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事并未出现在她梦中,因为梦中她被婆母狠狠地训诫一顿之後,大夥也没心情自我介绍了,点个头或尴尬的一笑後就散了。不过拜梦中那一世在侯府的生活,她倒是对这三位妯娌有些熟知。

    大少奶奶谢氏身为世子夫人,出身高贵,知书达礼,在侯府中很得下人的尊敬,安庆侯爷夫妇俩对这个媳妇一直都很满意。

    三少奶奶蔡氏的出身也不差,娘家父亲官拜从二品侍郎,胞兄胞弟在朝中官位也不低,还有一位家财万贯的商贾舅父,自小就不缺钱用,性子自然养得骄纵恣意、眼高於顶。

    四少奶奶佟氏的出身是这三人中较差的一个,但也足以甩她八条街。佟父是个武将,正五品官职,育有五男一女,对於这个唯一的女儿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然也是在娇宠中长大的。

    结论就是这几个妯娌并未超脱她的预期,倒是公爹和婆母与她梦中所认知的有些不同。

    梦中的侯爷是严肃而不多话,总是冷着一张脸,对她这个媳妇虽不到视若无睹,但绝对是可有可无的态度,她一直归咎於公爹对她出身低下不满所致。

    至於侯爷夫人……

    卫珠玉对於婆母今日所有的言行反应都充满了不解疑惑,这是在她的梦中从未有过的感觉。

    首先是元帕的事,她原以为婆母对她这个媳妇的不满始於此,但从今日她的反应看来并非如此,好像不管她这个新进门的媳妇是好是坏,做婆母的她都早已打算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下马威这种事在婆媳间本也无可厚非,可问题在於这与安庆侯夫人外传的和善宽厚有冲突。

    其次是侯爷训斥儿子的时候,侯爷夫人明明可以一开始就出声制止安抚侯爷的,但她却让侯爷训斥上官赫宇半天之後才出声缓颊,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再来便是上官赫宇离开昭明厅之後,侯爷夫人虽表面上为上官赫宇这个儿子在侯爷面前说了许多好话,但她怎麽听,都觉得那些话有些挑拨离间和落井下石的感觉,而非袒护。

    侯爷说上官赫宇是被侯爷夫人宠坏的,语气有无奈却无怪罪,但这真是宠爱的结果吗?她怎麽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觉得那根本就不是宠爱,而是捧杀啊?

    捧杀这个词她原先也是不晓得的,但在梦中那一世,她活到了快四十岁,人成长了,自然会知道许多原本不了解的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件事是发生在顺义伯府中的事,是顺义伯府的丑闻。

    现今的顺义伯夫人是填房,在成为顺义伯夫人之後对前任夫人所留下的独子视若己出,宠爱有加,反倒冷落自己的亲生子女。

    外传那位顺义伯夫人识大体,顾大局,不料结果却将大少爷给养废了,世子之位在伯爷坚持下落在二少爷头上,也就是顺义伯夫人的亲生子,世人这才恍然大悟,说那叫捧杀。

    只是安庆侯府和顺义伯府的情况并不相同,侯府早立了世子,而且也没听说侯爷夫人是侯爷的填房,夫人有必要对上官赫宇这个次子使出捧杀这一狠招吗?

    等一下,她好像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

    卫珠玉眉头紧蹙,用力的回想。

    在梦中,她似乎隐约听过一个流言,是她有一回经过花园时,无意间听见两个老奴私下的碎言,说什麽不是亲生的,是侯爷抱回来的什麽的,只说了几句就被人喝断。

    她当时听了也没细想,更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难道她们口中说的不是亲生的那人是上官赫宇?这怎麽可能?!

    等一等,这件事太重要了,她得好好地想一想才行。

    她是凭藉着那场梦才有胆子嫁进侯府、嫁给上官赫宇的,因为她觉得以她对侯府众人与环境的了解,她要在这安庆侯府里偏安一隅应该不难。

    可是如果她刚才推测的事属实的话,她未来的人生还能平顺的偏安一隅吗?恐怕很难,因为她是上官赫宇的妻子,而有人极力想要上官赫宇不好过。

    这一刻,她终於明白为何她会被相中嫁给上官赫宇了,因为没背景就没娘家助力,不知礼教规矩自然不会受到京城贵胄人家的欢迎,打不进贵女间的圈子就会被排挤,进而连累她的夫君上官赫宇成为笑柄。

    真是好狠的算计啊!

    卫珠玉想得愈明白就愈感觉到头疼。

    她在考虑这件事该不该对上官赫宇说,他会相信她所说的吗?毕竟这一切都只是她个人的臆测,并没有任何证据,重点是,如果那个流言只是流言,上官赫宇身为嫡子的身分并没有任何问题,那麽谁会相信一个做母亲的会去捧杀自己的亲生儿子?

    卫珠玉伸手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头,忍不住觉得有些後悔了。

    她以为有那场梦的预知,她在嫁进侯府之後能够游刃有余,结果却像是自投罗网,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真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如此……

    不,即便早知道如此,她也无力改变这一切,因为以卫家的弱势,她根本无力与侯府对抗,不想嫁也得嫁,结果与现在并不会有所不同。

    所以说,她注定只能与上官赫宇绑在一条船上同舟共济,船若沉了,两人只能一同灭顶。

    想到这里,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就像上了贼船一样,已入歧途,难以抽身。

    事以至此,她还能说什麽呢?只有想办法努力别让这艘船沉了。

    她得好好的想一想。

    接下来的时间,她就一个人关在房里认真思考着这些问题,因为太过专心,连肚子饿了也没感觉,外头的天黑了也不知道,直到房门「砰」的一声,从外被人用力的推开来,她才惊醒过来的猛然抬起头。

    「原来你没睡啊,我看房里一片黑漆漆的,还以为你在睡觉。」上官赫宇走进屋里,身後跟随着一个掌着灯的丫鬟,为昏暗的厢房带来一片光亮。「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做什麽?天黑了也不知道叫下人掌灯吗?」

    「我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到天黑了。」卫珠玉愣了一下才答道,这才注意到外头已经天黑了。「现在是什麽时辰了?」她有些惊讶的问。

    「没注意到天黑?」上官赫宇皱起眉头。「那麽晚膳呢?难道你还没吃晚饭?」

    听他提起晚饭,卫珠玉这才感觉到肚子饿。别说晚饭了,午饭她也没吃,幸好早饭吃得晚,在敬茶认亲後大夥儿一起用的,虽然吃得不多,但聊胜於无,否则她绝不可能撑到现在。

    不用她回答,看见她脸上怔然的神情,上官赫宇便已经得到答案了。

    「丫鬟没送膳过来吗?」他问她。

    她无言的看着他,然後摇头。

    瞬间,上官赫宇怒不可遏,「来人!」他咆哮出声。

    「二爷。」红菱立刻应声而入。

    「去把今日院子里当值的丫鬟全都给我叫过来!」上官赫宇怒声命令。

    「是。」红菱躬身退去,因感受到主子的怒气,命令执行得极快,不一会儿便召集齐了所有今日当值的丫鬟。

    「二爷,人都到齐了。」

    「全都给我跪下!」

    上官赫宇走到院中,二话不说便怒然喝令道,把院中所有站着的丫鬟都吓得立刻跪了下来。

    「你们好大的狗胆啊,敢给爷的夫人下马威!」

    满院子的丫鬟们个个噤若寒蝉。

    「说!是谁让你们不给爷的夫人送膳,想饿死爷的夫人?」

    无人敢应声。

    「不说就全部发卖!」

    「二爷饶命,奴婢知错了。」彩衣在数名丫鬟同时望向她之後,终於开口求饶,「奴婢以为二少奶奶在睡觉,所以—— 」

    「所以你们就不会进房里看看,或是出声询问吗?」上官赫宇怒声打断她。

    「奴婢知错,求二爷饶命。」彩衣瑟瑟发抖的趴伏在地上求饶。

    「如果你二少奶奶肯饶恕你,我就饶你一条命。」

    「奴婢求二少奶奶饶命、求二少奶奶饶命……」彩衣立即将身子转向跟随上官赫宇一起走到院子里的卫珠玉,不断地向她磕头求饶。

    面对彩衣的求饶,卫珠玉没有马上应答,而是抬眼看向跪了满院子的丫鬟们,打量完她们每一张脸之後,这才缓缓的开了口,「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很多人瞧不起我,认为我出身卑微,配不上二爷,这的确是事实,可是另一个事实是,我已经嫁给二爷,成了二爷名正言顺的妻子,成了侯府中的二少奶奶,你们就该尊我敬我为我主子,即便心里不服,也不该摆在明面上来欺负我,因为就身分而言,那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说着,她看向彩衣,面无表情的说:「我念你这是初犯,所以饶你一回,但是侯爷夫人说过,侯府有侯府的规矩,所以该怎麽罚还是照府里的规矩来吧。」

    「夫人说的是。」上官赫宇忍不住勾了勾唇。「先让厨房把晚膳送上来,之後每个人下去领罚二十大板,彩衣五十大板,听见没?」

    「是。」众人应是。

    「谢二爷饶命,谢二少奶奶饶命。」彩衣汗湿背心的磕头叩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