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只有毛**爷的护照?你孙子不是要陪你去吗?」

    巧巧旅行社里,上班已满三个月的唐迎曦,穿着香奈儿套装,坐在她自己花了三万多元买来的真皮椅上,手拿万宝龙钢笔,看着坐在她正前方的贵人毛孟德,若不是他,她绝对没办法享受工作的乐趣。

    不过,她虽然刻意穿得像个OL,但那张青春洋溢的脸庞显得稚气未脱,一看就是个社会新鲜人。

    她这一问,毛孟德眉宇间的皱折就更深了,老眼透着孤寂,「志钧太忙了。」

    「可是他不是答应你了吗?还说绝对不会再失约了。」握笔的手一紧,美丽的眼眸隐隐透着点点火花。

    愁眉不展的老人家经她一再逼问,眼眶泛红,「我真的很抱歉,迎曦。」

    又来了,失约的人从不出现,道歉的永远是眼前这名孤寂的老人,她气愤道,「又不是毛**爷的错,是他啊,他这三个月来放你几次鸽子了」

    她好生气,赚钱真有那么重要吗?

    何况毛氏集团日进斗金,生意版图横跨欧、亚、美三洲,光从财经杂志的报导来看,毛志钧这个年仅三十岁的年轻总裁就算此刻退休,依他近五百亿美元的身价,他这辈子要怎么过都成,根本不必如此汲汲营营!

    毛孟德神情忧郁,「不能怪他,他是我带大的,又是独生子,我这老头的事业他只能一肩扛下,一再失信,也是因为工作。」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可是这次不同啊,毛**爷等了、盼了那么久,而且这趟日本行回来,就要接受癌症的治疗……」

    「我没跟他说我生病了,」毛孟德哽咽的揉揉泛泪的老眼,「我不希望变成他的负担,所以妳也别说。」

    「可是——」

    「说来自私的人是我啊,当我打拚事业时,我也不会想到志钧,现在老了,才知道亲情的可贵,才渴望多拥有一些幸福的回忆,奢望孙子的陪伴——」毛孟德看似感伤的转头看着窗外的蓝天,不着痕迹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眼药水,快、狠、准的点了几滴后,开始抽咽起来。

    「毛**爷,」唐迎曦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快步走到老人家面前,见他老泪纵横,她的正义感陡起,「太过分了,我要去找他。」

    就等妳这句话!毛孟德在心中暗自窃喜,表情却可怜的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狗,「妳要去找他?」

    她用力点头,「对,他既然答应毛**爷了,就要做到。你放心,我去跟他好好谈,一定、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毛孟德再次低头,好遮掩得逞的算计眼神,一方面还得假装艰涩的低喃,「不用了,他太忙了——」

    「再忙也该抽时间陪陪你吧,也许这是最后的机会啊,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说着说着,她眼眶也红了。

    她很清楚毛**爷的孤单,在这世上,她已经没有爸妈了,亲戚们又个个都是吸血鬼,用尽各种名目想挖她的钱,把她的生活搞得鸡飞狗跳,迫得她干脆搞失踪,拖着两箱行李,离开英国回到父母成长的地方,会找旅行社的工作,是因为妈咪就是在当导游时遇上爸爸的,她梦想跟着妈咪的脚步,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

    毛孟德偷瞄着泪眼婆娑的唐迎曦,这只旅游业的菜鸟导游年纪轻轻,却是这三个月来带他出国的专属向导,虽然外表看起来像芭比娃娃一样娇贵,但个性却很坚强,率真又善良,而他正在利用她的善良与正义感……

    「我现在马上去找他谈。」她越想越气,再也无法忍耐。

    「不行,他会气我在外面乱讲他坏话,说白了,他也不过是想多赚点钱而已。」

    「钱跟家人哪一个重要」她火大的将档案全推到桌子一角,「我跟他要护照去!毛**爷,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再走。」

    她紧紧握了一下他满布皱纹的手,给他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后,拿起皮包,踩着三吋高跟鞋,步出这间在业界被评为三流的破旅行社。

    毛孟德贼笑的看着玻璃门外渐渐远去的纤细身影,似乎都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的无形怒火了呢。

    这女娃儿太得他的缘了,让他忍不住想扮一下爱神。

    她跟孙子肯定会谈着谈着就演变成剑拔弩张的局面,一想到即将会发生的好戏,他把手放在胸口上,不禁开心的笑了。真好,这颗老心脏好久没有这么快速的跳动了啊。

    毛氏集团的台北总公司就位于松寿路上一栋花岗石大楼里,如今掌权的是毛家第三代毛志钧。

    毛志钧的成长过程就是一则传奇故事,他的父母在他三岁时因个性不合离婚,五岁时母亲改嫁,十岁时,他的父亲丢下人人称羡的总裁之位,选择一间偏僻的庙宇出家了。

    至于他真正开始在商界崭露头角,是毛氏集团在海外投资观光度假村失利,面临倒闭危机时,年仅二十七岁的他挺身而出,接下总裁之位。

    他除了与重要干部密集开会、稳定人心,也成功说服几个商界大老伸出援手,筹措到大笔资金,先扭转颓势,再稳扎稳打的经营,让集团顺利度过财务难关,甚至成功拓展业务,扩充商业版图,成为新一代的领导者。

    而毛氏集团旗下员工对这名外界赞誉有加的商业金童却是又敬又惧,一来他赏罚分明,二来他有严重的性别歧视,身边的重要干部都为男性,他冷漠精明,更是恐怖的工作狂人,比员工早到公司,却在近午夜时才离开,所以每个在毛氏工作的员工也都战战兢兢的,不敢马虎。

    然而这样一个把心神都放在工作上又才貌兼具的男人,自然也成了许多政商大老眼中的乘龙快婿,三不五时皆以谈生意为借口安排饭局,实际上却是为自己的女儿找机会。

    也因为毛志钧太抢手,为了能在众多选择中脱颖而出,一群上流美有事没事就亲手准备三餐或宵夜前来探班,希望能增加在他心中贤妻的印象分数。

    一开始,毛志钧考量到生意上的往来,再加上她们的长辈曾在资金方面施予援手,他还能强迫自己客气收下,再转手把这些爱心便当送给员工们享用。

    但是,当他发现这种消极的作法让她们没完没了的纠缠不休时,他便严词拒绝了,可那些上流美并不会因此打退堂鼓。

    更有甚者,几名作风大胆的千金女开始在他的办公室里色诱他,却也因为他始终不受诱惑,这些女人便开始怀疑他的性向,甚至传言他有性功能障碍。

    于是,一些不甘被拒绝的千金女,竟然掏钱找酒家女来他的办公室,看看他是不是真是因那两个原因才一再的拒绝她们。

    于是一些身价不凡的女公关开始频繁的出现在毛氏总公司,由于她们有脸蛋、有气质,说话又温柔,以洽公为由哄骗柜台小姐,让她们交换证件上楼,但一到了办公室,她们就摇身一变,换上诱人的爆乳装,前去骚扰她们的目标。

    厉害的是,她们大概都曾拜狗仔为师,明明毛志钧已经下令不准任何女性到他的办公楼层,但她们就是有办法混进总裁办公室,不过就算这样,下场也只有一个——

    「出去!」

    办公室吼声即起,下一秒,一名仅着薄纱内衣裤的妙龄女郎,狼狈的抱着衣服及皮包,低着头跑了出来。

    那波涛汹涌的D奶还有性感的吊带内衣裤,简直跟情趣商店里的模特儿一样,只要是男人看了都会喷鼻血,两名正好上楼来请示总裁意见的副理,就算已经五十出头了,也忍不住看直了眼。

    「厉杰!」

    第二声狮吼再起,两名副理立刻吓得立正站好,随即就看到身材有些微胖的特助急匆匆奔过两人身边,冲进总裁办公室,接着雷声轰隆,空气中烟硝味弥漫。

    约莫十分钟后,当厉杰走出来时,他的头垂得低低的、双肩下垂,在将办公室门关上时,额头贴靠着门板,整个人动也不动,像被一团乌云笼罩着——

    「下次我的办公室再出现女人,你就给我马上卷铺盖走人!」

    毛志钧中气十足的吼声劈出门外,让仍瘫靠在门板上为自己默哀的厉杰吓得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后,急忙高喊,「是!是!知道了。」

    二位副理忐忑的对视一眼,再低头看着手上的档案夹,罢了……还是晚一点再去找总裁好了,免得被扫到台风尾。

    毛志钧是菁英中的菁英,从小到大都是资优生、学校的风云人物,掌管集团后,更是成了钻石级的极品单身汉,但他性格冷酷严厉,只要和公事有关,向来不留情面,所以他们还是识时务的闪人好。

    只是,一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就见到一个长得像洋娃娃的女孩儿走出电梯,他们脸色大变,毫不犹豫的就跑上前,挡住她的去路,「快走,这里不可以上来。」

    又来了!唐迎曦极力压抑心中最后一丝耐心,从皮包里拿出手机,拨了毛孟德的电话,「麻烦你了,毛**爷。」

    她把手机交给其中一个男人,这是她能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上到这一层楼的原因,虽然她觉得毛志钧实在高傲得太过分,她不过是要见他一面而已,但从一楼大厅的接待处开始,任何人只要见到她按的电梯楼层,全都尽全力阻止她,若不是毛**爷,她早被轰出去了。

    「是是是!老总裁,了解。」频频应声的副理随即将手机还给眼前这个洋娃娃,警告道,「妳可要有心理准备——」

    他的话还没说完,厉杰一回头看到她,就像见到鬼似的,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就往电梯的方向冲。

    这男人是疯了不成唐迎曦努力的挣扎,「你放开我!」

    厉杰最近被钉得满头包,日子过得苦哈哈,全拜这些女人所赐,他恼火的紧拽着她的纤臂,「不放,我恨死女人了,害我天天被总裁轰炸,可恶,来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但个个都是恶魔!」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干么推我进电梯」她气得大叫,她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但她个儿小,力气也小,也只能紧紧按住开门钮,阻止电梯下楼。

    「厉特助,她是老总裁派来的人。」两名回过神来的副理连忙进电梯,把她又拉了出来。

    「骗人、骗人!我不知道上过几次当,你们别跟我一样笨!」厉杰像只猩猩大吼大叫,死也不放开她的手。

    「她真的是老总裁派来的——」

    两名副理急急拉人,唐迎曦被三个大男人拉来扯去,痛得她眼泪都要飙出来了,「放手!快放手啊!」她大声叫嚷,「很痛耶!」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雷霆吼声倏地响起。

    毛志钧站在办公室门口,怒不可遏的瞪着眼前的一团乱,而他这一吼,厉杰跟两名副理连忙放开手,大气都不敢喘的退到一旁。

    又来了一个是吗他冷冷的睇着直视着自己的年轻女孩。

    她的穿著打扮很贵气,香奈儿套装、Dior高跟鞋、蒂芬妮耳环,不过她的脸蛋倒很吸引人,一双大眼睛圆又亮,睫毛长又翘,最难能可贵的是,每个来找他的女人都浓妆艳抹,但她虽是素颜却天生丽质,像天使般无瑕纯净,在一头乌黑直发的衬托下,更是美得不可思议。

    但是,那双滴溜溜又圆滚滚的黑眸此时却冒着火。可笑,她有什么资格生气?

    在他打量唐迎曦的同时,她也无畏的回视他,记得她曾经看过一本介绍他的人物特写杂志,里头提到他身高一八五,那时还没啥感觉,现在看到本人,她突然觉得一五八的自己,根本就是哈比人。

    在他迈步向前时,一股好闻的古龙水味迎面而来,带着莫名的蛊惑,她的心跳着实漏了一拍,顿时气血乱流,但一对上他那双冷峻好看的黑眸时,她却有一股想转身落跑的冲动。

    真是见鬼了,她的胆子从没这么小过啊!她在心中暗骂自己,也硬逼自己强忍住逃跑的冲动,与他对视。

    毛志钧双臂横在胸口,周围散发着唯我独尊的狂傲霸气,桀骜不驯的眼神睥睨着她,看得出来,他对她的出现感到极度不悦。

    「马上离开,不然我叫保全上来。」

    好冷的语气,但就是这样冷冽的声音让她莫名狂跳的心脏恢复正常,她立即不客气的响应,「我把话说完,马上就走。」

    他嗤之以鼻,「我对妳要说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又要走回办公室。

    「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

    他倏地停下脚步,顿了一秒,没有回头,仍继续往办公室走,厉杰跟两名副理则瞠目结舌的瞪着这名越看越美的女孩,对她的胆量更感佩服。

    她没有追上前,只是拉高音量,「你还是个撒旦,给你爷爷希望后,又让他失望,你这孙子是怎么当的」

    想利用他爷爷跟他拉关系他冷笑一声,走进办公室,完全不理她。

    果然,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爷爷,她握紧粉拳,「既然你这个孙子是这样当的,那么,这次到日本,我会好好替毛**爷找几个干儿子、干女儿。」

    她越说黑眸里的怒火就烧得越旺了。

    「反正毛**爷也曾经这么跟我说过,他想要找个人好好陪陪他,只要那个人可以让他开心,他所拥有的集团股票、有价证券、存款、土地、房屋,在他百年之后,他就会全都留给那个人。」

    「碰」地一声,毛志钧用力把办公室的门甩上。

    她咬咬牙,气得差点吐血,用力大叫,「好!其实又何必去别的国家找呢?我唐迎曦当毛**爷的干女儿就行了,不但有那么多好康可以拿,而且论辈分,你这个大总裁还得叫我一声阿姨呢!」

    唐迎曦这不是爷爷这几个月来老是在他耳边叨念的名字?甚至还想收为干孙女的旅行社导游?

    正要坐下的毛志钧立即起身,神色紧绷的拉开办公室的门,正好看到她走进电梯。

    「等一下。」他皱着眉叫道。

    「你慢慢等吧!」

    她送他一个大鬼脸,在他冲到电梯前时,电梯门正好关上,但那小小的细缝,让他刚好看到她眸中闪过的得意嘲弄之光,气得他握拳猛捶电梯门一下后,随即转身冲向楼梯间。

    厉杰跟两名副理则是满脸难以置信,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总裁追女人呢!

    毛志钧跑了五层楼才拦截到唐迎曦,把心不甘情不愿的她硬是拉回自己的办公室。

    厉杰奉命送上咖啡,忍不住多看了她好几眼,这个女孩果然美得惊人,而且全身贵气十足,气质更是清新,看来应该只有十七、八岁吧?

    「出去。」

    大老板黑眸一瞪,厉杰尴尬的连忙直起腰杆,乖乖的退了出去。

    毛志钧看着她优雅的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好像觉得不错,又啜了两、三口后,才放下杯子,然后看着他,「我很忙,有事快说。」

    会有他忙吗他挑高了浓眉,冷笑一声,「我对妳一点都不陌生。」

    「呵!彼此彼此。」她也学他挑眉冷笑,只是功力不足,反而比较像在做鬼脸。

    莫名的,对她的回答,他竟然有些想笑,但印象所及,爷爷谈到她时,都说她有多么可怜、多么坚强,对自己的工作又多么的尽心尽力,她还是唯一一个会退还小费的导游,只因为她觉得他给得太多,而她并没有做那么多。

    这一点,他的确对她有了不错的好印象,不过,她的耐心显然欠佳。

    她突地站起身,「我看还是等大总裁想好了要跟我说什么,再打电话告诉我吧。」

    「坐下。」说来还真可笑,这是第一次有女人这么急着想离开他身边,他撇嘴冷笑。

    毛志钧身上有着一股王者的气势,言谈之间显得不容他人辩驳,唐迎曦被他这股气势震慑住,竟不自觉乖乖坐下,但在意识到自己的服从后,她忍不住嘟起红唇。她怎么这么听话啊

    看多了人性的丑恶与虚假,毛志钧意外的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不懂得掩饰心绪的异类。可怜!她的心,会很容易受伤的!

    「我知道大总裁很忙,快说吧,瞪着我看干么。」她没好气的道,她也不喜欢他的眼神,像在嘲笑她,而且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同情?

    他往后靠向椅背,点点头,「我想知道,妳说我这个当孙子的人言而无信、是撒旦的种种指控,因何而来?」

    「好。」愿意请教就有救,她很干脆的把她跟毛**爷所说的话,一古脑的全说出来。

    爷爷真贼!他何时答应要跟他一起出游?又何曾放过他鸽子但看着她一副打抱不平的小脸,他如果说实话,她肯定不信。

    他也喝了一口咖啡,再定定的看着她,「我不出去玩的原因很多,妳知道集团下的员工有多少吗?我忙,不是只为了我个人的未来而打拚,女人!」

    她抿紧了唇,她敢发誓他说「女人」时,语气是充满不屑的,从不少八卦杂志上得知,这个男人对女人不假辞色,尤其是那些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但她也相信这是因为他沙文主义的偏执所致,毕竟这样自以为是的大少爷,她从小到大看过不少。

    她直视着他带着鄙夷的目光,「所谓无奸不成商,我想毛总裁肯定已看过不少险恶之人吧」

    他黑眸半瞇,突然有点期待她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她随即粲然一笑,双手交握,看来优雅又娇贵,「你不去,我更好下手。」

    「下手?」

    「对!我稍早说的那些话全是真的,而且我相信要替毛**爷找一名好律师更改他的遗嘱,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妳在威胁我?」

    他又好气又好笑,她竟然这么看轻他,他在商场上的冷血,这个小家伙肯定没见识过,竟敢捋虎须

    「我有能力威胁你吗?我不过是个未满十八岁的女孩而已,大叔!」她受不了的直接反驳他的过度猜疑,「我只在提醒你,你汲汲营营的不就是钱而已?不过短短十五天,应该赚不到毛**爷所拥有的一切吧!」

    把他叫成大叔还对他说教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不一样,没有搔首弄姿吸引他的目光,而是愤愤不平的指责他对爷爷的不够在乎。

    他突然起身,走到一旁的衣架,从挂在上方的西装口袋里拿出烟跟打火机,点了一根,吸了一口。

    爷爷想要他陪他出国玩吗?不管是不是真的,那个脾气古怪兼幼稚的老人家,还是头一回希望自己陪他出游,而且还扮演起备受冷落的孤单老人了,看来,他这个孙子如果没有陪他出去玩一玩,岂不是枉费他演得这么起劲?

    看着他站在玻璃帷幕前吞云吐雾,她忍住她最讨厌的烟味起身,「我先走了。」

    「去日本不必签证,护照我也习惯随身携带……」他突然开口,走回位子,将吸了几口的香烟捻熄在烟灰缸后,按了内线的分机,「厉杰。」

    不一会儿,厉杰敲门进来,恭敬的行礼,「总裁。」

    唐迎曦仍瞪着毛志钧,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他看着唐迎曦,「我出国的相关事宜都由厉特助安排处理,相关资料他会提供给妳。」

    他的意思是……他会跟毛**爷一起去日本玩喽她眼睛突地一亮。

    他挑起浓眉,看着她白皙柔嫩的脸庞上兴奋的红晕,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单纯与稚气,有点扰乱他那一颗早已死寂的心,不过,女人给他的震撼教育太大,他不会再自找麻烦。

    他坐回办公椅上,「我要做事了,还是妳有另外的才艺要表演?」

    她当然明白自己该走了,只是……「才艺?」

    「是啊,不少女人一进到这里就上演脱衣舞,妳要表演就快一点,我只有一点时间。」他说得一本正经,还煞有其事的挑眉看着她,摆明在等她表演。

    「我不打扰你了,再见!」她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思想邪恶的人!

    厉杰低头偷笑,原来老板下逐客令的方式是因人而异啊。

    她快步走出去,厉杰也识相的跟着退了出去。

    约莫一个钟头后,唐迎曦回到旅行社。

    「妳说什么?毛总裁也会同行?」

    唐宝蕾欢天喜地的紧握着唐迎曦的手,未婚的她守着这间从年轻创业至今的旅行社,一直都只能以跳楼拍卖价来争取客人,所以撑的很辛苦,也只能养两名员工,但从三个月前,这个全身名牌的漂亮女孩带着第一名重量级的客人上门后,她就看到「钱」途了。

    「是,他的特助说,他的要求只有吃好、住好。」

    唐迎曦笑得好开心,她对社长充满了感恩,因为从英国飞来台**时,她一连向好几家颇具规模的旅行社求职,但他们都认为她是在开玩笑,说她一看就是富家女,哪请得起,还拚命向她推销行程,烦不胜烦,她只好走人,本以为没有机会得到她梦想中的工作,但唐宝蕾却给了她一个机会。

    「妳真是我的贵人啊!」

    唐迎曦虽涉世未深、社会能力也不足,却很得老天爷的眷顾,老总裁不仅指定由她一对一带团出游,给唐迎曦的小费很优渥外,连她这名雇主也有小费,并挑明了要她绝不能辞掉唐迎曦。

    开玩笑,唐迎曦就跟财神爷没两样,她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只是,社长,毛**爷已经自行规划好他要玩的地方了,可是住跟吃要由我来安排——」唐迎曦的表情很尴尬,也很心虚,她这领队兼导游根本就是临时恶补的,当然,她是有志要考导游证照,可是要读的书真的太多了。

    「没问题的,来。」唐宝蕾拍着她的手,叫来另一名业务兼导游,「素玲,妳好好帮忙迎曦,老总裁吃、住一定要六星级的,还有,把一些相关的旅行信息准备好,让迎曦拿去背,这样她才能应付。」

    王素玲的心情很差,她已经好久没带团了,只能领底薪苦哈哈的过日子,对唐迎曦的好运是妒嫉不已,「这些事她自己做就好了嘛。」

    真是的,她就不懂,一个千金小姐干么窝在他们这间破旅行社,害她这个不得志的老鸟还得充当她的助理!

    唐宝蕾瞪了她一眼,「王素玲,我说什么,妳就给我做什么,等到哪天妳也有个重量级的专属贵客,换我来替妳处理这些事。」

    「知道了,知道了。」王素玲闷闷的转身,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翻阅起来,这可是她当了二十年导游的心血。

    「麻烦妳了,王姊。」唐迎曦很不好意思的朝她点点头。

    真是高级导游,什么事都要有人替她做得好好的,连送茶水、点心给客人的工作也不必做,收入却是最高的,王素玲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但资料还是得照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