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除了照片,其余的报导文字都是日文,她看不懂。

    「这是我一个日本朋友传给我的,说樱庭集团的接班人樱庭朗跟日产银行千金铃木悠子准备订婚,这是日本两大集团的联婚,备受瞩目。」

    其实李如慧极嫉妒阎修穗结交了这么有钱又帅的男友,昨晚跟日本友人聊Line时,就顺道想问问那个所谓的樱庭集团在日本到底多有钱,没想到日本友人却传了这篇报导给她,还帮她翻译了一下。

    日本友人还笑她,樱庭集团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没错,可是人家的继承人已经快订婚了,这种金字塔顶端的人可不是她们可以肖想的。

    阎修穗一听,脸色瞬间刷白,嘴唇颤抖了两下,却忍住什么也没说。

    李如意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好得意,她就说嘛,凭阎修穗这平淡无奇的模样,怎么可能交到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原来只是被人玩玩而已。

    「学姊,我这也是心疼你,我本来还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你,可是又怕你被蒙在鼓里,被人骗了玩了还傻傻的等着对方,呵呵。」

    这哪是心疼的口气,摆明了就是在讽刺她,等着看好戏!

    阎修穗气得浑身发颤,一把推开挡路的李如意,冲出了银行。

    阎修穗因为淋雨又遭受重大打击,夜里开始发着高烧头昏脑胀,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没有开灯,强忍着不适坐在书桌前用笔电查询有关于樱庭朗在日本的相关报导资料。

    网路发达的好处是,不管有什么疑问几乎都可以找到答案,不懂日文没关系,有强大的翻译功能。

    于是阎修穗裹着棉被,在棉被里发抖,看着一篇又一篇翻译后关于樱庭朗的报导,而且她注意到,这些都是他突然赶回日本后所发生的事。

    原来他不只不能靠近女人,还有若不能活到四十岁的诅咒……他却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而现在女人对他来讲不是恶梦了,他当然可以挑选一个跟他匹配,家世相当的美女结婚,又何必屈就于她。

    也就是说,樱庭朗之所以会接近她,完全是因为她可以化解他的诅咒,让他活超过四十岁,要不是如此,他又何必逼自己追求她这个普通到不行的女人呢。

    现在他目的达到了,自然拍拍屁股走人,回日本大张旗鼓的迎娶未婚妻……啪的一声,阎修穗用力阖上笔电,趴在电脑上,哭得声嘶力竭。

    原来他从头到尾都在骗她……

    一个月后,樱庭朗解决了大难题,因为是假日便从日本直杀到台湾阎修穗的老家,一路上他心慌意乱,要司机开快一点。

    可是到了之后,本来对他很友善也非常喜欢他的关红豆却拒绝让他进门,也不告诉他阎修穗人在哪里。

    打从一个月前他就再也拨不通阎修穗的手机,当下有股冲动想飞来台湾,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预先将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未婚妻给处理好才行。

    而他也试着在阎修穗上班时间打到银行找她,却没想到银行其它的人却说她已经离职了。

    是什么原因让她离职,拒绝跟他联络,让他找不到人,此时此刻从她阿嬷对他的态度就可以知晓。

    关红豆怒瞪看眼前这个长得很帅气的日本人,很生气的道:「我从来没看过我家阿穗哭得那么伤心,好像要把心肝啊给哭出来似的,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你这个没良心的!」

    「阿嬷,都是我的错,可是事情太复杂了,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你可以告诉我修穗现在人在哪里吗?让我亲自向她解释。」

    他预科中最坏的情况发生了,修穗应该是知道了他在日本所发生的种种,认为他欺骗了她。

    可是铃木总裁后来也公开说明,说两大集团联婚的报导是莫须有的事情,媒体只是捕风捉影,他同时向樱庭集团致歉。

    联婚一事终究告一段落,而铃木总裁之所以会公开说明,是因为樱庭朗花了大半个月用尽心力抓到了铃木总裁的把柄,私底下要胁他,他才不得已这么做。

    要不然他早就打算若是樱庭集团不认这桩联婚的话,他绝对要闹到对方割下一块肉才罢休,所以樱庭泽龙才会骂自己的儿子被铃木那个心机老鬼给坑了。

    而现在樱庭朗苦求不到阎修穗的行踪,也深深觉得自己被他那老爸给坑了。

    一天、两天、二天……樱庭朗每天都是一大早就来关红豆家门外等。陪她去田里,陪她整理菜叶,陪她上菜市场卖菜,就这样死缠活缠了三天,这才让关红豆终于心软,告诉他阎修穗在哪里。

    南投 鹿谷

    「咦,学长,你怎么又来了?」

    阎修穗在民宿后方将所有的棉被都挂到栏杆上晒太阳,一回到民宿大厅,就看到钟家康又来了。

    钟家康笑着跟她打招呼,顺道解释,「我妈有些东西要给阿姨,我就自告奋勇跑一趟。」

    阎修穗现在打工换宿的民宿就是钟家康的阿姨开的。

    只能说是凑巧,就在她因心碎大病一场、决定辞职的那一天,钟家康突然又出现了。

    上一次见面阎修穗就跟他把话说得很清楚,包括她认为他温柔过了头的个性若是不改,不管交多少个女朋友都会让对方伤心难过,甚至提出分手的,她也说了,她对他真的没有意思,要他别被李如意煽动。

    钟家康听了之后茅塞顿开,回家后思考了许久,决定彻底改恋自己。

    后来他又去找阎修穗,想约她吃个饭,感谢她的当头棒喝,却没料到她竟然因为情伤决定辞职离开台北,他正好打算要趁隔天星期六到南投鹿谷找开民宿的阿姨,本想顺道载她一程回苗栗老家,却没想到一路听她伤心哭诉,而她也跟着他一起到了鹿谷。

    后来她就留在鹿谷陪他独身开民宿的阿姨,阿姨让她打工换宿,收留了想要暂时离开熟悉环境的她。

    钟家康因为不放心,上个周末还特地来看她,看她似乎过得不错,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但这个礼拜又跑来,虽然说是打着帮母亲送东西给阿姨的藉口,可看在有心人眼里却觉得有那么一些些的暧昧情愫。

    那个有心人就是民宿的老板,钟家康的阿姨。

    看到阎修穗回来,阿姨马上催他们两个去外头走走,反正民宿现在是淡季,也没什么客人,该忙的事情都忙完了。

    他们两个在外头绕了一圈,聊聊钟家康的工作状况,还有最近有两个女孩子都向他示好,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好友的妹妹,但他还没做好再谈一场恋爱的心理准备。

    「为什么不呢?」

    「就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现在把工作放在第一也满不错的。」现在他已经修正了自己对异性跟爱情的态度,可是还不急着展开新恋情。

    「嗯。」阎修穗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她是个爱情失败者。

    他们在途中遇到一群正好要上山来茶的欧巴桑,大家都认识阎修穗,笑着跟她聊了几句。

    「你在这里似乎过得还不错,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钟家康劝道。

    他至今还是不敢相信阎修穗竟然为了一个男人,为了一段让她伤心的爱情,毅然把大家认为是铁饭碗的银行工作给辞了。

    阎修穗露出一个落寞的微笑,「我知道,谢谢学长。」但她的神情摆明了不想多谈这个话题。

    「好了,我说多了,抱歉。」钟家康本来是想,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当她的救赎者,可现在看起来是他想太多了,他又把了温柔的坏毛病。

    他们慢慢的往回走,却在民宿前遇到一个令他们都感到讶异的人。

    是樱庭朗,他一脸急切的似乎在找人,至于在找谁就很明显了,因为当他看到阎修穗的那一瞬间,俊脸泛起狂喜,眼看着就要冲过来,可是阎修穗淡漠的表情让他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尴尬的来到阎修穗面前,此时也才注意到站在阎修穗身边的钟家康。

    「是你。」为什么阎修穗会跟她的学长在一起?樱庭朗满脑子都是这个疑惑,却不敢开口问。

    他魅惑的眼眸一刹时间释放出狠意,钟家康感受到了,识趣的他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让他们两人可以好好谈谈。

    阎修穗淡淡的将视线挪开,不看樱庭朗,冷冷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