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而最重要的是,她爱他。

    他知道,很爱很爱。

    要是再有一次类似梁语芙的事件发生,他实在不敢相信,她不会又因为爱他就决定将他推到别人的怀里。

    所以,他认真的思考了很久。

    为了让她再也没有机会生出把他让给别的女人的想法,唯一的办法就是——

    「钤钤,我们……」结婚吧。

    雷律话还没说完,眼角便瞥见一道人影冲向他,而那人手里赫然拿着刀。

    「雷律,你去死吧!」

    雷律一张开眼,看见的便是满室的白,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直到意识到腹部的疼痛,脑袋才开始作用,让他想起那一幕。

    保释中的张武拿着刀子冲向他,而那时钤钤正在他的怀里,他只来得及将钤钤拉到身后保护,却来不及闪避那把锋利的刀。

    他眨眨眼,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所以,他现在是在医院吧。

    「你醒了?」一只柔软的小手握住他的,那清脆好听的嗓音听起来带着浓浓的担忧。

    他因为伤口太深又失血过多,昏迷了一天,让她担心的不得了。

    「钤钤,你没事吧?」他虚弱地想坐起身,焦急的目光在凌筱钤的身上流转。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她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起,就怕拉扯到他的伤口。

    安靖走进病房,看见雷律醒了,表情也从沉重转为放心。

    「总裁,张武已经被以蓄意伤人起诉了,警察现在在外面等着做笔录,你的精神状况还可以吗?」

    昨天他也在场,因为这三个月是他陪同雷律出差的,他也没料到张武会突然出现,甚至伤人。

    所有人都反应不及,当下惊叫声四起,当他和凌筱钤看见张武手上的刀子在滴血,而雷律瞬间倒下时,简直吓傻了。

    好险机场的驻警反应很快,立刻抓住张武也叫了救护车,及时控制住状况。

    「嗯,请他们进来吧。」雷律轻点头,没想到张武会挟怨报复,而且还是用这种伤人的手段。

    安靖转身走出病房,请警察进来,花了一点时间做完简单的笔录之后,安靖便

    领着警察一同离开,将空间留给凌筱钤和雷律。

    「你吓死我了。」凌筱钤脸上那双星眸噙着泪水,小手紧紧握着他的大掌,他身上都是血的那一幕,让她到现在只要一想起还会不由自主害怕地发抖。

    「这不是没事了吗,别担心。」

    他安抚地拉出一道浅浅的微笑,正想将她揽进怀里,一记带着警告意味的咳嗽声立刻在门边响起。

    「咳咳!」是女儿控重症患者。

    雷律微笑的表情瞬间僵了下。

    「咳什么咳,喉咙痛不会去买喉糖吃啊。」凌母的声音接着响起,她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老公,提着一个保温瓶走进来。

    「雷律,钤钤说你受伤,伯母特地替你煮了鱼汤过来。」

    「伯母,这怎么好意思?」雷律受宠若惊。

    「不用不好意思,我们也是爱屋及乌而已。」凌母轻拍他的肩,温柔地笑了笑。

    「他一个大男人,受一点小伤有什么好担心的。」凌父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爸,你不要老是对雷律这么有敌意嘛。」

    「哼,我考虑考虑。」女儿撒娇的语调让他的态度稍稍软化了一点,不过对于女儿的心偏向雷律这一点,他还是觉得很吃味。

    虽然这小子在被他抓奸在床之后,保证他对钤钤绝对是认真的,后来他也带着钤钤回台中探望过他们好几次,态度都很客气有礼,让他的确是愈看这小子愈顺眼,但是只要一想到这小子是要和他抢宝贝女儿的男人,他就是没办法给他好脸色看!

    「你真的很爱假耶,明明鱼就是你去买的。」凌母好笑地睨了眼老公,明明爱屋及乌这话还是她抄他的呢,怎么一见到人,他就又摆出这副臭脸,真是的。

    凌父尴尬地瞪了眼老婆,而凌筱钤和雷律则是忍不住相视而笑。

    「好啦,我们只是上来看看你们俩,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就回去了,你们好好照顾自己,钤钤好好照顾雷律,要买营养的东西给他吃,别吃得太随便了,知道吗?」

    雷律轻唤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凌家长辈,真诚地道:「伯父、伯母,谢谢你们。」

    凌母回头给他一记温暖的微笑。

    凌父则是有些别扭地别开了眼,道:「赶快把病养好,别让我家宝贝担心。」

    接着便拉着老婆步出病房。

    「其实你爸也还满可爱的。」雷律忍不住想笑。

    「是呀,我超爱我爸的!」凌筱钤也笑了,爸爸那副别扭的模样还真可爱。

    「你超爱他?那我呢?」雷律有些吃味地瞧着女友。

    她抱住他的手臂,轻笑道:「我当然也爱你呀!」

    「真的?」

    「当然。」

    他瞅着她,好看的唇微勾,眸光闪了闪,道:「那你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她疑惑地望着他。

    雷律好看的长指轻点薄唇,暗示的很明显。

    凌筱钤红了脸,咬着唇,回头看看病房门口,确定没有人之后,飞快地倾身轻啄了下他好看的唇。

    「就这样?」雷律不满地皱起眉头。

    下一秒,他将她拉进怀里,深深地吻住那甜美的唇瓣。

    结束缠绵的深吻,他仍将她拥在怀里,舍不得放手。

    三个月的分离对他来说太久了,他想念她的柔软、她的味道、她的体温。

    「我们下个月一起去洛杉矶找奶奶,好吗?」他拥着她,问道。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到雷奶奶了。」

    「如果奶奶看见我们一起出现,她肯定会很高兴。」

    「对耶,我们好像一直没告诉她我们交往了。」

    「对啊,不过如果我们这次过去,可以直接告诉她我们想结婚了,她应该会更开心,说不定会愿意结束那边的旅行,跟我们一起回来台湾。」

    「嗄?」这……算求婚吗?

    她的心跳猛然跃动同时也乱了呼吸,她怔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他掏掏口袋,摸到那只早就准备好的钻戒,安心地笑了,好险戒指还在。

    他再一次深情而诚恳地开口,「钤钤,你愿意嫁给我吗?」

    其实在他的计划里,他原是要再带着她到那片海滩,然后向她求婚的。

    他想要安排好一切,在蓝天碧海之下,在一片精心布置过的玫瑰花海里跟她求婚。

    可是计划终究还是赶不上变化,虽然这个变化让他差一点就再也醒不过来,但不管如何,最重要的是他清楚知道,他真的一点也不想错过她。

    就连一秒也不想再错过了。

    虽然她的父亲出于本能地排斥他,但是他绝不会因此就放弃,这个世上没有任何的人事物可以阻止他想和她在一起的决心。

    他希望从这一秒开始,他们就能正式成为对方认定的唯一伴侣。

    所以,即使他现在虚弱的只适合好好休息,但他仍然迫不及待想要向她索讨一生的誓言。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一双水眸眨呀眨的望着他,深怕是自己太过渴望,才因此有了幻觉和幻听。

    可是,他深邃黑瞳里的认真不容错认,她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被他浓烈的情感包围,如此温暖又强烈……她怔愣着,觉得既真实却又虚幻,忍不住还是怀疑自己在作梦,但他又接着开口了。

    「钤钤,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她知道,这不是梦,不是幻觉,这是真的!

    无法抑制的,热泪袭上眼眶,她用力点头,回应他的求婚。「好。」

    闻言,他激动地笑了,好看的长眸忍不住泛泪。

    他将戒指套入她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不放,并且亲吻她。

    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已经放弃和另一个女人共组家庭的想法,是她让他重新拥有了想要建立幸福家庭的梦想……

    他要牵她的手,一辈子都不放。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夫收容所之一《跷班总裁住我家》;

    2、金夫收容所之二《装穷总监骗我嫁》;

    3、金夫收容所之三《钦点大亨当情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