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梁心洁低垂著头,眼眶微红。「但是我的身体状况……不好找新工作,难得老闆愿意雇用我,我需要钱……」

    陈晓寧很捨不得也很不甘心,不过她目前还只是个夜校学生,帮不上什麼忙,只能劝道:「洁姊,如果有机会就去找份新工作吧。」

    「嗯。」梁心洁苦笑轻应。

    陈晓寧来到她身旁帮忙洗碗,不想气氛沉闷,遂转移话题说:「对了,你今天外送麵去片场,有没有见到什麼名人啊?我刚才听到客人说咱们的金马影帝也有参与这部片,一堆人挤破头去看。」

    「我被工作人员挡在外头,哪看得到什麼名人。」梁心洁眼也没眨地说谎。

    「真可惜。」陈晓寧嘆了口气。「裘弘儒耶,我是他的迷,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好想见他一面,听说他温柔又亲切,粉丝的要求他都有求必应,可惜老闆不是叫我去外送……」

    梁心洁失笑摇头。「温柔的人,通常骨子裡是很固执的,没你想的那麼美好,什麼有求必应,只是不会拒绝得那麼直接罢了。」

    「可是他是好男人排行榜第一名。」

    「所谓的好人,只是很会做表面工夫。」梁心洁不客气地戳破少女的美好幻想。

    「呜……洁姊你好残忍。」陈晓寧掩面低叫,「你是不是对影帝有什麼阴影啊,这样说他。」

    「对啊,為什麼?」

    「没有,只是因為……」梁心洁正要回答,猛然发现不对,怎麼会有男人的声音?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头皮发麻地缓缓回过头,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背后,头上戴著鸭舌帽,身上穿著运动外套,裡面穿著T-shirt,下身搭配牛仔裤,打扮得很平民,但他的长相让她头晕,也不自觉结巴起来,「你、你……」

    「你该不会是……」陈晓寧也快要昏倒了,不过原因和梁心洁不同,她是太兴奋了。

    「嘘。」裘弘儒将食指放在唇上,微笑道:「虽然店裡现在没有客人,但我不想引起外面路人的骚动。」

    陈晓寧涨红了脸,很用力的点头,并听话的捂住嘴巴,一双眼著迷地膜拜心目中的男神。天啊,他刚刚将手指放在唇上的动作好迷人啊,可惜没能拍下来。

    梁心洁深吸了一口气后,冷静地问:「先生,想吃什麼呢?空位都可以坐,墙上有菜单。」

    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皱了一下眉头,嗓音有些沙哑地问:「你把我当客人?」

    「来店裡的当然是客人。」她朝他露出职业笑容,说得理所当然。

    「你还是不认我?」裘弘儒的口气带著几分不悦。

    「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麼。」梁心洁决定装傻到底。「先生,要点餐了吗?」

    他若有所思地盯著她好一会儿后,随意瞄了眼墙上的菜单。「外带一份水饺。」

    「好的,请在这裡稍等。」她走到厨房叫老闆。

    见老闆出来料理餐点,裘弘儒压低了帽簷,站在离老闆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水饺起锅后,梁心洁迅速装盒,然后提著塑胶袋走到裘弘儒面前。「先生,好了,六十元。」

    「谢谢。」他也没有多加刁难,乾脆地付了钱,又再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他是趁著还没轮到自己戏分的空档,杀过来这边看她一下,因為她一离开,他便心神不寧,跟工作人员要了麵店的名片,想确认她是否在这。

    陈晓寧偷偷摸摸地来到她身边小声问:「洁姊,你跟他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气氛不寻常。

    梁心洁睞了她一眼。「好好工作,心思别放在八卦上。」

    「这时候你就知道要拿出长辈的姿态。」陈晓寧快被自己的好奇心给杀死了。

    「乖。」梁心洁拍拍她的肩膀,又继续洗碗工作。

    梁心洁本以為裘弘儒踢了一次铁板后就不会再来了,没想到她居然错得很离谱。

    「洁姊,我可以肯定,你一定很了解他。」陈晓寧嘆道,望著站在店面对街,那道晚上七点就在守株待兔的身影,他的穿著打扮跟稍早前看到的一样,只是多戴了太阳眼镜。「真是个固执的男人啊。」

    梁心洁的脸黑了一半,这傢伙什麼时候这麼缠人的?还有,他不觉得晚上戴墨镜反倒显得更突兀吗?

    「我得要下班去上课了……」八卦不能看到最后,陈晓寧感到非常哀怨。

    看穿她的心态,梁心洁凉凉地说:「慢走,不送。」

    「洁姊,我求你,明天告诉我你跟他的发展,好不好?」陈晓寧拉著她的手臂摇晃,可怜兮兮的请求。

    「你不是他的迷吗?」梁心洁好想望天嘆气。

    「我是啊,但我从来不会把他视為对象。」她又没那麼不理智,她和那些擅自称明星為老公的影迷不是同一派的。「如果他喜欢的人是你,我很看好耶,你是个好女人。」

    「不要乱牵线,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但我觉得他的态度很有一回事。」陈晓寧一脸认真地说。

    「你快去上课!」梁心洁板起脸来赶人了。

    「洁姊是恶魔……」陈晓寧放开抓著她的手,一脸委屈的脱下围裙收好,背起包包,对著对街的那道身影挥了挥手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梁心洁强迫自己稳定纷乱的心神,忽略他的存在,尽心投入工作。

    她和裘弘儒之间纵然有情谊,也早就消失殆尽了才是,他究竟在执著什麼,她真的不懂。

    忙到九点多,客人散得差不多,梁心洁开始擦桌子和洗碗筷,老闆娘和朋友讲电话讲得很热络,老闆背对著老婆,走到她背后,她觉得发毛。老闆似乎越来越大胆,这份工作真的适合继续下去吗?但是要再找一份新工作,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她的经济状况有办法让她撑下去吗?

    「好痛!你做什麼?放手!」

    老闆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将她吓了一跳,她惊诧地回过头,就见裘弘儒不知何时来到她和老闆之间,一手擒住老闆的咸猪手,看老闆五官扭曲、一直哀哀叫的模样,她可以想像裘弘儒的力道有多大。

    老闆娘丢下话筒,边跑过来边大骂,「你做什麼?放开我老公!」

    「不,我要报警。」裘弘儒的周身环绕著怒气。

    梁心洁难以置信的瞅著他,他的声音阴冷得让她几乎以為认错人了。

    老闆娘气得拔声尖叫,「什麼?你这个人发什麼疯,你是来找碴的吗 」

    老闆痛得满头大汗,却不忘推卸责任,「对啊,这个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攻击我!」

    裘弘儒沉声道:「我亲眼看见你对女店员性骚扰。」

    「你有什麼证据?别乱讲!」老闆注意到老婆杀人的眼神,喊得更冤枉。

    「你们店裡有监视器。」裘弘儒指著店裡的监视器。「我有没有说谎,调一下监视器就知道了。」

    老闆的脸顿时涨成猪肝色,没想到自己装来抓小偷的监视器,这时会变成抓他性骚扰的证据。

    老闆娘还是不服输。「那又怎麼样,关你什麼事了,我们女店员又没说什麼,你有什麼资格报警 」

    「就是说啊,放手啦!」老闆觉得手骨好像要被捏断了。

    裘弘儒如他的愿鬆了手,表情仍旧阴鷙。

    老闆踉蹌了几步,好不容易站稳后,气不过的指著他骂道:「我要告你伤……」他突然一顿,不敢再说下去了。

    裘弘儒摘下了太阳眼镜,用充满魄力的锐利眼神狠瞪著他,冷冷地问:「告我什麼?」

    老闆嚅了嚅唇,却不敢出声,这个男人感觉很不好惹。

    老闆娘眼尖,马上就认出他是谁,撑著笑脸颤声说:「这不是影帝裘弘儒先生吗?抱歉啊,让你见笑了,我相信刚才只是一场误会……」要是和影帝闹上警局,依照裘弘儒的好形象,大眾绝对是站在他那一边,到时候万一这间店经营不下去,他们夫妻俩就惨了。

    「是不是误会,你我心裡有数,我这次就放过你们,要是再有这种行為,我保证你不会有什麼好下场。」裘弘儒厉声警告完老闆娘和老闆,一手拉住傻住的梁心洁往店外走,强硬地道:「你跟我过来。」

    「欸?」梁心洁一脸莫名其妙,却挣脱不了他的箝制。

    老闆和老闆娘完全不敢制止裘弘儒当场带走他们的员工。

    裘弘儒将梁心洁带往一旁的小巷,这才鬆开她的手,却伸出两手抵著墙面,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

    她敏锐的感觉到他非常生气,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刻从他眼前逃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