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06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为什么叫我二爷?要叫我赫宇。”他抓住她的手,醉眼迷蒙的看着她。

    “好,赫宇。你乖,先躺下来睡觉啊。”卫珠玉再度从善如流,像哄孩子般的哄他躺下来。

    她心想反正他都醉了,明天醒来就会忘了今晚的事,也不怕他会为此生气,就算他记得好了,想他也没那个脸与她提起此事,找她秋后算帐吧?

    “媳妇儿陪我睡。”他用力拉她,想将她也扯上床。

    卫珠玉怔愣了一下,急忙道:“我要先把这身衣裳换下来,还有头顶上的凤冠也还没拿下来。”

    “凤冠?”他迷蒙的目光往上移,像是忽然想起还有这件事般的点头道:“对,凤冠还没拿下来,我来帮你。”

    “不用麻烦二爷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赶紧摇头,趁他松手时赶紧后退。

    卫珠玉真是有些怕了这个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上官赫宇,因为此时的他与她梦中的他反应完全不同。

    梦中,他在赶走那群酒肉朋友,用手扯下她的红盖头之后就直接将她扑倒,把她吓得差点没尖叫出声,而后她浑身僵硬的躺在他身下,害怕颤抖的任他胡乱拉扯着她的衣裳乱摸一通,接着感觉他醉倒在她身上,最后翻身躺平,一觉到天亮。

    她被吓得整晚不敢睡觉,直到天亮,丫鬟前来叫起,张嬷嬷前来收取元帕,却看不见元帕上应有的那抹红,她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不妙。

    她不知如何开口解释,一旁的他则是丝毫不在意,更不会替她解释,于是在随后敬茶时,婆母不仅对她冷脸相向,甚至当众就用三从四德将她训诫了一顿,让她难堪到恨不得想死。

    此事后来也致使她未来只能在侯府内过着被人看低瞧不起的生活。

    回想起梦中那一世有口难言的艰难与苦楚,她神情黯然,但片刻后,神情却变得坚定且坚强。

    她告诉自己那只是梦,眼前才是真实的,而她是绝不会让那个恶梦有机会成真的,绝对不会!

    深吸一口气,她伸手将凤冠取下,熟门熟路的往浴间的方向走去取水梳洗。

    待她梳洗完换下那一身华贵的喜服后,又端了盆水进房,替仰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的上官赫宇擦脸洗手,以去除沾染在他脸上和手上的浓郁酒气。

    他似乎睡得挺熟的,对于她加诸在他身上这一连串的举动没有丝毫反应,于是她很放心的接着动手帮他脱衣裳。

    对于今晚圆房这件事,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抱过一丝希望,不仅是因为那场梦的关系,更因为上官赫宇明显醉得不省人事。

    反正也没差,因为在梦里经历过一回的关系,她对明天早上要交出去的元帕早有打算,不过就是几滴血的事,一会儿她找个尖锐的东西在手上戳个洞不就有了?

    总之,她是绝对不会再让那场恶梦重演的。

    卫珠玉一心二用,一边想事情,一边替上官赫宇脱衣服,完全没注意到她认为早已醉死的上官赫宇正睁着灼灼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到他突然伸手勾住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用力拉到他身上,她才被吓得惊呼出声。

    “二爷?!”

    她被吓得心脏狂跳,整个人跌趴在上官赫宇只剩穿着单衣的胸膛上,丝绸的衣料又薄又软,让他较平日要高的体温直接透衣而出的熨烫着她,让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又加快了一些。

    “二爷,你怎么醒了,是不是想喝水?”她强作镇定的开口,“您先放开手,我去倒水过来给您喝好不好?”

    他没应声,却冷不防带着她一个翻滚,将她整个人压在他身下。

    卫珠玉被他吓得心脏都快从胸口跳出来了。“二爷?”

    “媳妇儿陪我睡觉。”他嘟嘟囔囔的说,似醉似醒。

    卫珠玉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紧张,不确定他是真要睡觉还是要做别的事,是醉还是醒?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柔声试探性的安抚道:“好,我陪你睡觉。那你先躺平,别压着我。”

    “媳妇儿真傻。”

    “什——唔……”卫珠玉还来不及搞清楚自己有没有听错,开口说了个“什”字,连“么”都还来不及发出声音来,嘴巴就被他给堵住了。

    他深深地吻住她,含住她娇嫩的唇轻啮,用他滚烫的舌钻入她口中勾惹她逃避不了的丁香,绵密的吸吮着,令她遏制不住的嘤咛出声,一双抵在两人之间的手从推拒到迎合,不自觉的爬上他的肩膀,攀住他的脖子。

    她的生涩与热情令上官赫宇欢喜不已,一边热烈的吮吻着她,一边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拉扯她身上的衣裳,将它们一件件的拨开扯去,露出她未着寸缕的白皙浑圆,伸手覆上。

    卫珠玉浑身发热,被他吻得意乱情迷,不能自已。

    在梦中她从未感受过这种不能自已的感受,与他屈指可数的几次行房,带给她的记忆是疼痛、难忍与羞愤,可是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感觉他的唇舌落在她胸脯上吸吮舔舐,感觉他的手滑进她双腿间抚摸逗弄,两者都逼得她不知所措,明明想逃却又拱身迎上,在他身下扭动呻吟不已。

    她到底是怎么了?

    “珠玉,我的妻。”

    迷蒙间,她似乎听见他粗哑轻浅的低语,但她却无力回应,在他食髓知味一次又一次的压覆在她身上,在她体内驰骋冲刺的将她带往那陌生却愉悦的高峰后,终于不支的昏睡了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