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再加上江浩镇转述她昏倒前所交代的话,她敢肯定她在出车祸前必定发生了什么事,抑或者她掉入觊觎天地建设主谋人的陷阱也说不定。

    「你在数饭粒吗?」

    一句略带嘲讽的问话拉回了乔静秋的思绪,她抬头瞧了端着一碗饭,正准备坐下的江浩镇一眼后,继续吃饭。

    江浩镇一坐下,扒了几口饭后,突然说道:「我们院里只有粗茶淡饭,没有山珍海味,你就暂且忍耐一下。」

    她停下吃饭的动作,抬头看着他。

    她那研究的眼神令他不禁全身发毛,不自觉也停止了吃饭的动作,「你干么这样看着我?」好似他说错了什么话?

    「你都这样的吗?没有经过证实,迳自下了结论。」

    江浩镇马上就明白她的言下之意,「若不是饭菜难以下咽,你为什么好几分钟才吃一口?」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且菜并不难吃。」她的嘴巴才没那么挑,她的三餐最常吃的除了便当还是便当。

    江浩镇有些意外,不过仔细回想,她从来没说过菜难吃这种话,「你说你在想事情,在想什么,你恢复记忆了吗?」

    瞧他急切的模样,乔静秋的心微微一动,但一想到他应该是为了育幼院土地租金的事才这么紧张,她又难掩失落。

    她真的很希望别人对她的关心不是因为她是天地建设的总经理,而是她这个人,单纯的关心、单纯的情意,没有掺杂其他慾望或要求。

    「你是怕我出事后赖帐,还是怕我吃垮你?」她故作不满地道。

    江浩镇摇摇头又点点头,见她一脸讶异、受伤的表情,他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认为你会吃垮我们,而是你似乎不太能做那些很简单的工作。」

    乔静秋从他小心翼翼的措辞和表情,知道了他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而她早就在等他主动提起帮她换工作的话题,「所以呢?」

    见她有想听下去的意愿,他又道:「我想你比较适合专业的工作。」

    乔静秋眉毛一扬,「什么工作?」

    「例如教小朋友们英文、数学之类的。」

    「当然可以,不过你不怕我会打他们?」

    「会吗?我看你很有耐心。」可说是超乎他的想像。

    「一时当然有耐心,长期我就不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逗他,或许是因为他傻气的惊吓反应。

    闻言,江浩镇开始怀疑这样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乔静秋见他一脸苦恼,忍不住笑了,「该说你好骗还是说你是单细胞?」思考都是一直线,就不会多转几个弯吗?

    见她一副「我随便说说,你也信」的表情,江浩镇有些不快,「捉弄人很好玩吗?」

    是很好玩,尤其是他这种单细胞生物,再说,她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捉弄,还要她看得顺眼的才行,不过这种话她才不会老实说,她故意一脸正经地道:「提出疑点跟捉弄是两回事。」

    江浩镇撇撇嘴,「卖弄文字。」

    乔静秋不否认,给他一个微笑。

    他原本是有些不满,但是一看到她的笑容,所有的不快顿时消除,他甚至有些看傻了眼。

    她不笑的时候,显得高贵不可侵犯;可是此时她的微笑带着调皮,让她看起来就像个淘气的少女,让人无可奈何又心生怜惜。

    在她身上似乎凝聚着许多矛盾的特质,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而尹天晔为何要背叛这样的她?又是谁想要伤害她?

    「你真的完全想不起来以前的事吗?」如果她的记忆中真有丑陋的事情,他真心希望她不要想起。

    他常常会问她这样的问题,但是这一次乔静秋敏锐的感受到他的语气带着不舍、忧虑以及难过,她可以理解前面两种情绪,但是最后那一种她就不明白了……对了,她差点忘了,他认为那场车祸不是单纯的意外,也许是这个原因吧。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不希望我想起全部的事吗?还是某些残酷的事?」

    江浩镇暗赞她的聪明和敏锐,「猜想并不是事实。」

    「不管是美好或是残忍,只要是事实,那就无法改变,能做的就是接受,就算受伤也只能面对,逃避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身为天地建设的掌舵人,她没有逃的权利,就算受了委屈,也只能独自擦乾眼泪;就算受了伤,也只能一个人默默舔拭伤口,在众人面前,她依然是那个坚强冷漠的女强人。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但就算迎面解决,可能导致伤痕累累,那也无妨吗?」他深信这世上没有坚强如铁一般的人,就算有,那也只是外表的假象,内心深处必有一块不想让人窥探的脆弱之处。

    乔静秋知道自己应该斩钉截铁地回答「是」,可是他眼神透露出的心疼,莫名牵扯着她的心,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口气带着一丝不满和指责,似是不赞同她的想法。

    她迟疑了一下,才回道:「对。」

    江浩镇不意外,因为她看起来就是个很倔强的人,「你应该善待自己,不管是物质或是心灵方面。」她那么有钱,物质应该不会缺乏,但是她一定没有做到善待自己的心灵。

    乔静秋的心涌上一股暖意,却故作不快地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有善待自己?」

    他反倒笑了,「你看起好像是恼羞成怒。」这样的她可爱多了,多了点人性。

    她愣住了,他竟然可以看透她?!

    江浩镇的嘴角又往上扬了一点,他夹起小黄瓜放到她碗里,「这是巧慧的拿手菜。」

    她要吃自己会夹,不需要他鸡婆!乔静秋正要告诉他以后别再这么做,但一见到他真诚的笑容,到嘴边的话又全吞回肚子里。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接受他的好意,或许是因为他的笑容里含着一丝宠溺,也或许是他的身上有一股让人想要靠近的温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