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冈田山带着阎修穗走到床边,看着像是熟睡的少爷,脸上多了好几分的自责,他身为管家却没有照顾好少爷,他严重失职。

    阎修穗近看才发现美男露在丝被外的脖子跟手都有一块块的红斑,她满脸疑惑,他这是怎么了?照这样看来,一旁的陌生男子应该就是医师了。

    冈田山因为太难过了,话卡在喉咙无法说得流畅,他用眼神向流川裕之示意,让他来跟阎修穗说明。

    「少爷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果农的妻子乱闯的缘故。」

    阎修穗很是讶异,「是对方撞伤你家少爷了吗?」

    她记得严家大嫂的身材是很丰硕没锗,可是应该还不至于把一个大男人给撞昏。

    「是撞到了没错,但少爷不是被撞昏的。」流川裕之看了眼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少爷,表情相当凝重。

    少爷能力一流,任何难题到他手中都能迎刃而解,唯有这个诅咒怎么也破解不了。

    「少爷他……碰不得女人,碰到了女人身上会起红斑,还会昏迷,就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行,所以我们百般的戒备,却没想到……」

    要是少爷因此怎么了,他们都难辞其咎,不用等老太爷惩罚他们,他们自己就没有脸活在世上。

    阎修穗将流川裕之说的话在脑子里打散再重整,忽地,她想起陈阿惠曾经跟她说过豪华别墅聘人的第一要件就是必须是男的。

    所以是因为主人有这样的毛病,才会开出这么奇怪的条件?可是不对啊,美男有碰过她的脸、握过她的手,但他都没事啊。

    阎修穗问出她的疑惑,流川裕之苦笑解释道:「少爷似乎对你免疫……」

    阎修穗越听越是迷惑,她看着自己的手掌和掌心,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多特别的人,她甚至尽可能保持低调,最好每个人都以为她只是路人甲乙丙丁。

    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一个完全不能碰触女人的男人,而他竟然对她免疫,难怪他们会一票人闯进老家,应该是想要确定她是不是如他们所猜测的,对他们的主子来讲是特别的存在,而发生车祸那一次,他们证实了。

    阎修穗的视线又回到在床上沉睡的美男身上,不明白为何他会受到这般的……诅咒?

    严家大嫂这回真的闯了大祸了。

    「那他现在这样,何时会复原呢?」

    流川裕之神情哀伤的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只能尽可能延长少爷的生命。」

    阎修穗大惊,这么严重!

    「少爷这样的状况不能用医学或科学来处理,也处理不来。」

    阎修穗莫名替他感到哀伤,就因为严家大嫂的鲁莽跟好奇,他必须用生命付出代价……了解情况后,她任何求情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她凭什么开口请求对方的宽恕?

    此时冈田山走了过来,他看着阎修穗望向自家少爷时,眸底染着哀伤跟同情,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奇异的想法,既然她是少爷二十年来的生命中所遇到最特殊的存在,那么她对少爷的昏迷状况是不是会有什么影响?

    他此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无论什么方式都要试试看。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流川裕之,要他赶快翻译。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阎小姐可以在这里陪少爷,一晚就好,我们期盼这一晚会有奇迹出现……我们也不勉强,但如果阎小姐愿意的话,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撤销对严家的告诉。」

    冈田山知道阎修穗是为了严家而来,他早就将她人生中的大小事都调查清楚了,知道她和严家的二媳妇陈阿惠是国小同学,也是好朋友。

    让她在这里陪他一晚?这件事不难,可是这么做会有什么效果吗?

    阎修穗感到很疑惑,可是当她看到冈田山眼底的企盼时,她明白了,他们也是从绝望当中试看找出一丁点的希望。

    于是她点点头答应了,但她要求让她打个电话给陈阿惠,简单说明一下状况,并请她帮忙送一些她的私人用品过来。

    冈田山欣然同意,只要她愿意留下来,她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是夜,九点零二分。

    吃过由别墅大厨精心料理的晚餐,在豪华的客房浴室洗过澡后,阎修穗拎着一本书就往樱庭朗的房间走去。

    她得知那位「睡美男」的名字叫作樱庭朗,是日本樱庭集团的继承人,没想到看似天之骄子,应该说是人生大胜利组的他,会有这样的隐疾。

    樱庭朗的房间沉静无声,医师再次检查他的状况后就离开了,留给他们空间独处。

    说是独处,也就是她一个人面对陷入昏迷的樱庭朗而已。

    这漫漫长夜,阎修穗想着干脆念书给他听吧,当然要她念一整晚不可能,不过能念多久算多久。

    她其实不认为会有奇迹出现,毕竟她只是个没有半点特别能力的人。

    管家冈田山说医学无用,可要求助于超自然的力量也要找对人啊,要不是因为樱庭朗对除了她以外的女人「过敏」,她真该打通电话请徐冉冉过来一趟。

    徐冉冉对这种「疑难杂症」应该比她有把握才是。

    阎修穗拉了张椅子到床边,既然是一整晚的抗战,那么她就得先把战场给布置得舒适一点。

    她打量了一下这间超高级的卧房,决定先将落地窗的窗帘拉开,乡下地方的好处是,只要天气好,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满天的星辰。

    今天天气很好,尤其水库这边完全没有光害,星星彷佛一伸手就能摘到。

    可惜这么美丽的夜空他看不到。

    阎修穗怜悯的看向躺在床上的樱庭朗,看着他毫无生气的模样,她虽然不怕信自己有什么超能力,可若是真能让他清醒过来,她是会感到欢喜的。

    她坐到椅子上,打开看到一半的书,清一清喉咙,有点不好意思的扫了樱庭朗一眼。

    她总会随身携带一、两本罗曼史,空闲时拿出来看,像他这种日理万机的财团继承人想必不爱看这种闲书,可是没办法,他的书柜是有很多书没错,但全是日文跟英文的,要她念是有点困难。

    好吧,她也不要想太多,如果他能够听进去的话,不管什么书,都是好的不是吗?

    于是阎修穗口条清晰的缓缓念着——

    可就在她越过麦斯身边的,麦斯却忽然转身箝住她的手臂,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拉,另外一手还一把揽住她的腰。

    花暖暖大惊,没想到这个麦斯o艾朗不仅是爱端架子的讨厌鬼,更是个登徒子!

    发觉他紧紧抱着她不松手,花暖暖更加惊慌失措,他的力气好大,她根本敌不过他!情急之下她只好用她穿着高跟鞋的脚往麦斯o艾朗的小腿骨猛地踢去。

    麦斯忍痛没躲,被她踢得龇牙开咧嘴,这朵温室里的小花现在是凶猛的霸王花。

    踢了一下又一下,总算逼得麦斯的手稍微松了,花暖暖得到脱逃的机会,想要逃出他的怀里却又被他给拉回,她绝望的开口喊「救命」。

    虽然在顶楼被人听到的希望很渺茫,但花暖暖别无他法。

    可是她才刚喊出口,嘴巴就被搭住了。

    「好了,暖暖,别喊了。」麦斯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改用中文说道:「我们十一年没见,小花儿都变成母老虎了。」

    阎修穗一边念着一边沉浸在小说的情节里,没注意到樱庭朗右手的手指头微微的动了一下……

    樱庭朗知道即使他的肉体陷入昏迷状态,他还是可以听得到外界的状况,他又再度陷入那灰灰暗暗的空间里,这一回他没有再梦见那个有双哀伤眼神的女人,他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真的不见了。

    知道她并不在自己的空间里时,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像是心被挖空了一大半。

    为什么会这样呢?

    樱庭朗感到空洞无力,直到他听到从外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裕之在跟她说明自己的状况。

    是阎修穗。

    冈田山他们竟然把阎修穗给请来了,她还答应陪他一个晚上,看来冈田山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樱庭朗自嘲一笑,不仅冈田山他们,他自己不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吗?

    他很努力的想要醒来,却做不到。

    然后阎修穗离开了,几个小时后她又回来了,他看不到她此时的模样,但他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着淡淡好闻的茉莉花香,像是刚洗过澡,她的体香让他的心情莫名的安定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