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下 《续谈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桂林有韩生,嗜酒,自云有道术。一日,欲自桂过明,同行者二人与俱,止桂林郊外僧寺。韩生夜不睡,自抱一篮,持匏杓,出就庭下。众往视之,则见以杓酌取月光,作倾泻状。韩生曰:「今夕月色难得,我惧他夕风雨夜黑,留此待缓急尔。」众笑焉。明日取视之,则空篮弊杓如故,众益哂其妄。及舟行至邵平,共坐至江亭上,各命仆办治殽膳,多市酒,期醉。适会天大风,日暮风益急,灯烛不得张,众大闷。一客忽念前夕事,戏嬲韩生曰:「子所贮月光,今安在?」韩生抚掌对曰:「我几忘之。」即狼狈走舟中取篮杓一挥,则白光燎焉见于梁栋间。如是连数十挥,一坐遂昼如秋天晴夜,月色潋滟,秋毫皆睹。众乃大呼,痛饮达四鼓。韩生者又酌取而收之篮,夜乃黑如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