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清风听了觉得好笑。「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什麽样的人都有。」

    阎修穗好没气的道:「你还笑,有没有朋友道义啊!」)回办公室後她在扭到的左脚踝贴了贴布,现在才感觉好多了。

    「好,不笑不笑,晚上留下来吃饭,白酒蛤蛎义大利面?」白清风安慰的拍拍她的肩。

    「当然好,我需要美食来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白清风朝阎修穗比了个OK的手势,就先转身忙去了,阎修穗继续享用能够令她放松心情的甜点。

    这时,门上挂着的风铃又响了,推门而入的是穿着一身火红,全身披披挂挂一堆银饰的徐冉冉。

    「咦?你怎麽在这里?」

    「你怎麽会来这里?」

    阎修穗跟徐冉冉看着对方,同时疑惑开口。

    「这是我朋友的店。」

    「是清风姊吗?她前阵子透过脸书跟我联系过,要我以後每个礼拜三晚上到她的咖啡店来帮客人算命。」

    白清风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一身吉普赛打扮的女人,立即就认出她是她新请过来的命理老师徐冉冉,现在看徐冉冉跟阎修穗好像认识,她一问之下才知道徐冉冉跟阎修穗竟然是大学同学,目前是室友关系。

    「实在太巧了。」白清风笑道。

    阎修穗帮忙徐冉冉布置待会儿要用的桌椅,看到她将宝贝晶晶拿出来放到桌上时,讶异的扬起眉。

    「清风姊觉得我用水晶球算命实在太酷了,她要我用晶晶来帮客人算命,还说什麽塔罗牌、紫微跟星座太普通了。」

    阎修穗笑看白清风一眼,再看向徐冉冉。「你们两个就不怕客人在咖啡店里直接翻桌吗?」)毕竟用水晶球算命实在太虚无缥渺了,毫无根据。

    「我店里的熟客倒是挺理智的,况且算命这种事,信者恒信,若不信就别算了。」白清风倒是很有信心。

    徐冉冉摆好晶晶以後说道:「来,修穗,你坐下。」

    「不了,我……」

    「唉呦,快啦,坐下坐下。」徐冉冉不理会阎修穗的拒绝,拉着她的手覆上水晶球。

    徐冉冉才刚要闭上眼睛感应,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她猛地瞪大双眼。「来了来了来了……」

    闻言,白清风难掩好奇,到底是什麽来了?

    「修穗,你最近有遇到什麽特别的事吗?」徐冉冉激动的抓住阎修穗的手。

    「没有什麽事。」阎修穗早习惯徐冉冉的激动。

    白清风马上帮忙补充,「有,她今天遇到一个疑似有严重洁癖又无法以真面目示人的奇怪黑衣男。」

    「呃……严重洁癖?无法以真面目示人?」徐冉冉的眉头皱得死紧,摇头晃脑地低声道:「不对啊,不应该是如此,这对象……」

    修穗遇到的男人跟她感应到的那个男人不一样呐。

    「本来就不是。」阎修穗庆幸,如果徐冉冉这时候说那个诡异黑衣男就是她的真命天子的话,她肯定会当场封住徐冉冉的嘴。「你们饶了我吧,我宁愿出家当尼姑,也不愿跟那个男人有半点关系!」

    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可怕的一天能不能快点过去啊?

    「发生了什麽事?」冈田山抓住流川两兄弟,脸色凝重的问。

    早上跟台湾企业签约一事,还有前往银行拜访都是小事,流川裕之和流川慎之这对双胞胎兄弟能力一流,有他们跟在樱庭朗身旁,本不会有问题。

    谁知意外却在要离开银行时突然发生了,若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那根本不是什麽值得一提的小事,但发生在樱庭朗身上却是大意外。

    流川裕之代替樱庭朗婉拒晚上的宴会邀约,一行人返回苗栗的途中,他跟流川慎之两个人可是战战兢兢,他们好怕少爷下一秒就怎麽了,还好一路上都没事。

    进到别墅後,流川裕之壮起胆子问少爷需不需要请医师过来看看,刚好被冈田山听到了,他才急着问,而樱庭朗一头钻进卧房,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进入,更令冈田山忧心。

    「少爷他……被女人碰到了!」流川慎之硬着头皮说。

    这实在是他们的疏忽,反应不及,没有在第一时间把那个女人给架开。

    「什麽?!」冈田山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要不是流川裕之即时撑住他,他早就因为腿软跌坐在地了。

    少爷不能接近女人这件事,在整个樱庭家族,除了老太爷跟夫人知道以外,就只有他们三个贴身伺候少爷的人晓得。

    他们都是在少爷七岁那年病好了之後被老太爷挑中的人,当时他二十七岁,裕之跟慎之才九岁,他们都被老太爷极为慎重严厉的告诫过,不许让任何女人靠近少爷。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麽?还不快点请铃木医师过来!」

    他们每到一个国家都会在当地找一位可靠的医师,铃木医师是日本人,娶了台湾老婆後便跟着搬到台湾定居,他也是樱庭朗的朋友。

    「可是少爷说……不必。」

    「什麽?不必?」冈田山这下子也慌了,他们必须服从少爷的命令,可是少爷发生了意外,他们怎能眼睁睁……

    「冈田,你进来。」樱庭朗的声音突然从卧室传出来。

    「是。」冈田山应了一声,赶紧恭敬的弯身进到房内。

    樱庭朗已经换下外出的订制西装,穿着黑色的V领针织衫跟同色系休闲长裤,长发随意地披在背後,赤脚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头的景致。

    「少爷,请让我马上打电话请铃木医师过来。」冈田山直盯着少爷,就怕他下一秒会发生什麽状况。

    「冈田,不用慌,没事。」樱庭朗的声音透着些许的疑惑,他抬高左手,再将袖子缓缓拉高,示意冈田山靠近一点。「你看,没事。」

    冈田山往前挪了几步,这一看,忍不住讶异的挑高眉,他又再往前靠近几步,再看,最後乾脆直盯着少爷的手臂不放。

    真的没事!没有红肿,没有斑点,少爷看起来也没有任何不适。

    「怎麽可能?」冈田山惊愕极了。「为什麽会这样?」

    他跟在少爷身边服侍已经二十三年了,尽管少爷受到严密的保护,但总还是免不了发生「意外」。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夫人按捺不住想要抱抱少爷,结果少爷全身红肿长斑点,甚至还一度呼吸衰竭。

    至於其他的意外倒没有这麽严重,有些女人企图接近少爷,但都在还没来得及碰触到少爷前就被远远隔开,尽管如此,少爷的身体还是会出现一些小状况。

    方才他听慎之说,那个女人是直接扑到少爷身上,双手还紧抓着少爷的手臂,少爷怎麽会一点事也没有?

    樱庭朗清亮的黑眸中也写着困惑,他抚着自己的手臂,像在说给自己听似的轻声低喃,「我也不知道……」

    了无的告诫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他七岁时,了无说若想活命就远离女人;他二十岁时,了无说只要找到他该找的那个人,就能摆脱只能活到四十岁的宿命。

    这两者是相关的吗?让他没有任何不适的女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吗?他不知道,因为了无从来没有说过。

    冈田山也陷入思索当中。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少爷要找的那个人,但至少她让少爷异常的没有出现不良反应,这就是个好消息,想到这里,他双眸发亮,好像看到了康庄大道。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先找到那个女人。」冈田山说完,看向少爷,见少爷并没有反对,他立刻又道:「我马上去办。」他鞠躬後快步走出卧房。

    虽然他也不知道找到这个女人之後要怎麽办,但是找了十年,他们好不容易意外发现了一丝头绪,就必须好好掌握。

    樱庭朗的视线又回到自己的手臂上。他真的没事,而且完全没有恶心不适的感觉……

    被碰触的当下他感到震怒,紧接着是担忧身体又出状况,上车後流川裕之还一直恳求他立即到医院去,只是到医院有用吗?他的状况不是一般医学可以解决的,他於是说了不必,但心思还是放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上。

    樱庭朗眯起眼,这才发现自己对那个女人的长相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吗?如果是的话,当下他不是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吗?思及此,他自嘲的笑了,曾几何时他也这麽信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