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冈田山看过监视器画面后起了怀疑,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那一对男女应该是老爷跟情妇生养的龙凤胎,他们怎么会到台湾来呢?而且还找来了这里,看样子泄露少爷行踪的应该就是老爷了。

    冈田山先是亲自确定了外头那对男女的身分,他也没叫警卫开门,而是去向少爷报告,不过少爷正在开跨国会议,公事比较重要,不能打扰,至于门口那一对男女……就让他们等吧。

    等少爷结束会议,冈田山才向少爷报告这件事。

    樱庭朗一听,皱起了眉头,他对于父亲泄露他行踪一事感到不满,而且他也不懂那一对异母双胞胎找上门来所为何事?

    他是可以不理会他们的,虽然他们名义上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妹,但实际上他还真没把他们当作一回事。

    冈田山见少爷表情不太好看,便道:「我去打发他们吧。」

    「不了,既然他们特地飞来台湾,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就见一见他们吧。」顺便打发打发时间。

    冈田山知道这段时间阎修穗每天都要加班,假日偶尔还要去加班,没办法回苗栗,这让少爷相当郁闷,偶尔还会犯犯相思病,相思病一发作,少爷的情绪就不怎么好。

    不过话说回来,在遇到阎修穗之前,少爷的脾气本来就古怪、唯以捉摸,现在那对双胞胎自己找上门来,就当作是给少爷消遣好了,如果他们搞不清楚状况乱来的话,少爷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被晾在大门外一个多小时后,樱庭纪之跟樱庭美惠终于被接进别墅里。

    樱庭朗在一楼的起居室见他们,他态度优雅的坐在靠近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至于双胞胎则被安排坐在对面、有些距离的沙发上。

    冈田山还是有些好心的,待双胞胎坐定后,让人将茶水送了上来,一人一杯冰开水。

    樱庭纪之顾不得形象,一口气就喝光了,顺口又再要了一杯,但他不要白开水,要咖啡。

    冈田山挥挥手要人把空杯子给收下去,但要不要送咖啡来他倒是没交代。

    樱庭美惠则是有形象多了,但她那一双不安分的桃花眼直瞅着樱庭朗不放,还不时朝他抛媚眼,让冈田山看了很不舒服。

    樱庭朗穿着白衬衫配休闲长裤,俊美的脸庞气定神闲,嘴角微微含着笑,但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打从进到别墅后,樱庭美惠就发现这里真的一个女人都没有,也就是说,现在在别墅里只有她是女人,而她又长得这么美,难怪从一进到屋内,樱庭朗就一直在偷看她。

    况且他那个样子哪像母亲所说的害怕接近女人,恐怕母亲所谓的天大的秘密是假消息吧。

    但这一切真的都是樱庭美惠自己想太多了,樱庭朗只不过淡淡的瞄了她两眼,根本没有一直偷看她,而且他对于她的浓妆艳抹跟暴露的装扮打从心里厌恶。

    相比之下,阎修穗就清新自然多了,她的身上总会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闻起来很舒服,哪像樱庭美惠,那浓艳的名牌香水气味让人受不了。

    樱庭朗挥挥手,示意靠近落地窗的流川裕之把窗户开大一点。

    「你们来找我布什么事?」樱庭朗口气略显不耐的问。

    「是这样的……」

    樱庭纪之才刚开口,就被樱庭美惠抢白,她矫情的道:「父亲怕你自己一个人待在台湾无聊,特地要我们兄妹俩过来陪你。」她边说边朝他抛媚眼,心里想着他应该很快就会被她给迷住。

    樱庭纪之傻眼的瞪向妹妹,母亲可不是这么交代的,父亲也没说过要他们过来陪樱庭朗这种话。

    他在日本过得快乐又自在,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妹陪他玩乐,他为什么要留在台湾陪樱庭朗?而且他发现别墅里连一个女人都没有,这多无趣啊!

    樱庭朗冷笑一声,这一听就知道是谎言,他那位风流成性的父亲怎么可能自讨没趣来惹他,他冷冷地道:「不必了。」

    「大哥,你不老跟我们客气,我们已经决定要留下来了,对了,我的行李还放在大门口,应该有人帮我拿进来了吧?可以帮我安排间比较大的客房吗?房间不大我不习惯……」

    樱庭美惠越说越自在,她还站起身试图要靠近樱庭朗,但才走不到一半就被流川裕之跟慎之给挡了下来。

    「你们为什么要拦着我?」樱庭美惠不客气地瞪向他们。

    她的企图樱庭朗都看在限里,他顿时觉得恶心极了,果然什么样的人就会生出什么样的孩子,他甚至厌恶自己体内有一半的血跟他们是来自同一个人的。

    他的个性本就冷漠阴鸷,他的美好跟可亲只有在阎修穗面前才会展现出来,于是他站起身,淡漠的丢下一句,「把他们轰出去!」话落,他便先行离开了。

    少爷下令了,全部的人当然要马上动起来,流川裕之跟慎之是练家子,虽然樱庭美惠是个女人,但他们长期待在樱庭朗的身边,对于妄想要靠近少爷的女人是不会客气的。

    至于什么话都还来不及说的樱庭纪之,在冈田山的命令下,四名彪形大汉进入起居室就这么直接将他给架出去丢到门口。

    樱庭美惠也接着被丢包。

    大门的警卫来得很快,动作利落的将他们两个抬上高尔夫球车,用最快的速度开到大门口,然后,丢人,关门。

    至于樱庭美惠口中的行李,依然在大门口外,安然无恙。

    被丢出来之后,樱庭美惠跟樱庭纪之又大吵了一架。

    樱庭纪之骂妹妹搞乱他的计划,害他什么都没说就被轰了出来,真是丢脸死了。

    樱庭美惠则是骂哥哥没有用,只会放马后炮,如果他有樱庭朗十分之一的气魄就该偷笑了。

    樱庭纪之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拿他跟樱庭朗比,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压根比不上,但他无法接受同样都是樱庭主家的孙子辈,为什么樱庭朗是天,他却被踩在地?

    两个人从别墅大门口一路吵到饭店前,最后翻脸分道扬镖,樱庭纪之不去管妹妹的死活,樱庭美惠也懒得管哥哥接下来要干么。

    樱庭纪之没有马上离开台湾,他一直记着被樱庭朗羞辱丢出门的场景,他吞不下这一口气,非要报仇不可。

    干是他请台湾的友人帮忙,砸钱请征信社跟踪樱庭朗,他非要找出樱庭朗的弱点不可,他更要看樱庭朗跟他求饶的样子。

    然而几天下来,他发现樱庭朗的日子还真是无聊到了极点,他几乎不出门,至于那间别墅就像铜墙铁璧,可能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更别说要安插人进去调查跟拍摄。

    足足过了十天,终于,在礼拜五下午,樱庭朗出门了,而且一路向北。

    樱庭朗去哪里呢?当然是到银行接阎修穗下班。

    忙了将近一个月,阎修穗终于不用再加班了,樱庭朗接到电话后就开开心心的出门接心爱的女人去了。

    之后樱庭纪之收到征信社送来的照片,他着实开了眼界,他从来没有料到樱庭朗会有那么人性化的一面。

    不过最教他关注的是,让樱庭朗殷勤陪伴呵护的那个女人是谁?

    征信社拍到他们一起共度晚餐,而且用餐期间两人的互动很是亲密,吃完晚餐后,两人还很有闲情逸致的去散步,在露天咖啡座喝咖啡。

    樱庭朗堂堂一个大集团的继承人,面对他人总是摆出一副冷漠尊贵的模样,竟然会陪着一个女人做这些普通人才会做的事?!这实在太惊奇了!

    之后征信社的人员一路跟着两人回到樱庭朗位于苗栗的高级别墅,他们一整晚都没有再出门,直到隔天快中午的时候,樱庭朗才又送那个女人回到那个女人的家,而且是亲自开车,不是司机接送。

    可见得那个女人在樱庭朗的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

    樱庭纪之的眸光闪了闪,从小到大,本来应该也有他一份的东西全被樱庭朗给占走了,既然樱庭朗那么喜欢又看重那个女人,他要是把那个女人抢过来的话……哈哈哈,他已经可以想见樱庭朗那灰头土脸的样子,于是樱庭纪之又要求征信社详细调查那个女人的底细。

    两天后他拿到了阎修穗的资料,看到照片,他觉得这个女人长得也太普通了,他鄙视了好一会儿樱庭朗的眼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