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阎修穗淡淡的哼了一声,也不看李如意,起身收拾吃完的便当盒,走出休息室,准备提前上工。

    「你一定会后悔的!」李如意恨恨的对阎修穗的背影说道。

    阎修穗已经踏出休息室,不过她听到了李如意的话,后悔?不,她才不会后悔!

    虽然没把李如意的话放在心上,但阎修穗的心情多少受到了影响,所以这天下班后她又来偷偷酿喝咖啡,好慰藉自己最近很烦躁的心。

    「怎么对着我的咖啡叹气,很难喝吗?」白清风刚好从柜台晃过来,坐到阎修穗对面的位子。

    今晚不是周末夜,生意有些冷清,当老板的就清闲多了。

    阎修穗无奈的瞅了她一眼,「走路都没声音的,吓谁啊?」

    「就吓你这种有心事、恍神的人。」白清风笑道:「来,到底有什么心事,说给姊姊我听,姊姊帮你开导开导。」

    「是的,清风法师。」

    「我不是法师,是心灵导师,快说吧。」

    「我遇到一个人,他让我感觉挺矛盾的,本来该是很陌生的存在,就是两条平行线,可是莫名的走乱了,交集在一块。」

    「喔,原来是个男人……」白清风暧昧一笑。

    阎修穗被她这么一逗,脸微微泛红。「你误会了,虽然是个男人,但我们之间的交集跟什么爱情啊喜欢啊无关。」

    这是实在话,她对樱庭朗而言比较像是特效药之类的存在。

    「说说你对他是什么感觉?」如果不是情啊爱啊,那是什么呢?

    阎修穗想了一下才道:「应该是同情成分居多吧。」

    「同情这种东西可大可小,大的话,就是同情变爱情,你也知道,女人就是同情心泛滥;小的话,就是为他心疼两把就没了,现在就看你要成为哪一种?」

    说到爱情,阎修穗赶紧摇头摆手。「不可能是爱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爱情没什么兴趣。」

    「有没有兴趣跟心不心动是两码子事,有时候心动也非你自己所能控制的,不是吗?除非你已经心如止水。」但在白清风看来,她算是抵抗爱情,抵抗心动、抵抗婚姻,不是真的心如止水。

    「就算心如止水,若是吹来一阵狂风,还是有可能吹皱一池春水啊。」

    突然冒出来一道声音,阎修穗跟白清风同时回过头看去,只见徐冉冉一身漂亮的火红,手里拿着她的宝贝水晶球。

    阎修穗抚抚发疼的太阳穴,被徐冉冉听到这样的谈话内容,接下来徐冉冉肯定又要开始胡诌什么她的桃花显露。

    果不其然,徐冉冉双手叉腰,笑得可得意了,「我就说桃花显现了吧,哈哈哈,我算对了!」

    阎修穗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我只是说同情,不是爱情。」怎么搞得好像她马上就要跟樱庭朗怎么样了。

    白清风突然想到一件事,问向阎修穗,「你同情的对象该不会是上次你说的那个诡异的黑衣男吧?」

    阎修穗直觉想替樱庭朗辩解,「他其实也没多诡异,他是有不得忆的苦衷。」

    可是话一出口她马上就后悔了,因为白清风跟徐冉冉望着自己的目光同时绽放精光。

    阎修穗懊恼的呻吟一声,试看澄清,「我发誓,我对他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冉冉,我想这就是此地无银二百两的最佳写照吧。」白清风朝徐冉冉眨了眨眼。

    阎修穗做出一个「懒得跟你们说」的表情,起身将喝完的咖啡杯拿去柜台里的流理台清洗。

    洗好杯子后,她看到白清风跟徐冉冉还坐在桌前窃窃私语,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友果然是损友。

    为了不让徐冉冉的话成真,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强迫自己不要再对樱庭朗产生任何想法,反正他们早就「银货两讫」。

    阎修穗在台北这头想着「银货两讫」,樱庭朗跟管家及两名助理则是在二湾的豪华别墅里开着很重要的「会议」,

    就在樱庭朗说出他觉得阎修穗应该是他要寻找的那个人时,冈田山马上提出建议,「看来少爷必须将阎小姐留在身边。」

    姑且不论阎修穗是不是那个人,光凭她不会让少爷发病,甚至还有治疗的能力,她这一帖良药无论如何都必须留住。

    闻言,楼庭朗点了点头。

    此时他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衫配休闲裤,坐正面向落地窗的单人沙发上,一只手撑着右脸颊,神情有些慵懒。

    「重点是,要怎么留?」流川裕之接着发问。

    此话一出,刷刷刷三张脸同时看向老大。

    但樱庭朗依旧慵懒,没说话。

    「不如我们给她一笔就算她工作一辈子也赚不了的钱,或许她会接受。」冈田山提出金钱攻略。

    「不行。」樱庭朗终于开口了。

    「为什么?」

    「你忘记到她家里拜访,提及要给她钱让她答应我们的条件时,她是什么反应了吗?」

    樱庭朗虽然对她认识不深,但他直觉认为她不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若是金钱吸引得了她的话,在她见识过他的财力,知晓他的身分家世后,一定会很热切的贴上来,再说了,光是他对她免疫这件事就足够她拿乔的了,可是她并没有这些反应。

    他想,对她而言,人生当中的某些价值,好比亲情友情之类的,绝对比金钱还要重要。

    他很笃定若是将钱放到她面前,搞不好她还会一把砸向他的脸,她挺有个性的,只是她很刻意保持低调少话的性格。

    「钱收买不了,那可就难了。」流川慎之皱着眉头道。

    「那该怎么办呢?」流裕之又问。

    该如何才能将一个女人留在一个男人身边呢?这个问题在四个男人的脑海中打转。

    现场的气氛僵持了好几分钟,直到冈田山忽然拍大腿欣喜的站了起来。

    「啊,我有个好主意了!」

    三个人六只眼睛刷刷地同时望向他。

    「我们都想岔了,要把一个女人名正言顺的留在男人身边,那就是去追求她,跟她谈恋爱,把她娶回家!」冈田山觉得这主意实在太棒了。

    双胞胎神色复杂的看向少爷,虽然他们也认为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少爷是一个人,是有感觉的,感情这种事强迫不了,虽然阎修穗是少爷唯一可以接近的女人,可是喜不喜欢,爱不爱,这就要看少爷的心了。

    樱庭朗想象着他追求阎修穗,娶她为妻,共度一生的画面,嗯……他并不觉得排斥,甚至觉得挺好的,于是他道:「这主意……可以。」

    「太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该讨论的是如何展开追求攻势。」

    冈田山一说完,樱庭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有什么好讨论的?」

    「少爷,这你就不懂了,追求可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能不能达成目的,就要看过程中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冈田山侃侃而谈,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让阎修穗点头嫁给自家少爷,

    「少爷这么优秀,外型跟家世都无可挑剔,阎小姐肯定不会拒绝的。」流川裕之说道。

    流川慎之也很认同。

    他们俩是樱庭朗的第一崇拜者,无法想象会有女人拒绝自家少爷。

    「这你们两个就不懂了,中国有句古老的谚语说『女人心海底针』,虽然我也觉得任何女人应该都抗拒不了少爷的魅力,可是如果我们先拟定追求计划总是事半功倍,我绝对不允许失败。」冈田山双眼发亮,誓在必得。

    坦白说,在场四个人若要论谁对女人算是有经验的,就数年纪最大的冈田山了,樱庭朗不用讲,从七岁开始就不能接触女性,成长过程当中怎么可能谈恋爱,而双胞胎大樱庭朗两岁,也是从小就被安排在樱庭朗身边,由于禁忌,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女性,恋爱值一样是零。

    流川裕之跟慎之听完冈田山的话,都不由得点点头,确实挺有道理的,而且阎修穗曾经拿扫把要把他们轰走,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自家少爷,这不就表示少爷在追求她的这条路上可能会颇艰辛。

    少爷可是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啊!

    樱庭朗想了想,也觉得冈田山这话说得挺对的,「那我第一步该怎么做?」

    「当然是要来一场让阎小姐记忆深刻的告白……」冈田山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以自身比另外三人略微丰富一点的恋爱经验开始追求教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