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法国.德斯里古堡

    「桑雅,快点,古堡的大门要关了!我们得赶快出去了。」Emma心急的高声催促着仍沉醉于这宏伟建筑之美的好友。

    偏偏桑雅不为所动,依旧浑然忘我的欣赏一旁的雕像。

    「桑雅,快点啦!」她恨恨地跺脚,抖动一身九十多公斤的肥肉。

    见桑雅依然故我,Emma只好再次移动自己将近一百九十公分高的身子,走到仍伫立在古色古香大厅长廊上的桑雅身旁。

    「桑雅——」Emma拉长语调瞪视着她,「妳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瞧她仍醉心欣赏着在自己眼里十分平凡的蠢雕像时,Emma受不了的摇了摇头。

    老天!这堡里的广播已持续了好一会儿,一再提醒游客关门时间已到,不过很显然的,桑雅对于广播还有她的声声叫喊听若未闻,同样是左耳进、右耳出。

    她真是搞不懂,好不容易到了法国,桑雅不选择那些位在罗亚尔河谷地著名的古堡参观,反而选择了这位于偏僻的法国北部、离诺曼底仍有一段距离的德斯里古堡,说什么这儿游客稀少,古堡没有因被现代文明装饰而变质,呈现的是绝佳的真正「古味」。

    问题就是这古堡古味太重,地点又荒凉,所以游客只有小猫两三只,而堡里的服务人员更是少得可怜,因此有游客被关在这儿过夜的事可是时有所闻呢!

    Emma是愈想愈不妥,瞧这深深长廊及连接的中厅里,除了几尊雕像及陈旧的古董家具外,就只剩下她和桑雅两人而已,而刚刚那名心不在焉、频看手表赶着下班的服务人员早不见人影了。

    「桑雅——」Emma不耐的又大叫。

    「好了,妳先走,我一会就出去了。」桑雅心不在焉的应声。

    Emma翻翻白眼,生气的转身离开。「我不管妳了。」

    她真的来到这了,再也不是梦想!桑雅心想。她向往已久的国度,她父亲的祖国、她的出生地——法国,一个充满古堡、雅致浪漫的国家。

    在父母答应她来法国后,她就急忙找了旅游指南,在众多古堡中,她一眼就被德斯里古堡给吸引,一股莫名的感觉催促着她一定要前来一游。

    站在这庄严肃穆的德斯里古堡里,桑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这静谧的空间中,一股神圣的感觉顿时充斥在她心头。

    蓦地,一阵吵杂急促的脚步声划破宁静。

    咦!还有人在这?桑雅心想。

    她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一名男子气喘吁吁又跑又叫的道:「活啦!活啦!铜像活过来啦!」惊恐的声音回荡在静谧的大厅里,更增添几分毛骨悚然之感。

    那男人已跑到桑雅的跟前,但是她可以确定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而由窗外照射进来的夕阳余晖,更在空旷的大厅内画上诡谲的色彩。

    不过这些对平时胆大的她来说根本不足为惧。她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走上前去拦住他。「先生,你还好吗?」

    「啊!」男人发出更惊恐的尖叫声。

    这么没胆!「先生,我是人,OK?」桑雅拉住战栗不已的男子。

    「小——小姐……」他停顿一下,睁大眼睛猛盯着她。

    桑雅只见他不停地吞咽着口水,而眼睛更是不时往她后面的大门瞄。那里有什么吗?她回头看了一眼,啥也没有。「怎么了?」

    「快……快走,里面的铜像活过来了!」他极为困难的吐出话来。

    「可是……」

    桑雅还来不及说完话,那男人早已丢下她拔腿而逃,一瞬间就没了踪影。

    她耸了耸肩,怎么可能,铜像会活过来开玩笑的吧!然而基于好奇心,她仍放轻脚步缓缓朝那古铜色的大门移去。

    「咦?」一接近门,桑雅便清楚的听到由远渐近的马蹄声。

    「马蹄声?」她的心漏跳了一拍,怎么会?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真的是马蹄声!」

    太过分了!是哪一个野蛮人竟骑马闯进这神圣的古堡?这实在是太不礼貌了,她火大的用力推开那扇厚重的门。

    然而迎面奔向她的却是几分钟前自己才欣赏过的威风凛凛、高踞在雄壮骏马上的铜像——

    她怔住了,「天!这铜像……」她喃喃自语,震惊得不知所措。

    桑雅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呆若木鸡的注视着那个迎面而来有着阿波罗面孔的铜像,呃,不,是男人,身穿铁甲战袍的他骑着一匹骏马活生生的朝她奔驰而来。

    这、这怎么可能?可是……桑雅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好痛!」那这是真的了她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惨白。

    她惊恐的再次眨眨眼,在瞧见骏马上那名俊逸的骑士对她露齿一笑后,她怔忡地瞠视着他,「天!那个铜像竟然在对我微笑?」

    下一秒钟,从未被吓晕过的桑雅尝到生平第一次晕倒的滋味。

    史特林压抑着内心的狂喜激动,驱策马儿小碎步的靠近她,在利落的翻身下马后,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不省人事的她。

    「我终于找到妳了,我的美人鱼。」

    看着前来机场送行的父母脸上紧皱的眉头,桑雅眨眨晶莹的眸子笑盈盈的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爹地、妈咪,你们不要担心嘛,你们看Emma『汉草』这么壮,绝对能好好保护我的。」

    Emma虽然有些词听不懂,仍拍着胸脯保证,「伯父、伯母,不用担心,我会尽力保护你们这个外表柔顺但内在绝对是只母老虎的女儿,再说,那些法国人没被桑雅欺负就该感谢上帝了,她的安全绝对无虞。」

    闻言,博德与子伶不觉露出一抹笑意。

    桑雅不服气地嘟高了嘴,瞪视着Emma这个十多年的邻居及知心好友一眼,「妳这纯加拿大种的,别欺负我这拥有一半东方血统的柔弱女生。」语毕,她左右手各挽着父母,做了个鬼脸。

    Emma的父母皆为加拿大人,在体型及外貌上都是典型的西方人——高大、轮廓深刻。而桑雅则不然,她的父亲是法国人,母亲则是柔顺的东方美人,母亲到法国读书时与父亲相遇,进而相知、相惜、相爱。不过桑雅自己也很清楚,她虽然与母亲有着同样娇弱的外表,但骨子里可是承袭了父亲坚韧与冒险犯难的精神。

    「柔弱?」Emma嘲弄的道:「空手道黑带的高手会柔弱?」

    博德与子伶相视而笑,疼惜地揉揉女儿的头发。

    桑雅撇撇嘴瞪了Emma一眼,「跟妳这个拥有教练资格的柔道高手比起来,当然柔弱多了。」桑雅顿了一下转向父母,「对不对?」

    忽然间,父母的影像变得模糊,一个陌生男人冲到她面前,「快跑!铜像活啦!铜像活过来啦!」

    下一刻,铜像果真出现,一个穿着战袍的铜人伫立在她身前,雄伟的黑马在她旁边嘶叫,铜人缓缓地低下身来……

    「不——不要!天!不——」桑雅在自己的惊叫声中醒了过来。

    「呼!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汗流浃背的她不觉放松的吁了一口气。

    「妳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突地在她上方响起。

    桑雅惊愕地抬起头,随即一脸的呆滞与无措。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那个铜像现在真的活生生地站在她前面,还和她说话?不!不会的!她一定还在梦中!

    桑雅闭起眼睛,这一切都是假的,等她再张开眼睛,这些景象、声音全都会消失。她不停的在心里和自己说话,告诉自己铁定是因为能来法国而兴奋过度,才会梦到这些奇怪的事物。

    「对不起,小姐,妳恐怕没有时间可以睡觉了。」那男人略显粗鲁的摇晃着她。

    桑雅拒绝睁开眼睛,「这不是真的!」她喃喃自语。

    史特林叹了一口气,好了,他找到她了,然而这来自不同时空的女孩却拒绝听他说,也不肯面对事实。

    这下可好了!他无奈的爬梳了下浓密的发丝,英俊的脸上有着怒意及无奈。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在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柔性逼迫下去见那些她用了各种方法找到、并且自认为是画中人鱼的女人。

    长期下来,他的耐心几乎见底,然而因为不忍拂逆母亲,他仍是咬牙陪着母亲出席那些毫无用处的无聊宴会,可是近一两年来,母亲是愈来愈过分,在认为他的青梅竹马伊莉萨就是真的画中人鱼后,竟想自作主张的安排婚事!

    伊莉萨会是画中人鱼?这绝对不可能!史特林不自觉的摇摇头。他和伊莉萨一起长大,共同度过童年时光,两人认识的时间比谁都长,他岂会不知她是真是假?哼!他可以完全确定她不是画中人鱼,可是不论他怎么说,母亲仍是坚持己见,顽固得可以。

    虽然伊莉萨确实有着与画中人鱼相同的飘逸金发、雪白肌肤及手臂上的红痣,但那又如何?他唯一相信及知道的是,伊莉萨和她的父母花了不少钱买通灵媒及四周的亲友去散播一些荒谬可笑的故事。

    诸如亲眼目睹她变为美人鱼与海豚对话、身上有着闪着五彩亮丽光芒鳞片的鱼尾……灵媒们还信誓旦旦地说她的前世是人鱼,这一世是来与他续缘的。

    这些谣言传得绘声绘影,一传十、十传百,愈说是愈离谱,母亲硬要把他们凑在一起更令他烦不胜烦,只差没被她逼上教堂结婚,而依照今晚宴会涌入的人潮,史特林知道大事不妙,宾客中已有人大胆言明,他和伊莉萨会在今晚宣布喜讯。

    唉!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传说,美人鱼、花精灵、吸血鬼,拥有这三幅画的三个家族的后代子孙在同世纪觅得真爱,也就是命定的画中人后,才能解救他的祖先洛伊及其恋人爱莉这两个遭巫师门德尔嫉妒而受诅咒的灵魂。

    史特林摇摇头,明白再想也无济于事。母亲一心想早日完成父亲去世时交付给她的事——早日觅得画中人鱼与她结婚,继而帮忙拥有另两幅画的家族后代寻觅真爱。

    几世纪下来,画中人鱼从没出现过,父亲没有完成祖父所托寻得自己的画中人鱼,因此无奈的父亲与母亲结婚,决定由下一代来延续这已经历几世纪却无人成功的任务,如今这件事落到了他头上。

    史特林瞟了一眼仍紧闭双眼躺在床上的桑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参照过所有的家族文献,另外两幅画的画中人——花精灵、吸血鬼都曾出现过,唯独他家拥有的这幅画中的美人鱼却从未现出芳踪,而从几世纪前留下来的纪录推测,唯一的可能性是画中人来自其它时空,否则没理由从未碰上。

    也许是历代祖先们的庇佑吧,上星期他碰上了一名穿着黑衣、罩着黑帽,全身只露出一双紫眸的通灵人,那人指引他在今日中午前往城堡的中厅,面对驾着飞马跃空的战士铜像,便能前往未来世界带回画中人鱼。

    抱着姑且一试之心,史特林准时在中厅出现并依通灵人所言行动,仅一瞬间,奇迹便发生了,蒙眬中,他彷佛附身在驭马跃起的铜像上,眼前有一条五彩光道引领他策马前进,不久他便看到她。

    在第一眼见到她时,他便直觉知道她就是画中人鱼,一切都如那名通灵人所言,他带回了她,可是她似乎不能接受事实。

    阔步走向前,史特林不禁又叹了口气,他对这发生的事同感惊异,看来那名通灵人确实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而这也让他坚信他凭直觉带回来的这名女孩是他真正命定的画中人,所以在带回她的同时,他亦下定决心要找寻那名通灵人,也许透过通灵人的协助,他能在这个世纪就解开诅咒。

    史特林转身正视着眼前壁上一幅巨大的人鱼画像,再回头望向躺在床上的人儿,这幅少了五官的美人鱼若配上她的脸,简直是恰到好处。

    他有些吃惊,他和她相见才多久?他们连认识都还谈不上,可是将她的脸移向画中似乎是很自然的事。从他孩提时代起就时常出现在他梦中、面孔模糊的美人鱼,在见到她后已完全清晰起来。

    「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妳解释,可是我向妳保证,我绝对不会伤害妳。」史特林也不管她有没有听进去,语毕,他径自拍拍手,两名穿着灰白相间衣服的女仆从门外走进。「帮她更衣。」

    「是!」女仆们欠了欠身,缓缓靠近桑雅。

    史特林温柔的看着仍紧闭双眼的她,笑了笑。很快的,妳就会知道这绝不只是一场梦而已,他在内心暗道,接着一回身步出门外。

    「妳们在做什么?」桑雅睁开眼睛不耐地抗拒这两名正帮自己脱衣的女人。

    女仆们沉默地互视一眼后继续手边的工作,虽然对桑雅身上的短袖针织衫连身裙及贴身衣物的轻薄丝滑感到奇异,不过身为仆人,她们可不敢多嘴。

    「嘿,妳们快住手!」桑雅起身抵抗,拉住她们的手,但很快便愣住了。

    她们的手是温热的!这感觉是真的!她们是真实的?这一切并不是梦

    桑雅已顾不得女仆们的手在她身上拉扯,任由她们替自己更衣,她试探地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好痛!」她哀叫了一声。天!这是真的,真的!

    女仆们对她的行为回以迷惑的眼神,哪有人自己掐自己的?

    桑雅知道自己一定看起来像个白痴!她做了个深呼吸。现在她要怎么办?尖叫还是面对现实?她抿了抿嘴,尖叫可不是她会做的事,她一向最讨厌歇斯底里的女人,她可不允许自己成为她们的一员。

    突来的铃声引起她的注意,女仆们收拾她的衣物转身离开,她则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盯着那扇门,是那个「铜像先生」要进来吗?

    一会儿,一名年约五旬的女人又带着刚才出去的女仆走进来。

    「小姐,请站起来。」那名女人道。

    虽说了「请」,可是声音里却有着明显的优越感。她是谁?桑雅心里的疑问实在是愈来愈多。

    她专注地打量她们的服饰,真奇怪啊!那铜像先生将她带来这个女人们都穿着十几世纪服装的地方做啥?蕾丝袖、蓬裙礼服……

    由于看了太多穿越时空的书籍文章,一个念头倏地闪过桑雅的脑海,她脱口而出的问道:「现在是几世纪?」

    「十九。」女人回答后,奇怪的瞥了瞠目结舌的桑雅一眼又说:「我是劳拉,这里的总管。」神色高傲的劳拉举步走近她,并将她带离那张舒服的床铺。

    十九世纪她的耳朵不会跟自己开这类玩笑吧!桑雅怔怔的任由劳拉摆布,她讶异错愕的目光仍在她们身上徘徊,手上的温度及脚下的踏实感都在在向自己证明她绝不是在梦里。

    天!十九世纪!这令她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她该如何自处?得知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该有何反应?惊惶失措?不可能,她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成为那种女人。

    桑雅想到自己的行事守则——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以前在自助旅行中也曾碰到一些危险的事,她都能处之泰然、安然度过,这次只是跨越不同世纪,回到过去罢了!桑雅抚了抚胸口,没什么好担心的,她自我安慰的想着。

    可是为何会发生在她身上?根本是不可思议。当然,她要得到答案就得问问那名铜像先生了,他是关键,也是拥有难以置信的力量的男人,在得到答案后,她就要他将自己送回原本的年代,毕竟她不是古代人啊!

    但为何带她来这?她仍在法国吗?还是……她心里有着太多的疑团需要厘清,可是……对了,劳拉会知道一些事吗?她疑惑的看向劳拉。

    「我无法回答妳任何事,更坦白点说,我甚至不知道妳是谁,我更不明白为何史特林伯爵会带妳来这。」看出桑雅的疑惑,劳拉冷淡的道。

    「史特林伯爵?」桑雅低声地咀嚼这陌生的名字。

    「没错,妳不会不认识他吧?」劳拉敏锐的挑高眉头,斜睨她一眼。

    「当然认识!当然……嗯,不然我怎么会在这。」桑雅尴尬的道。

    不得已只得撒点小谎喽,否则被赶出去,自己要如何在这年代生存?

    桑雅心知现在绝不是解除疑惑的好时机,劳拉似乎对她很不满,为什么?她何时得罪她了?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吧!纵然桑雅心中有千万个疑问,但她聪明的闭上嘴巴,只不过才一会儿工夫她就被迫大叫——

    「喔——妳们在干什么?」大叫过后,桑雅呻吟出声。

    瞧她们正使劲地缩小她的腰围,一人一边用力拉紧那类似束腹或束腰的东西。

    「再紧一点!」劳拉命令道。

    她确定这女人恨自己!桑雅试着想呼吸一下,然而,「喔——」她不得不再呻吟一声,她已快无法呼吸了。

    「没有一位淑女会发出如此难听的声音。」

    劳拉不屑的道,伴随着女仆们的窃笑声。

    上帝!在她的记忆中,她似乎已经够纤细了,还需要大费周章的弄这些东西吗?要几吋腰才符合这老巫婆的要求?桑雅无奈的想着,同时在心中自我安慰地告诉自己忍一忍,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嘛!可是……

    「喔——」随着她们竭尽所能帮她营造出「超级小蛮腰」而猛力一扯,桑雅仍旧来不及抑制住到舌尖的哀号。然而旁边这几个令人厌恶的女人,她们脸上的表情令她觉得自己活像个笑话,她不得不赶紧闭上嘴巴、咬紧牙根。

    「好了,转个圈。」劳拉命令道。

    天!她不能呼吸了,太恐怖了,再加上这衣服……桑雅不确定自己穿了几层裙子,这一身衣服实在太重了,在这状况下要她转圈简直是要她的命,她怀疑自己连走一步都有问题。

    桑雅的头因为呼吸不顺而愈来愈沉重,然而在劳拉及女仆们准备看笑话的神色中,她倔强的半憋住气,以缓慢的小碎步在原地转身,而在费劲的小吐气后,她颇感无奈的抬高了头,无意中看到高挂在墙上的那幅巨幅美人鱼画像时,她再次目瞪口呆,好大的一幅画!

    坐在岸上的人鱼活灵活现的面迎朝阳,旁边是美丽的浪花,只可惜没有五官。为什么没有完成呢?好可惜啊!可是也很难为她画上适合的五官,她太美了,桑雅心想。

    金色的波浪长发、赛雪的肌肤、五彩的鱼尾在阳光下闪耀炫目,桑雅继续打量,注意到画中人鱼在水波下戏水的藕白手臂上也有红色的纹形痣,她反射性的抬起自己的手想对照看看,却因拉扯到紧束的腰部而发出呻吟回到现实。

    桑雅憋住气慢慢地放下手、慢慢呼吸,这人鱼手上的痣和自己的很像,位置也差不多,她和自己有什么关联吗?

    桑雅摸摸脸再将目光移向画,金发、白色肌肤、红色纹形痣……这么巧?跟自己挺像的!尤其是那颗痣。

    「好了!」劳拉不耐烦的打断她的沉思。

    她似乎较能适应这紧身的衣服了,桑雅依依不舍的将目光移向镜子。

    镜里的她犹如真正的十九世纪女人,她的长发被卷成小卷柔顺的披在身后,头上则盘了一串珍珠,雅致的点缀在发间,脸上虽没化妆,但光是深邃迷人、引人沉醉的黑眸,加上凝脂般的雪白肌肤、娇艳欲滴的红唇,再配上这身亮丽的金丝礼服,她看来活脱脱就是中古世纪的贵族。

    这身装扮犹如她在大学戏剧社演出欧洲古典美女时的造型,这改变她是能接受,只是这低胸礼服似乎低得过火了。

    她在开放的西方国家成长,低胸服装她是见怪不怪,只是自己不是很喜欢这样穿,再说她们要她穿成这样去面对陌生人吗桑雅实在不想这样见人。

    「我不知道妳来自何处?可是妳绝对不是美人鱼。」劳拉忽然恨声道。

    「什么?」桑雅不明所以的皱起眉头。

    「尽管妳看起来很像画中人,可是大家都知道伊莉萨才是真的。」劳拉不明白史特林伯爵从哪里带回这名来历不明的女孩,而且还和画中人如此相似,这令她很不安。

    伊莉萨是她的外甥女,她也清楚的知道伊莉萨有多么期待成为史特林伯爵的妻子。

    她也知道,最近几年,姊姊和姊夫为了让伊莉萨如愿,也为了得到伯爵的财产,耗尽家财的收买灵媒们向外散播伊莉萨就是画中人鱼的传言,眼看伊莉萨就快要入主这座宏伟城堡成为女主人了,竟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无论如何她这个做阿姨的绝不会让这陌生女孩破坏伊莉萨的好事。

    一头雾水的桑雅一面观察着不友善的劳拉,一面思索着劳拉刚刚的话语,然而没头没尾的,她还是不明所以。「伊莉萨是谁?美人鱼?我当然不是美人鱼,我是人!」她才不屑去争当人鱼呢。

    「妳不要装蒜了,反正伊莉萨很快就会成为史特林伯爵的妻子。」

    「喔,那是他们的事。」桑雅一副事不关己状。

    「妳——」劳拉无言,这女孩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在装傻?

    桑雅对她绽开无所谓的一笑,「随便谁当他的妻子都行,我才不在乎呢!」她又不认识那个伯爵。

    「妳错了,这是我和妳之间的事。」史特林走了进来,本来对她的装扮感到满意,可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她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口时,他不禁皱紧眉头靠近她。

    桑雅镇定大方的任他打量,可面对他专注凝视的眼眸,她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想掩住胸口,不过她不想泄露自己的紧张,仍硬压下那股冲动并将双手放在背后交迭着,殊不知这动作让胸部更是突出,更糟的是,不知是腰被束得太紧还是空气稀薄,她觉得呼吸愈来愈困难,心跳加快、双颊发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