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法国.薇珑特丽古堡。

    摘下太阳眼镜,安嘉妮瞇着眼仔细梭巡古堡旁的庭园,希望能看到她等待的人。

    这片庭园在中古时代便已建成,因当时的信仰,庭园以十字跟双十字形构成,加上当时流行在庭园种植香草等实用价值较高的植物花草,所以对她而言,这片庭园比较像菜圃。

    且因植物的高度都不高,照理说比较好找人,她才会跟人约在这里,可惜这片菜圃虽然吸引不少观光客前来参观,安嘉妮却找不到木费塔那熟悉的身影,这让她颇为担忧。

    轻叹一声,她再次戴起太阳眼镜穿越过菜圃,来到花园古堡中意大利式喷泉旁边的凉亭。

    她低头看了手上的钻表一眼。父亲所主持的巫界会议应该早就结束了,木费塔为什么还没到?

    在雕刻精美的凉亭内坐下,她不自觉的凝视起这座十六世纪由弗朗西斯一世的财务官修建、亦被称为罗亚河谷最后的文艺复兴古堡。

    她的视线移向角楼、烟囱,最后落在蓝色的尖塔上,这尖塔让她想起孟兰太祖母悲凉的后半生。

    十九世纪初,在太祖母的指点下,史特林得以跨越时空寻得命定的美人鱼桑雅,瓦解了门德尔一部分的咒术,因此史特林的后代皆能轻易觅得真爱。

    然而太祖母也因此被其父拘禁,在被迫下咒自丧一身巫术、成为平凡女子后,更进一步被迫与她嫌恶的男子结合、生下后代,以阻止咒术被破解,而后太祖母终其一生被关在黑暗的高塔上。

    思及此,安嘉妮亦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父亲吉布,以及可能重蹈太祖母覆辙的自己。

    前些时候,为了能帮助培德及时从一场宿命之火中救回连羽荷,她特意对花精灵的画像施咒示警,却也因此犯了父亲的大忌——帮助世代宿敌,自此她开始了逃亡的日子。

    想到这,她突然觉得周身发冷。若不是当初及时给自己下了一个能在水晶球中隐身的「防身咒」,她早就在父亲的紫水晶球中现出踪影了,哪还能躲过父亲将近一个月的搜查。

    但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当她在高塔里发现了太祖母的日记后,不但因此得知父亲不肯说的古画传奇,也开始相信太祖母所说的——唯有解开门德尔的咒术,三家族方能存续,否则巫师家族在可预期的未来将受咒术反噬,自食恶果、一族灭绝。

    太祖母是几世代也难找到一个的天才型女巫,她相信她对未来的预知,况且她也对太祖母所提出的疑问感到好奇——如果一个巫师真的不想有人解开咒术,又为什么要留下解咒的方法?

    可惜父亲说什么也不相信,他宁可相信这是门德尔对其他家族的挑衅行为,而不愿意相信她口中的「其它可能」,也才会有现在的父女之争。父亲甚至对外宣布不认她这个女儿,以父亲在巫界的地位说出这种话,等同是断了她在巫界的援助。

    不过,她不可能逃一辈子,当她完成下一阶段的计划之后,还是得面对父亲,毕竟父亲手中还有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吸血鬼」画像。

    「安……安……」

    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安嘉妮身旁响起,她闻声转头,但除了几名陌生游客外,并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在她觉得奇怪之际,才看到一名戴着淑女帽的高壮中年妇女不断的朝她眨眼睛。

    她惊讶的看着中年妇女好一会,才从那双教人熟悉的碧眼认出眼前人,瞠目结舌的她忍不住惊呼,「木、木费塔」上下打量木费塔穿着女装的滑稽模样后,安嘉妮噗哧一笑。

    「还笑!」木费塔不满的瞪她一眼,「妳以为我喜欢打扮得像变态一样的出来见人吗。」

    但亲眼见到一张倾倒众美女的俊美脸孔变为浓妆艳抹的妇人时,安嘉妮还是忍俊不住的想笑,不得不紧紧抿嘴,以防即将脱口而出的连串笑声。

    「别笑了,我们先找个隐密一点的地方谈谈。」对这一身穿着,他才觉得委屈,但是为了避免吉布派人跟踪,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装女人了。

    「我知道委屈你了,只是你这模样……哈……」她还是忍不住的掩嘴轻笑。

    「知道了还笑!」木费塔再次瞪她一眼,不过低头看着穿着短衣、长裙,配上隆起双峰的自己时,也忍不住咧嘴而笑。

    扮女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要不是他聪明的选了一套XL的超大件清爽秋装,并将长裙套在自己这个一百八十公分高的身躯上,他脚上的性感腿毛大概也难逃跟他Saygood-bye的命运了。

    「好!我不笑、我不笑……」安嘉妮死命摀着嘴,但眼神还是不怕死的直往木费塔的身上瞅。

    「算了,我放弃,与其让妳憋死在我面前,妳笑好了。」翻了个白眼,他已经放弃了,倒是另一件事比较让他在意——「对了,妳怎么这副模样?」

    他认识的安嘉妮拥有一头浓密闪亮的黑发、一双翦翦水灵的黑眸,现在却变成俏丽短金发的蓝眼女子,不仅让他不习惯之外,也由于她这变化,让他着实多花了一些工夫才找到她。

    「别担心,」她撩了撩在温暖阳光下闪烁发亮的金发,「这顶是假发,看起来很像真的吧!」

    「那就好,吓了我一跳……」他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我这头黑发的嘛,我没有……」倏地,她有些尴尬的止住了话题。

    静默了几秒,木费塔装没事的开口,「那——我们去花园走走好了。」

    安嘉妮连忙点点头,但凝滞的氛围并没有消散,在他们双双步入古堡旁的装饰性花园时,那股不自在感仍交织在两人之间。

    木费塔带头走进花园中的一个方格区,安嘉妮注意到这是意喻「温柔的爱」的心形图案区,她幽幽一笑,跟着他走到一处较为隐密的角落坐了下来。

    她向来都知道他是个温柔的男人,可惜她没有福气拥有他的温柔。

    木费塔跟她都是巫界的人,他来自一个拥有古老历史的巫界望族,她也是;他是他们家族难得一见的巫术天才,她也是。虽然她有时候太倔强,但幸好他能温柔的包容;虽然她有时候太冲动,但所幸他能适时的劝解。

    他们身世背景般配、性格举止互补,还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除了双方家长有意让两人步上红地毯,他们对彼此也有这个意思。

    然而在木费塔提出交往的第一个月,她就发现自己对木费塔的感情不是爱情,那可能是依赖、是信任、是习惯,但通通不是爱。她喜欢他抚摸她的头发,也喜欢他偶尔亲昵的抱抱她,或者在她脸颊留下亲吻,但当他吻她的嘴唇时,她会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想推离对方。

    直到这时候她才开始深思自己跟木费塔之间的关系。

    还记得当她在第二个月提出分手的时候,木费塔的样子有多落寞,但他仍是一个体贴又温柔的男人——

    「安,我不怪妳、也不对妳生气,是我太自私也太天真,我早就知道妳对我仅是对家人的感情,但我是真的爱妳,我本来奢望妳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奢望妳就错把这依赖当作真爱,而我对天许下誓言,即便妳终生无法爱上我,我也生生世世爱你、待妳好,可惜——我还能爱妳,但妳不能陪着我了是吧……」

    她记得当时的自己哭得有多惨,但木费塔说的没错,照她的个性是没办法跟他结婚的,然而当她跟父亲提起时,父亲却坚决反对两人分手,甚至执意要她嫁给木费塔,当时的她不能理解,直到她发现了太祖母的日记。

    她猜想肯定是那幅被隐藏起的吸血鬼画像并没有浮现木费塔的脸,所以父亲才会这么迫切希望她嫁给木费塔,可是她不愿意,就算不是为自己也是为了木费塔,她不要他娶一个不会爱上他的妻子。

    在这场爱情中,她知道自己是局外人,她要帮木费塔做出适合两人的选择——他说给她选择的机会,她又何尝不是给他自由的可能。

    幸好木费塔在得知这些原委之后,还愿意假意跟她订婚,在父亲那拖延一点时间,不让父亲太早发现她已生异心,直到她出手帮了培德。

    而木费塔甚至为了帮她寻得父亲藏匿的吸血鬼画像,刻意在父亲面前扮演一个被她抛弃的未婚夫角色,怒骂、忿恨、难过、甚至粗鲁的在巫界众人面前大肆批评她的寡情……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取得她父亲的信任。

    「嘿,怎么了?又觉得对不起我了?」看她静默了好久,木费塔率先打破尴尬,还勉强自己笑了笑。

    安嘉妮苦笑,「你别这样笑,你越这样我越觉得对不起你……你真的不觉得我是见异思迁的女人?」

    闻言,他敲了她的额头一记,「清醒点,见异思迁不是这样用的,妳一定要逼我这样问吗!」顿了一会,他问:「安,妳有爱过我吗?」

    她垂着头,没有说话。

    他暗叹一口气,但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伸手揉揉她的发,虽然假发的触感让他不能习惯。「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既然这段感情从来就是我一厢情愿,妳又知道我从没想过妳会离开吗?」

    「有吗?你有想过我会离开吗?」她问得急切。

    不,没有。但他说:「有,我有想过。当初提出交往的时候,我就是试试看的心情,妳只是做了选择,然后要去寻找妳的幸福而已……说到这,说不定我还有个命中注定的美女等我娶呢!妳到时候可别回头找我啊!」

    被他逗笑了,她调侃道:「现在就急着撇清,真没良心,当初是谁说我们要维持一辈子的兄妹情的啊,哥哥真是有了正妹忘了干妹。」

    「别闹了,妳想我穿这一身穿多久,快讲正事。」他拙劣的岔开话题。其实他还没有心理准备真的听她叫一声「哥哥」,他想……还要一段时间吧,即便他自己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好好好,我知道你不想穿这样。」她收起玩笑的神色,问道:「你找到那幅画了吗?」

    他颇感抱歉的摇摇头,「妳父亲将画藏得很隐密,我去过妳家几次都没有发现,从妳母亲那探听,她似乎真的不知道,甚至连诅咒的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

    安嘉妮黯下神色。那是必然的,父母亲就是标准的家族联姻,只有母亲单方面的付出感情、听从父亲……母亲的吞忍也是驱使她想要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的人的主因。

    「那我父亲呢?他没有对你透露一点什么吗?」她皱着眉头问。

    「没有,即使我假装愤怒的唾骂妳背叛我的感情,并坦言要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但他……我想他还不够信任我。」

    「我知道你尽力了。」摇摇头,但她的表情仍难掩失望。

    「找到那幅画有那么重要吗?」

    「嗯,其实那三幅画像才是解放灵魂的关键。」

    「关键?」他蹙紧眉头。

    「其实,其它两个家族流传的解咒方式并不完全正确,这是我在太祖母的日记中发现的。」安嘉妮表情凝重的继续道:「三家族的后代在同世代寻得命定之人后,只是解开家族代代难觅所爱的咒术,让画像可以浮现长相……我这样说好了,你记得我们以前在巫界图书室里看过的一本古代秘术的书,里面提到关于时间魔法的一段。」

    「那……不可能,那只是一个传说,根本连咒语、阵法都失传了……」木费塔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但太祖母相信门德尔是知道的。」虽然她初知道的时候也很讶异,但如果施咒的人是那个传说中的巫师门德尔,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爱情也要天时、地利、人和,门德尔利用时间魔法对三个家族的后代动了一点手脚,只要你在该遇见那个人的时候,突然感冒而不能出门,那就永远错过了……你想想,如果不是我跟太祖母介入培德跟史特林的事,他们如何找到命定之人?」

    「那需要多强大的能力……可是这又跟画像……」

    「这是个复合咒术。」安嘉妮继续解开谜题。「第二个咒术的关键在我们家族,时间魔法有一个浮动因素叫做时间的导正原则。门德尔可能没料到我跟太祖母会介入他的咒术,所以猜不到这咒术会在百年间产生变量,但他应该料得到时间会洗去他的法力强度,未来,也许是下一个世纪,术法终会消散、命定终究可寻回……」

    他接续她的话尾猜测,「所以他多下一道术法,而关键在三幅画像。」

    她僵硬的扯动唇角,「是的,即便三幅画像都浮现样貌,还是需要巫师同时对三幅画像施法……而这第二道法是门德尔赌上自己的魂魄落的,你知道的,这样的咒术只有一种人可解……」

    「血亲。」他真没料到这个门德尔的百年诅咒会做到这个地步。木费塔忍不住说:「安,这样妳还相信门德尔要后代解开自己的咒术,会不会像妳父亲说的……」

    「我相信太祖母。你不觉得奇怪吗?这第二道术法惩罚的是谁?其它两个家族皆能与真爱共度,不解术法顶多是画像灵魂无法脱困……而太祖母说这是对巫师家族的试炼……虽然我跟太祖母都还不能完全明白门德尔的用意,而太祖母也只能算出不解咒最后会灭绝的是巫师家族,但无论当年门德尔在想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了,而我只能相信我相信的。」她相信自己背负更重要的使命。

    盯着她眼神中散发的神采,木费塔知道,他也只能相信她相信的了。「那妳现在打算怎么做?要怎么拿到画像?」

    「画像的事我暂时没有想法,还是请你帮我多注意,但我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得去台湾一趟。」

    「台湾?妳要找培德和连羽荷?」木费塔疑惑的问。

    她有些尴尬的红了脸,尽量含蓄的说:「不,记得吗,我也得让吸血鬼画像浮现长相,寻得命定之人……」

    闻言,木费塔的面色一黯,心亦被狠狠揪紧了一下,不过他很快的恢复过来。「妳已经知道谁是命定之人了?」

    「嗯。」顿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本来,我跟他应该在去年相遇,他会来这里出差……但门德尔的术法改变了这个机会,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我跟他错过了,下一次机会得我自己去找他,如果来不及,那我们就是两条并行线了。」

    其实每一段感情都是这样的,命定之人之间互有吸引,会有一到数次的机会相遇而展开恋情,也可能相遇的时机不对,导致后来虽有发展却又走不下去,但一般人不会知道,所以才能由她和太祖母在适当时机介入。

    「是吗,其实我才是那个介入的人……」如果是在去年,甚至是在他提出交往之前,他根本没有机会……思及此,他突然想到一件更为严重的事,忍不住斥喝,「安,妳算了自己的未来是吗!所以妳才能知道命定之人是谁……喔!妳怎么可以这么胡涂!妳……」

    安嘉妮苦笑,「果然,我就知道你会联想到这件事。」她摊了摊手,「但我没有办法,机会只有一次,我不能错过。」

    「妳——」木费塔气到不知道要说什么。

    巫师看似无所不能,但其实是要遵守严谨的纪律,其中一条便是——不能算自己的未来。

    巫师的每一个术法、每一次预知都要接受反噬的力量——小事情,顶多多几条疤、快速老化、减几年寿;大事情,像门德尔这么厉害的巫师都得赔上自己的魂魄!而算跟自己有关的未来,是很严重的事。

    最麻烦的是——没有人确切肯定会是什么样的伤害,所以也不知道要如何预防……

    「木费塔,别这样,我就只算了他的身份,还有下一个可以跟他相遇的时机,未来什么的我都没算。」她试图露出一个安慰对方的笑容,至于更严重的事,她可没打算跟他说。

    也许是自身能力的关系,她似乎能感应到,这次的反噬似乎跟火有关……是火啊,她能来得及在反噬之前解决这些咒术吗?而对那个命定之人她又该如何交代?

    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木费塔振作的道:「妳到台湾后,我要怎么跟妳联络?」毕竟用电话或是Mail都有被她父亲发现的可能。

    「我们两人持有的水晶球会互相感应,届时我会主动呼唤你的。」她对上木费塔深情的眼眸,微微一笑,但再来的一切,她都得靠自己去争取、去经历了。

    「妳知道的吧,妳父亲不会就此罢手的,除了找到他之外,妳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我知道。」她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眸中涌上暖意,「你自己也要小心,我父亲是个坚守祖训的疯子,一旦被他发现你跟我有联系或暗中帮助我,你也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妳不用担心我,妳该好好照顾自己。」知道自己再担心也帮不了更多,他缓缓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即低头看表,离晚上的晚会只剩两个钟头,他也该回去整装了。

    「你得走了?」她轻声的问。

    「嗯,妳什么时候离开?」他依依不舍的问道。

    「今晚。在法国多待一天,你和我的行动就更加危险、更没有自由可言,况且我跟他再错过,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她很不想跟他讲这些,即便他尽力掩饰,但她还是能感觉他余情未了。

    他淡然一笑。

    「木费塔,其实有些事情在冥冥之中已有安排。」她沉着声音道。

    木费塔扬起眉头看着她。

    「我是一个生长在法国的女巫师,在大学却选修了中文……我当时觉得那是因为我们家族有亚裔的血统,但我现在觉得——」

    「那是为妳和他的相遇写下序曲。」木费塔接下她的话。

    他正视着安嘉妮同样无奈的神情,两人目光交流,一切尽在不言中,最后眉头紧皱的木费塔在轻叹一声后,拍拍她的肩膀离去。

    安嘉妮则待在原地环视这片她熟悉的景物。

    法国的秋天还是一样的晴朗可人,那迎接她的台湾呢?

    在即将迎战命运的前一刻,她无言的望向薇珑特丽古堡上的那一片橘红云彩——

    台湾.台北,狄恒毅心理咨询室。

    董静宜看似自然的整理桌上的病人预约表,但其实是以眼角瞄着提前半个钟头前来的预约病人安嘉妮。

    她不得不说上帝造人真的没在讲求公不公平,同为女人,安嘉妮除了拥有一张轮廓鲜明的西方脸孔外,像东方人一样的黑发黑眸还为她增添了神秘感,虽然像混血儿一样的外表给人冷艳、不好相处的感觉,但她微微上扬的嘴角却透露她的好性格,应该是个时常有笑容的人。

    董静宜再次将目光放回安嘉妮刚刚填写的基本数据上。嗯,会说中文、写中文的法国人,挺厉害的;才二十岁是有点小,但身材完全看不出来倒是真的,前凸后翘、肤白腿长,配她舅舅真是郎才女貌……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董静宜的脑海,真不知道一向对女人视若无睹的舅舅,在看了他这个新病人后会不会一见钟情?

    思及此,她的头忍不住垂了下来,她是个拥有青春年华的大学在校生,却为了舅舅的婚姻大事被全家人困在这间咨询室当助理,真是太可怜了。

    她实在搞不清楚,长相帅气、身材高瘦的舅舅为什么一个女朋友也没有?亏他还是享誉国际、名闻遐迩的心理医师呢!结果担心舅舅有Gay倾向的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合力推她出来当小红娘,要她趁没课的时候到这里上班,帮「可能是太木讷」的舅舅制造机会。

    说到这她就忍不住要腹诽一下,舅舅根本跟木讷八竿子打不着,纯粹是太冷漠又太理智的问题,但她是一个需要零用钱的穷大学生,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选择接下任务了。

    「嘿,我可以怎么称呼妳?安嘉妮?妳会不会听不习惯啊?还是妳有英文名字或是妳要教我法文念法?」性格外放的董静宜率先开启聊天话题。她是个急性子,既然直觉这女生不错,她打算先下手替家人探探底。

    闻声,安嘉妮抬起头,如董静宜所料的先露出一个习惯性的笑容,「那是音直译的名字,妳可以叫我嘉妮没关系,我上中文课也是用这名字。」

    「这样好,如果真要学法文念法,我舌头可能会打结。」很好,中文挺流利的,跟家人的沟通应该不会有问题,态度又很大方,这点她还满欣赏的。「对了,妳还在上学吧?呃……虽然这么问很没礼貌,但妳怎么会来找舅……狄医师?」

    这点很重要,虽然家人交代在这里帮舅舅制造机会,但是一般咨询的还好,如果是病得太严重的,她可不能乱行动。

    「我来台湾上大学念中文,这是我的兴趣。」她是靠这个拿到在台的居留权,才能留下来进行她的下一步计划。「我不知道台湾人是怎么想的,但在国外心理咨询还满正常的,我在适应这里的环境跟人际上遇到一点问题,我想听听狄医师的想法,这样很奇怪吗?」

    说实话为了这件事她还靠了一点以前帮人用巫术处理事情所建立的人脉,不然这可不是一般入学的时候。

    董静宜松了一口气,露出大大的笑容。「不会,妳这想法很健康耶!压力要适时抒发才不会——」

    「谢谢狄医师。」一名穿着白色格纹裙套装的女人由咨询室走了出来,正好打断董静宜的话。她走到董静宜面前,刚刚对着医师时的笑容已经不见了,有点高傲的对董静宜说:「我要预约下一次的时间。」

    董静宜看了她一眼,也刻意装冷淡的翻了翻预约表,「下个月十一号,下午三点,请施小姐准时。」

    闻言,施悦玟颇为不满的说:「不能约下礼拜一吗?我还有些问题要请教狄医师。」

    董静宜公事公办的说:「施小姐,我只是狄医师的助理,不能过问医师的治疗方式,狄医师已经说了,以施小姐目前的状况,一个月回诊一次就可以了。」

    看了董静宜一眼,施悦玟在嘴里低声嘟囔了几句,便悻悻然地离开了。

    董静宜朝施悦玟虚假的露齿一笑,不过在见到对方关门离开后,马上撇撇嘴、不屑的嘟高了嘴。

    看着她幼稚举动的安嘉妮掩口轻笑。

    听到笑声,董静宜顿时羞红了脸,急急忙忙的解释,「我平常不是这么没礼貌的人喔,但我真的不喜欢刚刚那个女生,只给狄医师好脸色,对其他人就很高傲,再说,她的治疗明明已经告一段落,还想方设法的来找我舅舅,态度又不大方……」

    「狄医师是妳舅舅啊!」安嘉妮好奇的问。

    「呃,对啦,他不喜欢我在工作的时候这样叫他,他——」

    「嘟、嘟——」办公桌上的电话在此时蓦然响起,董静宜朝安嘉妮吐吐舌头,接起由内线打来的电话,「喂,舅舅。」

    「静宜,都跟妳说过了,在这里要喊我狄医师。」

    「好啦!狄医师。」董静宜朝安嘉妮笑了一笑后,将话筒贴近嘴巴压低声音道:「我跟你说哦,你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下一位病人。」

    闻言,狄恒毅在咨询室里皱起眉头,「妳又在筛选妳的舅妈人选?别闹了,要我付妳薪水就认真一点做事。」

    「话不能这么说,我也想领我妈咪的零用钱啊,反正我是奉外婆还有妈咪的懿旨,你可不能怪我。」

    狄恒毅烦躁的拨开滑落在前额的头发,他真是拿这个外甥女没辙。叹口气,他看了手上的资料一眼,「请安嘉妮小姐进来吧。」

    「喔!」董静宜放下话筒,朝着不管外表跟谈吐都令她满意得不得了的安嘉妮笑了笑,「妳可以进去了。」

    「谢谢。」安嘉妮朝她点点头后便开门进去。

    哇!若这对俊男美女能擦出爱的火花那该有多好。董静宜开心的笑开了嘴,并在安嘉妮的资料上画个美美的红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