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月淮?」那含糊的应声,是应允了?她试着唤他,却得不到回应,抬头一看才发现他睡着了,酒醉加上发泄过后的疲惫使他睡得又沉又香甜。

    好温暖……已有多久他不曾这般拥抱她了?以脸颊磨蹭着温暖的胸膛,昙香也闭上双眼,任由他的气息萦绕鼻间,安心入睡,有他怀抱的日子睡得还真是安稳。

    隔天醒来,昙香发现长久以来压在肩上的沉重力道蓦然消失不见,心中那块大石似乎也有减轻的迹象,她用手一摸,身旁无人,不免一阵失落,翻身之时却发现月淮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沿,好整以暇地把玩着她的发。

    「你昨晚说的话是真的吗?」

    「欸?」她想问他,他倒先发问了,昨晚的事……他不是只是在疯言疯语吗,「你不是……醉了吗?」

    「是真的吗?」他神秘一笑,不回答昨晚酒醉与否的问题,只重复发问。

    「我爱你,我只有你,只要你。」昙香羞红着脸低下头,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很好。」月淮倏地敛起笑,起身取过她的一套衣裳,回来放到她面前,「起来穿上,我们回家。」

    「陛下若无事,臣先行告退。」今日月淮只是前来禀报图州一战的经过和战果,该说的说完,他急着回府,因为接下来几天有要事待办。

    「咳咳,月叔等一下,正事说完了,朕跟你聊聊私事,个把月前秦将军到盟国舜唐国迎接护送前来和亲的十六公主,估计这两天就会返回京城,你知道的,盟国一说从我爷爷在位之时便订下,每逢我们斐国有新帝即位,他们就会送一位公主过来和亲,以巩固两国关系。

    这位十六公主虽说是舜唐王最小的女儿,可她到底比我大了八岁,我又没有其他皇兄皇弟能娶她,怕误了她年华,月叔你是国之栋梁,位居都督战功累累,为人又成熟稳重,我看为你和十六公主赐婚无任何不妥,你认为如何?」

    跟他聊正事是个幌子,反正图州一战大获全胜,哪还有汇报的必要,秋煌是知道月淮回来时还带回那乐国女人,心中有些不爽,当年自己的远房表姐秋彤没嫁给他就香消玉殒,让个外人来捡这便宜,他心里能过得去吗?

    「谢陛下,可臣已有所爱,恐怕那位舜唐国的十六公主臣无福消受,陛下还是留着自个儿享用吧。」

    「这……月叔你等等!」不要这么坚决好不好?

    「陛下,臣征战后长途跋涉地归来,早已疲惫不堪,臣先行告退了。」

    纵使秋煌还想加以阻拦,月淮健步如飞已经走出老远,这哪里是个疲惫不堪的人该有的样子呀。

    「前面的人麻烦让开,真是的,都不知道少爷是怎么想的,竟然把你这种女人留下,真讨厌。」沁儿抱着一盆衣物经过长廊,故意去撞昙香。

    现在整个京城都把图州战事传得沸沸扬扬,茶馆里的说书先生更说得绘声绘色,其中自然不乏昙香和崔伦犯下的丰功伟业。

    外头百姓或许不知道毒害月淮的女子是谁,月府之人却不然,他们知道唯有跟在月淮身边的她能那么做,现在全府上下可说对她鄙视极了。

    昙香早猜想得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会为自己找任何开脱的借口,纵使如此,沁儿的动作太突然,她没站稳就要往旁边倾倒,那边铺着通往院子的台阶,棱棱角角恐怕一撞之下伤势不轻。

    「别欺负她,她马上便是月府的女主人,你就不怕到时她在我耳边嚼耳根,要我把你赶出府吗?」

    她们在廊上发生纠葛之时,月淮碰巧踏进院子,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昙香。

    「少爷,奴、奴婢只是……」

    「记住,除了我,谁也不许欺负她,何况她现在也已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几乎每天晚上在床上对她做的那些事,也算是欺负和惩罚呀。

    沁儿连连称是,一溜烟跑走了。

    「你把我说成了坏心的女主人。」被月淮拉着回房的一路上,昙香才小小声埋怨。

    「你后悔跟我回来了吗?」

    她摇头,「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她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待她,只在乎他要不要她。

    「那就把你对我的爱拿出来让他们看看,人心肉做,他们迟早会愿意重新接受你的。」

    推开房门之前,月淮瞅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他是真的还爱着她,不然就不会要她跟他回来,也不会不管众人反对说要娶她为妻,命人去准备婚礼所需。

    每回想到这些,昙香就忍不住想要掉眼泪。

    「你今天回来得好早,我以为你进宫去会回来得晚一些。」忍下那股感动,昙香跟了进去。

    「你收拾一下,明天跟我出门。」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

    他们离开京城,乘车往北走了三日,月淮始终没告诉她目的地到底在何处,只是他临行前还买了些香烛冥纸,该是要去祭祖吧?可祭祖需要去这么远吗?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他的意图一直不明确,害她开始焦急。

    「怎么,怕我卖了你?」月淮倚在窗边,低声笑着,还是没跟她坦白。

    「是……有些紧张。」是怕他反悔,怕他把她带到别处丢下不管。

    「昙香。」他向她招手,然后她乖乖爬了过去,「我说过你是我的。」

    「呀!」她几乎软倒在他怀里,因为他边说边在她颊上偷香,她真的好窝囊,每回他给她少少甜头,她就开心得浑身发软。

    「到了。」

    马车在这时候停下,她从窗户看见田地以及简陋的民居,这里似乎是很偏僻的村子,但很大,而且看得出民风淳朴。

    「跟我来。」月淮拉着她走了一段路,来到一间绣坊。

    他们才走进去,繍坊的老板娘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立刻锁定在昙香脸上,露出满脸惊讶,「你是燕、燕娘?不,你好年轻……你难道是燕娘的女儿?」

    「你认识我娘?」燕娘是她娘亲的名字啊,昙香看了看月淮,突然有些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些年战乱,燕娘逃到了这里,后来就一直在我这儿工作,只是两年前她因病去世了。」绣坊的老板娘有点怀念地道。

    「是吗……」她早有准备,可伤心仍是难免的。

    「对了,你拿着这个。」绣坊老板娘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包袱,交到她手上,「她时常跟我们提起你,说等她有钱了一定要把你接回来,这是她临终前吩咐我,如果我能见到你,一定要交给你的,你既然来了,就到她坟上看看吧。」

    燕娘不懂字,自然不可能留给昙香一封书信,包袱里的是她生前穿过的几套质料华美的衣裳和一支凤凰花簪,昙香以前见过她戴这支发簪,已经过去许多年了,五彩艳丽的颜色变得有些暗淡。

    在娘亲坟前祭拜时,昙香本想把发簪埋入坟前土地,却被月淮一把夺过,「这是你娘留给你的东西,你就好好留着吧,成亲之时也戴着它。」他在她身旁蹲下,把发簪插进她发髻。

    「你为什么……」本想等会再问,不要在娘的坟前哭得这么难看,可他这么突然,帮她带发簪时动作这么认真,昙香眼里的眼泪终于溢出眼眶,止不住地跌落在衣襟和他的衣袖。

    「我只是找人查证了你所说的那个可能,而且我不要当你的仇人。」即使她愿意妥协,可他不愿意。

    「我……对不起、对不起……」她好蠢,居然那么容易就听信于完全不在乎她们母女的人,居然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月淮,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你罚我吧……」

    「惩罚你?」对他来说真是个难题,就算他之前再生气也没有对她施以暴力,他可说是爱惨她了。

    「什么都可以,求你了。」否则她会愧疚一辈子,她或许会无法厚着脸皮嫁他为妻。

    「那么就罚你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吧。」这真是他所能想到最好、最甜蜜的惩罚。昙香,觉悟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