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阎修穗深吸一口气,说道:「套句我阿嬷说的话,都已经跟人家这个来那个去了,还敢说不喜欢,还敢说只是朋友,就夭寿咧!」

    「就夭寿咧是什么意思?」

    「就夭寿咧就是我喜欢你。」阎修穗好没气的道。

    「真的吗?修穗,我也就夭寿咧。」

    「叹。」本来只是故意逗逗他,他却信以为真依样画葫芦,她受不了了,捧着肚子笑到不行。

    樱庭朗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他捧着她的脸让她面对自己,直接用唇堵上她的,吻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吻得她快要不能呼吸。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逗他!

    回到二湾的别墅,阎修穗陪樱庭朗吃晚餐,她其实一点也不饿,可是大厨一知道她来了,马上使出浑身解数做甜点,害她控制不住又吃了堆。

    「太罪恶了,都这么晚了我还吃甜点吃到撑,我的身材……」她的脑海中浮现自己肚子肥出一圈油的画面,「不管,你陪我去散步消化消化。」

    反正别墅的庭院那么大,走个一圈应该可以消耗不少热量。

    樱庭朗笑看着她,喜欢她在他面前越来越自在自然的样子。

    「今天很热,我们不要散步,去游泳吧。」

    「游泳?」阎修穗的眼睛倾地发亮,但很快的她就想到一个问题,这么晚了要去哪里游泳?难道别墅里头有游泳池?她虽然来过这里不少次,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逛逛。

    「来,我带你去。」樱庭朗牵起她的手,将她拉起身。

    「可是我没有泳装。」

    「我其实不介意你裸泳……唉喔!」

    樱庭朗话音方落,就被阎修穗狠狠踢了一脚,他马上转头朝她讨好一笑。

    他领着她从后院走出去,绕过一条种满茉莉花的小径,前方豁然开朗,一座充满度假风情的泳池呈现眼前。

    夏天玩水最舒服了,尤其最近气温已经飙升到就连入夜后还是会感到燥热。

    阎修穗很想泡到水里去,尤其今晚是满月,月光洒在水面上,多么的浪漫!她想了一下,说道:「你转过身去。」

    待樱庭朗转身后,阎修穗将外衣外裤脱掉,仅穿着内衣裤就下水。

    「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当他转回身来时,她已经进到泳池里,像条美人鱼似的,在同光下愉悦的戏水。

    樱庭朗坐到一旁的躺椅上,嘴角带着笑看她在泳池里开心的模样。

    她带着矫捷的自由式,来回两趟后才停下来休息,她高举着手大声的跟岸上的樱庭朗说道:「好舒服喔,你要下来游吗?」

    他摇摇头。

    「你不会游泳?」

    他点点头。

    「啧,好吧。」真难想象他不会游泳,他的身材看起来很好。

    阎修穗只好转身自己又游了一趟,可是当她再度站起身时,却发现一直坐在泳池旁的樱庭朗不见了。

    现在偌大的泳池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樱庭朗!」她喊他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奇怪,他人跑到哪里去了?

    正当她感到疑惑之际,踩在泳池底的小腿却忽然被人抓了一把,她失声尖叫,整个人重心不稳沉入水里,但很快的就被人从水底抱起,能够再次呼吸。

    原来吓她的人是樱庭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水了,还无声无息的。

    阎修穗一个恼怒,用手打他的胸膛,却发现痛的是自己的手,于是她改用脚踢,可是他反应很快,没让她碰差,反身就朝水里游去。

    现在是怎样?游给她追吗?好,来吧!

    阎修穗追了上去,两个人在泳池里玩起追逐的游戏。

    可是她没料到他这么会游,她竟然追不上他,而且他明明在她前头,现在又不见了?!

    阎修穗停了下来,站在水里就是看不到樱庭朗,他应该是潜在水里,当她想潜入泳池时,忽地有人从她背后冒出来,拍了下她的肩头,她吓了一跳,再度失去重心跌入泳池里。

    樱庭朗赶紧再将她抱起来。

    这次她再也忍不住发火了,她抡起拳头捶打着他,哽咽的怒道:「谁教你吓我!又吓我!你还骗我说你不会游泳!」

    她是真的被吓着也被呛着了,她打完他以后,索性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不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别哭了,吓到你了……」

    开玩笑开过头,把她惹哭了,樱庭朗心疼不已,他轻声哄着她,轻轻拍抚着她的背,看她流泪了,紧张的赶紧吻去她的泪。

    「乖,别哭了,对不起。」他轻声的道歉,语气满满的都是内疚。

    「下次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好,不敢了,下次不敢了。」如果她因此不理他,他就亏大了。

    他一边吻着一边道歉,从粉颊的泪水吻到唇边,最后两唇相融,吻着吻着就变了调。

    疼惜的吻变得火热,实在是因为两个人半裸的在水中相拥,肌肤相亲本来就恨容易擦枪走火,

    阎修穗的双腿夹着樱庭朗的腰,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着,他的大手托着她的臀部下缘,他想要将自己深深的嵌入她的深处。

    别墅很多地方都装有隐密的监视器,包括游泳池畔,当监控室的警卫向冈田山报告樱庭朗带阎修穗到泳池时,他就下令将附近的监视器全部关掉,包括沿路返回别墅的监视器也是,这事关少爷的隐私,他们当然不准看。,

    樱庭朗抱着阎修穗回到二楼的卧房,他们进浴室淋浴,他帮她脱掉身上湿透的内衣裤,亲密的帮她洗澡,他也要求她帮他。

    阎修穗红着脸帮他洗澡,觉得自己的脸颊已经热到都快烧起来了,他的身材真好……

    他们都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虽然感到有些紧张,却也期待着。

    洗好了澡,阎修穗套上樱庭朗宽大的浴袍,整个人顿时显得更为娇小。

    她坐在床上乖乖的让樱庭朗帮她吹头发,舒服到昏昏欲睡,当他替她吹好头,关掉吹风机时,她的眼皮已经盖了下来,整个人倒进他的怀里。

    耳边传来樱庭朗低沉的笑声,她一下子又惊醒过来,连忙坐正身子。

    就在她动作间,浴袍的领口滑开了,露出里头粉色的蓓蕾,樱庭朗见状,笑声戛然而止,忍不住用力咽了口口水。

    气氛顿时变得旖旎。

    她坐在他的怀里,他的大手从领口滑了进去,抚上她的隆起,指膜轻轻揉弄着她的蓓蕾,感觉她敏感的突起。

    他的下身因她而火热坚挺,很不客气的抵着她的后腰。

    他脱去彼此的浴袍,两人裸裎相对,她害羞的要他关灯。

    灯是关了,但朋光偷偷溜了进来,两副身躯交叠,他慢慢的用吻膜拜着她全身的肌肤,就连最隐密的部分都没有放过。

    阎修穗被他挑逗得爱不了,要他别再亲吻那里,于是他改用手指轻轻的探入,感受看她湿润的程度。

    樱庭朗极度渴望完全拥有她,他一边吻着她的耳垂,一边用有些沙哑的嗓音轻声问道:「可以吗?」

    阎修穗害羞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用双手捂着脸。

    樱庭朗拉开她的手往下带,要她感受着他快要爆炸的热情。

    他们都是第一次,樱庭朗花了点时间才进入她深紧的幽穴,然后他停止不动,就怕她太痛。

    直到感觉到她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他才开始缓缓抽动。

    夜也因此越来越激情……

    夜更加深沉,樱庭朗满怀爱意的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阎修穗,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

    我爱你……

    他无声的说,心头一片柔软。

    熟睡中的阎修穗似乎听到了,嘴角微微弯起。

    樱庭朗满足的拥着她,逐渐进入睡梦中。

    就在这一晚,命运的齿轮终于回到正轨,千年前的诅咒被爱破解,一世又一世悲伤的轮回划上了句点。

    【第九章】

    日本东京涉谷某栋高级公寓内。

    当佐藤结子结束通话后,她先是错愕了好几秒消化刚刚听到的消息,之后才仰首大笑。

    她突然大笑吓着了到家里为她服务的美甲师。

    佐藤结子抿了抿唇,有点不耐的问道:「好了吗?」

    「好了好了,真是抱歉。」美甲师赶紧收拾好退了出去。

    直到起居室只剩下佐藤结子一个人,她这才肆无忌惮的再度大笑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