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嬷嬷朝艾草使了一个眼色,艾草偷偷地跑了出去,一旁的芍药连忙护在方淑媛的身前,「二小姐有什么事情?」

    「你一个丫鬟给我滚开!」江二小姐一把将芍药给推开,双手插腰地瞪着方淑媛,「是你对不对?是你打起了先夫人嫁妆的主意,对不对?」

    方淑媛本来紧蹙的眉缓缓地松开了,「二妹妹是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大吵大闹?」

    「不要叫我二妹妹,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大嫂,你以为你嫁给我大哥就是我大嫂了?呵呵,好笑,你以为你是凤凰?不过就是一只臭麻雀。」

    方淑媛面无表情地看着江二小姐。江二小姐继续问:「你说,是不是你?」

    「你大哥要先夫人的嫁妆有什么不对?那本来便是你大哥的。」

    闻言,江二小姐气得咬牙切齿,确实没有不对,可如果不是方淑媛,也许大哥根本不

    会提,就因为大哥提了这件事情,被江老夫人发现江继室准备将那嫁妆里的几件名贵的物品转到她的嫁妆里。

    李嬷嬷听了一个小丫鬟的絮叨,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便到方淑媛的耳边说了一遍。

    方淑媛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脸上更多了一抹冷笑,「你在这里像一只疯狗一样乱叫便是因为你大哥收回了嫁妆,连带着你出嫁时候也少了几分体面?我真是没想到继夫人胆子这么大,挪用了先夫人的嫁妆给你?以你大哥的性子,如果你要,大可以开口向他要,他绝对不会不给,可继夫人这样简直就是小偷的行为。」

    「你闭嘴,明明是你不好,如今我娘还被祖母责怪。是啊,你开心了吧?祖母还说要将中馈交给你。」

    祖母本就有这样的打算,否则祖母不会悉心教她,但方淑媛没想到事情会是由江继室贪墨先夫人嫁妆牵扯出来。

    「我是你大哥的妻子,以后府中的中馈由我管不过是迟早的问题。」方淑媛挺直了腰板,心中一片唏嘘。若是以前,遇上江二小姐,她也许会低着头唯唯诺诺,如今身分换了,她是江家的大少夫人,是江二小姐的大嫂,是江离的妻子。

    方淑媛的眼里没有意外,江离之前便跟她通过气,中馈迟早会交给她,祖母也有这样的意思。他说,她要跟他一同走完这辈子,不许她懦弱地躲在他身后。在无意间中,她渐渐地脱胎换骨,成了他想要的女子,她扪心自问,她喜欢这样的自己吗?

    方淑媛吐了一口气,谈不上喜欢,只是一想到她追不上他的脚步,她的心里会难受,在他疼她、宠她时,她的心也变了,她也希望能整好江府后院,能在他做生意赚钱的时候,成为他的后盾,让他没有顾虑。

    方淑媛以为自己放不开江离曾经对她的伤害,嘴上也不断地说她不会喜欢他,可她早已将喜欢他的这分心意刻入她的骨髓,甚至因为他,她愿意变得坚强、变得勇敢。

    眼前豁然开朗,夏日的烈阳都不再那么的炽烈、闷热,方淑媛的心似乎被灌入了一壶春水,又充满活力地翻腾了起来,胸口彷佛被江离这个人填满,甜蜜蜜的。

    江二小姐搓了搓眼睛,她有些想不明白,此刻的方淑媛为何这样的光彩夺目,以前那安静、内向的模样莫非是装的?她冷笑了一声,「所以你就唆使我大哥来夺我娘的权势,甚至挑拨我大哥跟我娘的关系?」

    「二妹妹的想象中力真是丰富,而且认知能力也很奇特,在你的话里,你觉得你什么都对,你和继夫人这么对你大哥,你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吗?」方淑媛真的不懂,为什么能这般理所当然地将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

    「愧疚?」江二小姐忽然愤怒地喊道:「江离现在什么都听你的,这样的大哥我情愿不要,他这样子当初还不如跟他那短命的娘一起死了算了。」

    啪,方淑媛用力地甩了江二小姐一巴掌,「你再说一次!」

    江二小姐猛地往后一退,方淑媛此刻的眼睛就跟发疯的母狼一样,吓人得很,她捂着脸哭泣着,她知道这么说太过分了,可如果没有江离,也许她娘就不会被夺了中馈,也不会被祖母骂,从此抬不起头,更何况她娘做这些都是为了她。

    「你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去死,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自我了断,一了百了呢?如果没有你,继夫人+会贪墨先夫人的嫁妆,更不会得罪了祖母、没了中馈。你说,你这样的人是不是害人害己?」方淑媛锋利地说。

    江二小姐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她知道她太胡闹了,可是她气啊,她也知道她说的话没有道理,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流着眼泪,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真是被继夫人惯得不行。李嬷嬷「将二小姐捆起来,送去府里的祠堂,好好反省。」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江二小姐舞动着双手,拒绝上来的下人。

    「凭我是江离的妻子。」方淑媛轻声却坚定地说。

    「方淑媛你……」江二小姐突然不动,看着不远处的江离,她耳边响起方淑媛那句她是否愧疚,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安静是因为害怕还是愧疚,她不敢看江离一眼,沉默地被带了下去。

    方淑媛也看到了站在那的江离,江离站在榕树下,脸上的神情让人看不清,可她的心却莫名地一疼,她飞快地小跑过去,看着平静地彷佛没有事的江离,她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江离。」

    江离的手好一会才抬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我没有事。」

    「嗯。」方淑媛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她心疼他,这府里看似和睦的一切从今天瓦解。

    「继夫人,总归不会亏待她,她毕竟是爹的妻子。二妹妹性子骄纵,但嫁人了便知道苦了,三弟、四妹都还小……」

    「我和祖母都疼你。」方淑媛无声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衣袍。

    江离没有说话,抬起头看着茂盛的榕树,眼眶微热,闭了闭眼睛。想到她栗悍的模样,他忽然笑了,将脸埋在她的发丝里,「那淑媛你要记住你的话,你要多疼疼为夫。」

    方淑媛泪中带笑地掐了一下他的腰,「怎么听着令人不安呢?」

    「反正你就是要疼我,床上、床下都疼我。」江离任性地搂着她。

    方淑媛忍不住地念叨了一句:「色胚。」

    「淑媛,你真好。」

    方淑媛轻轻地笑了,如果江离对她不好,她又如何能对他好?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会受伤、会疼,但她也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好,不是石头做的,就算她被他冷过的心,也被他悟热了。

    「江离……」

    「嗯?」

    「我好像又重新喜欢h你了。」方淑媛羞涩地说。

    榕树的阴影落在江离的脸上,阳光轻洒而下,斑驳间不见一丝阴郁,他笑着亲了一下她,「淑媛,我一直喜欢你。」

    从他知道他再也离不开她开始,他便知道他无法自拔了。

    【小剧场】

    是夜,江离正要躺在床榻上与方淑媛恩爱一番,方淑媛忽然一掌推开了他,双手紧紧地拉着衣襟。

    「怎么了?」

    「夫君嫌我胸小。」

    「是小了点,但为夫已经很用心地为你揉捏了,相信不出多久就会变大。」

    「可是你都摸了一年了,还是没有变大。」

    江离正欲火焚身,不想废话,正想扑上去,方淑媛忽然从床铺下掏出两个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江离看着手里的两个肉包子,脸一下子拉长了,「淑媛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再骗我,说什么多摸摸就能把胸给摸大了,我也不委屈你,你喜欢大胸,那我给你两个肉包子,又大又嫩,够你摸了。」说完,方淑媛便躺了下去。

    江离杀气腾腾地将两个肉包子丢到床下,用力地抱住她,「为夫偏爱你胸前的两个包子。」

    「哦,小笼包你不是不爱吃吗?」

    「谁说的?我现在就吃给你看。」

    「啊!」

    【全书完】

    《相关书籍介绍》--

    想看大将军韩隐在榻上对宋凝脂如何疼宠?请看脸红红系列946《榻上藏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