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吧,我再跟冉冉讨论看着。」阎修穗认真的道。

    「不用太担心,反正我还有你。」樱庭朗浅笑道。

    听听,他说得多顺口,「反正我还有你」这句话让她差点被口水呛到。

    包厢外的三个人则激动得想击掌喝彩。

    「你不能什么都靠我,况且我还不确定你会苏醒过来是否真的跟我有关系。」毕竟她什么都没做。

    「是因为你没有错,我的肉体尽管陷入昏迷,但我仍听得到外界的动静,我听到你念书的声音,我是因为你,才能从那个迷惘的世界回来。」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能这么肯定她就是他要寻觅的那个人,「这也是我今天非见你不可的原因,我有个请求,正确来说应该是奢望……」他顿了顿,很诚挚的望着她,「我希望你可以留在我身边,一辈子。」

    这一回阎修穗确确实实被呛到了,被他所说的话给呛到。

    一辈子……这种话能这么轻易就说出口吗?他怎么能说得那么自然轻松?

    「别乱说话,你应该不懂一辈子的意思。」阎修穗以为他中文没学好。

    「我当然懂,就是结婚,在一起一辈子。」

    她觉得自己此时的脸色应该苍白到了极点。

    他这是在跟她求婚吗?这样的进度会不会太快了……不,不对,这跟进度无关,她跟他之间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关系。

    唯一的可能就是……

    「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是你唯一可以接近的女人,所以才向我提出这样的请求?」

    这是很合理的解释,樱庭朗不能接近任何女人,所以想要谈恋爱不可能,要结婚更不可能,可现在她出现了,于是他把她当成救星。

    阎修穗摇手又摇头,「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你说的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要是能让我免疫的不是你,而是一个五十岁的已婚中年妇女,难道我也要要她吗?当然不可能。」

    樱庭朗直视。她,用眼神定住她,不许她闪躲,极为认真的道:「是因为你是你,不是别的女人。」

    她顿时慌了,这样的发展太急转直下了,不是只是吃顿饭而己吗?现在竟然演变成告白戏码,而且还是这么一个超级大美男,拥有绝佳身价的大美男,她觉得自己已经昏头了。

    不行,她现在需要甜食,大量且腻死人的甜食。

    「这家餐厅有供应饭后甜点吗?」阎修穗突然转移话题。

    「当然有。」

    「我现在需要,先给我两份……喔不,三份好了。」

    「好,我请服务生进来。」

    「不,还是我直接出去点餐好了。」阎修穗实在急需要透透气,面对樱庭朗她没办法思考。

    她话一说完就起身将包厢门拉开,于是一直在包厢外偷听的三人闪躲不及,被逮个正着。

    外头的三人当场僵住,阎修穗则是觉得头上有乌鸦飞过,发出嘎嘎的叫声。

    樱庭朗也没料到他们二个会在包厢外偷听,他讶异的扬起眉,呃,现场的氛围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最后,阎修穗甜点也没吃,她回头抓起随身包包,头也不回的奔离餐厅。

    【第七章】

    告白了,但女主角没有回答,反而「害羞」的跑掉了,这样算是告白成功吗?

    「我觉得阎小姐不是害羞,而是恼羞成怒吧。」流川慎之吐槽道,害得冈田山的嘴角抽了一下。

    四人小组会议隔天又在别墅里展开。

    不管冈田山跟流川慎之如何争论害羞跟恼羞成怒之间的差异,樱庭朗的嘴角始终微微上杨,心情愉悦。

    昨晚他睡得真好,还梦见阎修穗对他展露甜美的笑容,甚至还牵起了他的手。

    嗯,就先以牵手当作目标吧,接下来就是拥抱、亲吻,亲密的肌肤接触……

    「呵。」当樱庭朗察觉时,他已经诡异的笑出声,惹来另外三人错愕的注视,他赶紧收敛笑意,恢复原来正经冷漠的模样,问向冈田山。

    「那现在我该怎么做呢?」

    「追求。」冈田山缓缓回道。

    「烈女怕缠郎,我可以感觉到阎小姐并不排斥或厌恶少爷,甚至是有一些些好感,既然如此,少爷只要展开浪漫的追求,阁小姐肯定会心动。」

    「追求……该做些什么呢?」樱庭朗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只是追求用说的很抽象,实际上该做什么才是重点。

    「这……」这也谁倒冈田山了。

    「现在网路这么发达,我们只要上网搜寻或发问,肯定会有答案。」流川裕之提议道。

    这真是个好主意,于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厨房送来午餐也暂时被搁买,拖到下午茶时间他们才用午餐。

    守在外面的保漂不禁感叹,人家都以为这有钱人家的孩子成天享福玩乐,可他们家少爷却是埋首于工作,就连午餐都拖到下午两、三点才吃,真是太认真、太辛苦了。

    流川裕之跟慎之上网发问,从广大乡民那儿得到了不少追求攻略,他们再交给冈田山跟樱庭朗细细琢磨。

    首先,第一招是诚意。

    樱庭朗很有钱,有钱的人就是有本事耍浪漫,可他很清楚阎修穗不拜金,太奢华的浪漫对她起不了作用,所以与其砸钱买浪漫献殷勤,还不如展现诚意,万一太过财大气粗惹她厌恶反倒弄巧成拙。

    当然,钱还是要花的,就像某位看似身经百战的乡民说,花钱要花到恰到好处,花到让对方心花怒放,那才叫作厉害。

    接她下班,在她辛苦工作一天后献上一些小殷勤、一些贴心的关怀话语,如此一来,追求成功之路就在不远的前方。

    于是樱庭朗就在下班时刻,手捧着一束花站在银行附近的路口等着,而且他还很有诚意的没有戴口罩跟手套,一身休闲式手工名牌西装,展现他的好身材跟好品味。

    他自认为这样算是低调,没有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没有夸张的排场,殊不知他本身就是个亮眼的存在。

    人长成这样子,又留着一头长发,气质高贵又卓尔,拿着一束花往路边一站,根本就成了梦幻般的画面。

    路过的人看了都不禁羡慕,这男人等的人是何其的幸运。

    且他这副模样在准备下班的银行女员工之间也造成了轰动,他站的位置正好从银行内部可以瞧得见,一群女员工蠢动得很。

    「那个男的,天啊,好帅,气质又好,他捧着花站在那里就像是在拍偶像剧,他是在等谁啊?好希望那个女人是我……」

    「不可能是你,除非你要背着你老公搞外遇。」

    「如果是那个帅哥,搞外遇也无所谓啦。」

    银行里号称最八卦跟多话的两个女人斗起嘴来。

    每个女员工都因为好奇从座位上起身来到窗户边偷看等待中的帅哥,就只有阎修穗对所谓的帅哥不感兴趣,她忙着手边的结帐动作,只想快点完成工作然后回家。

    「喂,学姊,你都不好奇吗?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李如意惊艳地道。

    「嗯,好,我忙完会去看。」阎修穗淡淡的回道。

    自从李如意介绍推销自己男友年纪很大的堂哥不成,对她的态度转为冷嘲热讽,平常对话不刺她个几句,就会觉得不痛快。

    阎修穗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她会主动找她讲话就是因为寻到机会可以酸她,阎修穗不让她如厚,李如意以为她不想看帅哥,偏偏她会看,只是待会儿再看。

    李如意的表情一僵,「你看了也没用,那帅哥肯定不是找你的。」意思是,家她这种长得平淡无奇又不会打扮没个人特色的女人绝对不会有帅哥看上。

    「嗯,我想也是。」阎修穗很有由知之明,但她马上补丁一枪,「不过应该也不是找你的,毕竟你已经有男友了。」

    李如意的脸再度僵住,嘴角一抽,不再跟阎修穗说话。

    阎修穗并不怕得罪人,她只是喜欢低调的工作,但若有人总是自以为是的欺负她,她也不会客气的。

    至于外头那个让女同事们热切讨论的捧花帅哥,她是真的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因为那个人再帅,应该也没有樱庭朗帅,她的眼睛已经对他以外的男人无感了。

    「你们猜,那个帅哥在等的人到底是在哪家公司上班的?」

    「我们这附近又不是商办聚集地,在这路口的不就只有二家。」

    「哪二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