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弟子规  增广贤文  幼学琼林  诗经  论语  国色天香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国初某中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国初,某中堂势位隆赫。有张姓者,以商贾起家,积赀钜万。为人鄙俚不文,拙于语言,百计夤缘,将登仕籍;与中堂之从弟,缔为婚姻。因谓曰:“余与若,既为儿女联姻,则若兄亦忝在姻末,而从未识面,上游寅好知之,殊减颜色;倘得引之一谒,拜君之惠良多。”弟曰:“谒见殊易易,虑君语言获戾耳。”张曰:“君盍教之,当默记不忘。”因授以颂扬及寒暄数语,令复之无讹,遂为先容。越日,进见,中堂曰:“壮年筮仕,展新猷,布雅化,老夫与有荣矣。”张面赤,汗淫淫下,蹙而对曰:“久仰大人老奸巨猾,为朝野所畏。”中堂大怒,拂袖入,从者挥之,垂头丧气而出。人谓张之拙于语言,固也。而中堂之老奸巨猾,诚然不谬。张殆闻之已稔,故仓卒间信口出耳。

    浙人徐姓者,除湖南祁阳宰。时陈公讳辉祖,抚浙,适入觐在京,因往谒之。陈家祁阳,谓曰:“敝乡凋弊日甚,茧丝保障,其在君乎?”徐曰:“楚人多诈,由来已久,当创惩之。”陈公为之默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