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樱庭朗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有梦到她……」

    他在梦里看到了一个女人,她只是定定地瞅着他不说话,他想不起来她的长相,只记得那双哀伤的黑眸……

    「往南方的国度去。」了无说道:「这是我竭尽所能算到的,在日本以南的国度,她的轮回在那里,你必须去寻她。」

    「我该如何知道我找到的人就是她?」光是要在日本找一个不晓得名字、不晓得长相的人都已经是个超大的难题,更何况她人还在国外?「我找到她之後又该做些什麽?」

    了无只是告诉他,若寻到她,他就可以脱离四十岁的寿命限制,可他总在想真的只是这样吗?

    「我知道的仅止於此。你们无须再寻我,若我们有第三次相遇的缘分,我自然会出现。」

    然後,直到现在,他三十岁了,十年过去他的身体倒是没有再出现任何状况,只是了无口中的她,他仍是半点头绪也没有。

    当年他只把了无跟他说的话告诉祖父和母亲,他身为樱庭家族的嫡长孙,更是将来唯一的继承者,他们当然无法接受他壮年早逝的可能,就算机会只有千万分之一,他们也会倾全力把那个人找出来。

    所以祖父才会要他在签完合约後在台湾再多待一段时日,这些年来举凡日本以南的国度他去了不少,台湾他当然也去过,他在各个国家停留时就顺道学习当地的语言,现在的他可是精通不少国家的语言。

    「冈田。」樱庭朗唤来管家。

    「是。」冈田山随即推门而入。

    他是樱庭朗的随身管家兼秘书,今年五十岁,能力一流且忠心。

    「我们下礼拜前往台湾。」

    「是。我这就去安排。」冈田山应道。

    少爷不住饭店,也讨厌喧譁跟吵闹,所以樱庭家在很多国家都有置产,既然少爷要去台湾住一段时间,那边的别墅就需要重新打扫整理,还要招聘短期的工作人员。

    冈田山离开後,樱庭朗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眺望外头一大片的绿荫。

    对於自己的生命是不是会走到四十岁就停止,说真的,他不是挺在乎的,不过他真的想找到梦境里的她,不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而是他想问她,为何她的双眼会弥漫着无尽的哀伤,那让他每回想一次,心就会揪痛一次。

    「阿嬷,我回来了!」阎修穗拉开老家的老旧木头门,欣喜的喊道。

    乡下地方的好处就是到处溜达都不用锁门的。

    她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回应,她便自行进了屋,将她带回来的大包小包先搁到矮几上,而後换穿拖鞋,啪搭啪搭的到隔壁邻居家去了。

    外婆的习惯是,在市场卖完菜後回家吃完午餐打个盹,就到邻居家里玩四色牌。

    玩牌兼聊天打发时间,这就是乡下人悠哉的生活。

    阎修穗的老家位於苗栗最北端的三湾乡,会叫三湾是因为中港溪在其境内形成第三个大湾,位於永和山水库的水源保护区,乡民大多都是客家人,民风纯朴。

    果然,阿嬷就在隔壁阿春姨家里。

    「阿嬷,我回来了啦!」阎修穗在外婆面前就是个爱撒娇的小女生,她窝到外婆身旁,抱住阿嬷的胳臂。

    「不要黏那麽紧啦,这样阿嬷怎麽打牌?」

    阎修穗的外婆关红豆是个生性乐观的人,今年六十五岁,由於长期务农,皮肤黝黑,不过她偶尔会画上很红的腮红,头发也喜欢烫成跟黑人有得拚的卷度,再配上招牌小碎花衣裤,整个人很有喜感。

    「阿嬷,我回来你不陪我喔?这一局打完就不要再打了啦!」

    「啊你每个礼拜都会回来啊,我看你看到不是很想看了,还是打牌比较重要。」

    邻居们都很习惯她们祖孙俩这样斗嘴,但每次听到都还是会忍不住被逗得哈哈大笑。

    关红豆从桌上抓起三枚十元硬币随手塞进外孙女的手中。「去去,去找阿惠买瓶饮料喝,我这边玩完就会回家煮饭,你大概五点回来就可以了。」

    阎修穗开心的收下钱,「谢谢阿嬷的零用钱。」她也知道不可能说动阿嬷不玩牌,她只是想找阿嬷撒撒娇。

    她离开阿春姨的家,先回家骑阿嬷的老爷机车,再去找小学时期最要好的朋友陈阿惠聊天。

    陈阿惠是家里穷巴巴,阎修穗则是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她们在小学时期常常被班上家境比较富裕的女生集体欺负,因此建立起友谊,共同对抗那些霸凌她们的女生。

    不过阎修穗觉得陈阿惠比她辛苦多了。

    陈阿惠的母亲生了七个女儿,才好不容易才生下儿子,偏偏她母亲在生弟弟时落下了病根,从此常常进出医院,她父亲只是个木工,不多的薪水不仅要负担庞大的医药费,还得养活八个小孩,家里之苦可想而知,陈阿惠身为长女,读到国中毕业就没继续升学,帮忙照顾弟弟妹妹,有时还会去打个零工。

    她十八岁那年嫁给了同乡,老公家里是种果树的,在家排行老三,个性勤奋憨厚,很疼爱老婆子女。

    她现在在高速公路交流道出口附近租了一间小铁皮屋卖槟榔,生意还不错。

    「阿惠!阿惠!」阎修穗远远的就举起左手拚命挥舞着,还一边大喊着。

    陈阿惠正好走出来把槟榔交给卡车司机,看到阎修穗骑得摇摇晃晃的,不禁替她捏了把冷汗,等到阎修穗骑到店门口,停了车,她没好气地道:「吼,阎修穗,你小心点行不行?这里很多大卡车,你那三脚猫的骑车技术真是太可怕了。」

    她剪了一头乾净俐落的短发,身材有些矮胖,由於时常风吹日晒,皮肤黝黑粗糙,不过她的心地美丽又善良。

    「没事啦,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遇到受害者呢!」

    阎修穗跟在陈阿惠身後进到小铁皮屋内,陈阿惠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阎修穗爱喝的麦香红茶递给她。

    阎修穗心满意足的插入吸管,喝了一大口,这种炎热的天气喝冰凉的红茶最舒服了。

    「啊,还是回家最好。」

    陈阿惠一边熟练的包着槟榔,一边和阎修穗聊天,「你怎麽又回来了?」

    「我回来不好吗?怎麽你跟我阿嬷都那麽嫌弃?」

    「是没什麽不好,可是你每个周末都回来,难道你都不用去约会什麽的吗?」

    「约会?跟谁?」

    「男朋友啊,或是正在追求你的男人。」

    「没那种东西。」阎修穗坐在高脚椅上悠闲的晃着脚。

    陈阿惠看着这个打小感情就很好的死党,阎修穗其实长得挺好看的,高高瘦瘦,皮肤白皙,脑袋又聪明,读书都是靠自己拿奖学金,就算现在没有化妆,仍旧清秀亮丽,一双丹凤眼好迷人,一头鬈发因为戴安全帽的关系有点凌乱,可是看起来却满性感的,嘴角的小黑痣更是画龙点睛。

    「怎麽可能?」

    「真的没有。」阎修穗说道:「其实台北漂亮的女生多得是,我这麽普通的长相,就只有你把我当美人儿看待。」

    「你少来,骗我这乡巴佬没去过台北喔!台北那些女人都是『妆』出来的,很多都是假象,卸了妆以後就不能看了,哪像你,天生丽质,你的肌肤柔嫩到彷佛用掐的就能掐出水来。」)要不是戴着手套包槟榔,她肯定马上伸手去掐阎修穗的脸颊。

    「啧啧,瞧你说话跟个老鸨似的,阿惠,你还是当『西施』比较适合。」

    陈阿惠才懒得理会阎修穗的胡言乱语,她还不了解阎修穗吗?在不熟的人面前装得跟什麽似的,跟熟悉的人却很爱耍赖装傻,她跟阎修穗的阿嬷都太清楚她这一套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免得下次回来不来找我。」陈阿惠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包柠檬薄片饼乾给她,顺手又将冰箱里的炼乳拿出来。「你这嗜甜的习惯怎麽都改不了,跟蚂蚁没两样。」

    老实说她没看过有人像阎修穗这样吃饼乾的,饼乾都已经是甜的了,她还要沾炼乳。

    「才不一样,我可羡慕蚂蚁了!」

    陈阿惠无言,她说不过阎修穗,遂改了话题,「往水库那条路上的大别墅,前一阵子大肆招揽工作人员,像是终於有人要入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