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终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皇上早就坐在高位,准备主持这场婚礼,两旁则是挤得满满的朝臣贺客们,当然还有琳姨娘等人,但身为妾室的她连坐的资格都没有。

    但也没人注意那家子,大家的目光全在唐绍羽跟宋均均身上。

    唐绍羽身形高大,气势逼人,明明是新郎官,但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看人的眼光更是冷沉无比,没人知道,他只是太紧张,紧张到面无表情。

    不过,在转头看着身边的新娘时,他的紧张不见了,眼神顿时温柔了,嘴角也臀了。

    成群贺客里,有人不小心笑了出来。

    很多人都听说了,唐绍羽任何千娇百媚的女子都不要,他此生不纳妾,只专宠宋均均一人,所以,不少女眷看着宋均均时,都是难掩嫉妒。

    至于宋均均,一身凤冠霞帔,身上的嫁衣以金线绣纹,相当绚丽,凤冠上的珠宝,每一样看来都是价值连城,可见唐绍羽多么宠爱她,砸钱毫不手软。

    从两人进门后,大半的宾客都是仔细的打量她,众人都以为她会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村姑慌乱无措,但很快的,他们发觉自己错了,她举手投足皆见优雅,凤冠坠下的珠帘只遮半张脸,让他们得以一窥她的容貌,美得令人屏息。

    再看看她身边一身喜袍,俊美无俦的新郎倌,这一对绝绝对对是天上人间少有的璧人。

    在众人交头接耳的赞叹声中,这一对新人完成拜堂,送入洞房,宫女、内侍也忙着招呼众人入座,准备送上山珍海味。

    待新郎官敬酒归来,喜气洋洋的新房内,龙凤烛火的柔光下,唐绍羽与宋均均共飮合卺酒。

    他深情的凝睇妻子的绝美容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她娇羞低头,感觉到头上的凤冠被拿下,盘起的发丝被解开,霞帔褪下,红色嫁衣被解开……

    不久,亲密的呻吟声轻轻的在房内响起。

    两年后——

    蓝蓝天空下,老榕村的模样有了不少的改变。

    老榕村出产的丝织品靠靖城商会出售到外地后,短短一年多就打响名号,还名驰大江南北,甚至有许多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指名购买,因为这些丝织品来头不小,可是出自靖王爷跟王妃之手。

    东边的佃农在唐绍羽这个王爷级的地主率领下,已改种桑树,也在宋均均的建议分得利润,日子过得更好。

    反观西边的佃农仍是过得苦哈哈的,眼看东边佃农盖起新房、穿起新衣、新鞋,甚至还请了几个外地人帮忙农作,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也因为村子生活富裕,开始有更多靖城的普通百姓移入,甚至情愿当佃农,让老榕村是愈来愈热闹,都快形成一个镇了。

    同为地主,施大钧见唐绍羽那方财源滚滚,在羡慕之余,也依样画葫芦,要他的佃农改种桑养蚕,却不见收获,有心请教,偏偏他跟宋均均因为一件嫁衣翻了脸,这两年来也拉不下老脸去求,所以,只好请还痴痴等着她的儿子帮帮忙。

    这会儿,父子俩来到龙泉别庄,由如愿当了王妃丫鬟的方莹招呼他们进到金碧辉煌的厅堂内。

    「你们在这里坐着,我得帮我家王妃到城里拿补身汤,她现在可是一人吃两人补呢。」

    方莹的穿着不同了,人也变得更俏丽,现在可是靖城跟老榕村最受青睐的媳妇人选,可惜,她谁也看不上眼,老是爱跟施友辰斗嘴——

    「你啊,最好少说些话,免得我家王爷把你轰出去。」她这算是善良的提醒。

    施友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也不说话,她急匆匆的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唐绍羽就挽着有孕三月的宋均均出来,孕妇那么美的鲜少,但宋均均真的比婚前更美,全身散发着幸福少妇的光采。

    唐绍羽扶着她坐下,自己才坐下,看着急急的拉着儿子打躬作揖的施大钧。

    「听说,你们要请我们教你们的佃农怎么种桑?」唐绍羽开门见山的问。

    「是啊、是啊。」施大钧点头如捣蒜,笑得嘴开开,眼角余光却见儿子一双哀怨的眼直瞪着美丽如花的宋均均,心里暗骂兔崽子,还没放弃?人家都怀第二胎了!

    「可以,但有条件。」

    「什么条件?王爷尽管开。」

    「只有一个,佃农租田的一切条件比照东边佃农所签的契约。」

    「什么?!这我们不亏大了!」施大钧马上大叫。

    「那就没什么好谈了,过去,同样的一大块田地,同样种植稻米,结果却是南辕北辙,问题出在哪里,施大钧,你是聪明人,还不懂吗?」

    施大钧脸色微微涨红,因为,他还真的不懂,所以,他不聪明?

    一直没开口的宋均均见状,拚命的忍着一肚子的笑意,因为他看来就一脸不懂。

    而她的亲亲丈夫也看出来,却很坏心的反问:「你觉不觉得将两边的佃农交换,结果就不同?」

    施大钧眼睛倏地一亮,「王爷愿意?」

    宋均均忍不住的噗哧一笑,但连忙低头忍笑,她知道丈夫要发怒了。

    「施大钧!」唐绍羽脸色一变,暴吼道,但又想到妻子肚里的孩子,转而咬牙低啦,「你是猪吗?!」

    「什么?!」他真的不懂啊,再看儿子,竟还痴痴的看着笑盈盈的宋均均。

    唐绍羽快疯了,他黑眸一眯,「你认为我的佃农愿意去你的田地耕作吗?」

    他想了一下,「没差别吧,不一样都有田可耕?」

    老天!真的是笨到没药医了!唐绍羽气得咬牙切齿,「一样有田可耕,在本王这里可以种到吃香喝辣,而你的佃农个个面黄肌痩,你说有没有差别?!」

    「对啊,为什么?」施大钧也很气愤,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一样都是田!

    「噗噗噗……」宋均均已经因为努力的憋住笑意而全身颤抖了。

    但唐绍羽是火冒三丈,要不是妻子善良,硬要管这档子闲事,他才不愿多事,连见都不肯见施大钧一面。

    「易!」他忍住气,叫了一声。

    韩易就从后面走了出来,手上还有一份拟好的契约及笔墨。

    他看着他将契约送到施大钧的桌前,问道,「我儿子——」

    「睡了,很熟。」他微微一笑。

    唐绍羽再看向笑得眼泛泪光的妻子,她看出他眸里的怒火,很聪明的将双手捂住双耳,然后——

    「签名!」他的耐性用尽,直接对着施大钧用吼的。

    施大钧吓到了,施友辰则吓醒了。

    施大钧瞧着面前的纸,拿了毛笔沾了墨,却迟迟落不下笔,要是照着契约走,他一开始就要损失好多银两啊——

    「还不签,信不信本王告你一个欺凌压榨佃农之罪!」

    「签吧,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可做不得。」宋均均好心的开口。

    「我的夫人早就赔了!」开口的却是施友辰,还极其幽怨的看着她。

    唐绍羽觉得够了,站起身,怒道:「算了!」

    「签、我签!」施大钧还不笨,连忙签字,但也很快的被轰出别庄大门,他是第一个,儿子是第二个。

    正厅内,唐绍羽看着笑倒在他怀里的女人,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满意了吗?从此之后,东边的佃农跟西边的佃农都可以有同样的好生活。」

    「是啊,谢谢你。」她娇俏的啄了他的唇一下,当人妻后,她的面皮也渐厚,会主动示爱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城府深的唐绍羽设计的,是他请西边佃农不要太努力的照顾那些桑树,不然日后还是只有让施大钧压榨的分,大家都很听话,桑树种得很不好,才促成今天的美事。

    「这对我不够……」他的声音变得沙哑。

    「我们回房去。」她也知道,怀孕初期,他的欲望很难满足,如今满了三个月,是可以放心些了。

    他温柔的将她抱起,深深的给她一个吻,缓步抱着她回到寝房,而金色日光早已透过窗子洒了一室,他轻轻的将她放在床榻上,凝睇被光芒映亮的美丽容颜,从她的瞳眸里看到自己,一个早已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自己……

    「爱你……」

    阳光暧暧,幸福满满。

    【天下书库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SiDaMingZhu.com)】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SiDaMingZhu.com;手机站:m.SiDaMingZh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