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起来,打从她随耿欢一同入殿,她的谈吐应对便不似寻常平民,看来应是诚王妃煞费苦心调教出来的。

    也是,放眼大梁朝有谁家闺秀想嫁进诚王府?偏生耿欢又是独苗,诚王妃怕是也算准了,倘若真帮耿欢求得一门好姻缘,对方若是个精明的,只怕耿欢会被欺辱。

    与其这样,倒不如帮耿欢挑个普通人家的媳妇儿,最好是乖巧听话,还能伺候好耿欢,又不敢嫌弃夫家的单纯女子。

    诚王妃也算是个开明的,为了家中这株独苗,将什麽是最适合耿欢的安排摆在前头,而诚王府的名望置於後方,也不怕外人笑话诚王府。

    只是缪容青没想到,诚王妃为耿欢挑的媳妇儿,原来不单单只是乖巧单纯,似是个聪敏伶俐的。

    在那双阒黑眼瞳锐亮的审视之下,冉碧心的後背已湿了大半。

    「既是如此,那麽,你便随世子一起留下吧。」打量完毕,缪容青方扬嗓。

    冉碧心暗暗一凛,恭敬地问道:「副相大人要小女子随世子爷一块儿留下,这是……」

    「大胆!」

    蓦地,一道尖亢娇润的声嗓响起,随後又见一抹身穿绦红色万寿菊纹饰直领对襟半袖褙子,内搭淡绿襦裙,两手拢着一条宫绸披帛的娉婷身影,在一票宫婢的簇拥之下,自一面云母石大插屏的後方款款步出。

    一看清那人的容貌,冉碧心面色刷白,悄然收紧了指尖,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

    终於又见面了……缪萦。

    「你是什麽身分?堂堂副相大人说的话,岂容你这样的贱妇质疑?」

    大梁王朝当今皇后缪萦,顶着金钗,穿着凤裳,姿态嫋嫋的端立在冉碧心面前,冷眼垂睨着她。

    一时之间,冉碧心脑中翻江倒海的回溯起「前世」点滴,不禁呆怔在原地,没能及时回话。

    还是耿欢看出她的异状,低低的喊上一声:「阿碧。」

    冉碧心打了个激灵,瞬时醒过神,立刻伏地请安:「小女子叩见皇后,皇后千岁。」

    这一幕,早在「前世」不知做过多少回,即便换了具身躯,做起来依然是这样娴熟标准。

    死死盯着地上的双眼,当下流露出几许悲哀,冉碧心原以为今世不必再见到缪萦,可以远离这座吃人的皇宫,不必再瞎掺和进去……岂料,兜兜转转一圈,她竟又回来了。

    「皇上召见的是耿世子,你凭何进宫?来人,把她撵出去。」

    冉碧心正欲抬头求饶,耿欢已先她一步启嗓哀求:「娘娘息怒!娘娘息怒!要撵就撵我好了,阿碧是无辜的。」

    看着傻乎乎求饶的耿欢,缪萦只淡淡挑了一眼,便嫌恶的转开脸。

    「娘娘。」缪容青蓦然出了声,「冉氏是为了照顾耿世子才一块儿入宫,就别为难他们了。」

    闻言,缪萦冷厉的面色稍缓,但语气仍冷地问道:「耿世子可晓得皇上为何会召见你?」

    耿欢一脸茫然。

    缪容青接着道:「耿世子可还记得,约莫半年前,皇上曾有意将耿世子立为皇太子?」

    耿欢神色憨傻的一愣,目光不知所措的觑向冉碧心。

    冉碧心递给了他一记沉着的眼神,轻轻地点了下头。

    这一幕,缪容青自然全看在眼底。

    只见得了冉碧心那记眼色的耿欢,憨样一凛,双手合袖,有模有样的作揖。

    「启禀副相大人,皇上的圣眷,耿欢不敢忘,但也不敢妄想。」

    照着这半年来冉碧心的教导,耿欢边说边露出戒慎恐惧的神色,看上去倒也有几分样子,不似先前那般呆傻。

    缪容青嘴角微扬,不着痕迹地瞟了跪於一侧的冉碧心。看来诚王妃给耿欢挑的这个媳妇儿,不仅仅是来照料傻子,还有教会他如何保住性命。

    冉碧心掀动眼角,正欲偷觑缪容青等人的反应,怎料,正好迎上缪容青投来的那一眼。

    她心下一震,眸光略慌的低下头。

    光只这一眼,她便晓得缪容青已留心起自己,接下来她得更加谨言慎行,才不会招惹更多麻烦。

    「皇上的肺病日益严重,为了大梁江山,近日密召执宰入宫商议立储之事,皇上曾多次提及欲让诚王府将耿世子过继皇室为嗣,好立耿世子为皇太子。」

    皇后缪萦在临窗锦榻另一侧落坐,缪容青从头到尾不曾起过身,更遑论是对皇后行君臣之礼,由此可见,皇后有多麽护宠着这个庶弟。

    皇帝病重,皇嗣却已虚空数十年,为了确保耿家天下,皇帝早早便起了将耿欢过继为皇嗣的念头。

    原因无他,诚王是皇帝的堂弟,论起辈分,耿欢是皇帝的堂侄。

    可众所周知,耿欢十岁时摔坏了脑子,成了不折不扣的傻子,皇帝何以欲立一个傻子为皇太子?

    只因皇帝昏庸无能,听信了皇后缪萦与外戚的谗言,认定朝中诸王皆野心勃勃,欲夺帝位,唯有诚王府孤儿寡母,多年来对皇帝忠心耿耿,对皇权不曾有过非分之想。

    再者,皇帝宠幸缪萦已非一两年的事了,尽管後宫新纳的妃嫔不曾断过,然而那些都不过是一时消遣,皇帝真正专宠的始终是皇后。

    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即便皇帝明白不该让外戚干政,可依然重用缪家人,甚至听信了皇后外戚的建言,选择立一个良善可欺的傻子为皇太子,以防日後皇帝若不在人世,皇后才不至於被新帝欺辱。

    「耿欢从未对皇太子之位有过丝毫奢想。」

    耿欢照着过去诚王妃与冉碧心教导的那般,表露出战战兢兢的模样。

    「皇上心意已决,不容你再三推辞,一会儿秦公公会领你前去谒见皇上,你便大大方方领旨吧。」缪萦冷冷地命令道。

    冉碧心一看这阵仗,心中当下有了底。

    明明下诏的是皇帝,做为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左右手,秦公公却先将他们领进了昭华宫,让缪萦与缪容青先行见过他们。

    由此可见,这些狗奴才已经嗅得先机,开始巴结未来的主子。

    皇帝的病情……怕是已经极度不乐观了,恐怕眼下在这座偌大皇宫作主的人,早已是缪萦与掌握了大梁政权的缪容青。

    「阿碧……」

    耿欢惶恐不安地觑向冉碧心,那神情就好似拿不定主意的孩子。

    瞥见这一幕,缪萦鄙夷的扯了下唇,冷笑。

    缪容青面沉似水,炯亮有神的眼眸,直直睇着伏跪於地的冉碧心。

    不知为何,他总觉着这个冉氏身上透出一股异常沉定的气质,她并非名门贵族出身,更非是士族之後,首次入宫,见着了六宫之首与副相,谈吐举止却不见一丝慌乱,更看不出一丝粗鄙。

    若说全赖诚王妃调教有功,依照她这般年纪,不可能表现得如此沉稳,可她一派安然,甚至还能分神安抚耿欢,这样的定性,绝不简单。

    尽管看出缪容青已对自己起疑心,冉碧心仍是硬着颈子,给了耿欢一记示意的眼神。

    得了冉碧心的指示,耿欢一脸浮躁才缓了下来,向缪萦与缪容青行了大礼。

    「耿欢谨遵娘娘教诲。」

    缪萦扯了扯唇,眸光一转,朝着外边喊:「来人,带耿世子前去面圣。」

    话刚落下,身形微胖的秦总管便躬着身进来。「世子爷,世子妃,请。」

    耿欢略带迟疑的起了身,下意识便要去扶冉碧心,却让冉碧心一记凌厉的眼色瞪住,硬生生将手缩回去。

    看着耿欢与冉碧心随秦总管退出了寝殿,缪容青的目光始终落在门口边。

    缪萦觉着奇怪,便问:「有何不妥?」

    缪容青收回了眼,淡笑道:「诚王妃替耿世子挑了个好媳妇儿。」

    缪萦不解,「这话怎麽说?」

    「娘娘来看,冉氏日後可是合适坐上后位?」

    「一个贱民出身的女子,怎可能合适。」缪萦嫌弃地蹙了下眉,又道:「待耿欢继位之後,本宫便帮他重新择过,另立后妃。」

    「耿欢什麽事都会听咱们的,恐怕只有这件事不会依了娘娘。」缪容青高深莫测地说道,「诚王府怕是也会反对到底,不愿让娘娘废了冉氏。」

    缪萦诧异,「你为何这般笃定?」

    缪容青垂下眼眸,修长大手拨弄着杯盖,望着杯里澄澈的茶汤,笑而不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