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魔戒与第三纪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索伦在远古之时本是一位迈雅,居住在贝尔兰的辛达精灵称他为戈索尔。在阿尔达初创之时,米尔寇诱他加入自己的阵营,於是他成了米尔寇最信赖、最得力、又最危险的副手,因为他可以变换许多不同的形貌,长久以来,他可随心所欲展现出尊贵又俊美的样子,除了最谨慎的人,其余众生都被他骗了。

    当安戈落坠姆崩塌而魔苟斯被推翻後,索伦又变回俊美的外型向曼威的传令官伊昂威求饶,发誓弃绝过往一切的恶行。有些人认为,索伦起初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愿意改过自新,他除了对西方主宰的暴怒感到恐惧,更对魔苟斯的失败错愕不已。不过伊昂威对擒获的俘虏并无赦罪之权,他命索伦返回阿门洲去接受曼威的裁决。索伦深受羞辱,不愿在这种颜面丧尽的情况下回去接受维拉的刑罚,他很可能必须付上多年的劳役来证明他的向善之心;他在魔苟斯手下可是大权在握的主帅。因此,当伊昂威离去时,他隐藏在中土大陆末走,随即又堕回邪恶之中,因为魔苟斯加给他的束缚太强了。

    在“最後大战”与安戈落坠姆崩塌的大混乱中,大地震动崩毁,贝尔兰四分五裂成为废墟;北边和西边许多陆地沈入贝烈盖尔海中。位在东边的欧西瑞安,隆恩山脉断裂,形成一个朝南的巨大缺口,涌入的海水形成了海湾。隆恩河改变了河道流入这海湾,因此它被称为隆恩湾。那片乡野在古代被诺多精灵称为林顿,至今不变,仍有许多艾尔达居住其间,徘徊流连,还不愿意舍弃他们曾经辛苦奋战与建设的贝尔兰。芬巩之子吉尔加拉德是他们的君王,与他同在一处的还有航海家埃兰迪尔的两个儿子,半精灵爱隆,以及他的弟弟努曼诺尔的开国皇帝爱洛斯。

    精灵们在隆恩湾的海岸旁兴建了他们的海港,这些海港统称为米斯龙德;他们在这深水良港中停泊许多船。艾尔达精灵不时由灰港岸启航出海,逃离地球上那段黑暗的年日;因著维拉的慈悲,首生的精灵如果愿意,依旧能够脱离东西相连的海洋,循著“笔直航道”归回他们亲族所居住的伊瑞西亚岛和维林诺。

    在艾尔达之外,早期有其他的精灵越过了隆恩山脉进到内陆地区。这当中有许多是多瑞亚斯与欧西瑞安两地存活下来的帖勒瑞精灵;他们在远离海洋喜居深山林间的西尔凡精灵中建立了家园,西尔凡精灵的心从来下渴望海洋。在隆恩山脉的东边,诺多精灵唯独在伊瑞詹,也就是人类称为和林的地区建立了据点。伊瑞詹靠近矮人古时所兴建的伟大都城凯撒督姆,精灵称其为哈松隆德,日後又被称为摩瑞亚。从精灵所建的城欧斯·因·埃西尔筑有一条通往凯撒督姆西边大门的路,精灵与矮人之间开始建立友谊,这是其他地方从来没有的事,双方也因此都获益良多。在伊瑞詹,有一群珠宝冶金家开创了自费诺以降最超凡绝俗的精巧手艺;他们当中本领最高的是库路芬之子凯勒布理鹏,就如所记载的,他弃绝了他父亲的行径,当库路芬和凯勃巩被逐出纳国斯隆德时,他留了下来。

    中土大陆各地太平了许多年;但是,除了贝尔兰居民前往居住之地,其余的广裘大地仍是蛮荒无人。事实上,那些无人之地是有不少精灵住在其中,如同过去无尽的岁月里一样,他们自由地漫游在远离海洋的内陆荒野里;他们是亚维瑞精灵,贝尔兰的事迹对他们而言只是一则传说,维林诺更是一个渺远的地名。另一方面,人类以倍数在南方及遥远的东方增长;因著索伦的运作,他们绝大部分都变邪恶了。

    看见世界荒凉无人开垦,索伦心中自忖,维拉在推翻魔苟斯之後再度忘记中土大陆了;因此他的骄傲急速高涨。他痛恨艾尔达,对那些不时驾船前来中土大陆的努曼诺尔人也十分忌惮;但是他一直隐藏自己的想法,隐藏他在内心盘算出来的黑暗计划。

    索伦发现,地球上所有的人种当中以人类最容易左右。但他长久以来一直尝试说服精灵为他效力;他知道那群首生的子民拥有更强的力量。他遍行各地深入他们当中,彼时他的形貌依旧俊美,又有智慧。他唯独不敢涉足林顿,吉尔加拉德和爱隆对他的俊颜巧词始终抱持怀疑,虽然他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分,但还是不准他踏入林顿一步。而其他各地的精灵都很欢迎索伦,只有少数精灵听从林顿使者叫他们要小心的警告。彼时索伦自称安纳塔,“天赋宗师”,精灵刚开始时确实从这份友谊中获得不少好处。索伦对他们说:“唉!伟人的弱点真是令人惋惜啊。吉尔加拉德是大能的君王,爱隆是博学多闻的大师,但是他们却不肯为我的劳心劳力帮一点忙。难道他们不想看见其他地方像他们的王国一样欢乐美好吗?难道任凭中土大陆永远黑暗荒凉吗?精灵不能将这地变得美如伊瑞西亚,或甚至像维林诺吗?虽然你们可以回去,但是你们没这么做,因此我知道你们深爱中土大陆,我也是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同心协力将这地变得更丰富美好,让所有漫游在这地末受大海对岸之知识与力量启蒙的所有精灵都兴盛起来,超越彼岸?”

    索伦的提议在伊瑞詹最受欢迎,那里的诺多精灵极其渴望提升技术,好让他们的作品能达到更精妙的地步。此外,他们因为拒绝返回西方而内心始终不安,他们既想待在自己确实深爱的中土大陆,又想享有那些返回该地之精溜所能享有的福乐。因此他们听从索伦之言,也从他那里学到许多事物,因为他的知识极其广博。伊瑞詹的珠宝冶金家在那些年日里技艺精进,作品超越过往他们一切的发明;於是,他们采纳了建议,制造了“力量之戒”。由於索伦指导他们创作,所以他知道他们所作的一切东西;他一心想在精灵身上加上一道枷锁,让他们处在他的监控之下。

    如今精灵制造了许多戒指;但是索伦秘密制造了能控制众戒指的至尊戒,众戒指的力量都被它绑住,完全臣服於它,它的存毁也决定了它们的存毁。由於精灵诸戒的力量十分强大,想要控制它们就必须铸造出一个凌驾其上之物;於是索伦在“阴影之地”的火山中铸造了至尊戒,并且将他大部分的力量与意志灌注其中。当他戴上至尊戒时,他能知悉藉由其他小戒所做成的一切事情,并且可以看见与控制诸戒持有者的思想。

    但是精灵也没那么容易上当。当索伦戴上至尊戒的那一刻,他们惊觉了;他们知道了他是谁,也看出他将会控制他们,夺走他们的作品。他们在愤怒与恐惧中脱下了手上的戒指。索伦发现精灵没有上当而自己遭到背叛时,气得暴跳如雷;他向他们公开宣战,命令他们交出所有的戒指,因为若无他的传授指导,精灵工匠绝对做不出如此高超的作品。但是精灵闻风而逃;精灵救出了诸戒中的三枚,这三枚戒指逃过魔掌被隐藏起来。

    这三枚最後完成的戒指蕴藏了最大的力量。它们是镶著红宝石的“火之戒”纳雅,镶著钻石的“水之戒”南雅,以及镶著蓝宝石的“气之戒”维雅。精灵诸戒中,索伦最想得到这三戒,因为拥有它们的人可抵挡并延迟时间与世界所带来的疲惫衰老。但是索伦找不到这三戒;这三戒交到了智者的手中,他们藏起戒指,只要索伦握有“统御之戒”一天,他们就不戴上三戒。因此,三戒始终未被玷污,因为它们是凯勒布理鹏独力制造的,索伦不曾染指;但是它们仍然受到至尊戒的宰制。

    从那时起,索伦与精灵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伊瑞詹毁弃,凯勒布理鹏被杀,摩瑞亚大门紧闭。半精灵爱隆在那时建立了精灵的避难要塞伊姆拉崔,人类称为瑞文戴尔,这处要塞存在了许久。其余所有的力量之戒统统被索伦夺到手;他将这些戒指拿来跟中土大陆上那些希望自己拥有秘密力量好超越统治自己同胞的人作交易。有七枚戒指他给了矮人,人类获得了九枚;再度证明人类是最容易受他意志左右的种族。索伦控制的众戒指都被他扭曲了,由於他曾参与铸戒过程,它们被下过咒诅,因此扭曲甚易,所有拥有戒指的人到最後都被戒指出卖了。不过矮人确实证明了他们的坚韧难驯;他们厌恶受到他人控制,他们内心的想法很难测透,身体也无法被转变成黑暗的幽灵。他们只用戒指来聚敛财富;不过他们内心逐渐燃起的莫名愤怒与对黄金的无尽贪婪,就为索伦带来许多好处了。据说,古代矮人王的七个藏宝库都是奠立在一枚黄金戒指上;但是所有的藏宝库早就都被恶龙夺走占据了,那七枚戒指有的被恶龙的火所销毁,有的被索伦重新得回。

    人类证明了是最容易诱骗的。那九名使用戒指的人类,在他们的时代里成为君王、魔法师及强而有力的武士。他们获得极大的财富与光荣,也招致他们自己的毁灭。在人看来他们仿佛长生不老,但生命对他们而言却变得愈来愈无法忍受。他们可以在白昼日光下行走而不被凡人肉眼看见,还可看见凡人看不见之世界中的事物;但他们最常看见的是索伦的魅影与幻觉。他们按著原本天生的能力与起初为善或为恶的意念,一个接一个都落入了自己所戴戒指的奴役,受到索伦至尊戒的支配。他们变成除了统御魔戒持有者之外,无人可见的幽灵,进入了阴影的国度。他们变成了纳兹古,“戒灵”,索伦最可怕的仆役;黑暗紧随著他们,他们呼喊著死亡的声音。

    索伦的贪婪与骄傲不断高涨,他决定要当中土大陆上万物的主宰,消灭所有的精灵,甚至,可能的话,将努曼诺尔带国完全整垮。他不能忍受别人有自由,更受不了别人与他对立;他自命是地球的主宰。彼时他那张俊美的脸还在,只要他想,他仍可戴上美丽又聪明的相貌来欺骗人类。不过只要可能,他宁可用武力和恐惧来统治;看见他的阴影散布全地之人称他为“阎王”,是良善一方的大敌。他聚集统管了当年魔苟斯麾下尚存於世或潜藏地底的所有邪恶生物,半兽人听命於他,像苍蝇般以倍数繁殖。

    於是,“黑暗年代”开始了,精灵们称那段时期是“逃亡的岁月”。

    许多中土大陆的精灵在那时逃往林顿,由林顿渡海西去,再也没有回来;还有许多精灵被索伦及其爪牙给消灭了。但在林顿,吉尔加拉德的力量仍在,他还获得了努曼诺尔人的援助,因此索伦还不敢越过隆恩山脉,也不敢袭击海港地区。其余各地都落入了索伦的统治,那些在森林或山中要塞避难的人,仍然受到恐惧的追击。

    居住在东方及南方的人类几乎都在索伦的控制之下,他们在那段时期强盛起来,建了许多围有石墙的城镇,他们人数极多,在战场上十分凶猛,人人配戴铁刃铁甲。对他们而言,索伦是王也是神,他们非常怕他,因为他用烈火环绕他的居处。

    索伦对西边地区的猛烈攻击有一阵子停了下来。这在中提过,他遇到了努曼诺尔帝国的挑战。

    彼时努曼诺尔人的威势如日中天,索伦的爪牙根本不敢抵挡他们;心知无望力敌而想智取的索伦於是暂离中土大陆,前往努曼诺尔帝国做皇帝塔尔·卡理安的人质。他乖乖住著,直到他以本事腐化了绝大部分的人心,让他们向维拉宣战,完成了他长久以来毁灭努曼诺尔的梦想。

    只不过,那场毁灭的恐怖与剧烈远远超过他的预期,他忘了西方主宰大发烈怒时会产生何种後果。深渊裂开,吞灭努曼诺尔,海水淹没一切,索伦自己也堕入了无底深渊中。不过他的灵体在千钧一发之际脱壳逃出,随著一阵黑风逃回中土大陆,找寻栖身之所。他发现吉尔加拉德在他不在的这些年间变得更强盛,力量已经扩展到整个西边和北边地区,甚至越过了迷雾山脉与大河,扩展到了巨绿森林的边缘,愈来愈接近他曾经一度安居的堡垒。於是,索伦悄悄退回阴影之地,盘算再度挑起战火。

    那段期间,就如所记载的,有一群被救离毁灭大难的努曼诺尔人向东逃到了这地。他们的领导者是长身伊兰迪尔和他儿子埃西铎与安那瑞安。他们是皇帝的亲戚,爱洛斯的直系子孙,但是他们不理会索伦的花言巧语,拒绝向西方主宰宣战。他们和一群仍然忠心的人在毁灭前夕离开了努曼诺尔。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非凡人类,他们的船也十分巨大坚固,但是海上的暴风雨攫住他们,滔天巨浪将他们的船抛向半空,当他们在中土大陆靠岸时,犹如狂风暴雨中落难的鸟儿一般。

    伊兰迪尔被大浪冲上了林顿的海岸,吉尔加拉德向他伸出了援手。随後他穿过隆恩河,在隆恩山脉的另一边建立了他的王国,他的百姓在伊利雅德四处沿著隆恩河与巴兰都因河定居;他们的首都安努米那斯位在南努尔湖旁。另外在北岗的佛诺斯特、卡多兰,以及鲁道尔的山丘,也都有努曼诺尔人居住;他们在贝瑞德丘陵和苏尔山建立了雄伟的了望塔;那些地方至今仍有许多古冢和已成废墟的塔楼,而贝瑞德丘陵上的高塔依旧望向大海。

    埃西铎和安那瑞安被大浪打往南边,他们最後将船队驶入了安都因河,这条河流经罗瓦尼安後在贝尔法拉斯湾注入西边大海。他们在这地区建立了日後称为刚铎的王国;北方的王国称为雅诺。努曼诺尔的水手早在帝国兴盛的年代就在安都因河口建港筑城,一点都不把紧邻在东边阴影之地的索伦放在眼里。在帝国晚期,这处港口只有努曼诺尔的忠实者会来,临海地区的居民或多或少都是精灵之友的亲戚朋友,也多半是伊兰迪尔的百姓,因此他们很欢迎他儿子的来到。南方王国的首都是奥斯吉力亚斯,安都因大河穿城而过;努曼诺尔人建造了跨河巨桥,桥上有美丽的高塔与石屋,所有自海上前来的大船都在城中的码头泊港。

    他们在桥的两端兴建了雄伟坚固的城市:位在东边阴影山脉山坡上威胁著魔多的是米那斯伊希尔,“月升之塔”;位在西边明都路安山脚下的米那斯雅诺,“日落之塔”,则像一面防护盾挡住山谷中的野蛮人。埃西铎的家在米那斯伊希尔,安那瑞安的家在米那斯雅诺,他们一同治理王国,两人的王座左右并列在奥斯吉力亚斯城的雄伟宫殿里。

    这些城市是努曼诺尔人在刚铎的主要居住地,但在随後国势丰隆的年代,他们也在其他地区如亚苟那斯、爱加拉隆及伊瑞赫兴建了壮丽惊人的景观;他们也在安格林诺斯特,也就是人类称为艾辛格的圆场上,建造了钢铁不摧的欧散克尖塔。

    流亡的努曼诺尔人携出了许多的货财与珍贵的传家宝;其中最著名的是“七晶石”与“白树”。这棵白树长自宁罗斯的果实,宁罗斯在被索伦焚毁前,长在雅米涅洛斯的皇宫庭院中。宁罗斯源自提理安城中的白树,那棵白树是雅凡娜按远古时维拉王国中银树泰尔佩瑞安的模样造给精灵的。埃西铎冒著九死一生自毁灭中救出的白树,种在他位於米那斯伊希尔的王宫前,纪念著艾尔达精灵与维林诺的光;但是七颗晶石却分散在各处。

    伊兰迪尔取了三颗晶石,他两个儿子各有两颗。伊兰迪尔的三颗晶石分别放置在贝瑞德丘陵的高塔上,苏尔山的了望台中,以及安努米那斯城内。他儿子拥有的晶石分别放在米那斯伊希尔和米那斯雅诺,还有欧散克塔和奥斯吉力亚斯城。

    这些晶石的珍贵处在於,它们能使望向晶石内部的人看见时间与空间上的遥远事物。它们所能显示的大多是最近那颗晶石所在之处发生的事,它们彼此间会互相呼应;但有强烈意志心灵的人,则可透过晶石看见遥远时空的事物。因此努曼诺尔人知道许多敌人想要达成的计谋,在他们强盛的年代里,敌人的动向很少逃过他们的警戒。

    据说,贝瑞德丘陵上的高塔其实不是流亡的努曼诺尔人建的,而是吉尔加拉德建给他的朋友伊兰迪尔的;贝瑞德丘陵上的了望晶石安放在最高的爱洛斯提理安塔上。伊兰迪尔时常前往该地,当思乡之情在他心中翻腾时,他常透过晶石望向大海;有人相信他有时甚至可以望见遥远伊瑞西亚岛上艾佛隆尼的白塔,因为主晶石始终安放在该处。当索伦的阴影笼罩整个努曼诺尔,艾尔达精灵不再前往拜访该岛时,他们将这些晶石送给伊兰迪尔的父亲阿曼迪尔,做为对忠实者处身黑暗年代的安慰。这些晶石被称为帕兰提瑞,意思是“可从远处望见”,不过所有携至中土大陆的晶石,在许久之前就都失落了。

    就这样,努曼诺尔的流亡者在雅诺和刚铎建立了王国;但是没有多久,他们就发现大敌索伦也回来了。如前所述,他悄悄回到了他古老的王国魔多,躲在紧邻著刚铎东边的都阿斯山脉,“阴影山脉”的另一边。在戈埚洛斯谷中建有他巨大坚固的要塞巴拉多,“邪黑塔”;那地还有一座精灵称之为欧洛都因的火山。正是因为有这火山,索伦才会在多年前定居该地,他利用地心喷出的火焰修炼他的妖术与锻造;他在魔多的心脏地带铸成了统御魔戒。现在他蛰伏在那黑暗里,直到他修练出一个新的形体;他的新貌极其恐怖,当他随著努曼诺尔岛被掷入深渊时,他那俊美的形体已经一去不返,永远毁灭了。他重新戴上大魔戒,以可怕的力量装束自己;从此,连精灵与人类的勇者都无法抵挡索伦那恶毒的巨眼。

    如今,索伦准备好要向艾尔达以及西方来的人类开战了,沉寂的火山再度苏醒。人们看到欧洛都因开始活跃冒出浓烟,明白索伦已经回来了;於是努曼诺尔人将那座火山取名为安马斯山,“末日山”。索伦从东边及南边召聚了大批强而有力的人来为他效力,其中有不少是拥有高贵血统的努曼诺尔人。当索伦逗留在努曼诺尔的日子里,几乎所有岛民的心都转向了黑暗。在那段时期东航前来在中土大陆沿海筑堡定居的人,都早巳听从他的意志,至今依旧愉快地服侍著他。但是由於吉尔加拉德的威势,这些大有力量又邪恶的背叛贵族们,大多远远避居在南方;其中赫鲁莫与富努尔两位贵族在哈拉德人中掌握了大权,人数庞大性情残酷的哈拉德人居住在安都因河口对岸,魔多以南的大片荒野上。

    当索伦看见时机成熟,就发动大军攻击新的刚铎王国,攻下了米那斯伊希尔,烧掉了埃西铎种在城中的白树。埃西铎带著白树的果实与妻儿乘船自安都因河逃离,他们顺著安都因河出海,往上航行找寻伊兰迪尔。与此同时,安那瑞安守住了奥斯吉力亚斯对抗敌人,随後把他们赶回山里去;但是索伦重整实力,预备再次进攻,安那瑞安知道这次若无援军,王国必会灭亡。

    在北边,伊兰迪尔和吉尔加拉德会面共商对策,他们看出索伦太强大,若他们不联合对抗,将会被他一一击破。因此他们组成了史称“最後联盟”的联合大军,在往东朝中土大陆迈进时召聚了大批的精灵与人类;他们曾在伊姆拉崔暂停整军。据说,聚集在伊姆拉崔的大军,其壮丽恢弘的军容,在中土大陆上已成绝响,自维拉点召大军讨伐安戈洛坠姆之後,再未见过这样的阵容。

    他们自伊姆拉崔兵分多路越过了迷雾山脉,沿著安都因大河往前迈进,最後抵达了索伦黑暗之地大门前的达哥拉,“战争平原”。那日,除了精灵全部都跟从吉尔加拉德之外,全地凡有气息的生物,包括鸟兽在内,都各选其主,互相对峙。少数参战的矮人也是两方阵营都有,不过住在摩瑞亚的都灵的後裔都加入了反索伦的阵营。

    吉尔加拉德和伊兰迪尔的大军旗开得胜,精灵的力量在那些年日里依旧强大,努曼诺尔人又高又壮,发怒时十分可怕。吉尔加拉德的神矛伊洛斯无人能挡,伊兰迪尔手中闪烁著日月光华的圣剑纳希尔更令半兽人与其他人类丧胆。

    於是吉尔加拉德和伊兰迪尔领军攻入魔多,包围了索伦的要塞;他们一共围城七年之久,敌人源源不绝的火焰与箭矢令他们在围城期间伤亡惨重,索伦不时派出部队突围袭击。伊兰迪尔的儿子安那瑞安以及其他许多人都阵亡在戈埚洛斯山谷中。到最後,因为围困极紧,索伦终於被逼亲自出马;他跟吉尔加拉德及伊兰迪尔缠斗,终至二人双双被杀,伊兰迪尔的圣剑也在主人倒下时断成数截。但是索伦也被推翻了,埃西铎抓住纳希尔的断剑砍下了索伦的手,将统御魔戒据为已有。失去戒指的索伦被击败了,他抛弃了肉身,逃脱的灵体销声匿迹躲藏在荒凉之地;千年过去,他始终凝不成人形。

    世界的第三纪元由此开始,远古时期与黑暗年代都过去了;那段日子充满了希望与欢笑,艾尔达的白树在人皇的王宫前盛开了许多年,埃西铎在离开刚铎前将白树的果实种在米那斯雅诺,纪念他弟弟。索伦的败军虽然被驱散,却未被完全消灭;他们当中虽有许多人弃暗投明,为伊兰迪尔的子孙效力,但有更大部分的人还在心中怀念索伦,继续痛恨西方人类所建的王国。邪黑塔被夷为平地,但它的地基仍在,也末被遗忘。事实上,努曼诺尔人在魔多设立了警戒岗哨,但无人敢在那地居住,因为对索伦的恐怖记忆还在,而火山离巴拉多塔也不远,况且戈埚洛斯山谷中遍满尸骨灰烬。有许多精灵、努曼诺尔人,以及许多同盟的战友,都战死在平原与围城中;伊兰迪尔与精灵的最高君王吉尔加拉德也都不在了。世间再也不见那样的大军聚集,精灵与人类的联盟已成绝响;自伊兰迪尔之後,这两支种族日渐疏远。

    年深日久,时移事往,统御魔戒被遗忘了,就连当时的智者也不复记忆;但是它还没被销毁。当时埃西铎不肯将戒指交给一旁的爱隆和瑟丹,他们苦苦劝他将戒指丢人近在眼前的欧洛都因,它是在那里铸成的,也只能在那里被销毁,如此索伦的力量就会自此永远丧失,变成一个只能在荒野中飘荡的怨毒幽灵。

    但是埃西铎拒绝了他们的建议,说:“我要将它当作索伦对我父亲与弟弟之死的赔偿。难道不是我砍下了戒指,将敌人送终吗?”他将戒指拿在手中把玩,愈看它愈美丽,也就愈舍不得毁掉它。因此,他带著戒指先回到了米那斯雅诺,种下白树纪念他弟弟安那瑞安。随後他将南方王国托付给安那瑞安的儿子米涅迪尔,给侄儿一些建议,然後就带著戒指离开,决定将它当作传家宝;他沿著当初伊兰迪尔领军南下的路线北上。他放弃了南方王国,决定远离黑暗之地的阴影,前往统治他父亲遗留在伊利雅德的王国。

    不料,埃西铎一行人遭到一大群埋伏在迷雾山脉的半兽人的袭击;半兽人在他疏於警戒时突击他在大河与巨绿森林之间暂歇的营地,那里靠近洛格·宁格洛隆,也就是格拉顿平原,他大志得意满,以为所有的敌人都已经被除灭了,因此安营时末设警戒。几乎所有随从他的人都被杀了,其中包括他三个大儿子,伊兰都尔、亚瑞坦和齐尔扬;不过他在上战场前将妻子与幼子维兰迪尔留在了伊姆拉崔。魔戒故意让埃西铎逃过袭击,让他套上戒指消失在众人眼前;但是半兽人藉由气味与足迹追踪他,他被追到大河边下水潜逃。在大河中魔戒出卖了他,为自己的主人报了一箭之仇;它在埃西铎游泳渡河时滑脱他的手指,沉落到水底。岸上的半兽人看到正在奋力泅水的埃西铎,立刻万箭齐发将他射死。埃西铎的部属中只有三人侥幸逃脱,他们跋山涉水,多次迷途;三人中有一名是埃西铎的贴身扈从欧塔,他历尽艰辛将伊兰迪尔圣剑的碎片送到了伊姆拉崔。

    就这样,纳希尔圣剑交到了埃西铎之于维兰迪尔的手中;然而剑身已经断成数截,剑上光芒已经熄灭,千年来它始终末被重铸。爱隆大人预言,除非失落的统御之戒复出,索伦再度归返,圣剑不会重铸;然而所有的精灵与努曼诺尔人都希望这事永远不会发生。

    维兰迪尔前往安努米那斯定居,但是他的百姓却衰微了,如今那地还活著的努曼诺尔人和伊利雅德人已经少到不足以维持当年伊兰迪尔所兴建的每一座城镇了;在达哥拉、魔多和格拉顿平原上战死的人实在太多了。当王国从维兰迪尔传到第七任皇帝伊雅仁督尔时,这些西方来的人类,俗称北方的登丹人,又分裂成几个下同的小团体,各拥其主,他们的敌人遂一一将之蚕食吞灭。他们逐年凋零,直到所有的光荣都消逝,剩下草原上一堆堆的青冢。时光流逝,王国灭没,荒野中多了一支神秘游荡的奇怪子民,其他人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旅行的目的地;除了在伊姆拉崔的爱隆家中,他们的祖先已经被遗忘了。然而,世世代代以来,圣剑的碎片仍被埃西铎的子孙珍藏著;他们的血脉,自父及子,代代末绝。

    南方的刚铎王国存立了下来,并且威势渐长,在它衰落之前,其声威与国势直逼当年努曼诺尔帚国的盛世。刚铎的百姓兴建了高塔与坚固的城池,以及容纳许多船只进出的大港;戴著有翼皇冠的历代人皇受到全地各族人民的敬畏。种在米那斯雅诺王宫前的白树,茂盛生长了许多年,它的种子是埃西铎在努曼诺尔陆沈之前抢救出来的,努曼诺尔白树的种于是来自艾佛隆尼,而艾佛隆尼的白树则来自古老的维林诺,彼时世界初创,万物街新。

    但是到了最後,在中土大陆飞逝时光的消耗下,刚铎衰颓了,安那瑞安之子米涅迪尔的血脉终究是断绝了。努曼诺尔人的血统跟许多其他人类种族的血统混杂,他们的力量和智慧衰退,寿数缩短,对魔多的监视也松懈了。当由米涅迪尔传下的第二十三任皇帝泰勃纳在位之时,东方吹来的黑风带来一场席卷全国的大瘟疫,皇帝及其子女,以及国中许多人民都因此被夺走了性命。於是,设立在魔多边境上的碉堡废弃了,米那斯伊希尔变成空城;邪恶再度悄悄潜回黑暗之地,戈埚洛斯遍野白骨被阵阵阴风吹得宰窜抖动,黑暗的阴影开始在那地聚集。据说,那确实就是乌来瑞,索伦称之为纳兹古的九名戒灵,他们隐藏了许久,如今回来为主人做准备,索伦已经开始凝聚成形了。

    当伊雅尼尔在位时,戒灵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他们趁黑夜离开魔多,越过了阴影山脉,占领米那斯伊希尔为根据地;他们把那城弄得十分恐怖,无人敢多望一眼。从此之後,那地方被改名为米那斯魔窟,“妖术之塔”;米那斯魔窟从此不断对西方的米那斯雅诺发动攻击。接著是奥斯吉力亚斯,由於人口大量减少,城市逐渐荒凉,到最後也成了无人居住的鬼域。不过米那斯雅诺撑了下来,被重新命名为米那斯提力斯,“守望之塔”;过往历任皇帝在这城中兴建了一座高美的白塔,从塔上放眼望去,可遍查全地。米那斯提力斯始终傲然挺立,白树也依然在皇帝的宫廷前茂盛生长了一些年;残存的努曼诺尔人仍然守住过河的通道,抵挡米那斯魔窟的恐怖侵袭,以及半兽人、怪兽、并邪恶人类对西边的攻击。因此,安都因河以西之地仍然受到保护,幸免於战乱跟毁坏。

    在伊雅尼尔的儿子伊雅努尔,刚铎的最後一任皇帝离去後,米那斯提力斯依然稳稳站立。伊雅努尔单枪匹马前往米那斯魔窟赴会,接受戒灵之王跟他一对一的决斗;可是他被骗了,戒灵将他绑入城中折磨至死,活人之地再也不见他的归来。伊雅尼尔没有子嗣,当皇帝的血脉断绝,刚铎的宰相,忠心的马迪尔家族撑起了大局,继续统治著米那斯提力斯城与逐渐缩小的王国。另一方面,罗希林人,“北方的牧马人”,迁到了原属刚铎北边国土的卡兰纳松,也就是後来称为洛汗的大草原上定居,并且不时出兵帮助米那斯提力斯的城主抵御外敌。再往北去,越过拉洛斯瀑布与亚苟那斯峡,有另外一处抵御邪恶的据点,他们的力量古老到几乎没有人类知道他们的来历,邪恶的生物十分忌惮该地,一点也不敢越界,直到时机成熟,阎王索伦卷土重来时,他的爪牙才敢对那地展开攻击。在索伦回来之前,戒灵在伊雅努尔之後的年代里,也从不敢以人类可见的形貌离开他们的城,越过大河进行攻击。

    在吉尔加拉德殡落之後,整个第三纪元,爱隆大人定居在伊姆拉崔,他的家中聚集了许多精灵,以及中土大陆一切有智慧又有力量的各族子民,他保存了历世历代以来所有美好的事物。因此,爱隆的家成了疲惫与受欺压者的避难所,是良善与智慧的荟萃之地。在这个避难所里,住著埃西铎的子孙,他们在此被抚养长大,也在此终老,因为他们是爱隆自己的血亲,并且爱隆深奥的智慧让他知道,这条血脉将会诞生一人,这人将为这纪元立下大事。在那日来临之前,当登丹人没落成一支在荒野中漂流的百姓时,伊兰迪尔圣剑的碎片被托给爱隆保管。

    在伊利雅德,伊姆拉崔是高等精灵最主要的住处;但在林顿的灰港岸,也还住有精灵王吉尔加拉德残存的子民。他们有时候会游荡到伊利雅德来,不过绝大部分还是居住在海滨,建造与维修精灵的船,让那些对这世界感到疲惫的精灵可以从此地启航前往极西之地。造船者瑟丹仍是这些海港的王,亦是智者中大有能力的一位。

    智者从未公开谈论过那三枚精灵保存下来,末遭邪恶沾染过的戒指,即使是艾尔达精灵也只有极少数知道这三戒托给了谁。在索伦失败之後,这三戒的力量开始运作,三戒所在之处再度传出欢笑,所有的事物也不受时间流逝的摧残。因此,在第三纪元末,精灵们看出蓝宝石戒指是在瑞文戴尔的美丽山谷中,由爱隆保管,他家上空的星星总是特别明亮。而钻石戒指是在罗斯洛立安,那里住著凯兰崔尔公主;她是森林精灵的女皇,是多瑞亚斯凯勒鹏的妻子,她是诺多族精灵,拥有对远古之时维林诺的记忆,她是所有仍然住在中土大陆的精灵中,力量最强也长得最美丽的一位。第三枚红宝石戒指却依然隐藏,除了爱隆、凯兰崔尔与瑟丹之外,在一切结束之前,无人得知它托给了谁。

    因此,在第三纪元尚存之时,在伊姆拉崔和罗斯洛立安,精灵们的欢乐与美好依旧持续不衰;罗斯洛立安隐藏於凯勒伯安特与安都因大河之间,那里的树盛开金色的花朵,没有任何半兽人或邪恶的爪牙胆敢踏入一步。但是精灵之间有许多人预言,如果索伦再度崛起,不论是他先找到失落的统御魔戒,还是他的对手有幸捷足先登并将之摧毁;任何一种结果都将导致精灵三戒失去力量,所有依靠三戒之力所维系的事物,也必凋零衰残,精灵将消逝於微光中,世界将开始由人类统治。

    事情的结果确如所测:至尊戒、七戒与九戒遭到了毁灭;三戒也渡海而去,第三纪元随著它们结束,中土大陆上艾尔达的故事接近了尾声。那是凋零衰微的年代,在那些年日里,大海以东精灵最後的繁盛步向了寒冬。彼时中土大陆仍可见到诺多精灵的身影,他们是这世界的儿女中最美丽也最有力量的一群,他们的语言仍在世间流传。那时大地上仍存有许多美妙的事物,不过邪恶与恐怖的事物也同时并存:半兽人、食人妖、恶龙和凶残的野兽都在,森林中还有一群古老又充满智慧的奇怪生物,无人知道他们的名称;矮人依旧在山里忙碌,耐心打造金属、开凿石穴,他们的技术如今世间无人能及。但是人类的统治已是大势所趋,所有的事物都在改变,直到最後,阎王再度在“幽暗密林”中崛起。

    那座森林在古时称为巨绿森林,它广大的面积与无数的林间小径是各种野兽与歌声嘹亮鸟儿的栖息地;精灵王瑟兰督伊在橡树林与山毛桦树林间建立了他的王国。多年过去,就在第三纪元接近尾声时,有个暗影从南面慢慢爬进了森林,恐惧开始在林隙间的阴暗处蔓延;凶残的野兽出没其间狩猎,邪恶凶狠的生物也在林中四处设下陷阱。

    於是,森林被更名为幽暗密林,毒龙葵在其间攀爬蔓延,除了北方瑟兰督伊的子民有能力把邪恶阻挡在外,其他地区已经无人胆敢行过。没有人知道那股黑暗是几时前来的,在智者发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许久了。那是索伦的阴影并他东山再起的徵兆。他从东边的荒野里偷偷潜入森林的南边定居,在那里重新缓缓凝聚他的形体。他在一座黑暗的山岗上建造了住处来修练妖术,所有的人都害怕那住在多尔哥多的妖术师,但他们起初并不知道自己的危险有多大。

    就在幽暗密林第一次充满阴影时,中土大陆的西边也出现了埃斯塔力,人类称他们为巫师。彼时除了灰港岸的瑟丹,无人知晓他们是几时来到的,而瑟丹也只向爱隆及凯兰崔尔吐露,他们是从大海那边来的。日後,精灵之间流传说,他们是西方主宰派来抗衡索伦力量的使者,如果索伦再度崛起,他们要推动精灵、人类以及一切善良的种族立下勇敢的事迹。他们以人类的模样出现,年老却充满活力,在岁月流逝又肩负重担的情况下,他们却不见衰老与改变;他们拥有极深的智慧,身心也具有许多力量。他们行走四处,深入精灵与人类当中,甚至能与鸟兽交谈;中土大陆的居民给他们取了许多不同的名字,因为他们从未说出自己的真名。他们当中为首的两位,精灵称之为米斯兰达和库路耐尔,不过住在北边的人类称他们是甘道夫与萨鲁曼。他们当中年纪最长也最先来到的是库路耐尔,随後来的是米斯兰达和瑞达加斯特,还有其他一些埃斯塔力进入了中土大陆的东方,没有被记载在这些故事中。瑞达加斯特是所有鸟兽的朋友;库路耐尔最常与人类来往,他不但能舌灿莲花,也擅长一切冶金之术。米斯兰达最亲近爱隆和精灵,凡事与之磋商;他游走四处,深入北边与西边各地,从未在任何一处定居。但库路耐尔前往东方,他归来後定居在艾辛格圆场中心的欧散克塔,那是努曼诺尔人在全盛时期所兴建的。

    他们当中最有活力的是米斯兰达,他也是最疑心幽暗密林中那股黑暗的人,虽然许多人认为那不过是戒灵在作怪,但他却担心那是索伦卷土重来的第一个阴影;於是他去了多尔哥多,妖术师闻风而逃,那地方於是平静了很长一段时日。不过,阴影最後还是又回来了,而且力量大增;就在那段时期,智者第一次成立了议会,这个被称为“圣白议会”的成员有爱隆、凯兰崔尔、瑟丹以及其他的艾尔达王者,另外就是米斯兰达和库路耐尔。库路耐尔(也就是白袍萨鲁曼)被选为议会的领袖,因为他是最深入研究索伦的发明的人。事实上,凯兰崔尔原本属意的议会领袖是米斯兰达,库路耐尔对此暗妒在心,因为他的骄傲及统御的欲望愈来愈强;不料米斯兰达拒绝了该项提议,因为他除了差他来者之外,无意效忠於任何人或受任何力量约束,故他不在任何地方定居,也不接受任何的召唤。此後萨鲁曼开始研究与“力量之戒”相关的一切知识,了解它们的历史与铸造技术。

    如今那阴影愈发壮大,爱隆与米斯兰达的心也愈发沈重。於是,米斯兰达再次冒著极大的危险前往多尔哥多探索妖术师的洞穴,他发现自己的恶梦成真,只好逃离。

    当他回到爱隆的住处後,他说:“唉!我们猜对了。那不是长久以来众人所以为的乌来瑞,乃是索伦自己,他已再度凝聚成形,如今正在急速壮大;他已经再度握有所有的戒指,并且不断四处打探至尊戒与埃西铎後裔的消息,如果他还有子孙活著的话。”

    对此爱隆回答说:“当埃西铎取得戒指又不肯交出的那一刻,这结果就已经注定了,索伦必要东山再起。”

    “但至尊戒仍然不落下明,”米斯兰达说:“只要我们能在它还没出现之前尽快聚集我们的力量,不要耽延过久,我们就能控制敌人。”

    圣白议会随即召开;米斯兰达催促众人尽快采取行动,但是库路耐尔反对,劝众人再等候观察一些时日。

    “我不认为至尊戒还会在中土大陆上出现。”他说:“它落入安都因河已经数千年了,我认为它已经被冲入大海,将在海中一直躺到最後,当这世界崩毁、深渊迁移之时。”

    就这样,那次会议没有达成采取任何行动的结论。但爱隆内心始终不安,他对米斯兰达说:“我一直预感至尊戒会被找到,然後战乱再起,这个纪元将在大战之後结束。事实上,它将在第二场黑暗中结束。除非,有某种我目前无法看见的奇异机缘能将我们从这当中解救出来。”“这世界上有许多奇异的机缘,”米斯兰达说:“当智者兀自犹疑不决时,帮助往往来自弱者之手。”

    因此,智者继续处在不安当中,不过无人看出库路耐尔的思想已经转向黑暗,他的心已经背叛了众人:他渴望自己会找到至尊戒,然後驾驭戒指号令天下顺从他。长久以来他努力研究索伦的方法,希望击败他,但是现在他把索伦当作一个可羡的对手,而非恨恶索伦所作的事。他也认为,索伦独力铸造的至尊戒会在索伦再次显现时,主动复出找寻它的主人;但索伦若被驱除,它将再次隐匿。因此,他愿意链而走险,坐等索伦壮大,希望凭著自己的本事能抢在朋友和敌人之前,在戒指出现时捷足先登。

    他在格拉顿平原设了警戒,随即发现多尔哥多的爪牙在那地区沿著大河四处搜索。於是他明白索伦已经知道埃西铎的下场,他在恐惧之余退回了艾辛格,加强防卫,并且更加深入探究“力量之戒”的学问及铸造之法。他没有对圣白议会提起这事:心里仍然暗自希望自己会是第一个得知至尊戒下落的人。他召聚了许多密探,其中包含许多飞鸟;因为瑞达加斯特仍然不疑有他,提供他援助,以为这是对敌人采取紧密监视的需要。

    然而幽暗密林中的阴影愈来愈重,各地的邪物也在多尔哥多的授命下开始在各个黑暗地区大兴土木;他们再度在一个意志下联合,他们的毒恨是针对精灵和残存的努曼诺尔人而来。因此,圣白议会再度召开,有关魔戒的知识在会中引起剧烈的辩论;米斯兰达在会议中说:“至尊戒不是非得找到不可,只要它还存在这世界上末被销毁,它所蕴含的力量就始终活著,索伦就会拥有希望并且继续壮大。精灵与精灵之友的力量已经大不如前了。他很快就会强过你我众人,即使没有至尊戒也一样;他手中控有九戒,另外七戒他也收复了三枚。我们一定得反击。”

    这次库路耐尔同意了,他希望索伦能被逐出相当靠近大河的多尔哥多,如此一来他就无法继续在大河流域中搜索了。因此,最後这次他帮助议会,聚集众人之力出击;他们攻击多尔哥多,将索伦逐出他的要塞,幽暗密林再次获得了短暂的平静。

    不过,他们的攻击其实已经太迟了。因为阎王已经预料到,并且早就作了迁移的准备;他那九位得力助手,九戒灵,已经先他一步前去预备他的归来。因此,他的败逃是装的,他旋即在智者还没来得及防备前重新入主他的王国魔多,重新兴建他的黑塔巴拉多。那一年圣白议会召开了最後一次会议,而库路耐尔隐入艾辛格,不再与任何人谘商或听取建议。

    半兽人集结成军,远处东方和南方的野蛮人也开始整军经武。在集结中恐惧与战争的谣传四起,爱隆的预言成真,而至尊戒也确实已经被找到了,其机缘巧合之奇,甚至连米斯兰达都料想不到;库路耐尔和索伦也全然不知。早在各方展开搜寻之前,它就已从安都因大河中被一个住在河边的小渔人拾起,时间大约是在刚铎皇室的血脉断绝时;拾获者将它带入无人可及的深山地底洞穴里,藏匿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它就待在那里,直到多尔哥多遭受攻击那年,它离开了所在为人类的伟大领导者,踏上战场。他是亚拉松之子亚拉冈,埃西铎的第三十九代直系子孙,却比他任何一位父祖更像伊兰迪尔。在洛汗国所打的一仗,推翻了叛徒库路耐尔,攻破了艾辛格;在刚铎都城前原野上的另一场惨烈战争中,索伦的大将魔窟之王被消灭了;埃西铎的继承人领著西方大军来到了魔多的黑色大门前。

    在最後这场背水一战的西方大军中有米斯兰达,爱隆的两个儿子,洛汗的国王,刚铎的贵族们,以及埃西铎的继承人与跟随他的北方登丹人。但是索伦的力量实在太强,西方的联军最後被击败了,眼看就要全军覆没,所有的英勇壮烈都将成空。在那一刻,米斯兰达先前所言得到了印证,当智者兀自犹疑不决时,帮助却来自弱者之手。诚如日後许多歌谣所传唱的,是那住在山坡旁与水边草原上的小佩瑞安纳斯人,为他们带来了拯救。

    据说,半身人佛罗多在米斯兰达的吩咐下,亲身担起那个重担,他带著小仆人一同穿过重重危险与黑暗,最後来到了索伦毫无防范的末日山;他将那枚由火山烈焰所铸成的大魔戒掷入了它起初生成之地,就这样,戒指销融,它所蕴藏的邪恶也被消灭了。

    於是索伦失败了,他被彻底击溃,像一个怨毒阴影随风飘逝;在他们的溃败中大地震动怒吼,巴拉多塔崩塌成为废墟。和平再度降临,大地重启新春;埃西铎的继承人加冕为刚铎与雅诺两国的皇帝,登丹人的力量再度受人尊崇,昔日光荣再现。在米那斯雅诺的宫廷前,白树再度紧花盛开,被米斯兰达於明都陆安山的雪地中找到的这颗幼苗在刚铎的都城中长得又高又白;只要它存在一天,世世代代皇帝的心中就不会完全忘记古时的日子。

    如今这一切事情之所以得到成就,绝大部分是靠米斯兰达的判断与活力,在最後那几日,他显露受人尊崇的王者本相,一身白衣骑赴战场;但是直到他离去的那一刻,众人才知道长久以来他一直是红宝石火戒的守护者。这枚戒指当初是托给了海港之王瑟丹,但他後来将戒指给了米斯兰达,瑟丹知道他几时来到,也知道他将归回何方。

    “现在请收下这枚戒指吧。”他说:“因为你的辛劳与担子极重,但它的力量会始终支持你,为你挡住疲惫的侵袭。这是火之戒,运用它,或许你能在一个逐渐冰冶的世界里重新在人心中点燃古时的英勇。至於我,我的心紧系於大海,我将住在这灰色的海岸旁守护这些海港,直到最後一艘船启航。所以,我将在此等候你。”

    那艘船极其洁白,是耗费多年兴建而成的,之後又等了许多年,直到瑟丹所说的结局来到。当这一切事都完成,埃西铎的继承人重掌人类的王权,西边的统治权交到他手中後,情况显示三戒的力量也同样消逝了,对首生的精灵而言,世界变得灰暗与衰老。那时,最後一批诺多精灵从港口扬帆出海,永远离开了中土大陆。最最後,三戒的持有者骑赴海港,爱隆大人从瑟丹手中接过早已预备好的船,在秋日的微光中驶离了米斯龙德,直到它把弧形世界的海洋远远抛在下方,不再受到圆顶穹苍的风所干扰,乘著高空的气流翱翔於世界上方的云雾中,来到了远古时的极西之地,而艾尔达精灵的故事与歌谣也在此落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