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看来四爷没什么事,恕民女告退。」她匆匆行礼,转身就要离开。

    他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派人将你从拉拉村带来?」

    「我只是小老百姓,四爷是皇亲国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者,既然民女已知这只是四爷无聊之举,细节部分又怎么有兴致听?」她再度要走。

    他索性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蹙眉,「你在生气。」

    她能不生气?她强抑着满腔的怒火,故作平静的道:「民女不敢。」

    他笑了,笑得好魅惑,这该死的好看的笑容看在她眼里更是火花四射,她说不出此刻心里的滋味,只觉得又苦又辣又涩。

    「放手!」她扭动着手腕。

    怕她伤到自己,他放开手,但依然挡住她想离开的步伐,再出声提醒,「你并非民女,是父皇亲封的御医,也是一名臣子。」

    「既知如此,为何将微臣掳来?」

    「本皇子掳人,也是料准了即使用请的,也无法请动郁御医乖乖乘上马车来京城。」瞧她抿紧了唇,他笑问:「郁御医不好奇,本皇子的目的为何?」

    她撇撇嘴角,「请问四爷如此无聊,目的为何?」她照本宣科的问,就是想早点打发掉他。

    他托起她的下颚,黑眸危险又炽热,「我要你留下来参加本皇子的婚礼。」

    她脸色微微刷白,但仍强忍着心痛,笑着拉掉他的手,「皇子的婚礼一定是热闹非凡,想来并不差微臣一人才是。」

    「有差,绝对有差!」他笑容更大了。

    她几乎要咬牙切齿,「我不知道自己这么重要。」

    「没有你,婚礼就结不成了。」他说得更直白了。

    她一愣,怔怔的抬头看他,胸臆间的怒火更是瞬间熄灭,她结结巴巴的道:「你别、别胡说!」她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应该……不,是肯定非常的蠢!

    「我怎么会胡说,你可是我的皇子妃。」

    他俯身低头啄了一下她的红唇,不意外的,看到她瞪大了眼,他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笑笑笑!他以为他还是钱笑笑吗?他是四爷,是忘恩负义、忘了两人已有夫妻之实的耿少和!他怎么会莫名其妙要娶她?是嫌日子太无聊吧?

    她这一想,胸臆间的火花再度点燃,她用力的搓着红唇,「请四爷自重,堂堂皇子不该调戏女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说到这点,她可闷透了。

    「当然有王法,本皇子将父皇亲封的红妆御医吃干抹净,成为自己的女人,又怎能不负责?你这御医可是当定我的皇子妃了。」他的神情变得严肃,眼里的深情也更浓了。

    她能信吗?谁知道他是不是又……她一愣,「你又撞到头了?」

    他死死的瞪着她,这女人!在他这么深情款款告白的时刻,她竟然只想到这「没有,没撞到头,一切与你离开时一样。」他的口气很是委屈。

    她抽回了手,「那答案一样,我当不起皇子妃,更没资格跟堂堂皇子结亲。」

    他双手环胸,「你怎么这么说,还是在妄自菲薄?」

    她瞪着又是笑容满面的他,他是在寻她开心吗?这段不在皇宫的日子,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不能怪她这么想,皇宫内深似海,什么权谋斗争天天上演,这家伙突然要娶她,她自然会怀疑他打的是哪门子主意。

    他抚着下颚,想了想,「那么,我给你改个小名。叫『权多多』,这样你就有资格当皇子妃了吧。」

    她瞪着他问:「这是名字吗?」

    他一挑浓眉,「欠什么就叫什么,就能补运,是谁说的?」

    这的确是她说过的,但她有名有姓也没有失忆啊。

    「也是,但皇子总有个三妻四妾。」这事儿,她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太难了。

    「那本皇子改个小名,叫妻少少。」他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其实,只要叫『妻一个』就行了。」他愈说愈满意,「没错,我欠一个妻子,只补一个就行了。」

    她眼眶微红,泛起了泪光。

    见状,他倾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低头,额头抵着她的,深情凝睇,「答应了吗?」

    他的唇就近在咫尺,两人气息相融。

    「很多事情,我会一件件的说给你听。尽管我实在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在那些已经解决的事情上,但看来若我没有细说从头,你也不会点头答应嫁我。」

    「当然!」

    就这样,烤地瓜被留在亭台,耿少和抱着郁竹君回到一处挂着大红灯笼的房间,这一路上,众奴仆都非礼勿视,不敢偷窥主子与未来主母「调情」的甜蜜画面。

    房内同样布置得喜气洋洋,窗上贴着双喜字,在在都说明了这就是未来的喜房。

    「绣花红幔、龙凤双烛、大红喜被、鸳鸯枕头……」耿少和握着她的手,细数还有一些尚未布置的相关物品,「但那些都不重要,只要有你,什么都不重要。」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尽管有些煞风景,但她还是坚持先问清楚,她必须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被他推开。

    耿少和牵着她在床榻坐下,随即花了好长一段时间说明皇后谋反的内乱,叶御医死了,皇后人马死伤更惨,皇后得知大势已去,当场以刀自刎。

    考虑到百姓观感及皇室名誉,他与皇帝达成共识对外宣称皇后微服前往各大寺庙为国祈福,如此做,不是为了皇后,而是为了耿少贤,有母如此,并非他的罪。

    更何况,他还是未来的天子——耿少和与皇帝说好了,半年后,皇室会以皇后在寺里病逝为由举行大丧,届时会追封耿少贤为太子。

    郁竹君听了很多很多,泪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而他总是轻轻的拭去她的泪或以吻吮去,借机重温她的味道。

    郁竹君又感动又感伤,那一场不能让百姓知情的一役,极可能会改朝换代,耿少和也可能一命呜呼,所以他才希望她不要被牵连,因此做了那样的安排。

    在那场内乱中,他是皇后最大的眼中钉,所以皇后的人马自然会集中朝他攻击,尽管侍卫们再努力护卫,耿少和依然无法全身而退。

    虽然耿少和身手极好,足以自保甚至还杀光了皇后的人马,但自己不免也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她想象得出来,当时的皇宫内肯定像极了人间炼狱,墙上、地上全是鲜红的血。

    耿少和说他身受重伤,但他一心想与她共度一世,想再见到她,所以他努力的撑了过来,总算活下来了!

    想到这里,郁竹君再也忍不住的紧紧拥抱他,泪水再度溃堤,她哽咽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耿少和伤势才稍微好转就想见到她,但因伤势并未稳定又不想让她担心,他只得忍住想见她的欲/望。

    皇帝看出他的思念,本想将她召进宫,他却不愿意,皇帝才以他宁愿成亲冲喜一事来测试她对他的感情,没想到,她还是不肯来。

    但耿少和太想念她了,当他能行动后,立刻亲自派人去将她掳来。

    他擅自霸道的决定要她当他的皇子妃,与他相守一生一世,没得商量!

    他也紧紧的拥抱她,「再给我一些时间,父皇已答应我,当大皇兄登基执政三年,待一切平顺后我就可以远离京城,在徐淮城或拉拉村当一个逍遥自在的闲散亲王。」

    她又笑又哭的点头,但也忍不住问:「你舍得?那里可没有山珍海味,也没有奴仆可吆喝。」

    「舍得!美食有烤地瓜即可,我也有那群孩子可吆喝,至于名利权势,那些终有一日会结束在时光的洪流里。」他深情的凝睇她,「生命的价值在于有没有一个你在乎、对方也在乎你的人,没有这样的人,拥有再多也不会快乐。」

    「原来,我就是你的心药。」她笑了,好自傲呢。

    他微微一笑,「是,这帖心药也该服用了,停药太久了……」

    热烫的薄唇品尝她诱人的红唇,温柔的、一寸一寸的吮吻,渐渐的转为狂野,近乎掠夺,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他饥渴的开始爱她,汲取她的温暖,好安抚自己这段日子的刻骨相思……

    【天下书库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SiDaMingZhu.com)】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SiDaMingZhu.com;手机站:m.SiDaMingZh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