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一干青面獠牙的小表……不,该说是那一干豪气干云的捕快,听到自己被形容成那副恐怖的德性,全都沉下了脸。

    “所以……撤手!”樊惠安突然大喝。

    大汉浑身一震,手上的刀掉落,发出匡啷脆响,随即整个人也跟着瘫坐在地。

    一旁的捕快们见机不可失,飞快地涌上,一人一刀彷佛要将其砍成肉泥。

    “给我住手!”童天淇连忙大叫一声,飞快地拾剑抵住所有捕快们的刀,一个巧劲让刀锋全砍偏,救下了那大汉的命。

    “老大!我们是要救人啊!”庄达不甘心地道。

    “你们都瞎了吗?没看到这汉子身上的银针?”童天淇没好气地将他们一个个推开,连忙转向樊惠安。“这位仁兄好快的手脚,是个大夫吧?”

    “是。”樊惠安气定神闲地回答,完全不像刚刚被挟持过。

    “这疯症,你有办法治?”她期待地问。

    “有。”

    “太好了!见你的手法认穴之准,就知道你医术高明了,居然凭几枝针就制住了这疯子!”童天淇开心一笑,好奇地打量着疯症大汉的身子,随手拔起一枝银针。“我看你没有内力,但这么细的东西随手就插进了他身子里,是怎么办到的呢?”

    “银针只是暂时性的,最好不要乱动。”见她居然拔针,樊惠安眉头微皱,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又变得淡然。

    她是个武者,自然认识人体全身大穴,他看得出她拔针的那个穴并不是要穴,不会影响大汉的性命,足见她虽然随兴鲁莽,却也懂得轻重。

    “你能不能随我到县衙一趟?我们大牢里关着几个疯症病患,他们发病时极具攻击性,清醒后却什么都忘了,如此反反复覆我们又不敢放人,实在很困扰呢……”童天淇心知一般百姓对进县衙都有些排拒,又加重语气道:“放心,我不会胁迫你的,我是德化县的捕头童天淇,会保护你的安全……”

    她话才说到一半,中年大汉突然站起身,脸色又慢慢涨红,变得狰狞,双手往前用力一伸要抓人,同时大吼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你这牛头拘魂使者……”

    “去你的!再说我是牛头拘魂使者,我就让你真的去喝孟婆汤!”

    啪答!这次因为没有人质,童天淇干净利落的一记手刀,将中年大汉打趴在地。

    见到这一幕,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百姓和捕快们都一阵哑然,同情的目光一齐看向了樊惠安。

    刚才什么牛头拘魂使者,好像是这男人先说的吧?一想到童捕头方才才对人家说“我不会胁迫你的”,众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童天淇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径自笑吟吟地道:“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去县衙……”

    她话声未落,疯症大汉再一次挣扎起身,又吼叫道:“我杀了你,牛头拘魂使者—”

    柳眉一皱,童天淇这次一腿踢出,疯症大汉远远地往街角飞去,一下子就没了声息。

    “牛你妈个头,老子我貌若潘安,真是瞎了狗眼!”童天淇拍了拍手,依旧一副亲切的模样道:“看,我说过会保护你的,跟我去县衙吧?”

    要不是众捕快赶去绑起疯症大汉时,还见到他抽搐两下,现场大部分的人大概都会觉得他真的被一脚踢死了。要说童天淇这动作没有一点威胁感,还真令人难以相信,于是众人望着樊惠安的目光就更复杂了。

    樊惠安只觉一阵荒谬,他知道大伙儿在同情他什么,不过这情况下他能解释吗?接着他看向她手中银针上泛着的黑光,眉一挑,淡然回道:“好。”

    “哎呀!我就知道你是个急公好义的好大夫!”童天淇豪迈地往他背上一拍,差点没把他拍出内伤。“县衙里疯症病人不多的,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只有十个八个……”

    县衙里得了疯症的病人果然不多,不过也不是十个八个,而是八十个,饶是樊惠安这样的医术大家,一次医治这么多病人也有些受不了。

    于是童天淇非常好心的领他到县衙里的厢房歇息,现在他正一边喝着热茶,一边思索着方才治病的收获。

    这些疯症病人都被下了与太子一样的毒,一旦中毒便具有强大的攻击性,会攻击所有看到的人。然而太子却只针对皇上一个人,像是有人刻意控制着似的,与一众中毒者大不相同。

    这种毒是什么?为何会有这种差别?又是如何影响他人心志?樊惠安即使博览群书、试遍百草,却仍毫无头绪,大伤脑筋。

    会不会这种毒来自承天王朝之外呢?他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此时,敲门声起,在他应声后,童天淇拿了几颗肉包子进来放在桌上,笑吟吟地招呼道:“樊公子,来来来,方才治病误了你吃饭,要不来几颗包子吧?”

    此时的童天淇虽然还是一身捕头服饰,却多了一股柔媚之感,樊惠安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不明白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男人,还从事捕快这么危险的行业。

    对,在第一眼见到她时,深谙医理的他就看出她的真实性别了,如今他倒是好奇起来,她的扮相不差,应是受过高人指点,但她女扮男装的目的是什么?

    童天淇傻笑了半天,樊惠安却没有任何动作,她不由得好奇道:“樊公子,你不吃吗?你不吃,我可吃喽!”

    “我还不饿。”他淡淡地回道:“童捕头,在下有一事相询,不知妳身为一个女……”

    他话还未说完,就见她拿起一颗包子,一大口就吃掉一半,不免有些愣住了,先不说没有哪家姑娘会有她这样豪迈的吃相,就连一般斯文点的男人,都没办法如此奔放。

    “身为什么?咳咳咳……糟了,我呛到……”她突然脸色涨红,猛地开始用拳捶着胸口,接着大剌剌地拿起他刚才用过的杯子,咕噜噜地将里头的茶水喝下,才总算缓过气来。

    樊惠安早已看傻了眼,他突然觉得自己对她性别的好奇根本不用问了,就她这副吃相,要扮成姑娘才会吓死人吧。

    用两口吃完一个包子后,童天淇才笑咪咪地道:“樊公子,你刚才的问题还没说完呢,你想要问我什么呢?”

    他僵硬地将话锋一转,“我想在县衙里多待一阵子,观察这些病人,可以吗?”

    这只是个简单的要求,但她却皱起了眉头。“樊公子,我也很希望你能留下,不过你不知道,我们衙门的许老头……呃,就是知县许大人,是个很迷信的人,我当初也是连掷了三个圣筊,他才愿意让我住在县衙里的。”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不便相扰……”

    童天淇不等他说完,打断道:“不过我有办法!”她对着他神秘一笑,接着急如风火地奔了出去,一边还回头嚷嚷道:“樊公子等我回来!”

    樊惠安只能苦笑,她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个性?才和她交谈了一下,居然连他都被事实说服—她似乎当一个男人,比当一个女人好啊。

    不多时,童天淇便回来了,由于方才她冲出门,根本连门都没关,这下一路从庭院开到小厅,她也不用敲门了,直接领着一名老者进到厢房里,开口介绍道:“大人,这位便是神医樊公子……樊公子,这位是本城的知县许天良大人。”

    “许大人,久仰。”樊惠安虽然面无表情,但语气相当客气。

    “樊神医客气了,听说你对医治疯症有办法,这是本县之福啊!”许天良留着长长的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他原本在书房里看着易经卜卦,一听到童天淇向他禀报疯症得治一事,也顾不得那算了一半的爻相,急忙赶来,寒暄两句后立刻切入正题。“樊神医,不知这些人医好之后,仍会再犯吗?这些人因为疯症而犯案,但很多都是小案,只是他们时疯时好,不晓得什么时候会再发作,不得已只好拘禁起来,不知何时才能将他们放出去?”

    “这些病人的疯症颇有蹊跷之处,并非天然形成,也不是什么疫病传染,事实上,应该是被下了毒。待毒性完全去除,自然病愈。”樊惠安丝毫不隐瞒,要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才方便自己调查。

    “下毒”许天良吓了一跳。“谁那么大费周章对这么多百姓下毒,这有什么好处?”

    樊惠安摇摇头,神色莫测高深。“目前尚不清楚。在下希望能够在县衙里多留几日,仔细询问、观察一下这些疯症病人,或许会有所获。”

    “这……”许天良有些犹豫。“县衙里虽然是有空的房间,但公文机密也是不少,让一个外人住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