    他深情的望着她,眼中爱意是那么深浓,彷佛就要满溢……察觉了他情绪的转变,她突然有一种领悟浮上心头,他……察觉到她就是兰儿了吗?!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过去不能给你的,朕现在给得起了。」

    靳成熙没将话说白,但已心领神会,身边的可人儿就是他的兰儿。能再失而复得,是老天爷给他一个机会弥补,他将不必再遗憾,只要用心珍惜眼前的幸福。

    「皇上,祭拜兰贵妃的香烛桌案都备妥了,花也放好了。」秦公公笑眯眯的走过来。

    「不用了,以后都不必准备了。」靳成熙笑着摇头。

    秦公公瞪大了眼,一脸不解。

    齐聿也蹙起了眉。

    时月纱看向靳成熙,却是笑了。

    靳成熙看着她,也跟着笑了。

    两人之间,看来又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天下书库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SiDaMingZhu.com)】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SiDaMingZhu.com;手机站:m.SiDaMingZh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