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章(2)大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3

    火麒麟的身体腾了空,它的前蹄子翘起来,整个身子离开地面直立着,身体内仿佛冲出无数道太阳的光将它撕裂成许多流萤似的光点悬浮在山洞中。这种光芒几乎要浊伤我的眼睛。

    火麒麟的全身抖擞着威风的不熄的气焰与火光。我趴在地上像傻瓜一样的叩着地面,手指尖硬生生的划出血来,火麒麟如国王般豪气的站在我面前温柔的轻喘。

    尾芽,别伤害自己了,我们下山吧。火麒麟用犄角将我拱到一边,我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他不由分说的将我拉到它的背上,慢慢的朝山下跑去。太阳已经落了大半边,天渐渐的暗下来,风也慢慢的凌冽,这雪山上的寒冷几乎没办法抵御。

    "阿嚏!"我很响亮的在火麒麟背上打了个喷嚏。

    你生病了。火麒麟问,没关系吗?

    "没事,我们连夜下山就好了,尉迟絮还在山下,我怕他担心自己赶到山上来。"火麒麟的火光笼罩着我,额头上大颗大颗的冒着汗。

    火麒麟嘶吼一声竟然往回跑,在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壁前停了下来,那山壁已经被大雪覆盖,火麒麟一靠近那雪融化后竟然露出个山洞来。

    "你是说我们在这里过夜吗?"

    火麒麟呼呼的喘着气,看起来对寒冷也是有些经受不住。我点点头从它的背上跳下来:"那就住这里面吧。"

    山洞里是个圆形的像帐篷一样,幸好火麒麟全身都是火并不缺火种,山洞里有一些干柴禾,还有一张虎皮,看来是山下的猎人上山打猎被困住的时候准备的巢穴。大雪很快将洞口封住,山洞里燃起了火顿时温暖起来。

    "火麒麟,你怎么会到雪山上来的?你早应该知道日食的发生时间,难道你赶到雪山上就是因为要保护我吗?"恩,一定是这样的,这火麒麟也真算有点良心。虽然心里还不能接受白星宿为我而死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但是和火麒麟也算是老朋友了,我第一次执行任务要保护的神兽,而且这两年中,我无数次的要找它。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若是以前我肯定会撒了欢儿似的跑过去牛皮糖一样缠住他说,带我回去吧,拜托了,你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

    可是如今我却没有了那种迫不及待的期盼。

    "唉——"我在虎皮上翻了个身子。

    为什么叹气?想回去吗?火麒麟懒洋洋的趴在我的对面。

    "不知道尉迟絮怎么样了,那傻瓜会跑到山上来找我的。"我又叹了口气:"可别出什么事才好。白星宿已经死了,我的尉迟絮如果再出事的话,我就一头撞死得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火麒麟睁开眼睛,你想回去吗?

    "唐朝并没有神兽保护者,看来我得留下这里保护你们了,至于白家人我还是会继续寻找的,说不定还能找到我们白家的祖先婆婆。"我微微的笑着:"我妈和白来博士肯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真的不想回去了吗?

    "哎,我说你怎么跟尉迟絮一个德行,一直问一直问!"我从虎皮上爬起来想要继续数落却愣住。火麒麟和尉迟絮的声音也很像呢,连说话的口气都那么像,连相处的感觉都很像。我突然指着火麒麟大笑:"你知道吗?你跟尉迟絮真的很像!"

    白尾芽,你还真不是普通的蠢!火麒麟站起来无奈的扫我一眼,这个眼神和这声音几乎要将我石化到石器时代。这不是像而已,这简直就是尉迟絮的声音!

    火麒麟站起身来,它身上的火焰仿佛被身体吞噬掉了,整个身体泛着金子般流离的光。紧接着令我吃惊的事情出现了。

    火麒麟的身体腾了空,它的前蹄子翘起来,整个身子离开地面直立着,身体内仿佛冲出无数道太阳的光将它撕裂成许多流萤似的光点悬浮在山洞中。这种光芒几乎要浊伤我的眼睛。我惊呼一声捂住眼睛心跳得越来越快。

    火麒麟日食后会重新变成人形。

    这个过程连祖先婆婆的记录上根本就没有,反而真的让我遇见了。

    我再次试着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已经没有了火麒麟,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刚才在脑中的瞬间闪现又被否定的可能串联在一起,我突然明白了许多许多事的原因和巧合。那根本就不是巧合,原来是火麒麟一直都在我身边。

    "尉迟絮!你是火麒麟?!"

    "不要将你鼻子上的那两只玻璃球瞪那么大,你刚才不是也想到了吗?而且你也亲眼看到了,我就是火麒麟。"尉迟絮将我按到虎皮上:"你得了风寒,还是好好休息,要拷问全都等到病好了以后。"

    "我只问一个问题,你怎么将我带唐朝来的?"我想急于知道答案的小学生一样雀跃:"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你只是装傻的对吗?"

    "不,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将你带到唐朝来,我完全不记得,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活了很久,经过了很多的朝代"

    "可能是天意吧。"我摸着尉迟絮英俊的脸:"老天爷那该死的让我嫁给一只禽兽。"

    "虽然不是很开心你叫我禽兽,但是这也许真的是天意,我们神兽和人类结合后就会有生老病死"

    "那你也不许反悔啊!"我急急的说:"我赖上你了!"

    尉迟絮撇了撇嘴给了我一个你是白痴的表情:"那就看你表现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可是很热门的,很多人追的!"

    "尉迟絮,承诺一下会死啊!"

    "你全家都吃马粪!哦不!不行,我可不吃,只给你一个人吃!"

    我发牢骚发够了气呼呼的看着尉迟絮躺在我身边闭着眼,心里顿时荒凉起来,他的大手突然将我按到怀里,声音温柔得像春风一样:"笨蛋,你想逃都逃不掉了!"

    4

    这,就是我所不知道的全部的真相。

    我从一开始见到尉迟絮的时候他的确将我当作了奸细扣押,当他知道我逃出兵营到凉州打听白氏家族和上古神兽的时候,他以为我对上古神兽是另有企图于是将我重新扣押起来。

    我率先和周丙汉回到长安的时候我率先知道了朱雀被白星宿捉到宫里的消息。其实火麒麟是众神兽的保护者,千百年来都是他守护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尉迟絮在凉州打赢了突厥赶回长安后当然也感知到了朱雀有难。

    也就是在那个晚上尉迟絮深夜入宫救朱雀时发现了我偷偷的跟踪他进宫。于是他并没有声张,进了宫后他等我像一只大鸟一样飞进宫后就一直跟着我。看见我被皇上撞见,他本来要冲出来说,是他带我进宫的。而我竟然将皇上当作了太监头子以为他想立功,于是带着皇上去救朱雀。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皇上竟然高兴我放走了朱雀。尉迟絮见那个大铁笼子被众鸟带走于是就跟出了宫,那些铁笼子里的姑娘就在那个山上被尉迟絮放出来,接着朱雀就被那些大鸟连同笼子带回遥远的火山口。

    尉迟絮见我是要救上古神兽,虽然他心里疑惑我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还是有了信任。

    于是我闹着要去找火麒麟的时候他就更奇怪了,我口口声声说只有火麒麟会带我回家。他虽然不相信我的说法,但是依然想知道我这个奇怪的人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后来我要急着赶去洛阳救玄武的时候,尉迟絮本来也是要去救玄武的,只不过我求他陪我去,这样就十分顺理成章。

    救完玄武后,我和尉迟絮又一同就找火麒麟,原本以为是误打误撞的进了望月谷还泡温泉掉进了冰麒麟的冰窟。其实这一切都是尉迟絮安排好的。他想我知道我是从哪而来,到底要到哪而去。而冰麒麟知晓天命,知道过去未来的事。于是我在冰窟昏迷之时,冰麒麟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他,而且还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我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我被突厥奸细陷害在凉州城外的兵营被白虎所救的时候,尉迟絮又在场,其实白虎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己跑来救我,它说是火麒麟吩咐的。尉迟絮自然知道我不会卖国,可是铁证如山,他不能强来否则会害了我。于是他找来了白虎,他心里应该挣扎了很久,突厥信奉的图腾自然是白虎,他们看见真的白虎自然会偃旗息鼓惟命是从。但是这也表示着神兽的秘密将大白与天下。

    他的职责是保护他的兄弟姐妹。而他为了我竟然做出这种选择。

    皇上果然要求见众神兽,白星宿又带着人去雪山上杀青龙,而那时尉迟絮已经知道日食将近了,于是我被白星宿用长孙知玉换走后,他反而不急着将我救回来。他明明知道长孙知玉是白星宿买通要阻止他们上山,于是也遂了她的心愿,三位副将睡了好几天。而尉迟絮要现出原形了,他跑到了雪山上一路跟随着我。可是火麒麟最怕的是水和寒冷,他找到了那个山洞,安全的度过了日食。

    这,就是我所不知道的全部的真相。

    5

    去望月山上的望月村吧,那里民风淳朴,我要在那里建座别墅,别墅外面开垦出一个花园来,全都种上杜鹃花。

    我和尉迟絮骑着火箭和闪电走到城门口。

    门口纠集了许多人,城门上已经贴了告示,白星宿妖人做乱散布谣言神兽之说,已经刑场上斩首示众。

    "我就说没有神兽嘛!"

    "就是,这种人早该砍了脑袋,总是想做乱!"

    "白星宿?前阵子听说还挺威风的,原来是作乱呀!报应!"

    许多姑娘从告示前捂着脸哭着冲出去,这回到家肯定又要寻死觅活的。其实对于这些姑娘来说,白星宿不管是好是坏,都是她们喜欢的人。

    我叹口气:"真是事过境迁人走茶凉,无论如何白星宿都是为救我而死的,他这个人不坏,只是被钱蒙住眼睛了"

    "别难过了,生死有命,我们是趁周丙汉他们没发现的时候从府里出来的,这就快吧,若是被他们追上了,又免不了一顿没完没了的告别"

    "我看你是担心长孙知玉吧,毕竟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呢。"

    "长孙小姐识得大体,回到长安后就搬回宰相府,我的休书已经派人送过去了。"

    "真寒,我要是长孙无忌,我就要皇上找理由砍你脑袋!"

    "好在皇上言而有信准许我辞官带你原走高飞。"尉迟絮说:"我们到底去哪呢?"

    "去望月山上的望月村吧,那里民风淳朴,我要在那里建座别墅,别墅外面开垦出一个花园来,全都种上杜鹃花。"我一夹马肚子:"火箭,我们出发吧!"

    两骑骏马踏尘而去,偶尔还能听到我们的欢快的谈论声。

    尉迟絮说:"我们生个孩子吧,要女孩,既然是白家的人,就取名叫白素贞好了,素雅贞洁"

    我惊得大叫:"不会吧,那可是我们祖先婆婆的名字啊——而且白星宿总是叫她老蛇精,我不要这么有歧义的名字!"

    "不管了,就这个。"

    "我们未来的女儿难道就是——"

    "那也说不定啊!"

    "疯掉了,尉迟絮这怎么行!——别跑那么快,臭闪电,小心我拆了你的骨头做痒痒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