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两人再叙了几句话,又有其他人前来,杜紫芯应付了几句後,悄悄吩咐了个婢女一件事。

    不久,那婢女就端着杯茶水,「不小心」撞上孟晓茹,泼了她一身。

    那婢女神色慌张的连忙道歉,「抱歉,孟小姐,奴婢不是存心的。」

    不待孟晓茹开口,杜紫芯走了过来,呵斥那婢女一句,「怎么这么不当心。」接着她看向孟晓茹,温言表示,「都怪我没管教好府里的下人,才会这般粗手粗脚,泼了你一身茶水。我前几日刚好做了批新的夏衫,咱们俩身量相仿,要不你去我房里挑一件喜欢的换上,就当是赔礼。」

    孟晓茹才刚收了她的手镯,心情甚佳,没追究那泼了她一身的下人,「多谢紫芯姊姊,我瞧这丫头也不是存心的,今日是姊姊生辰,别为这种事坏了兴致。」

    「妹妹心善。」杜紫芯称赞了她一声,吩咐那婢女,「还不快领孟小姐到我房里去换身衣裳。」

    「是。」那婢女连忙应了声,领着孟晓茹前去正院。

    杜紫芯的衣裳并没有摆在正院里,而是另设了一间房间,摆置那些衣物鞋袜。

    那婢女将孟晓茹领到正院後,请她在小厅里稍候,自个儿进去取衣裳。

    在等着婢女拿衣裳过来给她替换时,孟晓茹不经意瞥见一旁的几案上,搁着一册书,她瞥了眼上头的书名《陈生复仇录》。

    趁着等待的时间,她随手拿起来翻看,这一看便欲罢不能,没留意到那婢女去了多久,直到看了快三分之一,那婢女才取了几件夏衫出来让她挑选。

    她随便挑了一件粉白色绣着荷花的衫裙,进房里换上後,出来时再拿起那本书,打算继续看完。

    那婢女见她看得入迷,提议道:「孟小姐这么喜欢这本书,不如向王妃借回去仔细看。」

    「我倒是没想到,好,我这就去向紫芯姊姊借这本书回去看。」孟晓茹兴匆匆拿着那本书往外走,她不只想自己看,也想带回去给大哥看。

    这书之所以让她一看就着迷,是因为书里那主人翁的遭遇竟与她大哥有些雷同,都是与人结了仇,伤了身子,却因对方身分高后他,切骨之仇无法得报。

    但不同的是,书里这主人翁後来想到一个计策,暗中向仇家报了仇,那计策很妙,这才是她看得入迷之处。

    她大哥的腿自从被邵纶打断後,再也无法如常人那般正常行走,走路时右足微跛,但这断腿之仇,却碍后莲妃的身分无法找邵纶讨回公道,大哥从此变得消沉又暴躁。

    要是让大哥看了此书,也许能让他报了那断腿之仇,想到这里,她暗暗捏紧握在手里的书。

    来到外头,孟晓茹找到杜紫芯,当即向她提了借阅书本的事。

    杜紫芯略一迟疑,表示,「这书是我娘家那边的人带来给我打发时间看的,我还没看过呢。」见孟晓茹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便笑着再道:「不过既然晓茹妹妹喜欢,那就先带回去吧,你慢慢看,等看完再送回来便是。」

    「多谢紫芯姊姊。」借到了这书,孟晓茹欣喜的道谢。

    不久後,筵席散了,她没再多留,带着书匆匆赶回去。

    待她走後,杜紫芯背着赵嬷嬷,私下里找来那名泼了孟晓茹茶水的婢女小青,给了她重赏。

    「你今日的事办得很好,以後好好替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有些事,她不好让赵嬷嬷替她办,怕赵嬷嬷起疑,身边又一时没有其他可用的人手,因此这段时日,她暗中观察了几个做事伶俐又细心的下人,打算暗地里培养为心腹为她办事,小青就是其中一个。

    小青没有多问,她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高兴的接过奖赏的同时,向主子表示效忠之意。

    「多谢王妃赏赐,以後王妃有什么吩咐,尽管差遣奴婢,奴婢定尽心尽力为王妃效力。」她一个二等的丫鬟,若没能得到主子的提拔,想要升到一等的大丫鬟,即使再熬个三、五年也许都没机会,如今能得王妃器重,替她办事,这无疑是给了她天大的好机会,她自然要好好抓住。

    她想得很清楚,王爷虽然冷待王妃,但不管如何,王妃都是这座郡王府的女主人,替王妃办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很好。」杜紫芯满意的颔首,接着警告,「今日的事,不许对任何人泄露半句。」

    为了显示自个儿的忠心,小青连忙抬手立誓,「奴婢绝不会对任何人泄露半句今日的事。」

    「嗯,你退下吧。」杜紫芯摆摆手,让她离开。

    那本她亲笔所写的书已成功被孟晓茹带走,眼下就等着看孟家什么时候动手,届时,她不介意暗中帮孟家一把。

    这就是她那天想到的计策—借刀杀人,只不过那天她尚不知该借来哪把刀,在听闻赵嬷嬷提及孟冠与邵纶的恩怨後,她首先要借的就是孟家这把刀,利用孟家的手来除掉邵家。

    连对付邵纶的办法,她都替孟冠设想好了,只要他看完那本书,就会知道该怎么做。

    只要孟家成功了,就是邵家得到报应的时候。

    她闭上眼,含着满腔的瞋恨,默默在心里对着母亲说道:「娘,请您在天之灵庇佑孟家,让他们能顺利对付邵纶,让邵家身败名裂,将他们拖往地狱之门。」

    午後时分,杜紫芯坐在桌案前,拨弄着手中一株已晒乾的药草。

    此物名叫大烟花,开花时香味浓郁,花形大而艳丽,可入药,能用后止痛或肺虚久咳,也可成为使人上瘾的毒物,服食後会令人飘然欲仙,可一旦上瘾,要戒除难如登天,若没能再继续供给此毒物,会痛苦得生不如死。

    她虽然忘了不少事,但跟在静若师太身边那些年看过的草药,却还记得不少。

    这大烟花的药性就是她从静若师太那里听来的,也许是因为这种草药药性奇特,才让她印象特别深刻。

    她先前让人打听过,此物大运王朝虽然没有,但几个邻国皆有栽种,京城的药房也能买得到,她手上这株就是差人去药房买来的。

    以孟家的能力,要找到这种药草,再将其制成毒物应当不难,因此这段时间,杜紫芯一边耐心的静候孟家那边的动静,另一方面,对后接近君连笙的事也没落下。

    须臾後,她搁下那株大烟花,取出尚未画完的一幅画,提笔继续画完。

    她打小就擅后作画,刺绣时的图样也都是自己亲笔所绘,她喜爱牡丹,因此画得最多的就是各种颜色、姿态的牡丹花。

    眼前这幅画描绘的正是花园里那片牡丹。

    她一笔一笔细细勾勒,画笔下的牡丹花栩栩如生,满园的牡丹群芳争艳,宛若真花,在风中摇曳着。

    花间有两只白色的蝶儿穿梭飞舞,为整幅画增添了一抹灵动。

    画完最後一笔,她搁下画笔。

    这时已是日落时分,到了用晚膳的时间,赵嬷嬷进来请她去用膳,瞧见桌案上的那幅画,她细看几眼,忍不住脱口赞了句,「噫,这幅画画得真好,乍看之下,画上的蝶儿和牡丹彷佛是真的,王妃的画技看来又进步不少。」自家小姐才艺双全,琴棋书画都通,不过以前的画技倒没这般精妙。

    杜紫芯顺着她的话表示,「有阵子没画,这几日练练手,隐约领悟到诀窍,没想到画着画着竟是比以前好了许多。」

    赵嬷嬷越看这画越觉得喜爱,提议道:「不如奴婢命人将这画拿去裱起来,挂在小厅里。」

    杜紫芯摇头,「这画不挂在咱们这儿,裱好之後,吩咐常总管送去王爷那儿。」

    「噫,您这画原来是要送王爷的。」赵嬷嬷一讶之後,登时醒悟了她的用意,明白王妃这是想藉由这画来向王爷示好,王爷喜爱牡丹花,王妃便画下一整园的牡丹送给他,这么一想,她就忙不迭点头,「好好好,奴婢这就命人将画送去裱起来,再请常总管送给王爷,王爷要是见到您这幅画,定会感动后您这番心意。」

    「希望如此。」

    君连笙会不会因为这幅画而感动,她不知,不过她也不急了,如今她已找到对付邵家的那把刀,就等着他们传来的好消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