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先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快步上前,不分由说一把将她紧紧的抱住。

    「为什么乱跑?」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小小的吓了一跳,听见他低沉的嗓音,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和气息,一颗心转为踏实。

    她偏头望向紧紧抱着她的男人,弯唇问:「怎么披着晨袍就跑出来了,没看到我帮你准备的衣服吗?」随着视线往下,她低呼,「拖鞋呢?怎么也没穿?」难怪方才没听到脚步声。

    梁次擎没看见她,心都慌了,哪里还有闲工夫管什么衣服鞋子!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一大早跑到这里。」

    她跑来做什么?好像就是一早醒来,看见梁次擎睡在自己身边,感觉到此生所能拥有的最大幸福,然后就不自觉的走来这里了……

    听说,这株樱花树是苏醒荷昔日的最爱。

    听说,今天是苏醒荷的生日。

    「突然很想要谢谢她……」谢真正的苏醒荷,谢她这副身体的主人。

    「想谢她什么?」

    「谢她让我们相遇,也谢谢她的成全。」

    总觉得,当初如果没有真正的苏醒荷冥冥之中的成全,她今天不会还活蹦乱跳的站在梁次擎面前,还像现在这样鲜明的感受他温暖的拥抱,是真正苏醒荷成全了她这一世的幸福。

    他明白她的心情,他又何尝不感谢?「我们一起。」

    「嗯。」

    他们双双站在樱花树下,双手合十,虔诚低首。

    「我会好好代替你守护住这个家,守护住这个男人,不管你在哪里,我真心的祝你平安。」她在心里默默的对着真正的苏醒荷说。

    睁开眼睛,看见梁次擎望着自己,她忍不住顽皮的往他脸上啄了一口,拔腿就跑——

    「亲了就跑是怎样,都不用负责的吗?」

    她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路往大门的方向跑去,梁次擎在身后追着,苏醒荷前脚刚踩进屋里,梁次擎后脚就把她抓个正着,利用身材优势将她困在玄关的小角落里。

    「走开……」她推着。

    「不走。」

    「不走,我走。」

    「我不走,你也不许走。」

    「坏……」

    骂人的话才说了一个字,小嘴立刻失去自由,被热烫的唇舌密实的封住不说,身体还被一双不安分的大手揉得几乎发软,直到聒噪的电话铃声打破眼前的旖旎——

    「电话……」她娇喘着提醒。

    「别理。」他不想停下他想对她做的事情。

    「别……说不定……是妈让雪娟打来的。」她红着脸,拚命抵抗梁次擎那双放肆又邪恶的手。

    今天周末,是要回婆婆家吃饭的日子。

    说来也是有趣,想她苏醒荷原本是婆婆眼中的大黑羊,婆媳俩打死不往来,没想到自从为了梁次擎挺身而受伤后,苏醒荷这头陈年大黑羊立刻洗白,变成婆婆梁陈丽敏眼中可以为了自己丈夫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的超级好媳妇,家中地位跟着提升不少。

    「妈,你现在不讨厌大嫂啦?」某天梁雪娟突然问。

    「当你老妈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嫂子都可以因为爱我儿子爱到肯为我儿子去死,我还能狠下心肠讨厌她吗?」

    小间谍梁雪娟立刻把和母亲的对话Line来给苏醒荷。

    苏醒荷还记得自己看到的时候,眼眶都热了……原来被肯定的感觉,是那么的好!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周末一到,她就会接到梁雪娟奉母亲大人之命打来电召兄嫂回家吃饭的电话,虽说婆婆还是老爱端着一张贵妇脸,但从婆婆让人准备的菜式,苏醒荷总能清楚的感受到婆婆释出的善意。

    试问,这么重要的电话,她这个刚刚翻身的小媳妇能不接吗?

    苏醒荷东闪西躲,好不容易逃出魔掌,二话不说就往电话扑去——

    「喂。」她边不忘伸手赶着梁次擎回房间更衣,免得耽误了回婆婆家的时间。听见苏醒荷的声音,电话那端的人愣了一下,许久,没好气的问:「怎么又是你?那个……次擎在吗?叫他听电话。」

    爷爷?

    苏醒荷黑眸闪过狡黠,窃窃低笑。

    说起她和梁老太爷为期半年的赌注,想当然耳苏醒荷轻轻松松大获全胜,反倒是梁老太爷,赌注进行不到一半,老人家就先嚐到苦果。

    据说,梁次擎才卸下朗峰酒店总经理的大位不到两个月,酒店业绩就被「英明神武」的大堂哥梁守益搞掉三成,吓得梁老太爷差点心脏病发,可碍于赌注跟尊严,老人家不好直接把梁次擎找回酒店,只好拖着一把年纪重操旧业,亲自出来坐镇。

    原以为熬过半年的赌注就可以重新把梁次擎召回来,孰料,当初那个死活都要帮梁次擎拿回继承人竞争资格的苏醒荷居然改变心意,说什么都不让梁次擎接下酒店总经理的职位,险险气歪了梁老太爷。

    不是苏醒荷不知好歹,她就是太知道好歹了,才拼命阻止。

    说实在的,朗峰集团接班人没什么好稀罕,那个酒店总经理更不是人干的,之前梁次擎还坐着那个位置时,三天两头加班出差世界飞,一天当两天用,根本连坐下来好好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能够从家族里脱颖而出,接下酒店的经营好像很威风-可说穿了那充其量不过是卖肝的苦差啊,苏醒荷光想就心疼。

    与其让梁次擎冒着英年早逝的过劳风险,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管着小小的服装公司就好。

    「原来是爷爷啊,怎么突然打电话来?」她故作惊诧。

    「什么突然?我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这一个多月来每天都打电话,今天次擎总该有空接我电话了吧?!」电话那端的梁老太爷吹胡子瞪眼问。

    没错,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这一个多月来梁老太爷每天打来找梁次擎的电话,都让苏醒荷给挡了。

    今天,她一样不改初衷,再挡。

    「哎呀,真不巧,次擎在忙欸。」

    「不过是管着一家小小的服装公司,他有什么好忙的?」

    「要忙着帮我拖地,忙着帮我洗衣服,还要忙着帮我晒床单啊!谁让爷爷扣着小玉她们几个不让她们回来,我们只好自己动手做啊!」

    因为她的不服从,梁老太爷也不让小玉她们回来,不过,苏醒荷才不怕。「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肯让次擎回酒店工作,我就马上让小玉她们回去。」

    「那不用了,反正家事有次擎帮我,我无所谓。」

    「什么无所谓?!我从小苦心栽培次擎,他可是一秒钟几百万上下的人才,你居然让他去帮你做家事,乱来!」

    「问题是,做家事不会过劳,可是接了爷爷给的屎缺烂差会啊!」

    「你这丫头,反啦反啦,跟我说话没大没小!」

    「对对对,我真坏,没大没小,想来我这个没大没小的坏丫头做的烙饼,爷爷肯定半点都不稀罕。」

    烙饼?!

    原本还在叫嚣的梁老太爷突然安静了下来……

    那是他的最爱,而且没有人可以做得比苏醒荷好吃,他想吃,好想吃。

    「那个……我……我……」

    「亏我想说爷爷最爱吃我做的烙饼,顾不得天还没亮就起床特地做了好多好多,光是揉面团就快要把手揉断了,既然爷爷不喜欢没大没小的丫头,想来烙饼也是不吃的,我……」

    「谁说我不吃?丫头,你等着,不准乱跑,我马上叫小陈去你家拿,记得多装些,听到没?」

    没等苏醒荷答腔,梁老太爷已经挂上电话,扯着嗓门让人叫小陈开车到梁次擎家拿烙饼。

    想到有烙饼吃,梁老太爷笑咪咪,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笑容瞬间僵凝——可恶,又被苏醒荷那个丫头耍了,这不又忘了他是打电话去找梁次擎的,可不是去要烙饼吃的啊。

    这厢,苏醒荷笑歪在客厅沙发上——

    梁老太爷实在太可爱了,给他烙饼就忘了正事,真是比小孩子还小孩子。

    其实,梁老太爷身体还硬朗着呢,何必急着找啥接班人?

    为了老公的肝,她想,英伟如梁老太爷还是继续坐镇朗峰集团吧,她发誓,她每天每天一定会做很多烙饼犒赏他老人家的!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