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表情严肃下来,「你就不问问我么?」

    她微微一愣。

    「不问问我,现心情怎么样,再得知那种事情之后?」他伸手轻抚她脸颊,「你,真一点都不关心我?」

    他眼神那瞬间叫人心碎。

    顾春芽被他冰冷手指一碰,身上立刻起了细栗。

    她想到了他随她一起坠下山崖情景,想到了他说那些话,做那些事,这些年来,断断续续,可却从来没有真断掉过。

    她跟他,从桐平镇到苏县,从十一岁到她十六岁。七年时光,好像一段叫人难以言说故事,不知从何说起,不知何时结束。

    她幽幽一叹,「你能这样,想必已经释怀了。」

    他看着她,心里涌上来说不出伤心。

    她对他总是这般冷漠,叫他无从入手。

    可是,叫他放开,似乎来难。

    「这个匣子你收着。」他拿出来一个小匣子。放她床头。

    顾春芽问,「这是什么?」

    「是我所有东西。」他淡淡道,「我还是要去一趟湘南。不过我会回来。」

    所有东西?

    是他家当吗?

    顾春芽皱眉道,「你为何要给我?」

    「这是聘礼!」他沉声道,「我回来了,自会娶你。」

    她讶然,这是开什么玩笑?

    「我说我嫁给你了吗?」

    他笑了。「亲都亲过了,你还能嫁给谁?你嫁给别人,我会告发你,你是耍赖人吗?若我跟别人说,我亲过你,你会当众否认。昧着良心嫁给别人吗?」

    真是天下少见歪理!

    顾春芽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一会儿,她才咬牙道,「傅琅。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还有呢,你不要逼我!」傅琅欺身上来,捏住她下颌,「你觉得这世间还有比我喜欢你人吗?有谁会舍掉他命来救你?有谁会把所有东西都给你,没有一点不舍得?有谁会像我这样……你不闻不问。还能坚持下来?你找出一个,我就再也不见你!」

    顾春芽理亏。

    别不说。单这舍命一条,就找不到人。

    齐良容为了他家里,这不就没有选择她吗?

    这世上,真正爱别人胜过自己确实不多,不管是哪一个时空,都是如此。

    她抿了抿嘴唇道,「你不讲道理。」

    傅琅忍不住笑了。

    他很少看到她无言以对样子。

    他抬起她下颌,柔声道,「我明日就去湘南了,你许我一个心愿,我当你抵了救命之恩,如何?」

    顾春芽蔫蔫道,「什么条件?」

    他没有说话,低头凑了上来。

    也许真是被他亲了好多次,顾春芽并没有太过惊慌。

    他嘴唇一触之后,他轻声道,「就这一次,我也许不会再打搅你了。」

    顾春芽眼睛蓦然睁大,不知为何,她心这刹那,微微有些刺痛。

    他唇温柔吻上来,她唇上轻轻摩擦。

    他一只手搂着她腰,另一只手轻抚她头发,好像情人一样充满了绵绵情意。

    顾春芽完全不能动弹,她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块木头。

    他唇渐渐由摩擦又变成了舔舐,舌头也慢慢侵袭进来,以无比热情撬开了她口。

    「嗯」她终于能动了,不安扭动着身子。

    他箍住她身体,腾出一只手托住她脑袋,好让他能加方便轻吻她。

    这一过程绵长又折磨人,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漂浮海面上一只扁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他汹涌感情勃发出来,把她深深淹没。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开她。

    她已经变得浑身无力,脸颊通红。

    傅琅伸手摸摸她脸,笑着看她,暗自心想,两个人都这样了,他不信她还能嫁给别人,若是她真不喜欢他,这样亲密接触,她难道不应该扇他一巴掌?想到这里,他是欢喜了,坐起来,把匣子打开来,一样样给她看。

    「这是十万两银票,你哪里都可以兑现,印章这里,这是七间铺子地契,包括我药铺,这是湘南两套四进宅院,还有漳州十倾田地」

    顾春芽这时才清醒些,猛地弹起来道,「你还不走,还坐我床上?」

    她很是恼羞成牛

    刚才那可是深吻啊!

    他两只手也没有太老实,她居然都让他为所欲为了?

    傅琅憋住笑,「我就走了,这些你放放好,别给人偷了!」

    偷你个鬼,顾春芽恨不得打他一顿。

    看她气成这个样子,傅琅也不想继续惹她,「我大概两三个月就会回来。」

    「你好不要回来!」她咬牙。

    他笑了笑。好像阳光一般灿烂,「我一定会回来。」

    顾春芽又要骂他,他跳下床,一眨眼就不见了。

    看着满床地契,田契,银票,顾春芽坐那里,又变成了一根木头。

    第二天早上,方茹见她眼睛下面乌青,忙关切道。「怎么了,晚上没有睡好啊?」

    她恨恨道,「做了个噩梦。梦到一个混蛋!」

    傅琅走后,她翻来覆去没有睡好,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们之间关系,偏偏他还要离开了。

    留下所有家当,算什么呢?

    方茹哪里晓得她昨晚上经历了什么事。笑道,「噩梦么,都是反,别担心。」

    顾春芽笑了笑,坐下来吃饭。

    她以前也会起得晚,家人心疼她。从不叫她起床,像今日,顾应全跟顾明瑞便早就出门了。

    她前往铺子时候。直接越过点心铺去了前面傅琅开药铺。

    王昌平看到她来,竟是要躲一般。

    顾春芽追上去,「王大叔,你干什么呢?」

    王昌平尴尬挠挠头,看到她手里没有东西。才松了一口气,「还不是怕你把表少爷东西交给我。这我可不敢拿,表少爷回来铁定要发火。」

    顾春芽一时无话可说。

    她之前还真想把匣子带来,可又怕王昌平要是不,还得带到铺子里,这么大笔财富她可不敢出点意外,所以就先来看看。

    结果王昌平提前说了,她倒是不好给了。

    王昌平笑道,「春芽你就收了罢,表少爷对你多好啊,一般人,可不舍得拿出来,这些几辈子都用不完啊。」

    正因为傅琅身富贵人家,这才视钱财如粪土罢?

    像她这等人,确实没有那么大方,再喜欢一个人,也未必愿意付出所有钱财。

    不过顾春芽有个疑问,「他父母两家不是都牵扯进去了么,怎么还有那么多钱?」

    「是表少爷母亲嫁妆!」王昌平叹一口气,「卫家前几代可是医学世家,不说开医馆赚钱,光是那些药田都是不可估量,湘南下面抚仙,东艽,长川,都有大片田地,虽说为表少爷父亲事情,卫家被牵累,入狱,罢官都有,仕途上算是断了个干净,可要说家底,那还是有。」

    原来卫家那么有钱,也难怪卫大夫也是不把钱财放眼里!

    她总算明白了。

    两人正说着,外头一阵喧闹,路人奔走,也不知道传什么。

    王昌平出去一打听,变了脸色,「哎哟,不得了了,皇上驾崩了!」

    顾春芽一听,赶紧奔回了铺子。

    皇帝去世,虽说对官员来说是大事,可对他们小民来说关系不大,但该做还得做,他们开铺子,头一样得把鲜艳东西都收起来,比如墙上贴大红纸。

    顾春芽到时候,邱直已经揭红纸了,他小声道,「师父,皇上驾崩了。」

    「我知道。」她吩咐几个伙计,「起高,你去扯几块白布,挂外面,腰间也围一围,小李,你把点心下面垫粉布也撤了,再看看你们身上穿,有什么显眼都摘下来,没事不要出去,我去换身衣服。」

    她今儿穿了梅红色绣花袄子,竹青棉裙,颜色算是有点艳,现肯定不能继续穿了。

    邱寿道,「那你回罢,我们会注意。」

    她点点头,步走了。

    路过清源食坊时候,只见屋檐下六盏红灯笼也没了,她心知顾明瑞肯定也能处理好,便放了心回去。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面点女当家之一《面点女当家 卷一》;

    2、面点女当家之二《面点女当家 卷二》;

    3、面点女当家之三《面点女当家 卷三》;

    4、面点女当家之四《面点女当家 卷四》;

    5、面点女当家之五《面点女当家 卷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