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说你住在小今家两个月,受人恩惠应该铭记于心,怎么可以恩将仇报?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在小今失去亲人之后还落井下石。」掀掀眉毛,蒋擎是他见过心肠最硬的人。

    失去亲人?失去什么亲人?是外公还是外婆发生意外吗?脸色陡变,蒋擎箭步一跨,大步跨到蒋烲眼前,冷酷的眼神看得他猛打寒颤。

    「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小今失去亲人?」

    小今竟然没对他提及那场地震?那么他们出去三个钟头,究竟在谈什么?

    「说话,小今失去什么亲人?」蒋擎失去耐心,沉稳退去,一把揪住异母弟弟的前襟怒问。

    「你不知道她的外公外婆和母亲都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不到一个月之前他们还好好的!

    他离开那天,外公还送他到门口,外婆直挥手,一直邀他有空再来……怎么会死了?!

    「怎么发生的?」他冷声问。

    你真的不知道?见鬼,就算小今没告诉你,你都不看新闻的吗?」

    对啦,也许这个新闻不够大,毕竟是老远的小岛国发生地震,美国的新闻跑个一两回就没了。

    「你一定要说废话才可以吗?我再问一次,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的手加上力道,扭得他差点窒息。

    「地震。我帮姐夫去找小今那天发生的事,当天路断了,房舍倒塌,到处都是哀号求救的声音,我找到小今的时候,她正用双手扒开土石,想要救出家人,两只手都鲜血淋漓的,她却浑然不觉。」

    「难道你没注意小今的手还裹着纱布?你没注意她的提问高高低低不稳定?从地震发生到现在,她都是用意志力在强撑自己。」蒋烲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一面观察眼前人阴晴不定的脸色。

    他还以为小今夕恢复对蒋擎大生挞伐,因为他害她父母亲失去团圆的机会,若是情况重来,蒋擎完成姐夫的托付,说不定她的家人就会逃过一劫。

    蒋擎忽然笑了,笑得自厌又苦涩。

    为什么她绝口不提,为什么她不反驳他的指控?

    罪恶感像奔腾狂涛般,几乎将他淹没。

    她怎不跟他解释,说天灾夺走她的家人,她已孑然一身,不得不投靠父亲?

    她有权指责他自私,有权恨他害她的父母亲阴阳两隔,有权破口大骂,把满肚子积恨对他发作,她不必安静委屈,任他诬蔑。

    该死!他的确没有人性,他看不见她的伤口,忽略她的必备,不在意她的茫然与恍惚,甚至说服自己,她的剧烈咳嗽只是想要博取同情。

    他拧眉怒目、青筋暴涨,恨透自己。

    姐夫是她唯一可以投靠的人,他居然赶她走?

    他逼她放手、不准她搞破坏、什么都不知道就指控她有意图……天,她唯一的意图是找片安全的屋顶,支持她岌岌可危的心灵啊!

    他的脸色铁青,于是蒋烲明白,事情绝不不是小今说的那样简单,难道她急着撇清姐姐和姐夫的罪恶感,急着表明自己回台湾的决心。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不认为小今会对谁产生威胁,她到美国,只是想要找到答案,想知道为什么姐夫不试着找她们,得到答案之后,就打算回台湾了。

    「整个下午姐姐和姐夫都极力挽留她,我看得出来她的口气松动了,可是到了晚上,她的台湾又变得坚定,我想,大概没有人能留得住她了吧。说,这是你的问题吗?」蒋烲直视他。

    她不想留下?她只想要答案?那她的多此一举有多可笑啊……

    「阿擎,你赶她是不是?你真的不必这么做,小今是个很好的女人子,我喜欢她,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和她相处得很好。」蒋欣急忙拉住弟弟。

    他没接话,猛地起身离开书房,来到小今的卧房。

    他在房门外徘徊很久,无法想象才不见多久的人就这样没了。

    外婆的蚵仔面线余香还在嘴边……他低下头,外公的宽裤子好像还穿在他的腿上,贺巧眉的轻愁和恬适的笑容深深地、深深映在他脑袋中央。

    他做了什么?他的私心毁了什么?三条人命吗?

    「阿擎,要不要试试我熬的麦芽糖,味道跟外面的不一样哦。」外婆用筷子夹了一大坨给他,热呼呼的麦芽香在他鼻间散播。

    「等一下、等一下,那个要夹饼干才好吃啦!」外公抱着一桶牛奶饼干追在外婆后面跑来。

    小今嘟嘴,踢他的小腿,满脸不高兴,他回头看她一眼,弄不懂她在不爽什么。

    她瞄他,眉毛一挑一挑。「外婆刚熬好的麦芽糖都是我吃第一枝,你来,我就失宠了。」

    「哎呀,爱计较,你有那么多人疼,我多宠阿擎一点有什么关系。」

    宠?他没有被宠爱的经验,他是男孩子,男生要做的是负责任而不是被宠爱。

    他凝视外婆满是皱纹的脸庞,她的爱没有说出口,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刻在每道皱纹里面。

    这份宠爱,他要。

    于是,他接下麦芽糖,嘴巴一含,也不管烫不烫,直对外婆点头说好吃。

    和人争宠,这个经验,他喜欢。

    「不行,外婆的爱通通是我的!」

    小今噘嘴不依,逗得外公笑弯腰,拉着她说:「乖小今,外公再给你弄一枝麦芽糖,比阿擎那枝更大,好不好?」

    看着小今耍赖撒娇,他心底清楚,这个家庭需要一个笨孙女来证明这些年长者的重要性。

    有爱吃的小今,外婆才会打起精神张罗一堆费工夫的零食;有不会赚钱、光会玩乐的猴子孙女,外公才要努力打理田园;有事事依赖的女儿,当妈妈的才不能矢志,她必须开朗光明,用最快乐的心和女儿一起等待丈夫回来。

    这家人,是既奇特又可爱的组合。

    怎么会消失了?

    他才离开二十几天呀……

    如果他还在,他一定有力气抱着外公外婆躲开灾难,不会让小今一个人扒开泥土救人,更不会让她裹着纱布,靠意志力支撑。

    「总有一天,你会碰到专属于你的爱情,那时候你就会了解,爱情会让人们多么身不由己。」贺巧眉说。

    那天晚上,他试着说服贺巧眉,姐夫不是她的幸福。

    「如果乔宣是正确的男人,为什么你的爱情维持不到一年?」他的问题残忍到近乎过份,可是,他必须麻木不仁。

    「天地长久才能证明爱情的正确性吗?」她摇摇头。

    「难道曾经拥有就能够证明?」他反问。

    「我不知道,可是对我来说,乔宣不是我的曾经拥有,他一直在我心里,看见没,他埋在这里,陪我走过每个困难时期。」他指指自己的胸口。

    在贺巧眉身上,他见识了柔弱女子的坚韧,也相信小今一定有相同的特质。

    可是她就这么死了?

    她的坚强、坚韧与固执呢?她怎么可以轻易放弃生命?

    坏人阻挠她的爱情,她更应该抬头挺胸、排除万难,走到爱情前面啊!

    狠狠地,他用拳头捶自己,小今不肯在他身上发泄的恨,由他来代替。

    他在小今房门外来回走着,深锁的愁眉、焦躁的眼角,他一看再看,看着同一山闭阖的木门。

    不,他等不到天亮,就算她再累,他也要把她挖起来,把话说清楚。

    他不要她走了,他要跟她说对不起,告诉她,他有多抱歉。

    她爱当小气财神,他会用一辈子赚很多很多钱,把她口袋里面的存款簿变得很吓人;她爱吃情人果,他就为她种下慢慢一整园的芒果树;她爱爬梳,爱当小猴子,他就给她无数棵爬不完的老树……

    他有很多话要对她说,他保证会说得她回心转意,让她愿意留在这里。

    他用力握住门把、旋转,大步跨进屋里,可是小今……已然失去踪影。

    ……未完待续……

    注:相关书籍推荐:

    1、王牌小女人之一《心机男の小茉莉 上》;

    2、王牌小女人之一《心机男の小茉莉 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