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原来她还没讲正事啊,徐冉冉尴尬的搔搔头。「是这样的,我想要、想要……」要麻烦人家时反倒难以启齿,她支支吾吾半天,才鼓起勇气把话说完,「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把上课笔记借给我?我想要临时抱佛脚用,我发誓,我再怎麽努力成绩都不可能比你好的,我只求不要被退学,让我爸有机会把我的水晶球给砸了。」)她双手合十对着阎修穗膜拜,就差没跪下来了。

    「笔记本可以借你,但期末考快到了,我也需要用,不然我去影印给你好了。」

    徐冉冉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阎同学竟然答应了?!

    「那你现在有空吗?」

    「我?有,当然有!」徐冉冉欣喜若狂。

    「那我们现在就去影印店吧,虽然有笔记可以看,但是临时抱佛脚还是有风险,为了你的水晶球,你可要好好加油。」

    於是乎,在阎修穗的打气之下,徐冉冉感动得眼眶都红了,她在心里发誓,一辈子都要跟阎修穗当好朋友,然後一辈子帮她算免钱的命。

    「我突然想起我们认识的经过……」徐冉冉解决了最後一颗卤蛋,打了个嗝,吃饱了。

    显然她们刚刚想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这「孽缘」般的友谊到底是怎麽形成的。

    「当初你怎麽会想要交我这个朋友啊?」徐冉冉问道。

    阎修穗笑着回道:「因为你对『晶晶』的感情太让我感动了,我想如果我拆散你们的话,恐怕会遭天打雷劈。」

    晶晶就是徐冉冉极为宝贝的算命水晶球,她後来帮它取名为晶晶。

    若是其他人听了阎修穗的话恐怕会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但徐冉冉却不这麽认为,她感动无比。

    「来,我拿晶晶出来,让它再帮你算算。」

    徐冉冉一感动就想起自己要帮阎修穗一辈子算免钱的命的誓言,话说这阵子她挺忙的,都没空帮阎修穗算命,刚好趁现在来算一下。

    「不用了,下次有空再算,你待会儿不是还要上工?」

    徐冉冉是个自由工作者,由於精通也热爱命理,大学毕业後她就以算命为业,刚开始时有点艰难,台湾人是爱算命没错,可找这麽一个青涩小妞算命,大家还是很忐忑。

    好在徐冉冉的吉普赛风打扮跟略带疯癫的个性成了她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一些年轻人来算命,而这一算有人觉得挺不赖的,便上网分享,网路是最好也是最快的行销方式,她便渐渐累积了知名度。

    有些算命师会租个小摊子当作是自己的店面,更知名的一点的呢,就是上过电视的命理大师呢,更不用说,那可是日进斗金,徐冉冉说自己没有本钱租摊子,於是她游走在各大咖啡厅之间,受咖啡店老板钟点聘雇,在店里帮客人免费算命。

    如今她的命理生意排得时间满满,不过她只要一有空就会到地下道或天桥上随意铺张毯子,将晶晶摆出来帮人算命。

    她曾问过徐冉冉为什麽要这麽做,地下道那麽臭,天桥上那麽冷,而且她用晶晶帮人算命都还是用自由心证的方式收费,也就是说,客人自己拿捏状况给钱,投钱的桶子就放在一旁,随便客人想放多少钱都可以,就跟街头艺人没两样,有时候坐了几个小时,却赚不到两百块。

    徐冉冉却心满意足,她说用水晶球算命太虚幻,那些聘她的咖啡店老板都要求她用塔罗牌或是星盘来算命,她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晶晶的力量。

    「其实最准的是晶晶,他们都不懂。」

    好吧,阎修穗没说的是,她也不懂。

    徐冉冉曾跟她说过,只要她的双手碰触到晶晶,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显现出晶晶想要说的话或是画面。

    这太奇幻了……

    徐冉冉帮她用晶晶算过几次命,但准不准机率大约各一半,像她毕业後报考公营银行的那一次,晶晶就说她稳中,她也真的中了,可是晶晶也老是说她身旁有桃花出现,偏偏就是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她自己也没期盼桃花开就是了。

    徐冉冉坚持道:「今天要去的咖啡店老板带女友出国玩去了,我特休,不过有个熟识的网友约我去参加她办的聚会,我大概八点再出门就行了。」

    说完,她马上起身回房间宝贝般的将晶晶给捧了出来。

    「来来来,看着晶晶,不要多想,放轻松,脑袋放空,放轻松……」徐冉冉缓缓说道。

    阎修穗是照做了,但大概只有六分认真。

    徐冉冉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喃喃念了些咒语,随後虔诚地将双手放到水晶球上头,闭上眼睛。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静谧。

    突地,徐冉冉惊呼一声,吓了有些出神的阎修穗一跳。

    「我看到了!怎麽挡也挡不了的一个男人,出现了……他要出现了,没办法,是命中注定的对象……轮回又轮回的情缘,一世又一世的苦苦追寻……」说着说着,她莫名流下两行清泪。

    阎修穗傻眼了,连忙抽了卫生纸要递给徐冉冉,可是徐冉冉闭着眼睛,她又不敢碰她或喊她,怕影响正在「通灵」的她。

    不一会儿,徐冉冉缓缓睁开眼睛,她用手划过脸颊,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

    「我怎麽哭了?」

    阎修穗苦笑道:「对,吓到我了。」

    「唉喔,这不碍事,可能是因为晶晶的情绪感染到我。」徐冉冉用手擦掉眼泪,心情却是兴奋的。「来了来了,修穗,你的缘分真的到了,那个男人就快出现了!」

    阎修穗拍拍徐冉冉的肩膀。「好,谢谢你,我知道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面对时心不心动又是一回事。

    「修穗,我保证这一次是真正的桃花。」

    阎修穗心里暗想着,就算是真正的桃花,到她手里还是会被她给捏碎的,所以算了等於没有算,或许根本不需要算的,关於命理这种事啊,听听就好。

    【第二章】

    日本 长野县 轻井泽

    时近下午一点,樱庭家位於轻井泽的豪华别墅,此时周遭安静得只隐约可听到邻近的瀑布流水声。

    轻井泽不愧是日本的避暑胜地,清幽静谧,就连夏日阳光都不敢太放肆,只敢带着些许温柔缓缓迤逦,透过碧绿的竹,落地,成为美丽俏皮的点点竹叶影,待在这个地方让身心都舒畅极了。

    樱庭朗在一个礼拜前丢下公司不管,带着特助跟管家一行人到轻井泽来度假,原因是那乌烟瘴气的东京,连呼吸一口气都让人觉得不舒服。

    他向来我行我素,但他确实有任性的本钱。

    樱庭集团的社长并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樱庭正纲,但他才是真正的幕後决策者,父亲的能力根本连他的一半都不到,他的祖父樱庭泽龙,唯恐樱庭家族的偌大事业毁在唯一的儿子身上,在他二十四岁那年将集团全权交给他管理,但事实上在接班之前,他早在祖父的安排下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将近四年了。

    也就是他这四年的表现让老太爷放心的将权力放给他。

    可日本是个很重视传统的国家,在商界依旧讲求伦理秩序,父亲再怎麽说都是樱庭家的正统继承人,且他这个才二十四岁的小夥子,岂能够让那些股东跟投资者放心呢?所以表面上还是他父亲执掌一切。

    他十九岁拿到东大的学位,二十二岁拿到英国剑桥大学双硕士学位,二十四岁拿到博士学位,而这些过程只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跟周遭的人脱节太多,才故意放缓脚步的。

    现在的他三十岁,樱庭集团在他的管理之下跃升为日本第一大集团,他却将这些表面上的荣耀全给了父亲,反正父亲喜欢,而他则是对这些外在的虚荣厌恶至极。

    他的人生……樱庭朗抬眸望向透过树荫点点洒落的阳光,命理大师曾说过,活不过四十岁。

    他刚过完三十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他仅剩下十年可活,既然如此,他何不随兴而过?况且他向来孤僻,他宁愿不要外在的虚名,他要的是自我跟隐私。

    像现在这样,在别墅庭院的小型高尔夫球练习场,樱庭朗穿着黑色长袖手工衬衫搭配黑色休闲长裤,赤脚踩在草坪上挥杆。

    别墅的草坪都有专人整理,连一片落叶都看不见,草也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完全不刺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