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过她不会把这样的想法告诉李如意,两人虽然是大学的学姊学妹,但话不投机,道也不同。

    或许是出身背景和家庭环境的影响,阎修穗从小的盘算就比同年龄的女生还要多。

    她没有父母……不,她是有父母,她确定自己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但她的母亲十八岁未婚怀孕生下她,当时她父亲也才二十岁而已,本来双方家长打算让他们结婚,但偏偏一个爱玩一个爱赌气,两个任性的人吵架分手了,婚当然也结不成,她母亲生下她後就把她丢给外婆照顾。

    所以她是从母姓,从小是外婆带大的。

    後来她的父母终於长大成熟了,各自婚嫁,但他们也遗忘了她的存在,幸好她有一个很疼爱她的外婆。

    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她从小就很成熟独立,外婆在田里忙时,她会乖乖的坐在一旁玩,不吵不闹;外婆去菜市场卖菜,她还会充当小帮手帮忙吆喝。

    开始上学之後,她自知没有补习的本钱,所以她非常认真努力,以免替外婆造成额外的负担,这样的结果就是她打小到大都是拿奖学金来支付学费。

    她一路在苗栗乡下念到高中,大学指考的成绩也不错,她本来打算留在苗栗继续念大学,这样还可以照顾外婆,是老师鼓励她选填台北的大学,将来在就业上比较有帮助。

    还记得当时她犹豫不决,反倒是外婆大力支持,外婆说她又不老,还能种菜卖菜活得很健康,叫她无须担心,也不要时时刻刻都守在她身边,都把她给守老了。

    阎修穗听了之後笑了,老天爷虽然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却给了她全世界最好最棒的外婆。

    大学毕业後她留在台北工作,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回苗栗看外婆,她打算等过个几年可以请调时再调回故乡苗栗。

    「学姊,那你会向往婚姻吗?结婚後你选择当全职妈妈还是职业妇女?」李如意又问道。

    这问题会不会太「超越关系」了?

    阎修穗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回答,但又不好当众不给她面子,她瞥了眼墙上的挂钟,转移话题,「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只剩下不到十分钟。

    李如意懊恼的抿抿嘴。「真快,我饭都还没吃完。」

    阎修穗瞄了眼李如意的便当,她竟然吃不到一半,看来她都把休息时间拿来聊八卦跟关切他人隐私了。

    「你快点吃吧。」阎修穗边说边俐落的收拾自己的便当盒,丢进垃圾桶里,接着惬意的替自己倒了杯咖啡,这才缓缓离开休息室到前方柜台,准备迎接忙碌的下半天。

    阎修穗今天加班半小时,离开银行前,她又换回了球鞋。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在熟悉的面店顺便买了晚餐。

    她想了想,今天是礼拜一,徐冉冉在家,於是她请老板娘再多煮一碗面,卤味也再多夹了一点。

    阎修穗回到家时六点多,浴室传来水声,她想应该是徐冉冉起床了在洗澡。

    阎修穗打开客厅的灯,先将晚餐放到兼做餐桌的茶几上,再到厨房洗好手,拿了盘子和碗筷,为了环保跟卫生,她都尽量不使用免洗餐具。

    她正要回房间换衣服时,徐冉冉洗好澡走出浴室,她穿着白色连身裙,正在用浴巾擦拭她那一头大鬈发。

    「我有帮你买晚餐,你先去把头发吹乾,我换一下衣服,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徐冉冉笑开。「修穗,太谢谢你啦!我原本懒得去觅食,想说翻一下家里还有没有泡面。」

    「不用谢,你不要常常吃泡面,作息不正常就算了,还让肚子受委屈。」阎修穗催促着徐冉冉去吹乾头发,自己则是回房间将制服换下。

    换上舒服的棉质家居服,卸了妆,头发放下,阎修穗顿时觉得整个人放松多了。

    她来到客厅,等徐冉冉时先将面装进大碗里,再将卤味装盘,徐冉冉很快就出来了,一头大鬈发才半乾而已。

    「你小心感冒。」

    徐冉冉无所谓的摇摇头。「可是我肚子好饿,我昨晚没吃,凌晨四点多回到家就睡死了,睡到刚刚才起床,洗澡的时候我觉得我饿得都快昏倒了。」

    阎修穗好无言。「你可以再夸张一点没关系。」好友的夜生活很多彩多姿,时常会去参加什麽聚会的。

    徐冉冉早就大口吃起面来,完全没有形象可言,阎修穗心疼她,索性将整盘卤味都留给她吃。

    「修穗,你真是我的救星。」把肚子填了半饱之後,徐冉冉终於有力气聊天了。

    阎修穗白了她一眼。「那如果我今天加班加得比较晚,你要怎麽办?」

    跟在上班时间的安静不同,回到家心情一放松,她的话就稍微多了一点,再加上徐冉冉是她从大学时期就认识的好朋友,彼此都很熟悉,自然不用有什麽防备。

    「我刚刚说了啊,吃泡面。」

    「家里没泡面了。」阎修穗很不客气的说。

    「啊,真的吗?看来我今天得去一趟大卖场补货了。」

    「别,你是想把自己吃成木乃伊吗?」阎修穗太清楚好友所谓的补货就是扛两大箱的泡面回家。

    徐冉冉皮皮的又道:「方便快速,大陆人都说是方便面,多麽贴切啊!」她还故意学大陆人的语调,非常强调卷舌音。

    阎修穗受不了的摇摇头,拿她没办法。

    徐冉冉的个性说好听点是活泼,但在众人看来,包括她们那些大学同学,她就是个疯癫不知所云的家伙。

    她是个命理狂,痴狂疯狂到了极点的狂。

    她上课时都在看命理书,研究命理,老师上什麽她完全不知道也不在乎,逢人说话三句不离命理,偏偏还不会加以修饰,像是—

    「你最近会走霉运!」

    「你的鼻子长得不好,这辈子恐怕没什麽钱……」

    「你烂桃花一堆。」

    如此一来还会有什麽朋友呢?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那为何阎修穗会跟她成为好友呢?

    那是因为徐冉冉发觉自己不能再这样打混下去,她老爸放话如果她大一就被退学,要将她花费「巨资」买下的「珍贵水晶球」砸了。

    为此,她只好硬着头皮找上阎修穗,她想要很认真的说明来意,可是一开口就说自己珍藏的水晶球有多珍贵,是她从一个神秘的老婆婆开的古董二手宝库中挖到的,当时可是花了「巨资」。

    阎修穗对待不熟悉的人向来冷冷清清的,当时才大一而已,班上的同学都仅是认识而已,所以她就只是静静的听着她说。

    徐冉冉的打扮很有吉普赛女郎风格,花俏的披肩配上大圆花长裙,身上披披挂挂的配件一堆,光是一只手的手腕上就戴了十几个银手环,戴着两个大耳环,还顶着一头爆炸大鬈发。

    她是听过关於徐冉冉的一些传言,但仅是听听而已,她从不参与评论,对她而言,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合则来,不合则无须勉强。

    当徐冉冉意识到自己完全偏离主题时,已经过了十来分钟了。

    也就是说,她口沫横飞讲了根本不是重点的话十几分钟,而亲爱的阎同学竟然没有面露不耐或是出声阻止她。

    徐冉冉当下都想哭了,她一把握住阎修穗的手,激动的道:「以後你找我算命一律不收钱。」

    这是她的真心话啊,没想到阎修穗却噗哧一声笑了。

    阎修穗自认向来淡定,但这位徐同学实在太好笑了。

    虽然她说话时神情和手势都很夸张,内容也有些无厘头,不过阎修穗听得出来她是很真心的「爱着」她的水晶球,她说到水晶球时乌黑的双眸可是亮光熠熠。

    其实徐冉冉的疯癫说到底就是直率过了头罢了。

    阎修穗虽然在乡下长大,但是邻居的闲言闲语还有厌恶的眼神她可是从小听到大、看到大,他们都以为她不懂,可其实早熟的她都知道大家表面上是关心她家的情况,但实际上鄙视意味可多的呢。

    「好,谢谢徐同学的慷慨,若以後我有需要一定找你,只是无功不受禄,不知道徐同学找我有什麽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