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番外篇】

    三年后

    夏子燃摇着扇子,悠哉悠哉的晃进了赫连府,府中的管家、小厮和婢女低头向他问好后,就又做自己的事去了,谁也没有把注意力摆在这个一年至少有大半时间都会来府里乱晃的客人身上。

    夏子燃虽然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府邸,但该有的分寸可没忘,绝不会擅闯女眷的后院,他大摇大摆的走到待客的厅里,侧头一看,就见一个四头身的小女孩正站在门边瞧着他。

    「唉唷!我的小姑娘,快来让叔叔抱抱!」他勾起一抹坏笑,朝着小丫头勾勾手指。

    圆润润的小姑娘是标准的苹果脸,两颊红通通的,一头柔软细发上紮了两条细细的红色发带,衬得她更加可爱灵动,她眨眨眼,充满警戒的望着他,正色道:「爹说过,别让坏人勾勾手就走过去。」

    夏子燃表面上堆着笑意,心里却暗自唾骂,赫连奇这爱女成痴的,别的不教,倒是先把他塑造成一个坏人了,哼!不就是曾经威胁过他而已吗?芝麻点小事也记了这么多年。

    他这时完全忘记就因为这个威胁,他可是过了一年多后才办了婚事,抱得美人归,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他对付小鬼头的招数多得很,而且对于抢占小姑娘心中位置这件事一直都乐此不疲。

    「乖冉冉,叔叔都来这么多次了,也不是坏人啊,要不你刘叔会让我进门,对不对?来!」

    夏子燃把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夫拿来对付一个小姑娘,一下子就把小姑娘说得迷糊了。

    也对,如果是坏人的话,刘叔才不会放人进门呢!不过爹说……小姑娘苦恼得皱紧眉头,扒在门框上,眼巴巴的望着他又低头想了想,接着又抬头反覆做着同样的动作。

    夏子燃被她这可爱的模样逗得直想哈哈大笑,但仍硬忍住笑意,从荷包里掏出糖来,蹲到小姑娘面前,柔声说:「瞧!上会儿你说要吃六福堂的糖块,你娘不给你吃,叔叔今儿个就特地去帮你买来了,这大冷的天呢,多遭罪啊!快吃看看好不好吃,呐。」

    赫连冉心动的看着那个做成梅花果子形的糖块,大眼眨啊眨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很好看的叔叔,小胖手就要伸出去拿,突然一只手从后头探了过来,直接把糖块抢走。

    她看着眼前突然消失不见的糖块,嘴一扁,眼眶一红,就要哭了起来,随即便被刚赶过来的米小悠给抱了起来。

    夏子燃眯着眼看着站在门边的姑娘,忍不住凉凉的反问:「怎么,这是没东西吃了?居然还抢小孩子的零嘴。」

    手里拿着糖,木莞之直接扔进嘴里,看着眼前明明都已经二十好几还幼稚得不行的男人,没好气的说:「没脑子的蠢男人,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抢得快,真让冉冉吃这种糖块,等等你非得让将军给打得半死不成。」

    「谁不知道六福堂家的果子糖最是抢手,小姑娘们一个个都爱不释手,我这可是一大清早就去排队才买到的。」夏子燃一脸不以为然。

    将硬邦邦的糖块咬碎后吞了下去,木莞之没好气的又补充道:「你也说了那是小姑娘了,冉冉现在可还不能吃这样大块的糖,要是不小心噎了嗓子,我看你就是自杀谢罪,也逃不了让将军鞭尸的下场。」

    夏子燃本还想再回嘴,但是想想赫连奇爱女如命的架势,又觉得这并不是不可能,最后哼了声,索性不说话了,却忍不住在心中暗忖——男人婆!他要用最大的恶意诅咒她嫁不出去。

    木莞之对于他那种鄙视的眼神可是看透了,不痛不痒的回道:「又要偷骂我嫁不出去?哈!我还没二十呢,再怎么说也比你这个二十多的老男人好多了,到现在还得躲到将军府里躲成亲,真是脸皮够厚的!唉,不过这说的也是,都这把年纪了还没成亲,这看起来也人模人样的,该不会是……有问题吧?」

    她自小就在男人堆里长大,说话作事也没个拘谨样,眼神顺着话语一往下飘,脸上暧昧的嘲笑,瞬间让夏子燃暴跳如雷。

    「你……你看什么呢你!」他瞪着眼前这个没羞没燥的大姑娘,只觉得自己一世的清白都要毁在她那张胡乱说话的嘴上。

    可恶!赫连奇那个家伙,打仗就打仗,怎么就带了这样一个说话没个禁忌,举止大剌剌,上不了厅堂,却下得了武场的男人婆回来?!亏他一开始还以为他打一次仗脑子也开了窍,居然带了女人回来,结果没想到带回来的根本就是一头母老虎。

    木莞之低笑,眼里的嘲弄很是明显。「也没看什么,这还光天化日之下呢。」

    两个人斗嘴斗得开心,站在一边被忽略的米小悠也只能无奈的对着女儿笑了笑,然后看向刚来到身后的丈夫,无奈的低声道:「这两人又吵起来了。」

    赫连奇眼里闪过一抹笑意,迳自带着妻女往后院走。「别管他们,等等吵完了,自己就会过来了。」

    米小悠把女儿交到他手中,让他抱着,摇摇头道:「这都吵了这些年了,两人怎么就是不开穷呢?」

    当初丈夫把木莞之带回来的时候,她曾经以为他不过几年就起了二心,本来都打算挺着个肚子走人了,没想到这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姑娘,送的见面礼居然是头老虎!

    她一对上丈夫的眼神,就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用说后来才从丈夫那里知道,这个姑娘是一个马贼家的姑娘,家里人都没了,让他一顿饭给捡回来的。

    或许是天生的冤家对头,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夏子燃和木莞之两个人就吵个不停,就是有时候夏子燃出去外头也要写了信回来吵,这日子久了,也就他们两个人还以为自己是互看对方不顺眼,却不知道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有那么一点暧昧,只是那一层窗纸没人捅破,这两个人似乎也乐得就这么装糊涂。

    「只能说,那两人可比你迟钝得多了。」赫连奇想起从前的事情,忍不住戏谑一笑。

    米小悠脸一红,瞋了他一眼。「说谁呢!」

    赫连奇但笑不语,只是被抱在怀里的赫连冉在接连被忽视后,忍不住拍了拍自家爹的脸,软软的说:「爹爹,冉冉的糖被抢走了。」

    他爱怜的拍了拍女儿的手轻哄,「冉冉乖,那糖块太硬了,你娘才会不许你吃,等过几天,我们到温泉庄子去,让玉姨帮你做点你能吃的糖,好不?」

    米小悠瞪了他一眼,小声的说:「就你宠着她,她尽是吃糖,饭都不好好吃了。」

    赫连奇笑了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疼女儿疼得太过分了,就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都是一样疼。

    「就一点而已,其他的都打包打包送到学塾给升哥儿吃,升哥儿这年记也是爱吃糖的,可不能忘了。」

    小女孩一听见哥哥的名字,连忙跟着拍手点头。「是呢!要做糖给哥哥吃。」

    「行了行了,好像就你们父女俩有心似的,回头我让玉娘帮着我多做一些就是了。」

    米小悠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随即想起玉娘夫妻俩前阵子正忙活的事情,「不过玉娘这阵子还忙着帮我盘铺子的收入,就是要到庄子里去,也得多等几天,再说了,大树也不是得空的,到时候可得再盘算盘算才行。」

    赫连奇点头。「知道了,到时候会注意的。」

    两人抱着孩子走到后院的园子,园子里已经开了散散落落的几枝梅花,淡淡的清香勾起了记忆,让两人忍不住停下脚步。

    赫连奇看着米小悠,轻轻问道:「你……想过回去吗?」

    米小悠愣了下,才明白他说的回去是回去哪里,脑海里马上涌现曾经有她两世回忆的地方,不过奇的是,她本以为会很难忘记的东西,现在却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了。

    抿抿唇,她摇了摇头。「不了,也没什么好值得回去的,就是哥哥那里你也替我打听过了,他们一家都还好……」

    他打断她的话,认真地道:「若你想回去也不是不行,现在已无战事,我这官——」

    这次换米小悠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我是说真的,别再说辞官不辞官的话了,我可不信皇上会轻易的放你走。」

    她牵起他的手,微眯着眼,远望着曾经的来处方向,低喃着,「曾经,那里是我的故乡,但如今,这里才是我的家乡,因为有你、有升哥儿和冉冉,还有玉娘等等许多人……以前我不明白,但是现在我知道,我很幸福,就够了。」

    他轻叹了口气,凝望着她的双眼,紧紧回握她的手。「我只希望你知道,只要能够让你开心,我什么都能放弃。」

    「我知道。」但是她现在就已经幸福得不需要其他了。

    微风轻动,两个人相偎相依,伴随着稚嫩的童声笑语,三个人勾勒出一副幸福的画面。

    米小悠安稳的偎靠在他的怀里,脑海里浮现一句话——

    吾心安处是吾乡。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重生吧女配之一《姨娘转职》;

    2、重生吧女配之二《恶姝谋夫》;

    3、重生吧女配之三《弃妇翻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