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男同学说出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打赌的啊,他朋友说他追得到的话,就请刘子杰吃一个月的麦当劳,还说什麼虽然跆拳道技不如人,但将悍娇虎收為裤下之臣也是光荣事。」

    「哈哈,这打赌也太白痴了吧!」一堆同学都笑了起来。為了打赌去追求一个男人婆,真的很可怜。

    「……」身為被谈论的主角,陈瑞玉受不了这些人的骚扰和调侃,啪的一声闔上课本,背起侧背书包往教室外走。

    女同学高声问:「悍娇虎,快上课了,你要去哪—」

    去没有你们这些人的地方。陈瑞玉心裡回答。

    她躲到空中花园,看著碧蓝天际的片片云朵发呆。

    不一会儿,眼泪就这样轻轻的流下来。

    她并不喜欢每天都被人当作嘲笑和调侃的话题,从开学到现在,她一直都想要好好地融入新环境,可是并不如愿,就因為她打扮中性,跆拳道实力坚强,所以被另眼相待。

    从幼稚园到现在的死党童可玲虽然和她同校,但是没有同班,她也不想去打扰她交新朋友,只能放任自己继续当独行侠,上学对她而言好难熬……

    突然间,一阵温柔的钢琴声传了过来,琴声非常的动听,渗透人心,她微愣,一抬头就看见与空中花园邻近的音乐教室裡,有一道气质优雅的人影正在弹奏著钢琴,修长的十指游走在黑白琴键间。

    透过窗户,她看见他英挺俊逸的侧脸,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十分耀眼。

    心,不受控制地扑通跳动了起来。

    抱著一堆学生会文件的副会长周博仁一头雾水的问:「会长,你怎麼突然弹起琴来?」他们事情才谈到一半耶。

    卫邵军弹琴的手没有停下,温和的回答,「嗯……外面有一隻小猫在哭呢。」

    「猫?哪裡有猫?」周博仁张望著音乐室外面,什麼影子也没看见。

    躲在窗户下的陈瑞玉微微红了脸。他们在说的人是她吗?

    卫邵军嘆了口气,「我没叫你去找那隻猫。」

    「我好奇啊。」

    「你会吓跑她的。」

    「怎麼会,我看起来这麼的和蔼可亲!」周博仁為自己辩解。

    卫邵军挑眉,似笑非笑地提醒副会长一件事情,「你还真敢说,上次在园游会吓哭一个小女孩的人不知道是谁。」

    周博仁尷尬的涨红脸,「那是意外……」

    「你就承认你长得凶神恶煞吧,亏你名字取得这麼文雅,果然是取心酸的。」

    「会长……」

    「好了,不调侃你了,我们继续谈正事吧。」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之后,卫邵军停下在琴键上舞动的双手,接过周博仁手中一些文件。

    「咦,你不弹了?」周博仁愣住。

    卫邵军不疾不徐地反问:「不然……你想继续抱著一堆文件听我弹琴?」真是好兴致,那他继续弹好了。

    周博仁赶紧阻止他继续弹琴。再让他弹下去,这些文件谁处理啊!「不是啦,你不是说有隻猫在哭?」

    「嗯……『小猫』已经没在哭了。」卫邵军唇边勾起神祕的笑。

    陈瑞玉直觉卫邵军口中的「小猫」指的就是她。

    她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发烫,收回视线悄悄起身跑离空中花园。

    被别人撞见自己在偷哭很尷尬,但涨满心房的……更多的是那个男生的微笑,和他為她弹琴的温柔心意。

    【第二章】

    从那天之后,她常常在早自习时跑去空中花园,看有没有机会能再听见他弹奏的琴声。虽然一个月只能撞见四五次他练习钢琴的模样,但能够听见他的琴声,她就心满意足。

    每每从窗户窥见他的侧脸,她就心跳加速无法自已。

    听学校眾人传言说他喜欢有气质、会画画的女生,她不再剪短头髮,开始留起长髮,甚至拿起画笔笨拙地学习画画。

    这天,她要出门时,哥哥陈方仲唤住了她,「小妹,你已经好几个月没来家裡的道馆练习了。」

    「喔,有这麼久啊。」她这时才惊觉,似乎真的很久没去了。

    「你小时候很喜欢缠著我,说想和我一起当最厉害的跆拳道师父,要一起把道馆发扬光大,现在不一样了吗?」

    「嗯,不一样了。」她双眼充满愧疚的问:「我……想画画,哥,可以吗?」她曾经许诺要跟哥哥一起為道馆努力,这时却改变心意,她有一种罪恶感,像是自己拋弃了哥哥一样。

    「傻妹妹,当然可以。」陈方仲温柔地揉她头髮,欣慰地说,「我很高兴,因為你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比任何事情都还重要的多。」他本来就怕妹妹会為了责任感而拋弃自己的兴趣,既然她找到了,又怎麼会责备她,他高兴都来不及。

    「谢谢哥!」她高兴地给哥哥一个拥抱,心裡充斥著感谢,有这麼善解人意的哥哥,她真的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妹妹了。

    「好了,你赶快出门上学吧。」陈方仲笑著赶她上学。

    早自习时间,她匆匆地跑到空中花园,因為,她现在好想见到某个人。

    幸运的是,当她来到空中花园时,音乐教室的琴声早已悠扬地飘扬著。

    她这次不再透过窗户偷看他,而是走进音乐教室迷恋的看著他弹琴的背影。

    这抹俊逸尔雅的背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入住她的心房,她著了魔的喜欢上他,明知道学生会长是宛若天边的存在,还是痴心妄想靠近。

    今天,卫邵军身边没有周博仁当跟班,一人练习著钢琴,听见她的脚步声,他修长的十指停下弹奏。

    卫邵军回眸凝视她,扬唇打趣道,「总是在偷听的猫总算溜进来了。」

    「你知道我一直在偷听?」陈瑞玉好讶异。

    卫邵军的俊眸含笑,「知道啊,窗外总是有个小脑袋瓜在探头探脑,我一直在等她进来。」

    起初,他只是突然好心想弹琴安慰她的。

    没想到,就像在养猫一样,她总会在固定时间出现在音乐教室外,等著他弹琴给她听,每每发现她的时候,他都不禁会心一笑。

    什麼时候这隻猫会进来亲近他呢?他一直都在期待著,总算是盼到了这刻。

    「我不是故意要偷听。」陈瑞玉脸红。原来每次偷听都被发现,真尷尬。

    她脸红的模样,落在卫邵军眼底颇為可爱。

    他心情甚好的勾唇,「嗯,其实你不必偷听的,既然你喜欢,那我再弹一首给你听好吗?」

    陈瑞玉心裡发烫,「谢谢。」

    卫邵军舞动手指,优美的琴声再次从他指尖下流洩出来,她听著听著,内心的情愫翻滚沸腾著,在他弹毕时,她衝口告白。

    「我喜欢你!」

    被当面告白,卫邵军只是噙著微笑凝睇著她,没有回答。

    安静的气氛,让陈瑞玉后悔自己的一时衝动。

    应该很多女生像她这样衝到他面前告白吧……他应该会觉得很困扰。

    「抱歉,我……我……」她结巴的想道歉,手脚紧张得不知道怎麼摆,不小心将自己的书包掉在地上,画图的簿子立刻掉出来。

    她慌张的想赶紧拾起,他却先一步弯身拿起来。

    「不要看—」

    来不及了,卫邵军已经翻开来看,一一瀏览过簿子裡的画,边看边似笑非笑地瞄了她一眼。

    「我画得很丑……」陈瑞玉局促不安的想拿回来,他却将一张素描纸从簿子裡抽出来,那张图画的是他的侧脸,线条粗略简单却富有感情。

    「你画我?」虽是问句,他语气却很肯定。

    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脸红解释,「我不是故意偷画你的……」

    「这张图可以送我吗?」卫邵军反覆看著这张画,越看越喜欢,虽然笔触还有点青涩,却是让看的人都能感受到笔者感情的画。她是真心喜欢他,不像其他女生肤浅的喜欢上他的外表及才艺,还有学生会长的头衔。

    这让他觉得心情很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