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昨天他开口说要自己训练郑乔茵,她可以当成意外,但今天又是让郑乔茵替他泡咖啡,又是让她搬进去,很明显的,他对这个人有想了解的兴致。

    这是好事,她很开心。

    终于,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一个有可能进入他内心的人。

    严圣谕坐在办公桌后,不动声色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听着没阖拢的门外细碎的交谈声。

    有两个男人正在和郑乔茵交谈。

    「这是法国巧克力,很贵的,给你们一人三颗,谢谢你们愿意帮我搬电脑和桌子。」

    「蛤?居然给巧克力,没有别的吗?」一道男声埋怨道。

    另一道男声故意道:「嫌弃女人心意的男人是不会受欢迎的。」

    抱怨的男人有些羞恼,「我不是嫌弃,茵茵又不是不能有话直说的人!」

    郑乔茵的声音道:「不好意思啦,一时之间拿不出其他点心给你们。」

    「茵茵你别理他,不过是帮忙搬东西这种小事,没什么好特别感谢的,倒是你,这是升职了?」

    「……不是。」

    「不是?」

    郑乔茵的软嗓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这样啊……那,有事也可以找我们谈谈,反正业务部就在隔壁。」

    不喜欢巧克力的男人暧昧的笑道:「阿锋,你对茵茵真温柔体贴。」

    「这是当然的,谁像你这么无耻,每次我们文件晚交,茵茵都会帮我们拖时间,你一点感谢也没有,小学老师教你的礼貌,大概都被狗吃了。」

    另一个男人被堵得不敢吭声了。

    郑乔茵忍笑道:「总之谢谢你们啦,我得回去继续忙了。」

    那两个男人和她道别后,脚步声渐渐走远,接着听见郑乔茵将没发完的巧克力塞给王姊和同事的对话声。

    一个懂得和旁人打好关系,人缘不错的女人。严圣谕心想。

    当年她对他露出的温暖笑脸,他始终记得,就像是一张没褪色的照片存在他记忆中。

    再次遇见,她面对他时,不像当年那样热情,不只表情惶恐,也不认得他了,这让他直觉做了将她调到身边的决定。

    他也弄不清自己究竟想干么,如果希望她想起两人曾经见面,直接了当告诉她就行,然而他并不想这么做。

    或许是不够信任,希望保持点距离观察她,又或许是因为内心阴影太深,对于女人,他不想有太深入的来往,以公事为名的距离,刚刚好。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暂时是不会将她从身边放走的。

    办公室门被轻敲。

    「进来。」他头也没抬,一副没停下工作偷听的模样,眼角余光瞄到郑乔茵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剩下的巧克力,像只小动物一样瞥了他几眼后,犹豫了下,仍上前问:「总裁,我这里有巧克力……」

    「后面有小冰箱,放着。」他淡淡道。

    她很意外,也有点囧,「呃,你要吃?」她只是意思意思问一下,毕竟今后要天天和他共处,这一点礼貌还是要做到,早知道他会收,她就不会多给业务部的同事巧克力了,这下,连自己的分都没有了……

    「嗯。」严圣瑜不冷不热地应声。

    郑乔茵无声望着他,尴尬的想,总裁说话真是一贯的简洁啊……

    不是简洁不好,只是,听不出情绪和想法,让人很难摸透这个人,不知道要怎样相处才好。

    将巧克力冰进冰箱后,她坐到自己的位子。她的办公桌就位在总裁的斜对角,是一个能随时观察总裁动静的位置,而且电脑萤幕还不会被窥视到,很理想。

    她有些安心,但同时觉得总裁指定她的办公桌这样摆还满妙的。

    她偷偷地从萤幕后又瞄了他一眼。

    难道,他出乎意料的是个心思细腻,会注意到别人感受的人?不会吧……他一副冷面冷心肠不关心任何人的样子,肯定是她想太多……

    收回眼神,她打开电子邮件处理公事,这时,一双寒潭般的眼眸才悄悄注视她温和的侧脸。

    果然这个位子她比较不会紧张。

    他的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勾,旋即专心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一整天跟着严圣谕工作下来,郑乔茵很肯定,总裁绝对是个冷面冷心肠的男人!

    严圣谕工作效率高,行程满档不说,交代的事情多得让她头晕脑胀,完全没有看在她是生手的分上饶过她,还不时用毒舌鞭笞她。

    「你白痴吗,文件是这样整理的?照日期和轻重缓急排顺序,拿回去!」

    「我信箱里的邮件不必每件都禀报,挑重要的,脑子没带出门吗!」

    「不是每通打进来的电话都要转接给我,能自己处理掉的就处理掉,不然我做什么付你薪水,无能也要有限度!」

    「叫你尝试替我排出差行程,你找的饭店和餐厅是什么?你有没有品味啊?!」

    「让你通知各主管交团队报告的时间,不过打个电话就花了半个小时,你的效率太差了!」

    「让你跟在身边记录我跟合作厂商的谈话,你写的一点重点也没有,这张纸跟垃圾一样,重写!」

    还以为他是省话一哥,训人时倒挺会说的,不过仔细想想他本来就这样,高级主管们每次开会都战战兢兢,出会议室时一副劫后余生的脸,肯定和她经历了差不多的事情。

    突然间,她好佩服能够游刃有余达到总裁要求的王姊。

    最后,总裁在放她下班前,还残忍的补了她杀伤力十足的一枪。

    「你的程度和能力实在不怎样。」

    郑乔茵在身心饱受摧残后听到这句,火气被撩起来。

    严圣谕人如其名,讲话如同圣旨般有一堆人竭诚惶恐的听命,性格还这么瞧不起人!真以为自己是皇上了?

    她很想化身为恶犬冲上去咬他,让他知道奴才也是有脾气的,不过畏惧总裁与生俱来的气势和威严,加上自己还是个讲他八卦的犯人,被虐也是刚好,最后也只能灰溜溜地扔了一句「我下班了」,便飞也似地离开办公室。

    走出去没几步,就被特意等她下班的王姊给拦住了。

    「一起走?」王月娥笑盈盈地问。

    王姊那张弥勒佛般的笑脸实在很难拒绝,郑乔茵点头,和她一起搭电梯。

    郑乔茵心知肚明王姊有话要跟她说,不然早就下班陪老公和小孩了。

    望着电梯显示版下降的数字,她先开腔,「王姊,你担心我今天工作的情况,所以要找我聊吗?」

    「是啊,你今天还OK吗?」

    「不太好,我笨手笨脚的,被总裁劈头盖脸骂得很惨。」

    「例如?」

    「白痴、无能、没品味……之类的。」越说,表情不禁狰狞起来。

    王月娥笑出声,「你的脸像是要把总裁吃了。」

    她哀怨道,「哪敢,他是总裁哪,要踩死我比踩死蚂蚁容易。」

    「茵茵,总裁只是对工作要求严格,讲话直白,不是蓄意找你碴。」

    郑乔茵的表情直白地写了六个大字,「你一定在骗我」。

    王月娥觉得这女孩真的很逗趣,笑道:「要不要跟王姊打赌?就算你很多事情没做好,但只要做对一件事,他会很诚实的称赞你。」

    「他会称赞人?」郑乔茵总觉得难以想像,总裁那张脸就是座万年不融的冰山啊。

    叮咚一声,电梯抵达一楼,门往两旁滑开。

    王月娥拍拍她的肩,「总之,再努力争取总裁的认同吧,你可以的,茵茵。」语毕,头也不回地走出电梯,留下她一人。

    郑乔茵慢慢走出电梯,心思萦绕在王姊说的话上面。

    真的是她误会他?他不是为了教训她所以将她调到身边?

    理不出头绪,索性不想了,她离开公司后,到市场买了菜才回家。

    她煮饭时,简依琳进来厨房帮她切菜,以闲聊的口吻问:「今天工作还好吗?」

    「还可以啊。」

    「你看起来比平常累呢。」

    「我这份工作做了一年多,不是新人了,王姊陆续将比较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帮忙。」她说谎说得很顺。

    简依琳沉默了半晌,说:「既然工作变忙碌,如果太累,不要太逞强喔。」

    她打哈哈,「哈哈,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范围,放心啦。」

    简依琳点了点头,安静地继续当帮手,但朋友多年,郑乔茵知道她只是不想勉强自己说所以不多问,这份心意多么的温柔、善解人意。

    她眼神黯了黯。不是不想说,只是,这次她想要等撑过去再开口告诉好友一切,她想坚强起来,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对好友撒娇抱怨后只能换个工作场所重新开始,而是靠自己的能力克服一切。

    这或许只是她对姊姊那番话的小小反驳,就算努力后的结果可能也跟之前无异,但她不想再自怨自艾下去了。

    她一定要成功获得总裁的尊重,保住工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