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格——少爷,我们被盯上了。」

    在西安秦岭附近一个名为太白的边城里,小毓心惊胆颤的走在熙来攘往的街道上,一边频往后瞄、一边紧紧抓牢女扮男装的恩颐。

    说来她们偷偷离开王府也不过一阵子,但感觉上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她真的不知道一向遵奉礼教、温柔沉静的好格格,怎么也会留书离家出走,更不可思议的是,格格这一路上老盯着男人瞧,好可怕!肯定是被晨懿格格传染了,要不,怎么会做出这些古怪举止

    恩颐努力维持冷静,眼角余光也不由得往身后瞄,果不其然,前一天在客栈遇见的两名中年男子正以一种暧昧的眸光盯着她不放。

    她吞了口口水。看来是被识破女儿身了,该怎么脱身?

    由于她的思绪全专注于如何逃离那两个色胚上,再加上扮成小厮的小毓又三步并作两步的急拉着她穿梭在来往的人群中,一个恍神,她整个人撞向一堵硬邦邦的肉墙,痛呼一声,主仆俩的手也分开了,她整个人还因此倒弹两步,跌坐在地上。

    小毓急着正要奔向主子时,竟见一辆马车就这么朝恩颐急驶而去,「天啊!」

    她倒抽了口凉气,还反应不过来,一道黑影已陡地窜出,眨眼间,马车驶过,但她家主子也不见了。

    「少爷!少爷!」她吓得大叫。

    恩颐其实离她不过几步远,但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就站在她身前,挡住了小毓的目光。

    「没事吧!」

    一个低沉带着威峻的嗓音陡起,才经历生死一线间的恩颐仍惊魂未定,但她很清楚,此时揪着她手臂的大手的主人,就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的人。

    她喘着气,抬头看着救命恩人,「我没——」一对上救命恩人的脸孔,她顿时一愣。好一个俊朗的男人啊!

    一张俊逸绝伦的脸上,黑眸深邃、鼻子高挺、薄唇轻抿,一袭蓝白相间的绸缎更让他看来显得威武挺拔,全身上下带有一股卓尔不凡的尊贵气息,绝对来自富贵人家。

    古南胥低头看着这名只到他胳肢窝、乳臭未干的漂亮小男生,忍不住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虽然早已习惯外界对自己这出色的皮相露出目瞪口呆或倾慕神情,但被一个小男孩这样屏息凝睇,这可是头一遭,感觉不太舒服。

    他放开了小男孩,转身就走。他才做了第六件好事,还有四件,他的动作得加快……

    小毓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呆立的主子,她连忙奔过去,没想到,有人的动作比她快。

    「少爷吓坏了吧,都说了少爷别出远门,我们赶快回马车去,我去备个茶让少爷压压惊。」

    两名阴魂不散的中年男子突然一左一右的上前架着恩颐的手,状似熟稔关心,但两双贼眼可是在她那张粉雕玉琢的俏脸上直打转。

    恩颐一边拉长脖子看着就要没入人群里的恩人,一边急着挣脱两人,「放手!我不认识你们!」

    「少爷,你不能因为想学人家行走江湖就装做不认识我们,你要出了事,我们怎么跟老爷交代啊!」两名中年人脸不红、气不喘的好言相劝。

    旁观的人们则一脸困惑,不知谁说的是真的。

    「你们快放开我家少爷!」

    小毓也冲上前欲拉开两名色胚的手,奈何孔武有力的两人一手就甩开她,害她跌在地上。

    「小毓!」

    恩颐回头看着与自己形影不离的丫鬟起身后又追上前来,而且一张口,便使尽吃奶力气的往其中一人的手腕咬。

    「噢——」男人痛呼一声,不得不放开手中美人。

    恩颐见状,也有样学样的往另一个仍抓着她不放的中年男子狠咬下去。

    「哎哟——」这名男子亦痛呼一声,火冒三丈的大力甩开了她。

    她身子纤弱,整个人几乎跌飞出去。「啊——」叫声未歇,她已落在一个强而有力的臂膀中。

    古南胥瞪着惊愕的抬头、眼神对上他的小鬼头,然后将人放下,「如果你要行走江湖,我劝你等长大一点、练好武功再说!」

    从那不以为然的口吻判断,他真的相信那两个中年男子的话了。

    恩颐连忙澄清,「公子误会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是啊、是啊!是他们缠着我们不放的。这位公子,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少爷啊。」小毓也急急的跑过来,用力的说着。

    古南胥看着这对干干净净的主仆,再看向那两名略显狼狈、但黑眸中迅速闪过心虚之色的男子,他心中有底,「退后。」

    恩颐先是一愣,但随即明白的拉着小毓退到他身侧,眼神紧紧的盯着他俊朗的侧脸,蓦地,一个令人神魂颠倒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她不自觉的屏息凝睇,一颗心又是怦然狂跳起来。

    「第七件。」她听到他低沉的说了这三个字后,脸上明明带着魅惑人心的笑意,眼神却在瞬间冰冷。

    两名中年男子看着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俊美男子。

    理智叫他们放弃那头昨天就看上的肥羊,可是两人的目光忍不住又瞥向那名即使穿着男装,仍可看出是女儿身的大美人。如此粉嫩粉嫩的天仙佳人,简直是世间少有,要他们放弃,还真舍不得啊!

    他们打量着这名衣着贵气的俊美公子,心想也许他只是装腔作势,很多富家子弟都是花拳绣腿,不足为惧。

    两人互使一个眼神后,出其不意的动手,但俊美男子的动作更快,几乎只在眨眼间,两人就惨叫一声被打飞了出去,吓破胆的两人自是头也不敢回的落荒而逃。

    「好、好厉害啊!」小毓看傻了眼。

    终于找到她要找的人了!只是这要她一个大姑娘家如何开口恩颐忐忑不安的双手一拱,「谢谢公子的——」

    「少啰唆,别跟着我!」他还有三件好事要做,才能回山庄去睡大头觉。

    恩颐见他态度粗鲁,转身就走,先是一愣,回了神又连忙跟上,急促追在他身后道:「请教公子贵姓大名?」

    「小鬼!」古南胥突然停止脚步,回过头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如果感念我的救命之恩,就别跟着我,不然,你会倒大楣的!」

    「可是——」

    「快回家去。」

    她咬着下唇,拧眉看着他。她至少得知道他的名字啊!

    「老天,你是男人,就算是年纪小,也别做娘儿们才会做的动作,那会令我想吐。」

    见他黑眸闪动着冷酷的光芒,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在看到他猝然转身继续往前走后,她低头思索了一会,彷佛做了重大决定的抬起头来,「小毓,我们快跟上去。」

    她拉着小毓,很快的跟上救命恩人,但这一次,她有刻意保持一小段距离。

    「这男人挺好心的嘛,虽然刚刚突然变得好凶喔。」小毓看他丢了银两给跪在庙前乞讨的乞儿。

    恩颐的眸中也有赞赏之光,接着,一路跟随下来,她又看到他在见到一个小男孩把毽子踢到屋檐后,便一个飞身的上前将毽子拿下来交给小男孩。

    看着这一幕,她觉得她的心弦被拨动了。

    「我帮你吧,老爷爷。」

    古南胥早就知道那对主仆一直鬼鬼祟祟跟着他,但他懒得理他们,径自帮这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家将一车子水果往上坡推去,并在心中默数,该有十件好事了。

    真是的!他今天在赌坊的手气怎么这么背?他肯定是被诳了,要不怎么会输得那么惨,前两天才分得的银子全数吐出来不说,还被要求做十件好事替袁师父积阴德,真是见鬼了!

    恩颐走走停停、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就怕给跟丢了。

    她这一趟鼓起勇气离家出走,为的就是找一名正直有才气、有胆识且心地善良的男子托付终身。

    虽然惊世骇俗,但她思忖再思忖,如果她没这么做,胆大包天的晨懿就会为了自己,义无反顾的混到军营里当差,万一出什么岔子,她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在这世上,她就一个人而已,真出了什么事,就一人承担,但晨懿不一样,她有疼她、宠她的阿玛、额娘、哥哥、姊姊、爷爷、奶奶,还有一大群关心她的好友们,若出了事,她的罪过好大好大……

    「公子,妳看。」

    小毓的声音唤回陷入思绪中的她,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见到那名男子走至一间客栈朝几个站在客栈前的男子说了几句话后,随即有人拉来一匹神骏的黑马,他随即翻身上马,策马离去。

    「他走了耶。」小毓直觉的又看向主子。

    恩颐凝视着逐渐远去的身影,深吸口气,看向那几名男子谈笑着走进客栈,她向小毓点一下头,跟着走入客栈。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主仆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几道菜后,恩颐的目光就落在离她们有一段距离的那群男人身上,她俯身对小毓交代了些话。

    小毓点点头,起身走过去弯腰拱手,「请问,刚刚在客栈门口跟你们说话的那位公子贵姓大名?所居何处?」

    一桌原本正在嬉笑怒骂的男人突然安静下来,其中一名大胡子立刻瞪着她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她要是知道就好了!小毓在心中嘀咕,但仍照着主子交代的话说:「我家少爷游历天下,志在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刚刚承蒙那名公子救了我们家少爷——」

    「哦,是要报恩啊。」

    她忙点头,「是。」

    众人迅速交换一个好笑的眼神后,那大胡子道:「他是『寒旭山庄』的大当家古南胥,在这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善人呢!」

    「没错,而且勇猛无惧。」

    「济弱扶倾、乐善好施。」

    「择善固执,正直沉稳,有所为、有所不为,是个铁铮铮的汉子!」

    几个大男人口沬横飞,对那人赞不绝口,还豪气的喝着一杯又一杯的酒,接着那名看来营养不良的小少年拱手称谢,笑咪咪的走回另一桌去,与一名背对着他们的蓝袍男子低声窃语。

    他们面面相觑,其中一名压低声音说道:「他们对咱们大当家真的是为报恩来的?」

    「要不然呢?就他们那模样能干么?咱们大当家的一根手指头一弹!嘿,就能把他们弹到天边去打滚喽。」

    这夸张的话语一出,众人皆是忍不住哄堂大笑。

    虽然夸大了些,但他们老大的确武功盖世,打家劫舍的能力更是一流,是让外界闻风丧胆的匪盗之王「黑帝」,不过,这当然是天大的秘密啦,当老大率领他们打家劫舍时,他们全都包得紧紧的,只露出两只眼睛,没人知道他们这群人的真实身分。

    而他们一群人的哄笑声,立即引来小毓好奇的想回头,但马上被制止,「别看了,我们越低调越好,别引来太多的注意。」

    小毓明白的点头,继续吃东西,但她比较好奇的是主子心中到底有什么打算。

    恩颐一直等到他们那群人离开后,便向店小二要了间上房,并向他询问寒旭山庄,得知该山庄专门制造及买卖漆器,而这个边城里有大半的百姓,都在寒旭山庄的漆器厂工作。

    至于古南胥,则是个不知来历的神秘人物,已在这里住了六、七年了,没有家人,朋友不少,前些日子附近出现山贼,在夜晚时分出没强抢民宅和女人,小衙门里的衙役对这些山贼无能为力,还是他带领山庄侍卫出来巡夜,痛宰那群山贼后,边城才恢复宁静。

    「那么……他一定娶妻了吧?」如此优秀的人怎么可能还是独身。

    店小二笑咪咪的摇头,「没有,古当家几年前买下寒旭山庄时,就是一个人,这会儿也还是一个人,不过……」

    「不过什么?」她边说边看了小毓一眼,她明白的上前给了小二一碇碎银子。他笑咪咪的揣入怀中后道:「他人好是好,但脾气阴晴不定,偏偏长得相貌堂堂,所以女人缘特好,但他不近女色,就连山庄也不聘未出阁的小丫头,真是浪费了那张脸。」

    恩颐点点头,示意小二离开。

    她锁眉看着摇曳的烛火,要舍去矜持已够困难,没想到他还不近女色。

    小毓站在她身边,一边替主子倒茶一边观察眉头揪紧的主子,到底想干么。

    恩颐双手拿起杯子,回想他两次救了自己,还有那一幕幕温暖她心的善举。

    机会稍纵即逝,她可能很难再遇到那么好心且拨动她心弦的男人……

    一想到这里,她粉脸燥热不已。

    她大口大口的喝下茶水,再深吸一口气后,看着错愕的小毓,「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拜访古庄主,然后,我——」她神情紧张的宣布,「我要拜托他娶我。」

    「什么」这一听,小毓双眼瞪大,下巴差点没脱臼了,「主子,妳不是当真的吧?妳别被晨懿格格传染了,做出这种荒诞不经的事啊!」

    但无论小毓怎么叽叽喳喳的劝阻,她都没有改变初衷,因为她早已托人转交书信给晨懿,请她等自己一个月,她一定一定会带一个丈夫回扬州的!

    寒旭山庄依山而建,远远看去,亭台楼阁层层迭迭,近看后,才发现整座山庄威严富丽却不见匠气。

    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卫,先是看到驰骋而来的马车上步下一名清秀丫鬟后,又见她搀扶着一名倾城绝色的女子下了马车,两人脸上既惊艳又诧异。

    毕竟大当家有交代,山庄里除了自家女眷可进出外,庄里丫鬟可都只能聘用中年妇女以上的岁数。一来因为大当家俊美过人,身边又不见红粉知己,所以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小姑娘常忘了自己的身分投怀送抱,惹得大当家火冒三丈;二来则是因为二当家天生好色,见到稍有姿色的女子就欲轻薄人家,因而捅出许多楼子,所以,山庄里已有许久不曾再见过这般赏心悦目的美人儿了。

    小毓一见两人没礼貌的直瞪着主子瞧,立即上前,「我们是来找庄主的。」

    「庄主最讨厌女人,我看妳们还是走吧!」其中一名侍卫道。

    最后还是恩颐上前,温柔婉约的一再请求通报,才让两人同意,于是一名侍卫脸红红的入内通报,但主仆俩在门外站了好久才得到回复。

    「我家庄主只允许小姐一人进入。」

    「什么」

    「小毓,妳留在这里。」恩颐摇头制止她的抗议,随即跟着侍卫步入山庄。

    她边走边打量,发现山庄里院落雅致、亭台楼阁精美,池塘曲桥在绿树成荫的点衬下更显宁静,至于甫踏进的厅堂则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领路的侍卫脚步未歇,她一路跟着他左弯右拐的进到另一间厅堂,直到连进两道门后,才看到了她要见的人。

    那名侍卫随即退下,还顺手将门给关上,她直觉回头,却发现这间厅堂竟有三道关上的门,虽然有些诧异,她还是提醒自己是从中间那道门进来的,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要逃离时,才不会慌了手脚。

    暗做深呼吸后,她回过头来,看着厅堂中坐了两排满满的人,其中还有不少是她昨天在客栈里看到的,人一多,她顿时紧张起来,尤其在抬头直视着坐在一张镶嵌着玉石的红木座椅的古南胥时,更显得手足无措。

    他今日身穿一袭镶金的圆领黑袍,看来异常高大,昨晚占据她脑海不去的英俊容貌则是面无表情,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

    在她打量他时,古南胥也正看着一身珠翠绮罗的她。不可讳言的,这名一早就来拜访的女子的确是一名水灵灵的大美人,粉颊无瑕、唇似樱红、长而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双灵动清澈的翦水秋瞳,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显示她是来自好人家的千金,而且——他半瞇起黑眸,越细看她五官越觉得她像极一个人,一个伤透他的心、令他深恶痛绝的女人!

    他不喜欢她!当然也没认出她就是他昨日出手相救的「小鬼」。恩颐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逼自己勇敢的迎上他冷漠的眼神。

    没想到再见面,他给她的震撼更大,尤其此刻,他从座位上起身,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时,高大魁梧的身材及那狂傲不羁的尊贵气息,竟让她觉得自己渺小,也动摇了她好不容易才凝聚的小小勇气。

    古南胥来到她身前,黑眸蓦地一凛,因为她那双动人的美眸里,竟然有着清楚的恐惧。既然害怕又为何要来?

    两人之间仅有两步距离,恩颐见他仍一脸冷漠,她全身更是僵硬,忐忑的目光扫过两旁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男人们后,再回到正明显等着她开口的古南胥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