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院长。」林娇娇不依地跺脚抗议。哪有这样的嘛。

    「自家人,我这是给岩儿提个醒,免遭毒手,哈哈。」苏凤启看着她,一副「一家人」的表情。

    苏岩则一脸兴趣盎然地听着。

    「对了,我听说你第一幅能入眼的画,也是一幅画像吧。当时大家还在开玩笑,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让你画得像个人,不但如此,还颇有神韵。」

    闻言,苏岩脸色一沉,抬头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但林娇娇知道,他那一眼的含义是,回去咱们再算账。

    林娇娇不服气,苏凤启既然是苏岩的小叔,那肯定知道苏岩小时候的事情。当下,立刻抛开之前的不愉快,笑得无比地谄媚,又是倒水又是递茶的,缠着苏凤启说一些苏岩的小时候的事情。要出丑那就大家一起啊。

    果然,苏凤启张嘴就来。苏岩小时候爱吃糖,喜欢各种甜食,那时候苏家还只是个普通的商户,苏夫人一边要照顾店铺,一边还要照看苏岩,无奈下就只有将苏岩带在身边。

    结果苏夫人一转身的工夫,苏岩就不见了。这可把苏夫人急坏了,发动周围的商家好

    一顿找,结果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原来苏岩被一个做麦芽糖的人哄骗着跟他走了,要是再晚一步,大家就找不到苏岩了。

    闻言,林娇娇转头看苏岩,原来,你是一个爱吃甜食的苏岩啊。

    苏岩的脸微红,窘迫地道:「那时候小,不懂事。」

    林娇娇点头,「相公,晚上回去我给你做糯米藕吃吧。」

    此话惹来苏岩的一个白眼。

    两人陪着苏凤启说了会话,眼见天色不早了。便起身离去。只路上,苏岩只拉着她的手不说话,林娇娇逗了几次,苏岩都不接话,脸上平静得犹如什么事都没发生。林娇娇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回到林家,吃过晚饭后,苏岩决定今晚不回去了。谢氏当然高兴了,连忙安排下去。苏岩却说不用兴师动众,就在林娇娇之前的卧房歇息就行了。谢氏看了林娇娇一眼,见她不反对,点头应允。

    两人冋到房间。等一干人等都退下后,苏岩这才摆开架势,黑着脸,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看着林娇娇问:「那幅画是怎么回事?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今晚有你受的。」

    林娇娇无语地看着苏岩。那么丑的画,她才不要说出来呢。

    见她不说,苏岩的脸色更差了。到现在她还要对他保密?只要一想到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被她记住,甚至还用她那糟糕的画技将那人描绘得颇有神韵,苏岩就忍不住打翻了醋坛子。

    苏岩说出来的话也酸酸的,「娇娇不愿意说,那这人一定是娇娇仰慕很久的,既然如此,为夫也不好再逼问。洗洗睡吧。」说完,径自去后面的浴室梳洗去了,只是那慢吞吞的样子,分明是在等着林娇娇喊他。

    林娇娇也不傻,明明看出苏岩的意思了,就偏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反正她那幅画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怕。

    苏岩就这么黑着脸,郁闷地梳洗完毕,出来的时候碰到林娇娇,也当没看到一般,径直过去了。

    等林娇娇一身清爽地出来后,就看见床上那人已经躺下了,并且还背朝外面。

    「幼稚。」林娇娇小声地嘀咕一句。但是苏岩这副吃醋的样子还是让她很受用的,也不再逗他了,按照她家苏大少爷的脾性,万一过了头,吃亏的还是她。

    于是林娇娇轻手轻脚地开始翻箱倒柜。那幅画自从离开凤启后就被她收起来了,记忆中那个人也被她慢慢淡忘。到后来认出苏岩,才又鲜活了起来,只那副画终究是被尘封在角落里,要不是今天院长提起,她真的要忘记了。

    苏岩闭眼假寐,听到她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心里想着她要是不给他一个解释,今晚就不理她了。结果,他等了半天,她根本没上床。脚步又远去了,接着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在干嘛?

    苏岩很好奇,内心纠结半天还是睁开眼睛了。转过身,就见她着一身薄衫地蹲在那翻箱倒柜,地上摆着好多东西。她还在那埋头苦找,只是那不由自主地撅起的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惹得他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找到啦。」

    终于,随着林娇娇的I声惊呼,她站起身手上拿着什么东西蓦地就转过身来,苏岩想假装睡下已经来不及,只好微窘地道:「找到了还不赶紧上来,外面那么冷。」屋内虽然有烧炭,但温度还是很低的。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林娇娇果然打了个寒颤,她搓了搓手臂,「马上就来。」说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边,又将地上那些东西一一放回去。

    苏岩见状,直接掀开被子,大步走过去,一个弯腰将她打横抱起,看着她不悦地道:「这些东西明天让她们收拾,冻着了怎么办?」

    林娇娇被抱着,感觉到他身上舒适的体温,禁不住往他怀里靠,「欸,画,我的画。」

    「闭嘴。」苏岩将她放进自己焐热的被窝里,转身又去拿那一幅画。

    「不许看。」见苏岩要打开,林娇娇在床上喊着不许苏岩看。

    苏岩哪听,笃定这幅画就是林娇娇那幅颇具神韵的画,立刻打开了。他倒要看看,是谁能这般占据她的心扉。

    可打开后,苏岩愣住了。

    画里的少年眉清目秀,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袭月白长衫,彷佛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

    眉头初现的盈盈笑意,在落日余晖的润泽下,显得温润如玉、晶莹剔透,微风吹过,他两鬓间自然垂着的细发也忍不住随之飞扬,说是面如傅粉、顾盼神飞都丝毫都不过分。

    「是我……」苏岩拿着画像,惊讶地转头看林娇娇。

    「哼。」林娇娇哼一声,傲娇地不理他。

    苏岩拿着画像走到床边,一边走一边啧啧啧地道:「没想到我在娇娇心中的形象如此……神采飞扬。」苏岩不要脸地自夸。

    原来让她突破画技瓶颈的居然是他的画像。可他不记得他们……一定是那次帮她赢那个铜镜,他那天就是这样穿着的。

    苏岩忍着心中的激动和感动,他将画放下,迫不及待地掀开被子上了床,一把将还在傲娇的人搂住,下巴在她的颈窝处蹭着,语气温柔无比地道:「娇娇,有你真好。」

    「哼,不是让人家交代吗?」林娇娇很受用他这样的宠爱,心里早已经甜蜜得不行,却还嘴硬地道。

    「是是是,我小人之心。娇娇能原谅我吗?」苏岩带着笑意看着她精致的小脸。

    「我考虑考虑。」林娇娇抬眼看他。

    两人对视着,眼神越来越浓,越来越炙热。

    「娘子。」苏岩低哑着喊了声,然后低头,吻上她的朱唇。林娇娇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去,加深这个让人难以自制的热吻。

    林娇娇的主动让苏岩更加兴奋,只几下就剥光了彼此的衣服,吻一路下去,光滑的脖子、高耸的胸口,然后就停留在胸前,细细地吸吮。

    「苏岩。」林娇娇还是喜欢喊苏岩的名字,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确定他在她身边。

    「在,我在。」苏岩一边含糊地回答,一边手也不停地在她身上制造热源。

    很快,林娇娇就软化下来,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任凭苏岩将她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

    「啊……」林娇娇无声地催促着,腰身更是忍不住地磨蹭着他的。苏岩接受到信号,不再逗弄她,一手扶着巨物,一举冲了进去。

    「啊……嗯。」

    被包裹的快感让苏岩很快就律动起来,「娇娇,我们要生好多好多孩子,好不好?」苏岩一边挺动着腰身一边问着。

    「嗯……」林娇娇意识模糊地回答。只要他说的,都好。

    「好,那我这就用力耕耘,不让娇娇失望……」

    屋内很快传来两人急促的声音,不时掺杂着林娇娇的呻吟,如同小猫般的低吟配着苏岩克制不住的粗喘,交织成魅人心惑的乐章。正所谓,今宵鱼水和谐,抖颤颤,春潮难歇。

    千声呢喃,百声喘吁,数番愉悦。

    【全书完】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