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然后,皇上说了些话,皇后说了些话,太子、包括她的父亲也说了些话。

    他们每个人都提及她预知梦的能力,还说砚城百姓能逃过一劫,原来最大的功臣是她,只是,她怕被当成妖魔鬼怪,也怕事情并不如梦中所示,所以才由晋王编了个神仙入梦的说法。

    接着,竟然连梁侑聪也走进大殿,证明是她向他预警,才让他的独子逃过死劫。

    一个又一个的朝臣站了出来,表示他们都曾因她的预知梦而躲过祸事,言语间对她尽是感激。

    她不知道他们为何会突然说出她的预知能力,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她,是善良的、不居功的,还很担心自己的能力会不会被视为不祥。

    但每个人都说她多想了,她根本是天女,金圣皇朝有天女为太子妃,是百姓国家之福。

    然后,太子深情地握紧她的手,「在未来,将有天女与本太子共同守护皇朝,实乃我朝之大幸!」

    半晌,当她与太子步出金銮殿外时,就见到朱晋棠跟丁乐乐。

    朱晋仁一脸认真的看着朱晋棠,「皇弟,我很感谢你把天女让给了我,这事很快会传到宫外,拥有天女的我真觉得有如神助,对未来治国更有自信。」

    朱晋棠微笑的看着他,「先前,太子妃因这能力,在说与不说间承受了不少煎熬,造成她心性有些问题。可她现下已是太子妃,仔细想过了,公开对她才是好事,这是晋王妃的建议。」

    「这是非常好的建议。日后有什么预知梦,太子妃都可放心的说,本太子当你的靠山。」

    朱晋仁看她的目光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杨苓珊强忍住心中的激动,看着丁乐乐,「我有话想跟晋王妃说。」

    丁乐乐笑笑点头,两人随即转往御花园的凉亭。

    「为什么把砚城的功劳给了我?还有那些人,我其实是另有图谋的在帮助他们,我——」杨苓珊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羞愧过,她曾在心里耝咒、誓死也不放过的人,竟然给了她一份这么大的礼。

    「你不笨的,太子妃,老天爷给了你预知梦这种能力,代表你一定也有很棒的一面,不然,祂怎么不给我?」丁乐乐没将杨苓珊重生之事戳破,只是淡淡笑说。「祂是希望你能做好事,做好人呢。」

    「做好事?做好人?」她拧眉自语,似在细心咀嚼这几个字。

    「其实你本性是良善的,端看你示警之人全是忠肝义胆的好臣子便可知道,只是我不懂,你为什么独独对我师父不好,要害死她?」丁乐乐仍假装不知道师父还活着。

    「不,她没死。」杨苓珊低头。她真的很羞愧,自己原本还在想着怎么利用葛大夫来害朱晋棠跟丁乐乐呢。她沉沉的吸了口长气,这才抬头再次正视着她,「其实我跟葛大夫——」她娓娓道来一切。

    一开始,她担心葛大夫治好她的病,直至后来,葛大夫说要帮她赢得朱晋棠的心,她也极为信任葛大夫的与之说了很多秘密,却意外发现葛大夫打算去跟晋王说出一切,这让她感觉自己被背叛了,无法原谅葛大夫。

    「我不能饶恕她,我以为她懂我,她也说会帮我的,于是梁老太医在我的央求下助我一臂之力,后来我将她送到一个我曾帮过的地方官那里,我让他们一家人相信,如果让葛大夫逃出去,我就会死。」她很羞愧的低头,「他们没有多问的便帮了我,但他们没有虐待葛大夫,只是让人废了她的武功。」

    原来,这才是师父这么久都没有脱险的主因。丁乐乐沉默了。

    「我没有杀她灭口,是因为我曾经那么的信任她,她却觉得我做的不对,还说老天爷会因为我的所作所为,收走我所有的福气,包括后位,所以我留她活口,要让她看到我最终能成为皇后,她是错的,可是、可是……」事实证明,她真的错了。

    杨苓珊放在桌面上的手紧握着,想到过去的所作所为,再想到今日朱晋棠跟丁乐乐的以德报怨,她几乎无法承受心中的自责,觉得自己怎能如此卑鄙、贪婪又阴险?!

    想着,杨苓珊再也强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痛哭出声。

    一个多月后,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夜里,京城街上几乎不见行人,孟均跟宽聿策马而行,在两人身后有一辆马车,其后还有四名侍从骑马跟随,一行人抵达灯火通明的晋王府。

    王府大门高挂灯笼,许是听到马蹄声,就见一身粉红绸缎的丁乐乐飞快的跑了出来,接着,朱晋棠高大挺拔的身影也跟着追出,为她披上一件纯白狐裘后,再目光含笑的看着她。

    孟均跳下马车,上前将马车帘子拉开,一名慈祥老妇微笑的下车,丁乐乐扑上前去,紧紧的与她相拥,大声喊着,「师父!」

    翌年,皇室举办了春郊狩猎,地点在京城西山围场,远山积雪未融,天气仍有些冷,但动物们已经开始活动了。

    这次前来的多是年轻一辈,皇帝身子微恚,便没前来,除了一干随侍、武将外,朱晋仁、杨苓珊,朱晋棠、丁乐乐,甚至是新婚的南宫昱、何贞仪,另外还有婚期不远的聿宽、晓研,以及独身的孟均、春儿都来了。

    一个月前,葛品君已返回宁城,同行的还有梁侑聪。他向皇帝辞了太医一职,决意跟在她身边学习,而魏渔向在返京时得知此消息,也急急的追去,他想见恩师,更想见见教出丁乐乐那样鬼才的葛品君。

    曾经的恩恩怨怨,众人都选择放下、往前看。

    杨苓珊的改变是最大的,如今的她温柔娴静,待人可亲,是人人眼中称职的太子妃。

    已怀孕三个月的她,身边有宫女随侍,何贞仪坐在她对面,晓研及春儿则站在她身后,宽大的帐篷内还置了暖炉,几个女眷的眼睛全看着外面,眼睛都闪动着羡慕之光。

    丁乐乐是惟一可以跟着前去狩猎的女眷,她坐在马背上,低着头,一手正抚着胯下黑驹黑得发亮的毛发。

    在她身旁是俊美无俦的朱晋棠,即使相隔一段距离,帐篷内的女眷都能清楚看见他那双深邃黑眸里的爱意,他对她的独宠呵护,可是全朝皆知。

    丁乐乐一身雪白大氅,粉脸无瑕,目光含俏,整个人看来更为娇媚。

    朱晋棠一身贵气紫貂,英俊挺拔,威武慑人,此时更是露了一手,一个飞掠,直接落在丁乐乐的身后,将她拥入怀中,而胯下那匹黑马并未受到任何惊吓,仍悠然而立。

    丁乐乐诧异的回头看着他,弯唇浅笑,「你怎么跟我共骑?」一开口,呼出的气全成了白雾。

    「我已先去探过前方树林,地面上仍有些薄雪,并不好前行,我们共乘就好,反正我想要的猎物已经在我怀里了。」他眨眨眼。

    「皇弟,你黏媳妇的毛病愈来愈重了,双骑如何打猎?」朱晋仁策马过来,笑着调侃。

    「皇兄客气了,皇弟听闻皇兄近日也患了此病,而且,后来居上了。」冷面晋王很不客气的调侃回去。

    「咳咳咳……那、那是因为太子妃怀孕!」朱晋仁尴尬的瞪了他一眼,策马离这一对远一点。

    南宫昱、孟均跟聿宽很识时务,只等着狩猎的号角响起,绝不去挑衅以爱妻闻名的好友或主子。

    不只这几人,还有其他武将、随侍也很有危机意识,对晋王双眼只看得见怀里的晋王妃,他们是什么都没看见,甚至眼见晋王将披风拉起,遮住众人的视线,小俩口躲在披风里可能亲亲或干啥的,他们也没看见。

    鼓声震天,号角吹响,众人呼声跟着响起,一甩马鞭,策马入林,惟一一匹没冲出去的就是晋王夫妻共骑的马儿。

    这一对俪人策马缓步而行,打算慢慢的欣赏这春天景致,连接下来的夏季、秋天、冬日,岁岁月月年年,都要携手共度——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红颜好好命之一《娇娘坑船王》;

    2、红颜好好命之二《王爷的小医娘》;

    3、红颜好好命之三《姨娘人财两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