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终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还是各州的账册经过盘点后,在经过大账房那里,有十个老账房几乎日夜不停歇的一路算过,再送到主子面前的,要不然光是大账房那里的账册,可不是一迭迭算的,来往运送的下人都是用小拉车在送的。

    「老爷,可不是嘛!去年年头咱们的贡酒「花开富贵」一上,宫里好几个主子都说了以后摆宴一定要上这个酒,风声一传出去,连带让咱们酒庄的特等酒和高等酒都快卖光了,只差连个空坛子里头放了水都能卖出外面好酒的价格了,您说这帐册能不多吗?」大管事对这事情也正头疼着呢!

    高家酒庄经过了这几年的发展,早已在夫人的建议下,分成了专做皇家还有权贵家的特等酒,再次一等的高等酒,又再往下一等的中等酒三个层次。

    三个层次里,下头两层都有各的大师傅每年研发新酒,还有领着学徒酿着旧酒,只有特等酒,是由自家夫人开发酿出来的,产量最少,也只有几个老师傅跟着打下手,但是别说那些人也都算是大家了,还老是笑说跟夫人学酿酒可是他们三生有幸的事儿,就是挑着自己的学徒,也都是严苛得很,也让高家酒的特等酒,每年就是有流出外头的,那也都是有价无市。

    更别说是去年的花开富贵了,他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也是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若是喝上了这杯酒,那真是富贵到了极点啊!

    高辰旭想起了去年自家娇妻弄出来的那个新酒,也是忍不住摇头,完全可以体会为什么今年这账册又比往年多厚这么一层了。

    那花开富贵,可是酒如其名,用的是透明玻璃烧制而成的大酒坛子,然后一坛的酒放在里头清澈如水,接着放了她绑好的熏花酒球,再用微火在坛子底下微微的温了酒,那花球在金黄酒液里头,就会如春花一般缓缓的绽放,而送入宫里的更是她特地绑的牡丹花,一朵碗大的牡丹就这样在金黄的酒液里缓缓绽放,而花朵绽放的瞬间,里头的金粉也缓缓抖落,在澄澈的酒水里宛如雪花般开落。

    富贵至极,让人说不出话来的美丽。

    献酒的时候,他早已看过一次,心中都还是有些震撼,更别说宫里那些贵人还有那些文武百官了,说是看直了眼都不丢人,有几个小皇子甚至还忍不住的想要往前去碰碰酒坛子,看看那是不是真的。

    自那天后,就算他快马加鞭回了兑州,整天还是有不少贵人向他打探这花开富贵还有多少,有些人甚至用一坛千金之价,想要全部收购。

    「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别埋怨了,大伙儿再加把劲,拚着过年前把这帐给理出来,到时候这每一州铺子的分红也都给送回去,让大家都过个好年。」高辰旭笑骂了大管事一句,也不吝啬这一点小钱。

    毕竟这几年,高家酒能从一个贡酒皇商,成了名誉天下的「天下第一酒」,除了自家娇妻的帮忙外,底下人也个个都有功劳,不过是一点银两的事情,他还是能够舍得的。

    这些年高家酒的进帐可不是几千几万两的数而已,数字一多,那些银两也不过就是银两而已,对他来说也没有多少的意义了。

    大管事高兴的诺了声,然后看着自家老爷,嘿嘿直笑,让高辰旭忍不住一个寒颤,斜睨着他问:「这又是怎么了?」

    「就是帮底下几个大管事问问,大家忙了一年,这银子固然喜欢,就是这朱家酒坊里的酒……大家也想帮着尝一尝……就不知道老爷舍不舍得了。」

    自家夫人娘家的酒坊,这些年酿的酒早已经不再往外头卖了,但是夫人偶尔研发些新酒的时候,都在朱家酒坊里,老爷也没改过名字,就只说这朱家酒坊里的酒是自家人喝的,少酿也就够了,让府里不少知情人知道特等酒坊里的酒是喝不起的,但是这朱家酒坊里的酒,若是能够喝上两口,那也能够解解酒馋啊!

    高辰旭拿起一枝毛笔丢向他,笑骂道:「想什么美事呢!明知道朱家酒坊这些年的酒可不多了,还想来虎口夺食?!去去!再说一句就连银两都没了!」

    大管事心中暗忖着自家主子小气得不行,一边拱手往后退,心中还可惜着那没喝过的美酒时,就听到高辰旭在上头又不甘不愿的丢了一句话——

    「行了!别摆那张老脸,我老丈人说了,今年有几坛酒到了年分,到时候会每个人分点的。」

    要不是老丈人说了那酒今年再不喝,就越来越难入口,他也不会做了这份好心。

    大管事一听这话乐得差点没蹦起来。「老爷英明!」

    「去去!」高辰旭看着大管事都一把年纪了,走的时候那步伐还用蹦的,就忍不住失笑,笑完了,低头,又是一堆看不完的帐,嘴角一垮,马上成了苦笑。

    家里头娇妻太能干,让生意好到名满天下,还受封为天下第一酒,他都不知道该是好还是不好了,唉……

    「爹爹!」

    两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娇娇的从外头传来,高辰旭看着两个小千金,心都快化开了。

    这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五官都有些像他,但是那气质神情却像足她们的娘,让她们打出生起,他就爱得不行,到现在都快三岁了,他还是逮着机会,抱着就不撤手。

    两个小姑娘一个穿着可爱的粉色,一个穿着娇悄的鹅黄,头上都绑着可爱的蝴蝶结,那还是他早上亲手帮她们弄的。

    「爹爹,刚刚娘带我们去挖洞了!」

    「挖洞?」他挑了挑眉,不怎么相信。

    他媳妇儿爱干净得很,平日也很注重孩子的清洁,怎么会突然带着两个女儿去挖洞?

    「嗯!我有挖很大的洞!」

    「我也有!」

    两个小姑娘争先恐后的说着自己的成绩,然后又是耍赖又是撒娇的要点心,高辰旭正想去瞧瞧她们说的挖洞是什么意思,也就顺了她们的意,让奶娘抱着她们去吃点心去,自己则是循着刚刚两个小姑娘来的路径,一路往后院里头去。

    后院那里除了一棵大树外,就是一大片的平坦地,只是现在被挖得有些凹凸不平,而他的媳妇儿挺着一个小小的肚子站在树下,淡淡的对着他笑。

    「怎么带着那两个丫头来挖洞了?」他看了看地上的痕迹,总觉得有些不大对。

    「埋下她们的女儿红啊!」朱苹儿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习俗,所以打算让自己的女儿也这么传下去。

    从女儿红联想到出嫁,高辰旭想到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要落入别的臭男人手中,脸上就是一片怒气。「不行!我绝对不同意!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坏胚子,只有我才会对她们最好,以后她们就陪着我一辈子就好了,反正老子有得是钱!」

    这些年,他们所开发的新酒,早已名声响遍天下,而那一盅女儿红成了来年公主出嫁时指定的酒,更是让这酒的名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朱苹儿看着眼前这个女儿控又在发作了,忍不住板着脸问道:「你要对你女儿最好,那对我就不好了,我这还是走吧,反正都人老珠黄了,我就跟着我肚子里的坏胚子一起过日子吧。」

    他明知道她是在打趣他,也跟着一起玩笑了起来,搂着她微宽的腰身,让她贴在他的身前。「我不是说了,你这一辈子就只能跟我在一起,就算是肚子里的这个,也不能跟我抢夺我的位置。」他低下头,看着她几乎不变的容颜,只有眉间多了几分妩媚,让他忍不住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啄。

    「那女儿呢?」她瞋了他一眼。

    他非常痛苦的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忍痛道:「算了,找两个不那么糟的坏胚子好了,我还是要留住我最心爱的这一个……只有这一个,才是我绝对不能放手的宝贝。」

    她轻笑,满意着他这偏心的情话,踮着脚,轻吻了他的下巴一下。「那真是委屈你了,赏你的。」

    「这个奖赏不错,不过我觉得还可以更多一些,例如……」

    甜蜜的情话消失在随风吹起的春风里,只有淡淡的酒香气沉浸在他们脚下的泥土里,等着未来某一日的破土而出。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有妻斯有财之一《奸商养成》;

    2、有妻斯有财之二《巨贾调教》;

    3、有妻斯有财之三《皇商管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